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08章 王者重临(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08章 王者重临(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属下大气都不敢喘的给盛廷包扎好伤口。

    “廷哥,小姐她……”怎么怪怪的。

    以前那个盛初筝,哪里是现在这个样子。

    可这话属下不敢说出来。

    怕惹怒盛廷。

    盛廷眸色暗沉:“叫庄怡来见我。”

    “……”属下应一下。

    -

    老人小跑的进来:“小姐,廷少……盛廷的车已经离开了。”

    盛廷以前是盛家的少爷。

    可盛珉失踪后,他立即自立门户,那样大的架势,这些年他早就有部署。

    盛廷带走盛家大部分的人和生意。

    究根结底,盛廷才是导致盛家如今的罪魁祸首。

    盛先生培养他那么多年,最后却养出一个白眼狼……

    老人想到就气。

    “嗯。”

    初筝坐在楼梯的台阶上,正对面是要晕不晕的殷鸿。

    老人有些战战兢兢。

    此时的小姐看上去很平静,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有些可怕。

    比先生盛怒的时候还要可怕。

    殷鸿也是被初筝给吓懵了,此时哪里还敢有别的心思,恨不得自己能晕过去。

    可是身上好疼,疼得他异常清醒。

    等殷鸿的人被清理出去,老人躬身立在初筝旁边,关切的问:“小姐,这些日子,您去哪里了?”

    先生失踪,连小姐也……

    “被盛廷关起来了。”初筝平静的道。

    盛廷?

    老人简直不可置信,浑浊的眸子里透着愤怒:“小姐,盛廷他关着您?”

    初筝点头。

    “他怎么敢!”老人气得哆嗦。

    先生那是把他当亲生儿子。

    他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盛家垮了连小姐都不放过。

    禽兽!

    畜生!!

    “小姐……”老人声音哽咽:“盛廷他……有没有对您做什么?”

    “没有。”

    老人松口气。

    初筝问:“盛家的还有保镖吗?”

    这偌大的庄园,她到现在为止,好像就看见这么一个人。

    老人叫高平,以前是庄园的管家。

    高平无奈的摇头叹息:“哪里还有人,都走了。”

    树倒猢狲散,盛家的那些人早就另寻高枝。

    倒也有一些老人留下。

    但殷鸿来了有两天,他让那些人都离开了。

    殷鸿这些人,手里不知道沾了多少命,活着的希望总比死了大。

    现在也只剩下他留在这里。

    不过高平也有些奇怪,盛家那些人竟然没有动这庄园。

    高平想到这里,忍不住湿了眼眶:“小姐,他们都说先生死了,可我觉得不是,先生一定还活着,他不会就这么丢下您的。”

    盛珉到底死没死,原主到死都不知道。

    初筝把玩着一块碎裂的瓷片。

    寒光从她眼底一闪而过,照出眼底的冷淡疏离,毫不在意。

    “小姐,您现在可怎么办……”

    “请保镖。”不然下次打架还得自己上。

    “……”高平愣住。

    他恍惚间想起,初筝刚才给殷鸿的钱,急急的问:“小姐,那些钱您哪里来的?庄园里没有那么多现金……”

    “钱不用你担心,照我说的做。”

    女孩儿眉眼冷淡,精致的五官给人凌厉的感觉,乌黑的眸子如漆黑的夜空,却透着冰雪般的冷意,让人不敢随意与她对视。

    高平心底满是疑惑。

    当然高平也不会觉得自己小姐被掉包什么,毕竟现在的盛家全是烂摊子,可没什么好图的。

    他更觉得自家小姐是受了刺激。

    说到底他也是个下人……

    主人家的一些事,自己还是不清楚。

    有多少资产,多少后路……

    高平拿了钱,去帮初筝请保镖,可是小姐没告诉他是现金啊!

    他拎着几个大箱子,出门都怕被人抢了。

    高平办事效率很高,保镖和佣人当天就到位,庄园被破坏的地方,有钱之后,一切都被修复好。

    初筝踩着柔软的毯子下楼。

    “小姐,您休息好了?”

    “嗯。”

    初筝走进从餐厅,高平给她备好餐具,让人上菜。

    看着初筝慢条斯理的吃东西,高平有些恍惚。

    好像这段时间什么都没发生过。

    先生没有失踪,盛家没有出事。

    小姐还是以前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被人宠着疼着……

    “小姐,先生的事,您打算怎么办?”如果是在今天之前,高平绝对不会问小姐这个问题。

    她自己都吓坏了,哪里还知道怎么办。

    可是经历今天的事后,小姐如此镇定厉害,他就能问出口。

    都说人只有经历磨难才能长大。

    小姐……大概也是如此吧。

    “你怎么看?”初筝随口问。

    “我不相信先生死了。”高平语气笃定。

    先生那么厉害的人,就算是为了小姐,他也不会死。

    “线索。”初筝言简意赅,不是一句不相信,就能得到结果。

    “先生失踪的时候谁也没带,先生去的地方很偏僻,又是在国外,基本没什么监控,查到的线索不多。”

    但是他们找到了先生的车,车上有些血迹,经过化验是先生的血。

    因此盛家的人断定盛珉遇害了。

    “也就是说,失踪的确切地点都没搞清楚。”初筝总结。

    找到车不代表人就是那里失踪的。

    也许是有人将车子开到那里的呢?

    高平沉重的点了点头。

    那查个球啊!

    初筝低头吃东西不再说话。

    高平欲言又止,到底是怜惜自家小姐一个小姑娘,想事情肯定没有其余人那么快。

    初筝想事情其实很快,她已经想好九十九种做掉庄怡和盛廷的方法。

    可惜不能……

    哎。

    初筝吃完饭,高平将当初的一些资料,放在初筝面前,约莫是觉得初筝想看看。

    初筝:“……”

    不!

    我一点也不想!

    真的!

    初筝最后还是翻了翻那些资料。

    带血的手指印分散在驾驶座四周。

    从照片上看,盛珉挣扎过,然后被拖出车外。

    车子完好,也就是说,盛珉也许在上车的时候,就已经受伤。

    可是什么人要对他动手?

    他又为什么要一个人离开?

    他们没有找到盛珉的手机,也没找到盛珉留下的只言片语。

    盛珉的心腹,如今不是盛廷的人,就是不见踪影。

    这成了一个不解之谜。

    【主线任务:请以高价抢走盛廷看中的一批货。】

    初筝啪的一下合上资料。

    不方。

    抢生意。

    小问题。

    初筝啪的一下摔了资料,一脚踢在旁边的柜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