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19-放纵

觉醒-仿如昨日 119-放纵

        “不好意思,小鬼,让你久等了。”雷隐左手托着放有水果跟茶杯的托盘,右手把房门打开。

        顺手把门关上后,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说:“现在这里没有其它人,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仿佛机械人一样,爱子十分僵硬地转过身来,然后以无比干涩的声音问:“这条围巾是从哪里来的?”

        “喂,小鬼,你怎么了?”发现她的声音有异,雷隐走近她身边问。

        “我问你,这条围巾你是从哪里得到的?”爱子突然用力地把手里的围巾扔在他身上。

        用手抓住那条围巾,少年轻轻地摩挲着。

        这条围巾是直子织给他的,严格是来说这是件失败作品。因为她觉得自己织得不好,所以织完了就放到一边,并没有真正送给他。后来被他看到,就顺手要了过去作纪念。她说想织一条自己也满意的才当礼物送给他。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是的,这是你姐姐亲手织的围巾。并不是我们有意隐瞒你,而是她想找个机会亲自告诉你。”雷隐徐徐说道。

        “原来,姐姐的男朋友就是你。”

        忽然,雷隐看到两滴水珠从一直低着头的少女脸上沿着下巴落了下来,然后一直滴在地上,最后在地板上溅成两处小小的水印。

        “小鬼,你……”

        “你们这些混蛋!”爱子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大声骂了一句,然后一把推开他,冲到门口拧开房门跑了出去。

        看到爱子一句话不说跑了出去,村岛马上跟在她后面追了出去。

        “哥,发生了什么事?”和美问。

        “没什么事。我出去一下,今晚不用等我回来了。”说完,正志走到后院把机车推到门口。

        “学长,不要开太快,小心一点。”留美在旁边叮嘱道。

        雷隐点点头,然后发动机车开了出去。

        看到留美满脸担心的表情,和美握着她的小手说:“放心吧,没事的。”

        留美点点头,眼光却还在望着他离去的方向。

        雷隐开着机车来到直子的公寓,刚停下车,就看到直子正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口。

        看到雷隐,直子马上跑过来说:“雷,刚刚爱子一回来就很生气地乱扔东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她现在人呢?”雷隐问。

        “我不知道,她扔完东西后就跑了出去。她为什么会这样?”直子十分着急地问。

        “她知道我们的事了。所以才会这样。不要担心,只要有村岛跟着她就不会有事的。我们先进去吧。”雷隐安慰着她说。

        直子只好点点头。

        屋里果然一片狼籍,到处都是被砸坏的东西,整个大厅看来起就像台风过境一样。

        雷隐苦笑起来,“那小鬼脾气真大。”

        先走进去把沙发上的杂物弄到地上,然后他把直子拦腰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说:“地上有很多玻璃碎片,你穿著拖鞋会很危险的。这里让我来收拾就行了,你乖乖坐着不要动。知道吗?”

        直子眼圈红起来,十分温顺地点点头。

        “乖。”雷隐亲了一下她的脸,然后走到阳台去拿扫帚跟垃圾铲。

        直子双手抱着膝盖,痴痴地看着他打扫着大厅。

        因为雷隐是那种极少会自己打扫卫生的人,而且家里有三个非常勤快的女人,所以基本上他就没怎么搞过卫生。足足用了将近一个小时,他才将地上的垃圾扫干净以及把大厅恢复到跟原来差不多的样子。

        洗了一下手后,他走到沙发旁边,把直子抱起来,然后自己坐在沙发上,再把手上的玉人放在大腿上。

        搂着她温软的娇躯,雷隐说:“让那小鬼冷静一下也好。如果到了12点她还没有回来的话,我会出去找她的。不要太担心。”

        看着他那双比最纯正的黑宝石还要深遂难测的眼睛,直子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我应该早就猜到的。她喜欢上的男孩子其实就是你。因为她经常会不经意地提起你的名字。我是她姐姐,竟然连这也觉察不到。”

        看着她自责的眼神,雷隐安慰道:“我也是刚刚才从她的反应中知道这件事。不要想太多了,像她这种年纪的小鬼思想还不成熟,会对身边的人产生好感也是很平常的事。等她长大一点了,就会懂这个世界上男人其实是很多的。”

        “希望如此。我只是怕她一时想不开。”直子担心地说。

        “不会有事的,放心。如果你累的话,就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不,我想在这里等。”直子把头靠在她的胸口上说。

        11点半的时候,雷隐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下上面的显示,却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你好,请问哪位?”他按了一下接听键。

        “源内,我是村岛麻美,你快点来,爱子遇到麻烦了。”在电话里传来了村岛急促的声音。

        “快告诉我具体地址。”

        “发生什么事,是不是爱子出事了?”等雷隐挂线以后,直子十分紧张地问道。

        “没事的,我现在马上去把她带回来。在这等我回来。”拍了拍她的脸,雷隐走了出去。

        直子站在门口目送着他开车离去。

        □□□□□□□□□□□□□□□□□□□□□□□□□□□□

        “爱子,不要再喝了,我们走吧。”村岛又开口劝道。

        “我……不要。我不想回去,我讨厌那里!”爱子大声说。

        “既然不想回去,我们会好好陪你的。”坐在她们旁边的一个戴着耳环的青年笑着说。

        “你们真好,比……那个混……蛋好一千倍,不,是一万倍。”爱子说完,把剩下的半杯啤酒喝了下去。

        “如果你想喝酒的话可以到我家去喝。我们走。”说完,不顾她的反对,村岛用力把她拉起来。

        “喂,小姐,你的同伴都说了不想回去,你又何必勉强她呢?”另一个染着金发的青年拦在村岛的面前。

        看着这三个从她们一进酒吧就缠上来的家伙,村岛面无表情地说:“你们想做什么?你们再不让开我就要报警了。”

        “小姐请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想陪你们两个开心一下而已。”最后一个穿著像被机枪扫射过一样的牛仔裤的青年笑吟吟地说。

        “我再说一次,再不让开我就要报警了。”村岛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坚决要走。

        看着快到手的肥肉想溜走,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下。

        “这样吧,我也不勉强你,只要你把这杯酒喝下去,我就放你们走。如果你连这样都不给面子的话,那不好意思了。这里吵成这样,即使是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染金发的青年忽然开口说道。

        村岛有点犹豫地看着他递过来的那杯啤酒,一时不知怎么办。

        看着她犹豫的样子,那个青年继续说:“一杯啤酒而已,即使是喝了也不会醉的。小姐,不要考验我的耐性。”说完,他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刀慢慢地把玩着。

        村岛脸色一变,她看着那个青年说:“是不是我喝了这杯酒就马上放我们走。”

        “当然。”染发青年把小刀放回衣袋里。

        “好,我喝。”说完,村岛伸手接过那杯啤酒。

        当她将啤酒凑到嘴边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把懒洋洋的声音:“傻瓜,如果你喝下去的话,就再也走不出去这个酒吧了。里面是加了料的。”

        “源内!”村岛麻美惊喜地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你是谁?”三个青年十分意外地看着那个从后面走过来的家伙。

        “爱子怎么样了?”雷隐懒得理他们三个,径自走到村岛面前问道。

        “她喝醉了。”村岛回答。

        “真是麻烦的小鬼。我们走吧。”说完,他在前面开路。

        “这件事与你无关,你马上给我滚。”染发青年掏出小刀在他面前晃了一下。

        “这个世界真是多垃圾。”在染发青年还没反应过来,雷隐一把抓住他握着小刀的右手,然后反手向下一插,把他手里的小刀插进了那个青年的大腿上。

        “啊……”那个青年还没惨叫出声,就被雷隐一拳打晕过去。

        染发青年说得没错,这里吵成这样,即使是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你们也看到了,是他自己插自己的。还不快点送他去医院,流血流太多也是会死人的。”雷隐淡淡地说。

        看到他的眼睛,那两个青年打了个寒颤,赶紧拉着那个晕过去的染发青年跑了出去。

        “好了,我们快走吧,这小鬼的姐姐还在家里等着她呢。”说完,他把爱子抱起来向外面走去。

        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村岛终于反应过来,赶紧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