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97章 王爷万福(2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97章 王爷万福(2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燕归突然封王,本是带有折辱性的将他赐给成王府,转眼却变成正儿八经的赐婚。

    没人知道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连燕归都不清楚。

    小道士此时正给初筝抱怨:“加钱!必须加钱!我现在在宫里什么都得小心!我容易么!”

    “宫里人把你当座上宾,你要什么有什么,还不满意?”当然初筝十分乐意他的提议。

    会加钱的小道士是好道士。

    “你去宫里试试。”小道士翻个白眼:“我是要浪迹天涯的人,怎么能在那宫墙中蹉跎。”

    初筝在一个大晚上,突然找他。

    他正睡得香甜,突然被弄醒,迷迷糊糊中,听她说要让自己进宫去享福。

    他一个激灵醒过来。

    去宫里享什么福?杀头吗?

    然而她竟然让自己去忽悠皇帝。

    那个暴君,她怎么想出来的!!

    但是看在银票的面子上……

    小道士很没骨气的屈服了。

    初筝冷着脸蹦出两个字:“骗人?”

    “……”

    小道士愤愤的将银票往怀里一揣:“我不跟你说了,回宫了,被人发现就完了。”

    走到门口,小道士又回头:“你这些方子哪里来的?我瞧着有点眼熟……”

    “一个老头卖给我的。”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个瞎眼老头?”

    初筝点了点头。

    “……”

    小道士神情古怪的磨了磨牙:“我就说怎么那么眼熟,你在哪儿看见他的?”

    初筝哪儿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就说让小道士从岐山跳下去,然后沿着西边一直走。

    小道士:“……”

    “你认识他?”

    “认识。”小道士咬牙切齿:“我这身本事,可都是拜他老人家所赐,当然认识。”

    “你师父?”

    “狗屁!”小道士突然爆粗:“他杀了我的媳妇儿!我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老头好厉害啊!

    小道士气势汹汹的离开。

    直到很久以后,初筝才知道小道士的媳妇儿是株花,小道士打小就种着,当成媳妇儿一样养着,结果一不注意,就被老头拿去入了药。

    -

    晋王府选址用了以前的府邸,不需要大修,只需要稍作修整,挂上晋王府的牌子就好。

    婚礼前夕双方见面不吉利,燕归谨记着这一点,当真没有去找初筝。

    婚礼则由礼部主持,一切都以——最耗钱的办。

    反正钱是成王府出的,他们还能捞上一把,礼部的人自然乐意。

    婚礼当天,燕归穿上喜服,站在铜镜前,白皙的脸绷得略紧。

    红色的喜服将少年衬得更如神邸。

    周身萦绕的不再是那静谧得近似压抑的气息,而是十分舒服的喜气。

    他眉梢眼角舒展,浅棕色的漂亮瞳孔里,漾着浅金色的碎光。

    “王爷,别紧张。”

    “没有。”少年抿了下唇角:“你再帮我看一下。”

    “没问题王爷。”小贵子笑着道:“您都让我看十几遍了。”

    少年拨弄下胸前的红绸,微微吸口气:“走吧。”

    “好嘞。”

    刚踏出晋王府,少年就微微愣住。

    铺有红毯的街道两侧,海棠花竞相争放,灼灼如晚霞,火红一片。

    微风拂过,海棠花瓣飘落,整个街道交织出梦幻般的画面。

    “真好看。”

    “这些听说都是程小姐种的,可能是运过来伤到树木,花期的时候没有开,没想到今天竟然开了。”

    “这可算得上是吉兆了吧?”

    “十万海棠迎亲,晋王妃可真幸福。”

    “说差了吧?这可是程小姐种的……”

    少年策马从十里长街而过,翻飞的衣袂,扬起的红绸,飘落的海棠花,每一个画面都如画卷展现在眼前。

    成王府前也围着不少人。

    这次的婚礼是他们在皇城里,见过最盛大的婚礼。

    婚礼上的每一个物件,听闻都是重金而来,奢华精致。

    就连晋王乘坐的那匹马,都是万金难求的宝马。

    燕归停在成王府前,有人上前拦着他:“哎哟,晋王,您来早了呀。”

    少年眨巴下眼,有点无措:“是、是吗?”

    “这还没到吉时呢。”

    少年小心翼翼:“……那我等等?”

    四周的围观的百姓低笑。

    少年立在灼灼海棠花海中,低眉垂眼,安静的等着。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跳多有力,血液流得有多快。

    他努力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

    可拢在袖间的手指还是忍不住发颤,手心里全是冷汗,紧张和忐忑在心底交织。

    吉时到——

    身披红霞的姑娘被人簇拥着出现。

    大红的喜服上如有流金闪过,随着走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那是绣锦坊的那套……”有人认出新娘子身上的嫁衣。

    “天呐!那可是绣锦坊掌柜花五年才完成的嫁衣。”

    “我听说公主出嫁的时候都没拿到……”

    “晋王身上那套喜服好像也是绣锦坊的,那是天蚕织金锦。”

    “成王府真的是有钱啊……”

    绣锦坊的布料很好认,因为全皇城只有绣锦坊有这种布料。

    穿在身上行动的时候像流云一样,十分好看。

    不过因为布料难得,除了进贡给宫里,绣锦坊自己留下来的并不多。

    燕归蹭了蹭手里的冷汗。

    心跳和此时的喜乐交织在一起。

    浅棕色的瞳孔里,映着灼灼如晚霞的海棠,和那个朝着自己走来的身影。

    少年上前将初筝打横抱起,朝着花轿走过去。

    燕归想和初筝说话,但此时不合时宜,他只能将人放下。

    从成王府到晋王府,一路上有人将金叶子和金豆子撒向两边围观的群众。

    锣鼓喧天,热闹非凡,祝福如潮。

    十里长街海棠落。

    倾君红妆盛世迎。

    古代的婚礼繁琐麻烦,好在初筝后面只需要坐在房间即可,早知道这么麻烦,她就不这么做了。

    下次不能这么干!

    初筝将脑袋上的盖头拽下来。

    绿珠吓得不轻:“小姐,您干嘛?”

    “透气。”要被闷死了,头冠好重,衣服也好重!

    “不行。”绿珠将盖头往她脑袋上盖:“这不吉利,得等王爷来揭盖头。”

    “那你把他叫过来。”初筝理直气壮的道。

    “……”王爷还在外面应付客人呢。

    初筝还要拽,绿珠没法子,只能叮嘱她不能拽,她马上去叫燕归。

    燕归一听哪里还顾得上宾客,赶紧回了房间。

    绿珠识趣的退出房间,给两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

    系统好像抽了,后台更新了但是一直没有出来,气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