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星纪武神 > 第九十章 血统论

星纪武神 第九十章 血统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www.dgla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辛寂在家度过了几天轻松愉快的日子,白天父母到公司上班,他便进入彩虹会,找到炮劲的资料和影像,开始学习这一种据说非常难以掌握的拳劲。

    然而再难学的功法和拳功,到辛寂手里都变得简单了。

    不到三天,辛寂的炮劲就有了一些眉目。

    他在上万次的尝试之后,找到了正确的炮劲发力方式,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断的重复这个过程,形成肌肉记忆,直到完全掌握,融入拳法,达到能够在实战中应用的水平。

    嘭!嘭!嘭!

    辛寂在家中汗流浃背的练着炮劲,随着全身肌肉抖动传导力量,每一拳打出,都会发出闷雷般的轰鸣,拳头附近的空气为之一荡,刹那间生成肉眼可见的真空泡,如同炮弹炸裂,劈空伤人!

    “炮劲,炮劲!”

    辛寂收拳站定,回想这几天练拳的感觉,暗道:“果然是炮弹一般的拳劲,如果单论威力,炮劲比寸劲更强不止一筹,攻击距离也更远。不过这种拳劲的需要蓄力时间,我现在刚学会不久,熟练度不够,每次打出炮劲都要蓄力将近一秒钟,在战斗中应用不易。”

    他想起当初在岁星杯的最后一战,自己之所以能够克制罗伯森的崩劲,就是因为罗伯森的崩劲蓄力时间太长了,差不多也是一秒钟。

    武士之间的战斗可谓电光石火,修为越强,速度就越快,机会转瞬即逝,很多时候反败为胜只在眨眼之间,对于高级武士而言,一秒钟的蓄力时间实在有些漫长了。

    “幸好炮劲的蓄力时间会随着熟练度的上升而缩短,现在要一秒钟,等我练到小成,应该能缩短到半秒以内,这样在战斗中就非常好用了。”

    辛寂一边擦着汗水,喘着粗气,一边心想:“只是炮劲对体力的消耗不小,不能无止境的练习,连续打出一百多次就筋疲力尽了,然后休息一个小时才能恢复,这样一来,每天最多练习两千次炮劲,大大降低了进度。”

    “按这样的速度,差不多要三到四个月才能把炮劲练到小成。”

    辛寂略感无奈,发现拳劲好像比拳法还难练,更耗时,不过仔细一想就释然了。

    拳劲的发力技巧依靠的是肌肉记忆,心灵感应只能让他更快学会这个技巧,却不能让肌肉也迅速适应发力的过程,只能通过千万次的重复来达到想要的结果。

    正要去洗漱,周海曼的电话却来了,三维影像投射出来,她看到辛寂大汗淋漓的模样,连忙道:“儿子,你怎么还在练拳,别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赶紧换身衣服出发到天瑞酒楼,我和你爸都快到了。”

    “我记得呢,马上就来了。”辛寂笑着回答。

    这几天周海曼说过很多次生日宴会的事情,她已经张罗好了,不惜破费,在九号钢窟最好的天瑞酒楼订了一间最高档的包厢,要宴请的亲戚朋友也逐一打电话邀请了。

    以辛寂的记忆力,怎么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周海曼打量一眼自己的儿子,认真道:“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收拾得精神一点,把我前天给你买的那套新衣服穿上,我挑了好久才买的呢,符合你的气质。”

    “好,我知道了。”辛寂自无不可。

    周海曼满意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了,今天你舅舅给我打电话,说要见识一下武道赛的奖杯,儿子你不介意吧?”

    “没事,既然是舅舅要看,那我等下把岁星杯带过去。”辛寂哑然失笑,虽然觉得把奖杯带到宴会上过于高调,有点炫耀的意思,但是一会儿在场的都是最熟悉的亲人朋友,让大家看下奖杯也无妨,没那么多拘束。

    “好儿子,快去洗澡,我们在酒楼包厢等你。”周海曼眉开眼笑的挂了电话。

    辛寂动作麻利,几分钟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穿上母亲买的新衣服。这套衣服风格样式跟武道服有些相近,却更加的休闲,以黑色为底,笔挺竖直,辛寂的身材本就非常好,修长匀称,穿上这一身新衣之后,确实更显精神,五官俊朗耐看,整个人仿如藏鞘宝剑,看似平凡,实则锋锐暗藏,气质非凡。

    穿好衣服,辛寂从客厅墙边的架子上拿下了岁星杯。

    这座奖杯拿回火星的过程也算曲折,在木卫二时候辛寂因为要找艾伦家族报仇,携带不便,就托给了连城碧让她带回了地球。然后他顺利回到火星,跟连城碧联系以后,奖杯又从地球通过联邦快递,寄到了火星。

    前两天,当奖杯送到家里的时候,辛煜夫妻两人欣赏了好久,啧啧称奇,摆在桌上连拍了几十张照片犹不满足,立即订做了一个大架子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每天一到家就看个不停。

    奖杯入手沉甸甸,用特种合金制成,重量在十公斤左右,金色手臂状的指尖上,栩栩如生的木星缓缓旋转,引人注目,四颗卫星在磁力作用下悬空环绕公转,令人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在奖杯的底座上还刻着一行字:第一届岁星杯冠军——辛寂,于公元3018年。落款者是木星商会,以及商会的会长黎星民。

    辛寂看着岁星杯,想起比赛过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这座奖杯在联邦并不出名,却代表着他从此走了一条非凡之路,有很大的纪念意义,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肯定别有一番感慨在心头。

    辛寂伸手取下奖杯上的四颗卫星,然后连同奖杯主体装进背包里面,出门前往天瑞酒楼。

    半小时后,辛寂坐车抵达酒楼。

    天瑞酒楼是九号钢窟最好的用餐地点之一,口碑极好,消费自然也很昂贵,对辛家来说是一笔不菲的开销。原本辛寂想自己出资,但是母亲坚持不肯,他只能做罢。

    乘坐重力电梯上升到酒楼的高层,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辛寂进入包厢,一眼便看到了父母,还有坐在旁边的舅舅周海元一家三口。

    “儿子,你来了。”周海曼眼睛一亮,起身招呼。

    “爸,妈,舅舅,舅妈。”辛寂上前问好。

    周海元的脸色又是兴奋又是激动,大声道:“辛寂,我的好外甥,你真是给我们周家争了一口气,听说你成为原力武士了,我为你感到骄傲,了不起!”

    “谢谢舅舅。”辛寂也笑了起来。

    他知道舅舅为什么如此高兴,一半在于舅舅确实非常关心自己,另一半则是因为自己成为原力武士这件事破除了周家的心病。

    周家世世代代都是普通人,从来没有出过原力武士,这一直是周家人心中的痛,也是联邦很多人的心病。

    据统计,地球联邦六千亿人口,超过七成的人祖上从未出过原力武士,基因没有被原力优化过,这相当于在基因进化的道路上落于人后一步,怎能让人不着急?

    即便联邦的基因科学家年年都发表声明,所有地球人类都有可能成为原力武士,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全部人类的基因都会得到进化,但是社会上依然流传着一种极端的思想,将基因血统分出贵贱高低。

    祖上出过原力武士的人血脉高贵,基因优良,祖先的原力修为越高,血统就越高贵,而没有出过原力武士的人则是低贱的血统,不能与之通婚!

    这种血统论只在暗底下流传,难登大雅之堂,却萦绕在许多人的心头,挥之不去。

    如今辛寂成为了原力武士,虽然他的基因只有一半来自周家,对于周家的下一代基因没有任何影响,但是他已经证明了,周家的基因是可以修炼的,后辈有可能成为原力武士!

    这无疑给周家的人强烈的信心,一朝之间,阴霾尽去。

    不止是舅舅周海元高兴,在他身旁的舅妈和表弟周霆也是一脸的兴高采烈,尤其是周霆,看着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的表哥,眼里充满了羡慕与期待。

    辛寂的目光落到周霆身上,笑道:“小霆,我们有快两年没见了,在大学过得还好吧?”

    周霆比辛寂小五岁,刚上大学不久,上次两人见面还是在他的升学宴上。周霆还有一个姐姐,不过年龄相差十几岁,大学时就不在太阳系,远在三百多光年之外,见面的机会很少,因此不是很熟悉。

    “表哥,大学也就是那样啦,快跟我说你是怎么成为原力武士的!”周霆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他今年刚二十岁,正是脑细胞发育的巅峰期,以前对冥想不怎么上心,因为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现在听说辛寂已经是原力武士了,一下子激发了极高的期望,心想表哥能够成功,自己说不定也可以!

    辛寂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不急,这个新年假期我们好好交流一下,把经验传授给你。”

    周霆小鸡啄米般兴奋的点头。

    “好好好!”舅舅周海元笑容灿烂,差点合不拢嘴,转头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小霆,你可一定要辛寂以榜样,努力修炼,不过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毕竟你表哥不是一般的原力武士,尽力即可。”

    “爸,我知道了。”周霆连忙称是。

    他在之前已经听姑姑和姑父说过了,辛寂不但成为了原力武士,还拿到了岁星杯武道赛的冠军,以初级武士的原力修为,击败了很多高级武士!本来他还不信,悄悄用手机搜索之后,顿时目瞪口呆,视频中那个霸气无双的人真的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吗?

    “表哥,你真的拿到了岁星杯的冠军吗?”周霆忍不住出声问道。

    “当然,连奖杯我都带来了。”

    辛寂微微一笑,从背包里拿出奖杯放在桌上,立即让他们的眼睛都直了,好半天没有回神过来。

    “厉害啊!”良久,周海元父子齐声惊叹。

    不久后,辛寂的外公外婆也到了,还有辛煜的两个铁哥们也带着妻儿抵达,包厢里很快就热闹起来。

    当外公外婆得知辛寂成为原力武士之后,一时老泪纵横,开心的连喝几杯。

    作为今天的寿星,还有摆在桌上的岁星杯,让辛寂一整个晚上都是人群中的焦点,大家在赞叹之余,都是由衷的为辛寂感到高兴,还问了很多问题,只要不涉及修炼的秘密,辛寂都会如实回答。

    最开心的还是辛煜夫妻二人,如今儿子有这么大的出息,前途无量,让他们了却多年的心愿,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停止过。

    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几个小时后,宴席结束,分别送走了客人,此时辛煜已经喝得晕乎乎的,站都站不稳了,周海曼也是满脸通红,呼吸之间全是酒味,不过神智还算清醒,并没有倒下。

    辛寂喝得最多,脑中却没有任何醉意,他收好奖杯,然后一手一个,架着自己的父母上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