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20-真相

觉醒-仿如昨日 120-真相

        走到外面被清凉的晚风吹了一下,爱子慢慢醒了过来。

        “我在哪里?”她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唔……”雷隐还没来得及说话,爱子忽然捂着嘴一副要吐出来的样子。

        雷隐赶紧把她放下来搀扶着。

        爱子再也忍不住,弯下腰吐起来。

        “爱子,你没事吧?”等她吐完以后,村岛把手里的纸巾递给她。

        “亚美,我的头好晕。”爱子捂着头说。

        “等一下就会没事的,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雷隐冷淡地说。

        “你……你是源内正志?”爱子听到他的声音,稍微清醒了一点。

        “很好,难得你还听得出我的声音。”雷隐冷笑。

        待看清他的样子后,爱子马上勃然大怒地骂起来:“你这混蛋快滚开。我不要再见到你。快滚……”她一面说一面用力地想把他推开。

        “你姐姐还在家里等你回去,在没把你送回去以前,我是不会走的。”

        “我不要你管,你们全都是骗子。我恨你们,滚,马上给我滚。”爱子有点歇斯底里地叫着。

        雷隐看了她一眼,忽然把她整个人扛在肩上,然后一直向广场中央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爱子大声叫起来。

        看到他的举动,在旁边的村岛麻美也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马上快步跟在少年的后面。

        “快放开我,你这混蛋,我要叫救命了。救、救命,救命呀,快来人呀,救救我……”爱子没办法,就真的叫起救命来。

        “源内,你先把爱子放下来吧,这样不好。”村岛在旁边劝道。她看到有越来越多路人开始注意到他们这边了。

        雷隐没出声,继续旁若无人地扛着她继续走。

        见他无动于衷,爱子又羞又恼,一边叫救命的同时还一边不断地捶打着他的背部跟腰部。

        “啪!”一声,少女被雷隐一下子扔进了广场中央的喷水池中。

        村岛完全被少年的举动吓呆了。天呀,这家伙竟然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

        虽然水池的水位只到腰头,可是爱子还是被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爬起来后,她扶着水池边拼命地咳嗽起来。

        他的这个举动同样吓坏了两个正坐在水池边卿卿我我的一男一女,他们呆呆地看着水池中的美少女跟站在外面的少年,连自己的衣服被水溅到也毫无所觉。

        “看什么看,马上给老子滚。”雷隐现在的心情极度不爽,狠狠地瞪了那对情侣一眼。

        从没见过这么凶恶的人,那对可怜的情侣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人,脸色一片发白。最后还是那个男青年最先反应过来,马上拉着女朋友跑开了。

        “源内你太过份了,为什么要这样对爱子?”村岛又急又气地跑到水池边想要把好朋友拉出来。

        “清醒点了么?如果已经清醒的话,就听我说。”雷隐看着水池中一边咳嗽一边回视着自己的少女。

        “你知不知道,今晚村岛差点就被你连累失身给那些垃圾。还有,你姐姐也正在家里着急地等着你回去。你看看你的样子,多大的事?值得你这样做吗?”雷隐面无表情地说。

        村岛没有出声,只是扶着爱子静静地看着他。

        “有件事你一定还不知道。你姐姐的心脏病在几个月前复发了,她当时差点就死掉。当时医生说再这样恶化下去,可能活不了多久。我问你,这些事你知道吗?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不幸。比你不幸的人实在太多了。我讲过,我跟你姐姐并不是有意隐瞒你。不要受到一点委屈就自甘堕落,你自己问一下自己,你有真正关心过自己的家人吗?”雷隐看着她的眼睛沉声说。

        爱子的泪水流了下来。

        她终于知道姐姐为什么会每天晚上这么早就上床休息,又为什么每天都要吃药,虽然她说那只是维他命。

        原来姐姐她一直在承受着这样的痛苦。想到这里,爱子大声哭起来。

        村岛默默地抱着她,让她把头靠在自己肩上。

        “那姐姐她……”哭了好一会,爱子抬起头看着雷隐。

        “她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雷隐淡淡地说。

        听到他的回答,爱子心里稍稍好过了点。

        沉默了一下,雷隐说:“在这等等我,我去把车开来。”说完,他转身走开。

        望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爱子说:“亚美,我是真的不知道。对不起……”她说着说着又哭起来。

        “不要紧的,快点出来再说。”说完,她扶着爱子从水池里走出来。

        从水池出来以后,爱子忽然用很轻的声音问:“亚美,你说他……是不是很讨厌我?”

        村岛正在用手帕擦着她脸上的水,听到她的话,不由得停下手说:“不是的,如果他真的讨厌你,是不会来救你的。但你应该明白到,他喜欢的人是你姐姐。也许我应该早就跟你说清楚,他平时对你的态度更多的像是在对自己的妹妹。”

        “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一直在骗我自己而已。可是,我、我是真的很喜欢他。我觉得好辛苦。”仿佛要把一生的泪水流干一样,少女又哭了起来。

        村岛麻美从没见过像现在这样脆弱的爱子。不知该怎样安慰她,只能安静地抱着她。

        这时,在她们身后亮起了车灯,原来,是他开车回来了。村岛认得,那辆车是爱子她姐姐的。

        因为担心好友的状况,所以村岛跟着一起回爱子的家。

        在车上,爱子一句话也没说,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具毫无生气的陶瓷玩偶。

        到了公寓门口,雷隐对她说:“你们两个进去吧。另外麻烦你把车匙还给直子。”他一边说一边把车匙递给村岛麻美。

        村岛看了他一眼,接过了钥匙。

        “源内。”在他转身将要离开的时候,爱子忽然叫住了他。

        “什么事?”雷隐回头看着她。

        “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我……喜欢你。”少女满脸通红却眼神坚定地说道。

        看了她一眼,雷隐懒洋洋地说:“小鬼,要谈情说爱你还太嫩了。这世界上的男人很多,多到随便一个招牌砸下来就可以砸死七、八个。回去好好睡一觉,等睡醒了,你就会发现,源内正志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不过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而已。所以,不要再为他做任何傻事了,知道吗?”

        “我……我什么时候为他做过傻事了?你说得没错,他的确是个混蛋,而且还是大混蛋。”少女咬牙切齿地说。

        “知道就好。快进去吧,你姐姐一直都很担心你。我走了。”说完,他这才转身离去。

        “哼,装模作样的家伙。”

        看着一边骂一边流着眼泪的少女,村岛终于松了口气。

        □□□□□□□□□□□□□□□□□□□□□□□□□□□□

        在淡淡地灯光下,直子温柔地看着熟睡中的少女。

        已经很久没像今晚这样,两姐妹睡在同一张床上说悄悄话了。

        从妹妹的口中,她了解了所有的一切。包括雷是如何救她,以其在那之后她对少年那越来越不可自拔的深情。

        为什么,她们竟然会爱上同一个人。

        想到这里,直子轻轻地叹了口气,随手把那盏台灯关掉。

        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妹妹那洁白的额头,直子把那封信放在床头的桌子上,然后,她提起那袋行李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走出大门的时候,她看到天色还是漆黑一片。看了一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原来还是凌晨四点左右。

        打开车库的门以后,她静静地坐驾驶座上。过了一会,她终于发动了汽车。

        当汽车驶出门口的时候,她忽然看到前面路中央有一个身材修长的人站在那里。在车灯的映照下,他身后的人影被拖得很长很长。

        默默地把车前门打开,少年一言不发地坐了进来。

        “雷,你……”直子惊讶地看着他。

        看了一下她放在后座上的行李,少年打断了她的话,“这么晚了,你想去哪里?不要告诉我你要去露营。”

        “我……想暂时搬出来住。这样也许会对爱子好一些。”

        深深地看了她的眼睛,过了一会,少年抬起右手抚上她的左脸说:“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怕你会像那些狗血连续剧那样,故作伟大地玩退出,然后一个人离开。因为以你的性格,是有可能会做出这种傻事的。”

        “所以你一直在这里等我?”直子的瞳孔瞬间放到最大。

        雷隐点点头微笑道:“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猛地扯开安带全的扣子,直子转身扑到他的怀里。

        “对不起,我的确是想过这样做。但是,只要一想到跟你分开,我的心就好痛好痛。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可以让给爱子,因为她是我最重要的妹妹。可是这一次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直子恨不得将整个身体溶进他的身体里。

        等她稍微平复一点后,雷隐有点生气地说:“谁叫你让了,你把我当成什么?”说完,他一巴掌打在她挺翘的玉臀上。

        “啊!”这一掌很大力,直子忍不住哼了出来。

        可是还没等她叫完,雷隐又打了下来。

        “啊……”这一声轻了许多。

        当直子以为他要打第三下的时候,雷隐却把手放在上面慢慢地搓揉着。

        “啊……”以她的敏感体质,他这个动作丝毫不比刚刚打在上面时的刺激少。直子充满羞意地发现,自己心里其实是希望他的手不要停下来。

        忽然感觉到在那附近越来越明显的湿意,少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怀中的玉人。

        用手抬起她嫣红欲滴的俏脸说:“下次再这样乱来,就不只打屁股这么简单了。”

        知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现在的羞人窘况,直子老师完全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得紧紧地抱住他的背,深深地把身子缩进他的怀里。

        “后天再去做个复诊检查看看结果如何,再这样下去,我会中风的。”雷隐苦笑着。

        “嗯。”直子轻轻地回答了一声。

        深吸了口气,雷隐说:“我们走吧,回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房子里。”

        听到他的话,躺在他怀里的直子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