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网游小说 > 天尽邪 > 第六章 巧合,随口编出传说

天尽邪 第六章 巧合,随口编出传说

    珠儿被黎默手中的不明之物震开,手上的水牢泡泡也破掉了,再续下一个水牢泡泡要半刻之后,珠儿上下打量着莫名其妙的黎默。

    “你这个翅膀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修炼出来的还是自己长的?”只见他晃动着小脑袋,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最后定睛在她身后的翅膀上。

    “我自己长的。”珠儿被他带入语境。

    “哦,那真巧,跟我见过的一个人一样,都是长着这样的翅膀。”

    “谁的啊?这个水牢都没有和我长得一样的翅膀的人,包括整个林子里都没有。”珠儿好奇的问,又惆怅的如是说。

    珠儿的那对翅膀经常忽明忽暗的发出淡粉色光芒,形状虽如鸟的翅膀,却没有羽毛,粉色而偏透明,这林子里只有她的翅膀如鸟型却薄如蝉翼,平时缩在背后,只从肩头露出翅骨,而那翅骨也非常有意思,上有一只如凤鸟般的气场,慵懒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似是与珠儿没有任何交流,此刻正摆弄一片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的树叶,而当她发令时便精神抖擞的一起攻击目标。

    黎默看着她的反应,想起刚才问青山的话,这个是八卦吗,很明显嘛,她的弱点应该是自己身世。

    “我觉得你的翅膀长的真好看,你爸妈都没有吗?”黎默带着一丝紧张,撞着胆子试探性的问。

    “没有哦,我生来就在这水牢里,长大了,就来看管水牢,抚养我的阿婆和我长得完全不同。不过她已经过世了,我根本问不了她我爸妈在哪里。”

    “你好可怜啊,我知道一个故事,你愿不愿意听啊。”

    “故事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你快说快说。”

    “那我要好好想想,有没有座椅,我这样坐在地上很冰啊。”

    珠儿了然,瞬间施法,将这格块大小的地方布置成豪华间一样,石头化成软绵绵的棉花糖沙发。珠儿自己也坐在一个棒棒糖摸样的沙发上。

    “这样呢。”

    “非常好。”黎默傻乎乎的笑,这个布置比自己在【夜未眠】那个屋子好太多了呢。

    “那你还不快点讲。”

    “好的,我想想哦,从哪里开始讲呢,哦,对了,曾经有一条无比清澈的河叫清河。。。”

    在黎默的故事里,他把自己的想象和这些时日从客栈听来的传说,稍作修改,变成他如今口中的故事。

    清河的源头是一座非常华美的宫殿,那里住着一个河神,他是一条能呼风唤雨的本事很大的龙王,可惜生性暴戾,非常专横,他有一个儿子,经常被他管教的连迈步都要想清楚迈多大的步,左脚还是右脚,这条河水的尽头有个美丽的村庄,每个月的十五都有成群结队的女子来河边浣洗飘带,然后将带有圣水的飘带噙水浇灌旁边的吉祥树,将自己的愿望附上飘带系在树干之上,河神上岸就能看见这些飘带上的愿望,如果能感动河神,就能让愿望成真。为了能让吉祥树带着自己的祝福告诉河神,每个女子都会盛装打扮,将自己的飘带系的最高最漂亮。有个名叫清秀的女子因为在十五这天有事耽搁,让她没有来得及祈祷,结果第二天母亲病重,她把这事看成自己没有来得及向河神祈福才导致母亲病重,所以从村头一步一叩首的向清河叩拜,并将自己的祈福高声喊出。当他叩拜到清河的时候,看见河边立着一个清瘦的男子,面河而站,深情悲凉,口中呢喃,看见女子如此,便好心提醒她,河神是一个残暴且不可理喻的家伙,让她放弃这个心思。

    不料女子听闻之后,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男子见状心中一惊,连忙施救,女子被男子救起,心中本是感激,结果却因为他诋毁河神,很不高兴。但见男子似是无家可归,就好心收留,怕他的语言冲撞了河神,就取名河拜。谁知这男子精通医术,把自己的母亲治好,心存感激,两人日久生情,坠入爱河,那男子在村中一年,治疗好不少人的病,村长将男子看做村子的福星,看男子无依无靠收为义子,并代为提亲,给清秀说媒,清秀将百年好合的飘带系上吉祥树,此事被河神知晓,大为震怒,原来他们口中的河拜就是河神的儿子,结婚那日,本是艳阳高照,却忽然雷声大震,把河拜抓走,大雨滂沱下了七日,终将河堤冲垮,淹没了村庄,村中百姓牲口及农田无一幸免,男子在宫殿虽然还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但心中焦急,担心自己的妻儿求父亲原谅自己和村民,龙王终还是疼惜儿子,就答应了。本来此时应当如此便可了解,可惜和气的村民因亲人良田遭殃,顿时变为暴民,揭竿而起冲到吉祥树旁将土刨开把树丢进河里,还说这一切是因清秀这个灾星,排成两排,把清秀和她娘赶出村子,每走一步都用河边的石子砸他们,以帮河神泄恨。清秀的母亲为了保护清秀被石子砸死,清秀也因此受了重伤,可怜她肚中的孩子没了,男子回到村子的时候正好看见受伤的清秀抱着自己的母亲,孩子也没了,看见河拜,已不知道自己是恨他还是爱他,痛哭着跳入清河,男子莫大的悲伤,让心蒙上黑影,怨气慢慢升起,发出巨大的能量,他说龙王本来已经答应他给村民们还原家园,将被水卷走的人和牲畜送回村子,并给他们百年好收成以做弥补,原来父亲不是最暴戾的,是你们,你们人类才是最暴戾的魔鬼,越说越激动,抬手将本要送回的人用水流捏碎,唤起河水如瀑布般淹没了村子,因他心中怒火重烧,发出的水最后居然变成蓝色火焰,龙王知道儿子暴走,连忙赶来,发现儿子的头上长出黑色的龙角,那手中蓝色的火焰随着怒火竟然变成赤红色,龙王情急之下,挡在儿子面前,他想只要不被灭村,只要还有一个活口,就不会是死罪,可惜他的能力也抵挡不住儿子,赤红色的火焰打到他的身上。

    “然后。。。”

    “然后怎么样?”珠儿焦急的问。

    吧嗒,珠儿被人敲晕,青山从身后抱住珠儿,轻轻的放在旁边沙发上。

    “快走,时间紧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