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14章 裙下之臣(3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14章 裙下之臣(3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枢和初筝并没离开多远,君家主带着人地毯式搜索,很快就找到他们。

    初筝抱着晕过去的谢枢,坐在一处废墟上。

    这里没有风雪,祥和安静。

    君家主站在下方,沉着一张脸,满是骇人的戾气。

    他不知道当初那个旁支生下的竟是双生子,好一个瞒天过海!

    二十年前这个人就该死了。

    “把他交给我。”君家主出声:“不管你们谁是君初筝,以后你就是君家的大小姐。”

    初筝拿手掩住谢枢耳朵,冰冷的语气里带着不满:“你吵到他了。”

    “……”君家主眼底蹭蹭的冒着火:“我让你把他交给我!”

    “我不呢?”好人卡是你这个狗东西想要就要的吗?这是我的!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初筝眉宇冷淡的睨着他:“手下败将。”

    “……”

    君家主许是想到之前的遭遇。

    他在自己的结域里,竟然落得那么狼狈。

    “给我拿下他们!”

    君家主一声令下,身边的人有点迟疑,因为之前谢枢出现,给他们的冲击太大。

    君家主眼刀子扫射过去,众人不敢再迟疑,飞身冲向初筝。

    初筝将谢枢放在一旁靠着,手臂一扬,银色的长剑汇聚在她手中。

    -

    沈家主和慕容家的人赶到,初筝已经解决掉大部分的人,现场只剩下零星几人。

    君家主被初筝踹飞,银色的长剑抵在君家主喉咙,只差一点,就能刺破他的喉咙。

    可是初筝忽然收剑,几个纵跃,回到谢枢身边,抱着他离开。

    君家主没有力气阻止,只能看着她消失在废墟中。

    慕容家主不知道在衡量什么,一副想动手,又不想动手的样子。

    沈家那边倒是一点动手的意思都没有,全程都护着那个病怏怏的家主。

    “父亲。”楚应语将君家主扶起来:“您没事吧。”

    君家主看她一眼,铁青的脸色没有任何缓和,看到这张脸就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但是他忍了下来,没有冲楚应语发火。

    “回去。”

    楚应语抿下唇角,扶着君家主离开。

    “君家主,出去看看,现在东渊是什么样子。”

    沈镜云压抑着咳嗽的声音在君家主路过的时候响起。

    君家主冷哼一声:“管好你自己。”

    慕容家主往初筝消失的方向看一眼,有点不甘心,可是又对刚才发生的事忌惮。

    有时候预言才是因。

    因为预言了,所以人们去改变,最后达成预言中的结局。

    君家主离开重雪夜月,他没打算就这样放弃,可是当他走出重雪夜月,路过冰雪覆盖的灵骸森林,抵达最近的城池时——

    寒意从背脊升腾而起。

    城池里有人用玄气升起大型的屏障,屏障上覆盖着冰雪,正摇摇欲坠。

    整个城池即将被冰冻起来。

    这……

    天空飘落的雪花刺骨寒凉。

    就在君家主震惊的时候,城池的屏障破裂,冰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过去。

    城池里的人惊慌中使出的玄气都被冻结,在空气中凝结出瑰丽的颜色。

    这……

    太诡异了。

    君家主进城,城里的人都被冰雪定在原地。

    人们脸上的惊恐一览无余。

    这个城池里没有一个活口。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随后赶到的慕容家主也看见。

    君家主开始疑惑自己所做到底是否正确,重雪夜月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谢氏一族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

    谢氏一族有着什么样的力量?

    他们并没有多厉害,和东渊的所有人一样,只是普通的人,有血有肉,也需要修炼。

    有着不一样力量的是重雪夜月。

    据传,东渊曾今和下界是一体。

    不是下界还能飞升的时候,是更早的时期。

    那个时候东渊也只是下界的一部分。

    后来有一位非常厉害的人,修炼成真神,拥有开天辟地的能力,他将东渊分离出去,建立起通道。

    至于为何。

    时间久远,就算是谢家也说不清楚。

    东渊被分离出来,很不稳定,这位真神想了很多办法,都是无用功。

    最后他明白过来,自己强行分离东渊,违背这个世界的规则。

    但是事已至此,无法再让东渊回到原本的位置。

    东渊里有他的子民,有他的族人……这是他的责任。

    他不能看着东渊消失。

    最后这位真神建立重雪夜月,倾注毕生力量,以重雪夜月稳固东渊。

    谢氏一族,守护的是重雪夜月。

    而谢氏一族的族长似早就知道有此一劫,紧要关头,将真神留下的力量,全部引进谢枢体内。

    也许上天早有注定。

    当时谢枢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只以为是族人保护他的手段,每一个族人都有。

    然而事实是只有他,能被这股力量接受,不受到伤害。

    谢枢望着墙壁上的壁画:“所以他们让我不要复仇,不要怨恨,活着就是希望。”东渊的希望。

    他再次回到这里,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以前他只以为是族人想他活着。

    想给谢家留下血脉。

    然而并不是……

    真神的力量日日泽润东渊,早就和东渊化为一体。

    他携带着那股力量。

    他便是重雪夜月。

    可是他离开了。

    所以东渊最初下了三个月大雪,其后开始悄无声息的发生变化。

    到现在他回到东渊,因为他带着怨恨,所以东渊的变化增大,到现在已经开始无法控制。

    初筝将东渊拉回来抱住。

    “我真的好恨。”谢枢抱着初筝,声音沉闷:“重雪夜月有何过错,他们世世代代,尽职守护这里,守护东渊。”

    “不关你的事。”初筝拍拍他后背:“是他们的错。”

    好人卡不会有错。

    千错万错好人卡绝对不会错。

    如果好人卡有错,请参考前面两条。

    “你不恨我吗?”

    “为何恨你。”好人卡哪里能随便恨。

    “我的出生,害死你的父母。”之前沈镜云说的,他都听见了,他不知道在这之前,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他和君家的仇,那么早就结下了。

    可她是无辜的。

    初筝扶着谢枢肩膀,拉开两人的距离,倾身吻他。

    她的答案。

    谢枢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