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修真小说 > 阴缘债 > 第八十一章 血液

阴缘债 第八十一章 血液

    最快更新阴缘债最新章节!

    “那只阴物胳膊上的伤,我验证过。”

    冷絮听到我的话后顿时停下吃饭的动作,面无表情的瞪着我,眼中带着一种我无法看懂的复杂情绪。

    “你果然还是不相信我呀。”

    她说完后讽刺的笑了下,继续挑起碗中的饭往嘴里放。

    听到她这话,我顿时慌了,赶紧摆手:“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

    当时的我只是不相信祁昊轩会那样做,现在事实证明,想要杀我的确实不是祁昊轩,但是冷絮所说的伤为何在祁昊轩身上真实存在呢?

    冷絮直直的看着我,见我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她便说道:“记得你说过,他叫祁昊轩吧,你到现在还在跟他接触?而且很亲密吧,你身上全是他的气味。不管你信不信我的话。”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将眼神一凝,继续说道:“劝你还是离他远点,反正我的话是放在这了。”

    他这话给我的感觉很特别,仿佛不简简单单是字面上的意思,但有领悟不透。

    “冷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不愿意直接告诉我?”

    她对我笑了下,凑到我耳朵边,小声说道:“你身边发生的一切可都是因为他!包括你最关心的二十年前剥脸案。”

    躯身一震,记得祁昊轩也说过,二十年前的案件是因为他,冷絮怎么也……

    后腿一步,惊讶的看着依然微笑着的冷絮,她看上去与我年纪差不多,怎么会清楚二十年前的案件?

    皱起眉,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冷絮,这时的她给我一种陌生而又神秘的感觉。

    心中不知不觉的想要问她一个问题“你是谁?”

    说起来,冷絮虽说救过我几次,但我对她也并不了解,包括他口中的师傅,我压根就没见过。

    还没等我问出口,冷絮笑得更加灿烂了起来:“好啦,赶紧吃饭吧,饭菜都要冷了。”

    随后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吃起饭来。

    站在原地注视着冷絮然后也跟着她一起坐回了饭桌前。

    冷絮看样子知道的不少,但跟祁昊轩一样,不太愿意对我说。

    我还想接着问其它问题,现在这种情况该问吗?

    默默的挑了几口饭放入嘴中,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问出口。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说过,我身边的尸体容易诈尸,为什么?”

    冷絮一边吃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因为你的血呀。”

    “血?”。这回答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没错,你不知道吗?你的血呀,可是很香的。”

    血,很香?

    她的话越说越让我不明白了,难道每个人的血还有什么不同吗?而且,血不是只有血腥味吗?

    冷絮见我一脸茫然,用手撑着桌子凑到我面前,闭着眼睛,用鼻子在我面前嗅了嗅,一副陶醉的模样。

    “你的血液可不同,有一种特殊的香味,特别是对那些带着怨气的阴物来说,闻着就想喝上两口。”

    说到这里,她突然睁开眼睛:“很美味呢!”

    我一脸嫌弃的将推开冷絮,有点排斥她将鼻子凑我这么近嗅来嗅去。

    “听不懂,正常点说话。”

    冷絮望着我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大笑着坐了回去。

    “好啦,好啦,别搞得那么严肃嘛!”

    随后她便倒了一杯水,坐到桌前:“对于阴物来说,你的血液是上好的补品,也就是说,那你的血液中有一种阴物感兴趣的东西,阴物闻到你血液的气味就像是野兽嗅到猎物的香味,所以说,你要远离一切阴物。”

    对她苦笑了一下,她这是变相的让我离开祁昊轩呀。

    “诈尸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血液中带着一种让怨气和阴气加重的元素,凡事生前怨气和阴气及重的死者,死后尸体周围会布满怨气和阴气,如果这些怨气越重,那诈尸的可能性就会越大,可是,你血液散发的气味就足以增加尸体上的怨气和阴气。”

    陷入了沉思,我的血液怎么会这样?

    记得神启会想要得到我的血液,难道是因为这个?

    冷絮瞟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这也是阴物想得到你的血液的原因,对阴物来说,体内阴气和怨气的增加,也就意味着他们的能力会增加,还有一个关键的事情。”

    她说着说着,突然就停了下来,我赶紧问道:“什么问题?”

    “阴气和怨气是阴物唯一愈合伤口的东西,阴物处在阴气和怨气越浓的地方,伤口愈合的速度也就越快。”

    摊开手,望着自己手腕上的动脉,没想到自己的血液会有这种作用。

    想起祁昊轩身上的伤,这样说来,我是不是可以用自己的血液来愈合,这样就能让他赶紧恢复了。

    还有他的那只被烧焦的手,是不是也能用我的血液来帮他复原。

    可是,我体内的血液不是从小到大就在体内吗,为何我小时候没见过阴物,而是到现在才见到?

    按她这么说,我的血液对阴物来说简直就是神物,那些阴物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盯上我了吧,可我活了二十年,完全没遇到被阴物盯上的事情。

    “我的血液从小就是这样吗?”

    虽说问她这个问题很可笑,这个属于我的私人问题,却要问她人来寻求答案,但是,出现在我身边的人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

    她的表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随后又大笑起来,拍了下我的肩膀,将桌上的水一口气喝完。

    “哎呀,说了那么多,口还真渴。”

    望着她将水喝完,等着她回答我的问题,可她却笑着说道:“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去找地下宫殿地图吗?这次我回来专门跟师傅说好了呢,立马就可以出发哟。”

    她这话题转的有些猝不急防,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我刚才的问题,你还……”

    她立马站起身来,将桌上没吃完的饭菜忘冰箱里端。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是休息一段时间,还是直接出发呢?”

    对她这态度感觉很不爽,气愤的跑过去拉住她的胳膊:“你到底……”

    她被我抓住胳膊,脸色瞬变,皱着眉头,咬着牙,一副很痛苦的模样,被我抓住的那只手臂也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