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dglake.com】 > 都市小说 > 山村土地神 > 第142章 魔化的许一多

山村土地神 第142章 魔化的许一多

极度小说 www.speedata.net,最快更新山村土地神最新章节!

不医三懒心里很是感慨高祖和长子的际遇。

虽然说李玉娘接近赵文香的目的不单纯,可他毕竟嫁给了赵文香。

赵文香为了爱情追随李玉娘去了东洋,这行为要是放在现代来,还会是背叛家门的忤逆之事么?

只是赵文香盗走了高祖的《玄天注解》手抄本一事,的确有些过分了。

心中感慨了一番,见老桃树精回土地庙前的老荔枝树去了,不医三懒手翻着家谱也往卧室走回去。

这一翻,他竟然发现高祖与曾祖的出生年份,竟然相差5年,曾祖与爷爷也相差49年,爷爷跟父亲屯相差了45年,父亲是在41岁那年生下他大哥的。

而不医三懒的大哥已5岁。

这么说来,高祖到今年已经出生年了。

怪不得爷爷说这座家园,已经建了快二百年的时间了。

为什么高祖那么大的年龄,才生下曾祖的呢?

爷爷也是在曾祖49岁的时候才出生的,连父亲也到了45岁才生下大哥的。

这么一想,不医三懒顿时想到了林丽珠和刘媛媛来。

按这样推想下去,父亲是在快50岁的时候,才跟林丽珠结婚生下刘媛媛的。

想到刘媛媛,不医三懒立即想起去帮助刘媛媛的豪斯和苏珊来。

他们俩真能对付得了身具大魔头南谨春魔元的许一多么?

不医三懒这么顾虑、担心着豪斯和苏珊的确有道理。

豪斯和苏珊请命前往保护不医三懒同父异母妹妹刘媛媛,对付刘媛媛的继父许一多。

当他们找到东躲西藏的刘媛媛时,连续遭遇各种意外事件的刘媛媛,早已成为惊弓之鸟了。

她的亲生母亲林丽珠,此时受到许一多的精神控制,情感上已然完全倒向许一多,心里怨恨女儿刘媛媛不体谅她的难处,不接受她改嫁给许一多的事实。

许一多性情狡诈多疑又机智多谋,刘媛媛对这有太深刻体会了。

自从上次遭遇车祸以来,刘媛媛连续遭遇了溺水事件,山石滚落差点被砸事件,街道旁花盆掉落砸中她车子事件和饭店吃饭中毒事件等等。

刘媛媛知道这些都是许一多的阴谋所使然,她非常替妈妈担心,要是她被许一多设计害死了,那许一多的下一个目标,就会转向妈妈了。

继承佳一投资集团责任有限公司妈妈和她名下的股份,是许一多的最终目标。

也许当年许一多是非常爱妈妈的,但在妈妈嫁入刘家后,许一多心里便因爱生恨,只想着怎么报复妈妈当年对他的背叛了。

当年挚爱的女人,被刘家凭财富从他身边生生夺走,这在许一多心里肯定会生出夺取刘家所有财产的念想。

许一多肯定觉得,这才是最好报复刘家、报复妈妈当年背叛他的最好也最爽的办法!

一个人成神成魔就在一念之间,许一多报复念想之下,已经走火入魔了!

接到同父异母的哥哥不医三懒的电话,刘媛媛等到了荷兰人豪斯和苏珊。

她非常信任哥哥不医三懒派来的豪斯和苏珊,便弃车跟随着他们俩,打的隐居到东郊外郭厝里的一户农家去。

这是一户卫生间建在左侧舍里的农家,单层的房子,所有人要上卫生间都要走出房间到左侧舍去。

第二天一早,一个收破烂的中年男人,骑着辆三轮车来到郭厝里收的来了。

昨天豪斯和苏珊带着刘媛媛刚刚入住,七十多岁的老房东将许多废品堆放在门前的走廊上。

见收废品的人来了,老房东便招呼收破烂的中年男人,指着走廊上的一大堆废品谈妥了价格,便让他自行搬堆到三轮车上去。

说来也巧,内急的刘媛媛毫无戒心地走出房门,径自向左侧舍的卫生间走去。

不放心的苏珊落后十几步刚跟到房门口,一眼瞥见那收破烂的中年男人,目光如电望着快走近左侧舍卫生间门的刘媛媛。

苏珊见了警惕之心顿起,急退一步回房间里,朝豪斯指了下走廊外的收破烂中年男人。

豪斯闪到窗帘边上,悄悄移开一条缝朝外观察了起来。

见收破烂的中年男人的目光,果然不时瞟向左侧舍的卫生间方向,心里已经明白,他们三人的行踪已经被许一多的人给发现去了。

待收破烂的中年男人,晃晃悠悠骑着三轮车离开后,豪斯、苏珊和刘媛媛立即收拾行囊,也老房东也不告诉一声就悄悄离开了郭厝里。

三人拦车到了西郊外,租了间套房安顿下来没多久,心怀戒惧的苏珊,便发现一个长相魁梧的中年男人挑着一担蔬菜,走近他们的楼前兜售来了。

苏珊悄然问邻居,这个卖菜的大叔先前来这卖过菜没,邻居说很眼生,应该是第一天来的这卖菜的。

苏珊听了心里暗惊,回来跟豪斯如此一说,豪斯断定他们三人还是没有逃出许一多手下人的追踪。

如此一天之内,豪斯和苏珊带着刘媛媛连换了四个住处,都被许一多的手下人给追踪到了。

豪斯和苏珊心里非常的困惑,许一多的手下是怎么追踪到他们三人的?

要知道他们俩都是高级商业间谍啊!

不得已,豪斯和苏珊带着刘媛媛,开着他们俩开去的黑色宝马车,由豪斯和苏珊轮换着开车,不停地在三环、四环和五环的大街上兜转了起来。

可纵然这样,他们三人的车子还是不时发现可疑的跟踪车辆。

要不是豪斯和苏珊的车技都非常好,说不定已经出事,又要被事故了。

豪斯和苏珊心里大惧,急忙打手机将这情况告诉不医三懒。

此时不医三懒手拿着他家的家谱刚走回卧室,一听之下隐然猜测许一多的魔性已经触发了。

急声让豪斯驾车带着刘媛媛回上尧村来后,不医三懒跑上山丘顶的草地,将豪斯和苏珊带着刘媛媛,根本无法摆脱许一多的追踪,他已经让豪斯驾车带着刘媛媛返回上尧村来等情况说了一遍。

不医三懒猜测道:“晓兰,我觉得许一多的魔性已经触发了,豪斯和苏珊显然已经不是许一多的对手了!”

陈晓兰心里对曾经的情敌,现在的小姑子刘媛媛毫无好感。

但她深知现在的刘媛媛已然是不医三懒同父异母的妹妹,无论如何不医三懒都会去救他妹妹的。

幽幽叹了口气,陈晓兰站直身来,道:“三懒,我们联手应该打得过许一多体内的南谨春这个大魔头的魔元,我们开车接应他们三人去吧!”

不医三懒和陈晓兰两人悄然下了山丘,走到工地向温兆年借了车子直接东去。

经过10个小时的急驶,终于在中途与豪斯的黑色宝马车汇合一处。

拐下高速公路后,不医三懒和陈晓兰跟豪斯等三人换了车子,让他们赶紧从普通公路开回上尧村去。

豪斯叮嘱不医三懒,追踪他们的是一辆白色宝马车。

不医三懒开着黑色宝马绕上高速,故意稍为放慢车速,就等着许一多的手下追上来。

不多时,一辆白色宝马车飞快的追到不医三懒的黑色宝马车后。

陈晓兰冷哼一声,缓缓闭上双眼,催动了她的超级神元。

就在白色宝马车就要撞上不医三懒的黑色宝马车时,却见白色宝马车突然间急向左侧的护栏冲去,“呯”的一声撞烂护栏,凌空飞了出去。

不医三懒知道这是陈晓兰超级神元的杰作,嘻嘻一笑轻声道:“晓兰,你成功了!我们现在绕下高速去看看,白色宝马车上还有活口没有!”

陈晓兰缓缓睁开双眼,冷哼一声道:“简直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开了二十多公里才绕回事故处的高架桥下。

还真有一名三十边上年纪的男人没死,却也离死不远了。

不医三懒以救他一命为条件,让他说出了是许一多电话摇控他们追杀刘媛媛的具体位置和前进方向的。

陈晓兰出手救活了这名杀手,又一手拍晕了他。

朝不医三懒耸了耸肩膀,陈晓兰冷声道:“三懒,看来许一多身上大魔头南谨春的魔元,真的已经被激活了。可许一多是怎么激活南谨春魔元的呢?”

不医三懒担心他和陈晓兰两个人,还是打不过拥有南谨春魔元的许一多,便掏出随身携带的神界圣物水晶召唤球,喃喃低声召唤来他神界的弟弟天凌。

陈晓兰见天凌现身,只觉得很是眼熟,却想不想在哪里见过这位神。

天凌听了哥哥不医三懒的介绍,才知道南谨春的魔元已经被激活了,顿时把双眉皱紧,道:“哥哥,南谨春不是我们三人可以对付得了的呀!我们三个要是去挑衅南谨春的话,恐怕会遭遇魂魄灰飞烟灭的下场啊!”

陈晓兰听了豪气干云道:“许一多身上的南谨春魔元,只是刚刚被激活,我相信许一多还不能娴熟驾驭南谨春的魔元,他的魔力绝对不及南谨春的十分之一,合我们三人神元,肯定斗得过他的。”

不医三懒听了重重“嗯”了一声,道:“天凌,许一多身上的南谨春魔元已经激活,如果我们不趁早灭了他,人类定将饱受许一多的祸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