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dglake.com】 > 网游小说 > 海贼王之臆想 > 第二章 四年、辞别与出海

海贼王之臆想 第二章 四年、辞别与出海

    海风温驯,气候舒怡。

    咳,经过第一章的胡编乱造后,笛罗也是在四海之一的西海的一座小岛上安安稳稳的度过了四年时光。如今,他已经十七岁了。

    这四年里,笛罗依旧沉迷于修炼之中,实力进步的飞快,力道愈发强劲,招式愈发凌厉。

    而迪克特却是有的一说。

    他一改以往作风,不再整日酗酒混日,反倒是积极得工作起来,惹得村民一阵称奇。

    作为一个在海上闯荡过数年的老手,迪克特参与村民的下海活动,并凭借多年的经验和强硬的实力,帮助村里的渔民捕获了许多大型鱼种,收获颇丰。

    而后,由于丰厚的业绩,迪克特在村子中积累起了不俗信誉、名声。最后终是成为了村中领头的人物,其势一时无二。

    接着积累起来的声誉,他鼓动村民造船出行,探寻他岛,发展商贸。迪克特也倒是有些经商头脑,两年下来,村子日益富足。

    而后,迪克特组织起了一个商船队,积极发展下,倒也在附近的这片海域打出了一片名声。作为商队头目的迪克特也小有名气,广为人知。

    而关于那颗恶魔果实,已经被迪克特吃下了肚,究其原因,也值得一提。

    在第二年,也是迪克特打算发展商队时。

    一天,迪克特看到打拳的笛罗,突然手痒痒了,想和笛罗试试。毕竟是拼杀过多年的海贼,崇武好斗。看到练武练得虎虎生风的笛罗,也仿佛看到了昔日的伙伴。

    结果两招就被笛罗撂个跟头,大感郁闷。虽说多年没动过手了,岁数也大了点,但就被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头轻松撂倒,太丢份了。

    笛罗哈哈大笑,随后把当年的那颗果子翻了出来,递给了迪克特。

    笛罗知道迪克特的的商队计划,并以一系列理由说服了迪克特吃下这枚果子,增长实力,多份保障。迪克特自是略带感激而又兴奋的捶了笛罗一拳,也不客气地吃下了。

    几天后,熟悉了果实能力的迪克特信心大涨,再次要和笛罗试试手。结果变成熊人的迪克特和笛罗你来我往数十回合后,悠着打的情况下,谁也奈何不了谁,将将打个平手。迪克特再次心感郁闷,又对笛罗的实力惊叹不已。

    “你小子将来不可限量啊!”变回人形的迪克特疲惫的坐在地上,毫不掩饰的夸赞。

    “嘿嘿,那迪叔你看,我现在的实力在伟大航路上大概算什么水平呢?”同样是坐在地上的笛罗提出了对自己实力的疑问。

    迪克特严肃的捉摸了一番后,给出了判断:“嗯.....当初我们还只是个中小形的海贼团,如今你的实力与我无二,要真说的话,也只能算是中下等。毕竟,强人辈出,而且强悍的能力者不在少数。”

    笛罗浅笑:“中下等么,也还行吧,毕竟我还有很多时间。”

    “没错,你才这么大啊。哈哈,要是你吃了这颗恶魔果实,那可就不好估量了!”

    “算了吧,局限多大啊,又不能下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唠了很久。总之,这可恶魔果实,是落了迪克特的肚里了。

    而后,第三年,笛罗开始练武器,选了武士刀,这里叫剑。

    好玩的是,同年,迪克特在一次海难中救下了一个落难的船。结果和船上的一个女子看对了眼。

    迪克特今年四十出头,正当壮年,看起来魁梧有力,很爷们。

    女人叫柏蕊,三十出头,样貌清丽,大家闺秀的气质。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第四年出头,笛罗多了个富豪婶婶,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稀里糊涂的,四年过去了。

    而今,笛罗挎着一把武士刀,站在当初打桩的那个小崖上,看着远处过往的船只,慨叹。当初冷清的小破岛、小村子,如今也变得繁华热闹了,这片海域的来往船只也越来越常见了。

    “沧海桑田啊。”想着四年的变化,笛罗来了这么一句。

    转过去,一个闪身晃过了一个木桩,拔刀收刀一气呵成,快如闪电。

    在笛罗离开后,破木桩断成三节,滑落在地。见切口平整,便知力道不凡。

    笛罗的实力也在飞速的上升。

    隔天下午,笛罗在办公室找见了迪克特。迪克特见笛罗来,也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笑迎来者。

    “怎么,笛罗。也有几天没看见你了,去忙些什么啦。”

    笛罗拍了拍腰间的跨刀:“没什么迪叔,去临岛的刀具店买了把新刀。”随后递给了迪克特。

    迪克特接过了那把刀,细细端量,而后拔剑出鞘,寒光一闪。迪克特不由惊叹:“好刀!怎么,你那把刀完成任务啦。”

    “嗯,几天前用它砍断了铁柱之后,寿终正寝了,也不值得修。毕竟只是普通的精钢打造。这把是良刀五十工之一的葵扇,是把好刀。”

    交谈了一阵后,笛罗咳了一声,切入了这次来的正题。

    “迪叔,还记得西边那个海岸么,你捡起我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船坞港湾了啊。”

    闻言,迪克特心头一颤,他知道笛罗的来意了。望着窗外的斜阳,叹了口气:“是啊,当初不大的毛头小子,现在也是堂堂的七尺男儿啦。”

    笛罗也有些感慨,然后后退了两步。两腿交错着,双手抱拳,跪下了。

    笛罗直视着迪克特的眼睛,说出了他心里的话:“笛罗生在此世,跪天地、父母、恩人。您当初救下了我,今日笛罗谢您大恩,受我一拜!”

    哐哐哐就是三个响头。

    笛罗被搀起时,迪克特眼角已经躺下了泪水,笛罗也有泪花泛出。

    “啊......想不到这么些年过去,我也变得感性了啊。”迪克特抹了把脸,也抹去了笛罗的眼泪。

    “男人的眼泪,不是流在分别时的。虽然不是我亲生,可是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把你看的比亲儿子都亲啊!”说到这,迪克特顿了一下。“不过男儿自当心向大海,去闯吧!!”

    迪克特使劲拍了拍笛罗的双肩,慈祥的看着他。

    最后看了眼窗外的夕阳,美丽也动人。

    当晚迪克特放下了所有事务,拉着笛罗就是喝、唠。很晚,迪克特才缓缓睡去,和柏蕊姨安顿好迪克特后,笛罗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隔天,笛罗早早地起了,围着这座小岛绕了一圈。同每个看到的人打了招呼,最后回到了家里,同迪克特夫妇道了别,在他们的目送下,登了一艘备好的小船,架帆驶离了这里。

    冒险嘛,笛罗做好了打算。什么也没拿,就带着刀,干粮和一些钱离开了。倒是惹得迪克特一阵感慨,想当初,他也是这样就毛毛躁躁的上了船,一去不回。

    当岛屿渐渐的消失在了地平线上,笛罗躺在甲板上望天。心中充斥了激动,兴奋,对未来的期盼等等。

    环游世界,挑战更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