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媚 > 第八十六章 脱出

仙媚 第八十六章 脱出

    蓝天,白云!

    重新立身在浓雾山谷的悬崖之上,想起这一日日来发生的种种,众人皆是觉得恍如隔世一般。//wWw.78xS.COM 78小说网 无弹窗 更新快//【新】(本章节由友上传 )

    姚贤将胡玖儿安置在干净的草地上,又探查了一下她的气息,发现呼吸心跳都是正常,而且体内的灵气也是颇为平和,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势,之所以此刻还没有苏醒,应当是身心俱疲之故。

    此刻的胡玖儿睡得安详平静,虽然之前激烈的斗法,让她的妆容有些化散,连衣衫也是破损了好几处,但依然掩不住倩影柔姿的美丽,不过在此情此景之下,这份美丽更多了一层悲凄而已。

    因为身旁还有两人,所以姚贤也是不敢对着胡玖儿多看,想起之前胡玖儿曾经想自爆以殉情的绝决,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若不是那隐伏的高手及时阻止了胡玖儿的行为,只怕此刻她早已香消玉殒,也轮不到自己再来静静欣赏这份美丽了。

    到底谁是那个隐伏的高手呢?姚贤心中几乎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今次一共十一人入洞,只有四人得以逃得升天。胡玖儿本人显然不可能是那个隐伏的高手,再排除自己之后,便只剩下了赵阳药和玉晶两人。

    玉晶此人本就是人鬼难分,再加上那突兀出现的粉色骷髅,一看也不是道家正宗手段,所以姚贤几乎可以肯定这玉晶便是那深藏不露之人了。

    玉晶到底是何人?她杀死真正的玉晶师叔,又费劲心机进入雍州城隍,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姚贤绞尽了脑汁,也无法思虑清楚其中的关节,但是他知道一点,既然对方如此大费周章地谋算一切,一旦被其知晓自己知道真正玉晶已死一事,只怕自个儿的性命就堪忧了。【新】

    “姚道友!”

    姚贤正在思虑玉晶之事,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一个冰冰凉凉的声音,稍一思忖,可不就是玉晶在叫自己吗?

    “干什么!”本是坐着的姚贤,神经质地从地上弹了起来,玉晶显然没有预估姚贤会有这般大的动作,所以一对妙目也是有些惊异地望着姚贤,她成熟的秀容上,春水般的妙目眨了一眨,眼神显得颇为无辜,似乎还难以接受姚贤的剧烈反应。

    姚贤看着近在咫尺的玉晶,注意力也是全部落在了她的眉眼之间。

    之前自己在老君观中,和玉晶并无太多交集,进到城隍之后,更是唯恐避之不及,所以对于玉晶,姚贤的脑海里只有一个笼统的印象,知道她是一个体态面容成熟姣好的女修,但是对于此女的五官却是没有太深刻的记忆。

    但是此刻姚贤却是发现玉晶的眼睛应该属于桃花眼,眼睛大大的很水灵,看起来很无辜,双眼皮也很有特点,而且也有蚕卧,眼线顺着眼皮的纹路往下,让人看起来很有心动酥麻,好像是被电到的感觉。

    这种感觉,竟然如同看到初恋情人眼睛的感受。[  ]

    初恋情人?成熟美妇?为什么两种极端会统一到一个人的身上

    啊!我知道了!

    姚贤的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自己之前就觉得玉晶此女看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是又具体说不出古怪在那里,所以只以为是疑心生暗鬼的缘故。

    可是现在姚贤终于明白了自己感觉到怪异的真正缘由!

    这玉晶确实是他人假扮的,假扮之人可以变化成玉晶的容貌,但是却改变不了自己的眼神!姚贤可以很肯定的推断,这假扮玉晶,或者说是杀害玉晶的元凶应该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子,只有这样的女子,才会有这样让人望之酥麻,犹如见到初恋情人般的眼睛!

    对面的玉晶根本不知道姚贤因为她一时自然流露出来的反应,竟然就推断出了这许多东西。而姚贤也是立刻平复了自己情绪,连忙用言语掩饰道:“玉晶道友,姚某现下已成惊弓之鸟,多有失仪之处,还请见谅这个。”

    玉晶听到姚贤如是说,也是露出恍然的神色,但是面部的表情和眼神之间总是有些不太和谐,姚贤见之,也是默不作声,但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无误,这玉晶就是由一名年轻女子假扮的!

    年轻的女子!高强的法力!再加上粉红色的骷髅头!姚贤已经掌握了不少此女的信息,可惜只恨自己有关这个世界的认知实在是太过孤陋寡闻,所以依然推测不出此女大致的身份,而且他也不可能拿这些线索去询问其他人,所以姚贤一时之间心里也是憋闷地厉害。

    “玉晶道友,你之前可是想说什么?”

    赵阳药也是注意到了两人的动静,所以也是凑上前问道。

    玉晶点头道:“我之前想说,虽然我等的危难暂时化解,但是此事恐怕还是无法善了,一来

    这玉柱之中不知还残存着多少梵仇摩的魔念,若是再有修士误入此地,恐怕又会重蹈覆辙,我们须将这洞口暂时封住,然后通报城隍,完全了结此事才好!”

    玉晶此言一出,赵阳药和姚贤也觉有理,自然不会提出什么异议,玉晶见提议得到两人首肯,又是道:“这只是其一,其二嘛,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

    玉晶说到这里,便抿唇不言,姚贤和赵阳药自然知道玉晶之意,楚沅纱被梵仇摩附体而去,此事若是让城隍楚轩知晓,几人还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惩罚,要知道楚沅纱可是楚轩之女!

    三人静默了片刻,姚贤忽地拍了一记额头。

    两人还以为姚贤想出什么法子,却是只听他深吸了一口气,对其余二人说道:“也许梵仇摩有更加深远的打算,楚沅纱乃是庖丁邀约而来,若非被我们识破,让梵仇摩顺利附身在这许多人身上,完全控制了我们的身体,然后再旁若无事般蛰伏在仙门之内,慢慢积蓄实力,凭着楚沅纱的身份,再加上你我众人的配合,说不得就能一举控制雍州城隍,进而搅乱整个人间。”

    赵阳药倒吸了一口冷气道:“凭着我们一行人的底子,再加上梵仇摩的手段,此法的确大为可行!”

    玉晶也是妙目一闪,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可是随即又是道:“姚道友此说虽不中亦不远矣,只是对于我等如何继续在雍州城隍安身立命,只怕无有太多的助益。”

    姚贤听到玉晶之言,心中又是一动,此女果然是在谋划什么,而且所谋之事和她继续呆在雍州城隍大有关系,不过她究竟所图为何呢?

    姚贤思念至此,不自觉地摇了摇头,赵阳药还以为姚贤犹自在苦恼如何对城隍楚轩交代一事,也是不由开解道:“梵仇摩穷凶极恶,乃是域外天魔化身,若非姚道友智谋百出,又几次出手挽救我等于危难,只怕无一人可以活得性命。到了城隍处,我等直陈事实便是,若是城隍有任何责难,赵某人一力当之。”

    姚贤闻言既无奈又有些感动,无奈之处,自然是这赵阳药认住死理,觉得那粉红色骷髅就是自己所为,感动的原因也是无须赘言。

    不过话说回来,姚贤现时现刻倒也不想离开城隍,所以也只好照赵阳药之言而为,不过在姚贤的再三恳请下,赵阳药答应隐去粉红色骷髅一节。姚贤见得赵阳药答应下来,又瞟了一眼若无其事的玉晶,心里直恨得牙痒痒。

    三人又是休整了一阵,见胡玖儿依旧没有苏醒的征兆,所以依着玉晶的提议,再次下道谷口,将洞口用巨石堵住,不放心之下,又是给巨石下了几道禁止,随后几人才离开了这发生诸多波折的玄冰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