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07章 王者重临(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07章 王者重临(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如老人所说。

    殷鸿在这里根本就不是为了那两千万。

    他们搬完钱,也毫无离开的迹象。

    “初筝小筝。”殷鸿走上楼,噙着几分笑意:“叔叔很是喜欢这庄园,以后不如让叔叔照顾小筝?也算是为老盛做一点事。”

    “殷鸿!”老人呵斥一声:“盛先生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如今你也要落井下石?”

    “老东西,闭嘴!”殷鸿身边的人呵斥:“有你说话的份上。”

    初筝拦住老人,她往前走两边。

    在殷鸿的不怀好意的笑容下,抬手……

    殷鸿并没什么防备,因为在他看来,初筝手里什么都没有。

    可是当他身体飞出去,从楼上砸在楼下,脸上的神情才露出震惊。

    殷鸿的属下摸出枪对着初筝就是一枪。

    砰——

    “小姐!”

    老人没反应过来殷鸿怎么掉下去。

    但是当枪口对准初筝的时候,他惊呼出声。

    初筝身体不行,避闪不开,只能用红线缠住子弹,将它甩了回去。

    子弹没入开枪的那人胸口,高大的身体顺着楼梯滚下去。

    “开枪!”不知是谁喊一嗓子。

    庄园里响起连绵的枪声。

    -

    初筝从满目苍夷的楼上走下来。

    底下躺着一地人,有的流血不动,有的哀嚎不止。

    清醒的人,都惊惧的看着从楼梯走下来的女孩儿。

    他们这么多人,她竟然毫发无损。

    这是个什么魔鬼!

    女孩儿走得漫不经心,她面部没有任何表情,这样的场面,仿佛在她眼中习以为常。

    她走到殷鸿面前,一脚将他踩下去。

    女孩儿弯下腰,手肘撑着膝盖,清冷的眸光望进他眼底,一字一句的问:“还想照顾我吗?”

    狗东西还想照顾我!

    殷鸿刚才混战中中了一枪,此时苍白着脸,满头大汗,眸子里透着几分惊恐。

    盛珉这个女儿哪里是个金丝雀。

    分明是个女魔头!

    盛珉那个混蛋把所有人都给骗了!

    砰——

    大门被人踹开。

    一群人鱼贯而入,看见这里的场面,那群人显然也愣住,站在门口不敢再进。

    初筝微微偏头看过去。

    男人逆光从人群中走进来。

    初筝放下手,站直身体。

    在殷鸿松口气的时候,一脚踹过去。

    男人双手插兜,站在门口,皱眉瞧着站在狼藉中的女孩儿漫不经心的将殷鸿踹得直翻白眼。

    初筝本来是想把殷鸿踹晕。

    结果这身体力量不够,只是踹得殷鸿发完白眼。

    现在要是再补一脚似乎有点丢脸。

    不能补。

    “筝儿。”男人嗓音低沉醇厚,如陈年美酒,醉人得很。

    初筝踩着血,往前走了两步:“来抓我?”

    “这些人是你杀的?”男人视线从地上扫过。

    “不是。”我哪里杀他们了?不是还活着吗?乱说话!

    殷鸿差点气晕过去。

    当着他这个当事人,就这么否认合适吗?合适吗!

    男人也不相信,因为盛初筝在他眼底,是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死一条小狗都会伤心好多天。

    怎么能杀人呢?

    可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筝儿,乖,跟我回去。”

    盛廷嗓音低沉,带着轻哄的味道。

    如果他不知道他曾经做过的事,绝对是一个完美得让人心动的男人。

    “跟你回去再被你关起来?”

    抱歉哦!

    从来都只有我关别人的份!

    还没有哪个狗东西敢关我!

    他关盛初筝她没什么看法和意见。

    但现在这身体她在使用,那就不行。

    盛廷眉头皱得更厉害,眼底隐隐有怀疑、惊诧等情绪。

    面前这个女孩儿给他的感觉不在是以往的柔弱。

    虽然她看上去还是那么纤细得让人能随意折断。

    可是她现在给他的感觉是不可掌控……

    “筝儿,你遇见什么事了?”盛廷眸光暗沉,低声询问。

    初筝冷漠的告状:“你家小情人将我带走,准备给我注射某种东西算是遇上什么事的话,那就算是。”

    小情人……

    庄怡?

    盛廷心底顿时一沉。

    “筝儿你先跟我回去,之前发生的事,我会查清楚。”盛廷朝着初筝伸出手。

    “不要。”

    谁要跟你回去啊!

    做梦!

    做梦都不可能!

    “筝儿,听话。”盛廷已经沉下脸。

    “我不听,你想怎样?”

    盛廷皱眉:“筝儿我不想伤害你。”

    “嗯。”你随意,伤害到我算我输。

    初筝那个随意的‘嗯’,让盛廷完全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但想到以往她就很抗拒自己,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冲旁边的属下使个眼色。

    初筝捏着手腕。

    王八蛋这可不是我找事,是他们自己送上门的!

    我要做掉他们!!

    -

    “不要伤到她。”

    盛廷还不忘嘱咐他的人,不能伤害到初筝。

    初筝可就没这么客气。

    娇小的女孩儿被围在中间,每次看着要抓住她,眨眼的功夫,又让她跑了。

    盛廷眸色幽深,唇瓣抿成一条线,周身带着压迫感。

    短短时间不见,熟悉的人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砰——

    初筝拽着客厅的摆件砸向一个大汉脑门。

    大汉晃了下,直挺挺的倒下去,脸着地。

    初筝:“……”好疼呀。

    盛廷抬手,围攻初筝的人停下。

    初筝拎着半截摆件,侧目看向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男人。

    男人出手极快,初筝察觉到风声的时候,盛廷的手已经到她面前。

    初筝后退一步,但还是被男人拽住。

    盛廷将初筝往身前拉,然而胳膊忽的一凉,四周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

    女孩儿从他手中挣开。

    扬起手里的摆件砸了过来。

    盛廷瞳孔微微紧缩,本能的想避开,身体却怎么都动不了。

    摆件砸在脑门上,震得他脑中有瞬间的空白,

    初筝砸完一个不算,转身拿着第二次,极快的砸过来。

    盛廷的属下反应过来,初筝已经砸第三个。

    盛廷脑门上鲜血流淌而下。

    盛廷的人冲上前,拽着盛廷往后拉,初筝第三个落了空。

    她有些手酸。

    得请保镖!

    砸人好累!

    镇定的将手揣回兜里,绷着小脸,严肃的道:“没事不要烦我,大门在那边,慢走。”

    女孩儿站在狼藉的大殿,神色淡漠清冷的下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