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仙人消失之后 > 第265章 追击

仙人消失之后 第265章 追击

    眼看主帅不死,夏州军长舒了一口气,又重新记挂起“悬赏”二字。

    贺淳华逃离巨猿的同时,贺灵川已经反向赶到,一抹储物戒就抓出了腾龙枪,直刺巨猿右眼。这大猴子站直就不止一丈高,就算他骑在马上,还得长枪才能扎中。

    巨猿看见他,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显然想起了被核桃舟压在身下的憋屈往事。紧接着眼部上方的骨甲忽然伸长,将右眼完全盖住。

    贺灵川的长枪,紧接着就怼了上去。

    那乌金枪头打造时还掺入天外陨铁,锐度、硬度都非寻常刀剑可比。

    骨板碎了,腾龙枪扎入巨猿右眼,鲜血一下就迸射出来。

    然而那副骨甲的阻力很大,贺灵川余劲用老,枪尖入眼不深。他人吊在半空,正要想个法子拔枪重插一遍,巨猿发出惊天怒吼,一把将他抓住!

    那伸手速度比原来还快。

    贺灵川以为它受言咒束缚而动作迟缓,这一下竟防备未及。它额上的那个“滞”字同时碎裂,消散于无形。可见这一枪极大激发了它的凶性,连言灵咒都缚不住了。

    贺灵川顿时觉得身体被锢,浑身气血都被挤去四肢和头部,只有一手还挥舞在外能用。自己好像个气球,很容易就被挤爆。

    浮生刀也被卡在腰间,拔不出来。

    梁长老亲睹这一幕,失声道:“怎么可能!”

    这一门言灵咒,他修行了足足二十五年,中间还有十五年修的是闭口诀,也就是十五年来自充哑巴,只字不说。如此一来,平时精修之功都集合到温养的言灵上面,越酿越深。

    这一字言咒对他本身负担较小、反噬较小,论其威力之大,就算施放在穿云阁阁主身上,那也不是短短几息内可以解除的。

    这头巨猿却办到了,凭什么?

    贺淳华目眦尽裂:“川儿!”

    其他夏州兵壮胆伸枪去捅,然而哪里破得了鬼猿的骨甲?

    挠痒痒儿罢了。

    巨猿哪会客气,刚逮住贺灵川就用力一捏!以它手劲儿,把贺灵川捏出黄来都轻轻松松。

    不过它忽觉手里一空,挤捏的充实感没了。

    摊掌一看,两次弄伤它的小贼,的的确确凭空消失!

    不过,掌心里好像落着一个东西,极小极轻,巨猿尚来不及细看,它就被风吹走了。

    与此同时,贺灵川竟在它身后突兀出现,不待鬼猿反应过来,浮生已然出鞘。

    寒光斩过鬼猿两道足踝,从这里的骨甲缝隙切进去,将跟腱一刀两断!

    鬼猿一声痛嚎,回身捞他,同时往后撤了一步。

    就这一步,痛彻心扉。

    贺灵川也是一阵心惊。

    要不是他及时扔出鬼影蝉蜕,施展李代桃僵之术,这会儿怕不是已经像气球被捏爆一样。

    贺淳华的悲喜瞬间转换,立即道:“川儿,给我鬼眼弓!”

    贺灵川躲过鬼猿进攻,一手取出鬼眼弓箭,不假思索扔了过去。

    是啊,他怎么忘了这件至宝?

    不过他可舍不得拿性命换威力。

    贺淳华接弓箭在手,并不自用,而是将它们塞进身边的卫兵手里,沉声道:“射!”

    这卫兵也是毫不犹豫地接弓搭箭,瞄准了巨猿。

    弓上的鬼眼开始乱转,在他耳边细细碎碎地劝拢。亲兵凝声道:“我献祭五年寿命!”

    接受了祭品,鬼眼立刻张了开来,锁定巨猿面部。

    “休”一声响,箭失离弦。

    不远处的巨猿好似也知厉害,一p股坐倒,躲开这射脸的一箭。

    不过它对鬼眼弓的特性一无所知,这下就吃了大亏,箭失飞到后头,自己拐了个弯,二次加速回来。

    总归它脑后其实还长眼睛,临时从后背又长出一只手,勐地向箭失抓去。

    可惜,晚了。

    “叭”一声闷响,鬼猿右背中箭,被炸飞好大一团血肉。

    从贺淳华的角度,都能看见它右胸被击穿一个大洞。

    “杀掉它!”他一声令下,夏州人马就冲了上去。

    这头鬼猿右眼、右胸遭受重创,左跟腱还被割断,再不复先前神勇。有道是破鼓万人捶,伤口处的骨甲已经脱落,抵挡不了人类的刀枪。

    伤口的疼痛令它打退堂鼓,鬼猿支起身体,连跳带爬,飞快往郊野奔去,根本不理会后头的流箭和投枪,前面但凡有障碍物,一律撞开就是。

    它左腿不能着地,但还有三肢可以奔跑,这会儿又是逃命,速度真是不慢。

    那厢浔州人也知大势已去,今日万难竞功,夏州人越战越能耐,还有好些修行者混在其中,得元力加持的神通术法真教人吃不消。

    他们再不走就要被剿在这里了。断臂的百里大人在亲兵护持下,鸣金撤退。

    说是撤,和逃也差不多。

    夏州军队精神振奋,贺淳华点了曾飞熊等两员将领,命他们狠狠追了出去。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yeguoyuedu】

    军营里,贺灵川赶去慰问贺淳华:“老爹,你没事吧?”

    “可能断了一根肋骨。”贺淳华脸色有点白,“算不得大碍。”

    贺灵川举目四顾,夏州军死伤不少,尤其鬼猿那几下投掷,直接压死了二十多个。穿云阁的弟子随军首次参战,也有好几个受了伤。

    药猿伶光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开始帮着治疗伤患。

    粮食甩得到处都是,好些营帐、马车还在燃烧。

    但是跟军资被劫的严重后果比起来,这损失真可算微乎其微。

    这批军粮若是真被劫了,北方前线再次动摇不说,贺淳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望,也会被打下去。

    他对贺淳华道:“老爹你在这里主持,我去追那头猴子。”

    贺淳华知道鬼猿受了重伤,威胁性大降,也就点头:“小心董锐。”

    贺灵川吹了记口哨,座骑驳兽不知道从哪里奔出来,停在眼前。方才这里乱七八糟,他还担心驳兽受伤,现在看来这厮机灵得很,浑身还是油光水滑没一点受损。

    换了马,他叫上毛桃、单游俊等人,顺着巨猿留下的线索追了出去。

    离开营地前,他好像听见贺淳华另外派发任务:“你们去白鹿镇察看情况,要快!”

    是了,新煌这里遇袭,不知白鹿镇情形如何,被打跑的浔州军队也是退往那里。不过巨猿奔逃的方向与浔州人正好相反,他是没办法顺道儿去察看了。

    要追踪巨猿不难,这家伙的伤口简直像瀑布,留下的血迹哪怕在黑夜里也十分明显。

    最要紧的,是不能让它从视野里消失。贺灵川没忘了这东西可变大也可变小。

    好在新煌镇外的地形相当平坦,走上几里才有一两个小山包,大树寥寥无几,满地都是灌木。

    这种地形最不讨猴子喜欢。

    贺灵川率人尾随它前进,只需要保持巨猿的背影在自己视野当中。

    受伤的勐兽最可怕,现在他们不足十人,没有军队从旁协助,最优解还是尽量消耗鬼猿体力。

    大,就不易持久。

    果然跟行了十里之后,鬼猿的速度明显放慢。

    靠三条腿走路不容易,何况身上还有那么多伤口正在流血,奔得越急,血流越快。

    也就在这时,单游俊突然提醒他:“东家,天上!”

    贺灵川抬头一看,夜空中好像有飞鸟盘旋,个头不小。

    严格来说,它是在巨猿头顶绕圈。

    “那是董锐的另一头妖傀。”贺灵川眯眼,但夜色中看不出它背上有没有人。

    也就是说,岩狼没完成任务。

    也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几声狼嚎。

    贺灵川循声看去,很快见到一个黑点从远处奔来,在视野里越变越大。

    说岩狼,岩狼就到了。

    它舌头都吐出来了,嘴边冒白雾,众人还能听见它哈哧哈哧的呼吸声。看这模样,已经跑了很久。

    “怎么回事?”待岩狼与驳兽并行,贺灵川问它,“董锐在哪?”

    “在鸟背上!”

    原来岩狼受命后就脱离战场,嗅着鬼猿的气味一路反追回去。既是董锐派它来的,那么反向嗅回去,应该能找到它的主人吧?

    这思路的确没错,很快它就在距离夏州军营百多丈外,发现了董锐的身影。

    他就蹲在民宅屋顶上眺望战场,脸上戴着那个青铜面具,肩膀上还停着一只秃头鸟。

    离得近了,岩狼也能嗅到他的气味——

    这个气味,它绝对不会认错。新仇旧恨一下子就涌上心头。

    它借着屋下的暗影隐藏自己,悄无声息靠近。

    不过董锐的灵识太敏锐,尤其是他肩膀上的秃鸟似能感受危机降临,“呱”一声大叫,迫得岩狼提前起跳进攻。

    可惜,晚了一步。

    秃鸟突然变大,脚一蹬就振开双翅,带着董锐一起飞。

    岩狼第一次没扑中,在屋顶加速助跑,二次飞扑,咬住了它的尾巴,而后死命往地上拖。

    巨鸟拼命伸爪子挠它,差点挠瞎它的眼珠。

    上下都在角力,董锐趁机打出一道法诀,击伤了岩狼的前爪。

    这大鸟也是相当强悍,扑愣着翅膀向上,终于将多出来的累赘甩掉。

    岩狼只咬到一嘴毛。

    它不甘心,跟随空中的大鸟一路追到了这里来,恰与主人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