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15章 裙下之臣(3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15章 裙下之臣(3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雪纷飞。

    本该是宜人的雪景,此时却让人恐惧,谁也不知道这大雪何时会下着下着,就将满城的人冻起来。

    以重雪夜月遗址为中心,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广。

    即便是有玄气护体,众人都觉得冷,他们开始往还没有下雪的城池迁移。

    一时间东渊人心惶惶。

    而沈镜云还守在重雪夜月里。

    “咳咳咳……”沈镜云低声咳嗽:“我们得想办法见到谢枢,东渊能不能安稳,就看他……咳咳……”

    “家主,您身体……”旁边的人揪心不已。

    “没事。”沈镜云摇头:“今天我亲自过去,你们不要跟着。”

    沈镜云拒绝人跟随。

    初筝和谢枢就在不远处的一间没有完全被掩埋的密室里,他的人过去,每次都吃闭门羹。

    密室虽然没有被完全掩埋,但大半都埋在废墟中。

    正常人下去都有点费劲,更别说沈镜云……

    他从有些陡峭的斜坡滑了下去,前面有尖锐的突起物。

    沈镜云闭上眼,然而身体被人截住,没有再往下滑。

    “遥夜。”沈镜云眼睛都没睁,轻轻的叫了一声。

    沈遥夜将他扶起来,清秀的脸上透着冷淡:“身体不好还一个人出来,你想死在这里?”

    “遥夜。”沈镜云伸手,想抓沈遥夜的胳膊。

    沈遥夜避开他的手,冷冷清清的叫一声:“哥。”

    沈镜云垂下手:“嗯。”

    沈镜云下到底部,他敲了敲密室的石门。

    里面没有回应。

    沈遥夜还站在原地,眼底的情绪复杂得让人看不懂。

    沈镜云靠着石门,抬眸看向他:“这么多天,你终于肯出来见我。”

    “我只是怕你死了,沈家没人管。”沈遥夜道。

    “遥夜,父亲都死了,你别这样。”沈镜云说话声音低,沈遥夜需要凝神才能听清:“父亲死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你一眼,你为何……”

    “他在乎的只有你而已,这些话你就别来哄我了。”沈遥夜往上面走:“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她如果想见你,早就见你了。”

    沈遥夜消失在沈镜云的视线中。

    银白的发衬托得沈镜云的脸更显苍白,良久他长长的叹口气。

    正如沈遥夜所说,初筝不想见他,或者说,不想他见谢枢。

    -

    初筝打开石门。

    年轻清隽的男子跪在石门外,肩膀和发顶都落了一层雪。

    初筝有些烦躁:“你想干什么?”

    在她这里晃悠好几天,现在还跪下了。

    堂堂男子汉,跪天跪地跪父母,给她跪着是怎么回事?

    她不想给他当妈。

    没这么大的儿子!

    “沈镜云想见谢公子。”不知道沈遥夜跪了多久,脸色有些难看,声音透着干涩:“求你让谢公子见见他。”

    “谢枢为什么要见他。”初筝冷漠脸,好人卡是我的!我的!!

    “求你。”沈遥夜带着几分祈求。

    “谢枢不会见他。”

    “……我、我跪到谢公子见他为止。”

    “那你跪……怎么了?”初筝将走过来的谢枢搂着。

    “我想出去走走。”谢枢没有看沈遥夜。

    初筝看一眼外面,重雪夜月即便倾塌,这里的天气也格外好,下着雪都不显得太冷。

    密室里空气不是很好,初筝同意谢枢的要求,带着他上去。

    沈遥夜起身跟上。

    他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但是在遥遥看见沈镜云等人的时候,又迅速消失。

    沈镜云好不容易等到初筝,直接让人将他们拦住。

    “让开。”初筝语气冰冷:“有完没完?”

    “君姑娘,就耽搁你们一点时间。”沈镜云刚才走得急,说完话就急速咳起来,手掌捂着嘴,拿下的时候,赫然有血从手指尖滴落。

    他愣了下,随后将手用袖子掩住。

    “谢公子,你想见你母亲吗?”

    谢枢握着初筝的手蓦地一紧。

    -

    谢枢的母亲被沈镜云接了过来,那个才四十岁的女子,佝偻着身子,面容苍老,如一个古稀老人。

    但她的眸子格外的亮。

    她被人扶着,谢枢站在初筝身边,目光落在那个老人身上,无意识的往后退一步。

    那边的妇人也明显被吓到。

    像不知所措的小孩,紧张忐忑,惶惶不安的站在原地。

    初筝从后面环住他的腰:“不见我们便回去。”

    “不……”谢枢唇瓣微张。

    在重雪夜月他并没有母亲。

    他的父亲说,他母亲离世得早……

    可是现在他的母亲,站在他面前。

    陌生得他完全不敢认。

    谢枢要单独和她说话。

    初筝和沈镜云离开,但初筝没走远,就站在可以看见他们的地方。

    好人卡要是被人拐跑怎么办?

    当然得看着。

    沈镜云一直压着咳嗽声,身体摇摇欲坠。

    初筝默默的走远一点。

    可别碰瓷到我身上。

    沈镜云:“……”

    谢枢和那个女人交谈良久,分开后,谢枢一言不发的回到密室。

    他坐到角落,看着墙壁上的壁画出神。

    初筝喂他东西也不吃。

    初筝看看手里的食物,迟疑下,最终捏着谢枢下巴,强行灌。

    “咳咳咳……”

    谢枢被呛到。

    整张脸涨得通红,眼角有生理性的眼泪,雾蒙蒙的眸子,有些怨念的看向初筝。

    “你是想呛死我吗?”

    初筝理直气壮:“你不吃东西。”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我不灌怎么办!

    “那你也不能灌我。”就不能哄哄我?

    这是你一个女子干出来的事吗?

    “你吃不吃?”吃个东西这么费劲。

    “你喂我。”

    初筝:“……”

    喂?

    喂都是哄小孩儿的。

    好人卡都这么大了,喂什么喂。

    还是灌吧,快一点,省时间。

    谢枢瞧着初筝还要灌,哭笑不得,心底积压的情绪,被她这么一闹也散得七七八八。

    跟她在一起真的很好。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初筝。”谢枢抱着她:“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会无条件支持我?”

    “你想做什么?我帮你。”

    那就是了。

    “遇见你真好。”

    初筝见缝插针的问:“那我是好人吗?”

    “嗯。”谢枢点头:“你最好。”

    初筝:“……”

    王八蛋怎么没反应?

    还是男人都口是心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