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98章 王爷万福(2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98章 王爷万福(2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燕归站在房间,半晌都没敢靠近。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你站着干什么?”初筝等得不耐烦,催促他:“揭盖头。”

    想闷死我吗?

    重死了!

    “哦……”

    少年拿起桌子上的玉如意,因为慌乱,发出清脆的磕碰声。

    他走近床边,站在初筝跟前。

    浅棕色的瞳孔里溢着丝丝缕缕的紧张。

    从来没有过的紧张。

    初筝等半天没等到他动静,伸手就把盖头给拽了下来。

    喜帕下,少女肤若凝脂,貌若倾城,清冷淡然的眸子平静的扫向他。

    少年微微抿下唇,握紧手里的玉如意。

    他更像是那个新娘子。

    “你喝酒了?”

    少年局促的点点头,脸颊泛着淡淡的粉色。

    初筝冲他招手,少年拿着玉如意过去,小声道:“你不能这么将盖头取下来,不吉利。”

    初筝:“……”麻烦不麻烦,

    初筝唰的一下将喜帕盖回去。

    “快点。”

    燕归这下不敢迟疑,怕初筝又怕喜帕给拽下来。

    “行了吧?”初筝问。

    燕归点点头:“还有合卺酒。”

    “快点。”我脖子都要断了!哪个狗东西在她脑袋上戴这么多东西。

    燕归听话的转身去倒酒。

    初筝端着就要直接喝。

    燕归拉住她:“不是这样。”

    再!也!不!结!婚!了!

    绝!不!

    初筝满脸都快写上麻烦两个大字,燕归白皙的手拉着她,绕过自己臂弯,轻言软语的道:“这样喝。”

    他在外面喝了酒,说话的时候带着淡淡的酒香。

    和他身上的幽香混合在一起,很是好闻。

    初筝盯着他的微微张合的唇,烦躁的抽回手,一口饮尽。

    在燕归失落的神色下,拉着他衣襟,迫使他俯身低头。

    烈酒被她渡进来,在两人唇齿间流转,酒香醉人。

    燕归轻轻吞咽。

    “满意没?”

    燕归哪里想到合卺酒有这么一个喝法,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点了点头。

    脸蛋白里透红,眸子微微有些湿润,此时神色透着几分茫然,格外温顺可爱。

    总算过了。

    初筝赶紧把脑袋上的东西撤下来,顺便脱了外面两层衣裳。

    “……”

    清酒顺着喉咙滚落进胃里,燕归只觉得灼烧感从某处升腾而起。

    他微微后退一步。

    初筝已经脱完最繁杂的那两层,坐在床边暗自松口气。

    快要被勒死了。

    舒服!

    “你不出去了?”初筝见燕归站在原地,问了一句。

    燕归:“……”

    他都进来了,还怎么出去呀?

    反正外面有人应付着,那些人也不是真的来祝福他,他在不在也没什么区别。

    “我的封号府邸,是不是你帮我要的?”燕归低声问。

    皇帝怎么可能会给他封赏?

    “嗯。”初筝点头:“我对你好吧?”

    好……

    怎么不好……

    燕归抿下唇:“你怎么做到的?”

    初筝风轻云淡:“他要什么我就给什么,不难。”

    皇帝现在在乎的是什么?

    是长生之法。

    初筝从老头那里买来的那两个箱子里,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古籍和丹方。

    燕归心底很清楚,怎么能不难呢?

    这件事没那么容易。

    她怎么可以说得那么随意?

    他蹲下身,半跪在初筝面前,睫羽轻颤,声音低低的道:“你那个时候让我回去,我以为你后悔了。”

    他接受皇帝的折辱,因为他知道,可以和她在一起。

    可是他接受不了她的拒绝。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觉得是自己听错了。

    可是直到他离开,她都没再说一个字。

    即便是面对荣王的欺辱折磨,他都没觉得如此绝望过。

    燕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乎她……

    “我为什么要后悔?”初筝问得认真。

    她那个时候让他回去,只是觉得狗皇帝太过分了,竟然这么对她的好人卡。

    她的好人卡怎么能被别人欺负呢!

    要不是狗皇帝这操作,她后面也不用做这么多事。

    她是打算直接将人抢回来的……

    都怪那个狗皇帝!

    燕归仰头,望进初筝眼底,仿佛要透过她的眼睛,看见她的灵魂深处。

    “你当时的样子……”燕归形容不出来,就是感觉特别冷,就好像他的出现,她并不高兴。

    燕归拉住初筝的手,轻轻扣住:“让我以为,你后悔和我在一起。”

    “我没有。”

    我怎么可能会后悔。

    我后悔还能让你活着?!

    “嗯。”燕归唇角微微扬起,静谧的眸子渐渐有了涟漪:“我知道。”

    她没有后悔。

    她是愿意和他在一起的。

    “你……想亲我吗?”

    燕归问得小心翼翼。

    初筝严肃的点了点头。

    好人卡不亲白不亲,不能对不起我今天干了这么一件麻烦的事!

    必须亲!

    燕归伸手取下头上的玉冠,长发如瀑的散下,他起身撑着床边,压着初筝倒在喜床上。

    “……”

    初筝躺下去就被硌得慌。

    燕归亲她的时候,初筝歪了下头,燕归还以为自己压着她,紧张的问:“压着你了?”

    “下面有东西。”初筝道。

    燕归:“……”

    于是两人捡了大半天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

    “谁撒的?”

    “喜婆吧……”

    “撒这个做什么?”

    “……早生贵子的意思。”燕归声音略低,他低着头仔细的检查一遍,确定不会再硌到初筝:“你别生气。”

    “哦。”果然好麻烦。

    燕归呼出一口气,看旁边的初筝,初筝就简单粗暴多了,拉着他就开始亲。

    她的吻总是带着霸道。

    如往日在山林间一般,不许他反抗。

    时轻时重的舔咬,刺激着燕归的理智,身体里的血液奔腾,汩汩的冒着泡,在皮肤上炸开。

    厮磨的唇齿间,靡靡绵绵的缠绵。

    燕归大脑渐渐陷入空白。

    身体如坠云端,起起伏伏。

    “唔……”

    燕归眼角沁着湿润,睫羽低垂,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小片好看的阴影。

    精致绝美的脸庞因为呼吸不畅,透着红晕。

    他微微张开唇呼吸,嫣红的唇瓣,如开得正盛的海棠花。

    墨发铺陈在他身下,大红的喜服散开,白皙的胸膛在红纱下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少年目光迷离,轻微的喘息声带着欲,让他看上去更如诱人的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