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尾之无名的死神 > 后记 我们在妖精所在的世界…… 大结局

妖尾之无名的死神 后记 我们在妖精所在的世界…… 大结局

    “男人消失了,带着自己的期盼消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78小说网高速更新 wWW.78Xs.cOm//”

    “曾经悲伤的那个男人,心已经被填满,那颗曾被悲伤溢满,孤独了整整四百年的心,被期盼达成之后的爱完全升华……”

    我已经……“神话起源”,边缘之地,望着眼前烟雾缭绕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深邃峡谷,菲奥雷王国翡翠公主攥了攥身上的风衣,发梢挂着几颗晶莹的露珠。

    “该回去了,公主殿下。”身后不远处,沉默良久的阿鲁卡迪奥斯,开口打破了场中的沉静“今天的‘庆生日’还需要您来主持。”

    唯一の庆生日,每年大陆各地都会共同举办的一个节日,每当一年中七月七日的那一天,世界各地的所有人们都会放下手中的事物共同来庆祝这一天,是全世界现今最盛大、同样也是最重要的节日,没有之一——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了么,距离当初的那一幕——”抬头,妖王远方的天际,翡翠公主目光迷离,喃喃低语的道“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了么……”

    “不知不觉,还真是好久的时间啊,离那个男人的离去。”

    闻言,看着惆怅感叹的翡翠公主,阿鲁卡迪奥斯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

    “您一定在疑惑,当初连你都没有告知丝毫的日蚀·计划2吧,阿鲁卡迪奥斯大佐、不,现在应该说是国务卿了。”连头也没回,翡翠公主直接道出了阿鲁卡迪奥斯想要问的话“其实我只是想抚平男人的悲伤而已,回到男人刚刚失去所爱的那个年代,用自己全部的爱去抚平男人心中的悲伤……”

    “只要能抚平男人的悲伤,那么到最后即便剧本失败也不会毁灭世界吧?当初我是这样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像是自嘲的苦笑,翡翠公主喃喃低语的道“当然,我也知道这很幼稚”

    “一点都不幼稚啊,公主殿下”阿鲁卡迪奥斯闻言直接打断了翡翠公主的话,抬头深深的看着她的背影,沉声道“毕竟这是当初唯一有可能出现转机的办法不是吗?我能理解您的想法”

    眼中满是坚定与认真

    “这样么……”攥紧衣口的手微微松了松,最后深吸一口气,深深凝视了眼前的深渊一眼,翡翠公主转身望向远处。

    在那里,一个拥有着一头黑色直长发的清冷女子迎风站立,手中攥紧着一把不出鞘的刀,孤独,虽然身后同样也跟着不少人,但却是独自一人一言不发的静静站立在深渊边缘。

    沉默中,带着点淡淡深入骨髓的等待与哀伤。

    “果然,今年你还是来了么。”望着远处的那个少女,翡翠公主眉宇间浮现出一抹同等的伤感……

    “人鱼之锺的现任会长,神乐·米卡兹琪。”同样望着那个黑发少女,阿鲁卡迪奥斯轻声道出了她的名字。

    “公主您不也是一样么?”最后一句是对翡翠公主说的,望着翡翠公主脸上的那丝伤感,阿鲁卡迪奥斯道。

    闻言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微微摇了摇头,驱散了心里的那一丝伤感,事实和阿鲁卡迪奥斯说的一样,每年七月七日‘庆生日’的这一天清晨,她都会早早的来到王都后方。

    来到这片仿佛看不到尽头的深渊——‘神话起源’前默默祈祷。

    一直待到日出……

    或许,我和她一样,心里也一直抱着某份不切实际的期盼吧?

    想到这,翡翠公主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的色彩,深深望了那道清冷身影一眼,转身朝都城的方向走去:

    “走吧,庆生日要开始了——”

    在神话起源的深渊前重新建造的王国都城,是象征着新生与希望的‘神话之都’——

    一轮金黄缓缓自遥远的东方升起,破开晓雾的遮蔽,照亮了整个大地。

    深渊的尽头,太阳重新升起的地方,映照着的,亦是新生降临的全新希望……

    站在深渊的边缘,笼罩在金色晨曦中的清冷女子,神乐静静的看着远处,看着金色阳光下云雾缭绕的无尽深渊。

    一定会回来的……

    紧紧握着手中的那把太刀,握着他留给自己的唯一‘宝物’,黑色长发在晨风中清冷飞舞,神乐清冷的脸庞上尽是坚信与守望

    无论多久,我都会——

    “小神乐喵……”望着一直等待的那个身影,每年都陪伴她一起来这里的米莉安娜不由黯然叹了一口气。

    即便明知已经不再回来,也依旧选择坚定不移的独自等下去,倔强而永远的等待。

    每每想到这,几位一同前来的人鱼之锺成员,均是和米莉安娜一样一阵深深的叹息……

    “让她去吧,她走的每一条路都是自己的选择。”手掌按在米莉安娜脑袋上,神乐的亲大哥,西蒙深深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静静说道“既然这样,身为大哥和同伴的我们只要看着就够了——”

    “无论怎样,我都支持她做出的自己地选择”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了,离当初的那最后一战已经过去了五年的时间。

    爱与信念的征战,那场差点毁灭了这个世界的战斗,留给人们的是神话与奇迹的光芒。

    唯一的魔法,唯一的心,神话与奇迹所释放出来的爱之羁绊,是超越了一切的强大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x791年,七月七日,一个世人永远无法忘怀的日子,渴望与期盼,在那一天美丽绽放的,是永远与永恒的‘唯一’——

    永远の‘唯一神话’……

    “这是‘我’的奇迹么。”地球,一间小小的公寓内,陈无名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抬起左手,看着手心燃起的那一抹精灵般跳跃着的月白之辉,眼神不由一阵的恍惚。

    “原来如此。”

    轻轻一捏,一对小巧精致的美丽风铃出现在手掌中,用手指勾起风铃,听着银色风铃在空中相碰发出的清脆鸣响,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怀念的微笑。

    站起身,将电脑关掉,摸了摸脸上那既熟悉又显得无比陌生的眼镜,笑了笑,将其摘下,在手中化为因子消失。

    手指勾着她最后放在自己手心的那对风铃,房间的灯啪嗒熄灭,陈无名走出房间,身后的门自动合上。

    走在月光铺满的夜间小路上,迎着夏日清凉的夜风,听着耳畔不时响起的虫语蛙鸣,陈无名轻哼着晃动指端的风铃。

    “我用魔法将‘你’带入了那边的世界,你用唯一让我回到了一切的起源。”

    穿越前的‘自己’,重复进入世界;最后还因‘自己’,回到穿越之前……

    “一打破的秩序,果然还是要用一来还原么。”迎着微风,望着头顶琼月,陈无名轻微感叹。

    “不过你给予的改变又是什么呢。”

    望着指端挂着的那对银色风铃,喃喃自语着,陈无名身影静静消失在晚风的黑夜。

    “另一个‘我自己’……”

    ‘一’是为了改变而生的,回应‘心’之羁绊而诞生的唯一魔法,无论是打破原有的秩序,还是将打乱的秩序重新回归完整,既然是改变的话,那么与之同时相伴而生的——

    是各自给予的‘全新’守望……

    ……

    “小心点啊小铃铃。”

    与此同时,郊区的某栋**别墅内,虽然时间已经快临近午夜,但惟有这一栋直到此时却还是灯火通明。

    看着在阳台上等待着什么地独女,年轻的夫妇不由一脸担忧的道:“过生日用不着非要等到十二点的,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切——”

    “不行哦。”父母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少女给轻声打断了,嘴角噙着一丝恬静的弧度,阳台上,坐在轮椅上的白色连衣裙少女闻言微笑着微微摇了摇头。

    “这样的话,可不行呢。”伸手撩起耳边的发丝,依箱,仿佛听见了远处传来的风铃,昂起头,看着天空的皎洁银月,那张略显病态的苍白俏脸在璀璨星辉的映照下,挂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以及期盼,“只差一个小时了而已。”

    “这可是,好不容易不用在医院里度过的生日……”

    白发如雪,因病而变得晶莹剔透的如癣丝在清凉地夜风中轻微摇曳、飘荡,少女回过头,笑着注视着身后的父母,恬静轻笑道:“我啊,可是从很早以前,就想好好过一回自己的生日呢。”

    “可是……”仿佛被女孩那张充满生机的笑脸给感染,女孩的父母声音不由变得哽咽,对以前不能让女孩像其他普通的女孩一样可以开心安稳的过一个生日心里充满了痛苦和自责。

    想起以前女孩的生日只能在冰冷的病床上度过,以及为了不让他们太过担心少女每每强撑着做出的笑脸,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可是即便再怎么懊悔和自责现实却总是无能为力,女孩从出生就有的怪病,让少女的生命就像一根脆弱的芒草,随时都有可能离他们而去。

    为了尽最大努力保住女孩的生命,即便心知女孩心底的愿望,也只能每次都含着眼泪,忍痛掐掉女孩的小小愿望。

    原本这一次他们也是想和往年一年,让女孩的生日在医院里度过的,但终究却还是耐不过女孩那张充满希望,带着向往与希冀的笑脸,不顾主治医生的强烈反对将女孩接回了家,迎接女孩的十八岁生日,也是第一个在除了医院之外的地方,家里度过的生日。

    “没有什么可是的哦,放心呐,我可不会死的呢。”仿佛看出了父母眼中的担忧,女孩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望着远处的田野“七月七日出生的我,可不会那么容易死去呢——”

    “我的王子还没来,快要死去的公主在成年礼的那一天,王子会带着幸福和礼物归来,带着可以起死回生的魔法。”

    “童话里一般不都是这样描写的吗。”美丽的脸庞上洋溢着恬静幸福的笑靥,“我也,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叮铃……”

    远处传来的清脆风铃,在宁静的夜风中轻轻荡漾。

    ……

    “这样,就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窗台前,将喝完的咖啡随手放在桌上,站起身,推开桌前的木窗,让清新的阳光伴随着清凉微风一同吹了进来。

    “他用‘期盼’造就了我,作为报答。”黑发轻微吹起,望着远处白云朵朵的碧蓝晴空,阿奇尔淡淡自语道“我用‘渴望’成全了他。”

    在期盼中诞生的渴望,是心之守望的另一种延伸,如果期盼能够造就渴望的话,那么渴望,同样可以成就梦寐已久的期盼——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改变……”

    就这样静静望着远处蓝天,阿奇尔忍不住撑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嘎吱——”这时,身着一身白色的居家长裙,米拉笑意盈然的推开门款步走了进来。

    “宴会已经全都准备好了哦,阿奇尔。”来到阿奇尔身边,怀中抱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可爱女童,看着怀中的小东西咿咿呀呀着想用白嫩小手抓自己父亲的脸,米拉脸上不由挂满了充满母性的微笑“老朋友们可是都快来了呢,躲在这里偷懒,不帮忙准备一下真的没问题吗?”

    说着,略带不满的嗔了他一眼。

    “每年的聚会么。”闻言,阿奇尔嘴角不由也扬起了一丝感慨的微笑“这样不准备一下的确不行呢。”

    抓住那只在自己眼前乱晃的白嫩小手,从米拉怀中接过自己的小女儿,然后一把将其在自己头顶高高的举了起来。

    “今天有没有乖乖听妈妈的话啊。”额头顶住小东西的光洁额头,用脸蹭了蹭她的嫩嫩脸蛋,将其轻柔抱在怀中。

    摸着幸伙前额被扎成一簇的那束柔顺地美丽白发,听着幸伙在怀中发出稚嫩的咯脆笑,阿奇尔嘴角不由挂着一丝淡淡的宠溺:“小艾莉……”

    “嗯唔唔”小手环着父亲的脖子,小艾莉ω着嘴开心的笑着。

    摸着幸伙的头,阿奇尔和米拉走出屋子,外面是一片绿色的脆嫩草地,占地十余里的山坡上遍布着各式各样的古式房子,几条清澈的河水像是银河一样在魔法地作用下违反自然规律地从山坡各处空中蜿蜒穿插而过,霎时美丽。

    仰起头,透过底部的清澈河水,甚至能看到在里面欢快畅游的各种五光十色地奇特鱼类、珠蚌,水草以及珊瑚。

    温暖的阳光从空中透射进来,河水与水中之物反射着晶莹剔透的美丽光泽,阳光照射的暖洋洋草地上,亦是欢快地蹦跳着各种奇特生物,一走出门,阿奇尔就看到这五年间没有丝毫变化的幸伙安琪儿正笑咯追着一只比自己大几倍的巨大毛绒团子四处娇笑乱跑。

    当初的那只宠物也都长的比她自己大了,从被她抱在怀中与顶在脑袋上已经升级为可以载着她到处跑,唯独她没有丝毫变化。

    看到这一幕的阿奇尔不由摇头感慨,和米拉对视一眼,莞尔一笑。

    “放开我,放开我啦——”

    这时,一边传来的叫嚷引起了他的注意,循声望去,只见成熟的已经很有了大姐姐风范的乐琪此时像是抱着孝子一样,抱在某只在这蹭吃蹭喝了五年的呆毛萝莉腋下,不顾呆毛萝莉的反抗挣扎将其拖离了那边摆成很长一排的豪华餐桌旁。

    “可恶唔都叫你放开我啦”攥着小手,眼睁睁看着餐桌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被乐琪掐着腋下高高举起的呆毛萝莉不由居高临下一脸愤愤的瞪着乐琪。

    “啊拉啊拉,偷吃可是不对的哦,小梅比斯会长。”乐琪好笑的看着被自己举起地无节操萝莉,忍不住递到近前在脸上蹭了蹭。

    “啊啊啊快点放我下来肮有你才小呢——”恨恨瞪了乐琪胸前的饱满一眼,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空荡荡,新仇加旧恨,某无节操初代顿时挥舞着小拳头表示着自己的强烈不满,毫无威严的大声抗议道“我可是你们的初代会长怎么可能会做偷吃这种无节操的事——”

    “既然知道自己是初代会长的话,那就好歹拿出点身为初代会长的威严来——”

    看着那边发生的笑料,米拉不由以手抚额,一脸的无奈。

    “今年的聚会大餐都已经准备了这么多吗?”看着那满满摆满了几十张长桌的丰盛食物,阿奇尔讶异的道。

    “当然。”闻言,转头望着阿奇尔,米拉似笑非笑的道“和往年一样,安杰尔秀早早的就赶来帮忙了呢,当然还有她妹妹雪乃。”

    “她们每年都是来的最早的呢,呵呵。”好像在有意无意的意指着什么。

    “咳咳。”清咳了两声,没有理会米拉的话外音,阿奇尔看了一圈没有看到那道绯色的身影,不由奇怪的道:

    “艾露莎人呢?”

    “她啊。”闻言,米拉捂额一脸的无奈……

    ——

    “盯……”后院,艾露莎一脸严肃的盯着眼前某年约三四岁的小小正太。

    而反观小正太则一脸不安的坐在小凳子上,像只楔猫一样,脸上还沾着脏兮兮的泥土。

    “准备好了么。”艾露莎如临大敌般一脸严肃的道。

    闻言,畏缩的看了艾露莎一眼,小正太迟疑的点了点头。

    “恩,很好,既然这样的话——”眼中魔力光芒一闪,“换装——”

    一套洗澡专用的刷子和毛巾瞬间出现在艾露莎手上

    “家里来客的时候不洗清爽点可是很没礼貌的哦——”

    “记住了么小奇拉——”

    “唔……”白皙的娃娃脸,黑色的小碎发,鼓着小嘴,抬起的脸庞上点缀着的是如同美丽红宝石一样的绯色瞳红……

    ……

    “正带着你的宝贝儿子洗澡呢。”

    ——

    “啊啊啊,好麻烦阿奇尔那家伙为什么要把房子做在这么偏僻的场所啊,真是、呕……”

    茂密的山脉内,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乘坐马车往山脉深处某个山坡行进着,露西怀中,某个吐得快要不省人事的家伙突然怨念吐槽了一句,不过话还没说完就继续软在露西腿上口吐白沫了。

    “诶,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拿交通工具没辙呢……”抱着纳兹的脑袋,让其安稳的枕在自己大腿上,露西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这边这位也是一样……”露西对面,蕾比亦是一脸无奈的指着躺在自己腿上挺尸地某铁龙。

    “唉……”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以后长大了可不能像他们一样没用哦”说完,两女同时向车厢后面望去。

    只见一黑一粉,两个扭打在一起玩闹着的小屁孩闻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末了还不忘互踹对方一脚。

    “阿奇尔,他们来了哦——”将最后的一副碗筷摆在桌上,米拉回头冲正抱着安琪儿和小艾莉一起玩的阿奇尔淡笑道。

    说话间,一声苍老的大吼已经率先突破四周结界的阻拦在山坡周围肆意回荡——

    “还不快点出来迎接公会的老朋友们么,混账臭小子——”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两个……浩浩荡荡足足几十号的熟悉身影,成群结队的结伴走进了这个隐居的结界。

    “好久不见了啊,阿奇尔”

    马卡洛夫、拉克萨斯、纳兹、露西、格雷、葛吉尔、蕾比、温蒂、夏露露、哈比、潘沙利力、丽莎娜、艾尔夫曼、杰拉尔、乌鲁迪亚、梅尔蒂、多郎巴鲁特、拉哈尔、鸠拉、沃利、修、米莉安娜、西蒙以及和他们一同过来的神乐,甚至还有从艾德拉斯世界利用全新机械文明赶过来的密斯特岗等等,看着那一张张充满着欢快的笑脸,看着这些熟悉笑脸,看着这些早已成家如今拖家带口地赶来参加今日聚会的伙伴们,阿奇尔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名为温馨的淡淡微笑。

    “好久不见了,大家……”

    x791年x796年大事年表:

    x791年,10月1日,‘大事件’过去的第三个月,经历了大事件的生死考验明白了珍惜现在真谛的露西与丽莎娜同时向纳兹表明了自己的心声,之后三人陷入了长达一年的三角关系;

    新生评议院因多次不公平做法被曝光,在人民的呼声中被强制解散;

    消失的龙重现于世,养育纳兹等灭龙魔导士的龙,这世界为数不多还活着的龙与纳兹等人相认并与人类做好了永不侵犯的约定后,再度隐退消失。

    同时每年的七月七日也被定位了世界‘庆生日’,唯一の庆生日,庆祝世界的新生。

    x792年,被三角关系烦的快崩溃的纳兹,最终大吼一句“太麻烦了”“既然喜欢那就干脆一起结婚好了”宣布了自己的宣言,完全震慑住了其他人地同时,亦是宣告了大三角时代的告终,可喜可贺;

    同时,菲奥雷王国新都城‘神话之都’建造完工,翡翠公主被定为下一任国王。

    x793年,露西育有一子,同年葛吉尔与蕾比结婚,艾尔夫曼亦是与艾芭葛琳喜结连理,值得一提的是,一年后两人诞下的子女并没有米拉曾经想像中构思的那么,额,恐怖……

    同年,终于整理完了自己身边的一些琐事后,阿奇尔前往了对面的艾德拉斯世界,本想用强大的一的魔法重新恢复艾德拉斯的魔法文明,不过被艾德拉斯现任国王的密斯特岗拒绝,理由是‘已经在工业文明上找到了新的希望,不必再拘泥于过去所失去的文明’。

    至此,宣告了艾德拉斯进入高度发展的机械工业文明的旅程。

    x794年,蕾比诞下一子,杰拉尔与乌鲁迪亚以及梅尔蒂三人默默开,次年各诞下一子一女,格雷与朱比亚亦是在同年结婚,次年生下一只小雨女以及双胞胎小冰男,雪梨娅与某不良吐槽猫哈比双双修成正果,人与猫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额,这一句纯属吐槽

    x795年,马卡洛夫退休,宣布fairytail第七代会长为阿奇尔,不过转手拉克萨斯就被阿奇尔给定位了第八代会长,对此,马卡洛夫内牛满面……

    x796年,也就是今年,丽莎娜怀孕,老国王宣布身体不佳退位,翡翠公主也将在今年的庆生日成为菲奥雷的新一任女王。

    时光如流水,神话已经结束了,一切的故事最终走向了最后的终点,当人们回顾历史时,能看到的,唯有历史遗留下来的神话痕迹……

    一千年后——

    “这就是曾发生在这个国家,乃至这个世界的最大神话传说。”白发苍苍的老教授佝偻着身躯将手中地书本合上,望着下方一脸陶醉的无数学生,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唯一神话……”

    “哗……”老者的话说完,台下顿时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入学仪式已经结束了,即便老院长口中讲述的传说他们从小到大已经听过了无数遍,但再次听到时却还是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与激昂,在那成群结伴的大声讨论着。

    “灭龙魔导士真的好厉害,这头衔光是一听就觉得很帅气呢——你们也这样认为吧?”

    “唉,真好呢,以前的魔导士个个都很厉害呢,失落的魔法、太古魔法、星灵魔法、造型魔法、时间与空间的魔法,超魔法,还有禁断魔法”

    “圣十大魔道之类的,一听称号就感觉超帅啊”

    “恩恩不过还是唯一的魔法最帅气——”

    “毕竟是神话主人公掌握的魔法嘛……”

    ……

    听着这些学生们的谈论与感慨,大魔法学院的老院长笑着望向背后。

    那里是历史的演舞台,两排屹立着的无数伟人石像中,一个双臂抱胸腰间挂着一把长刀的石像,静静站立在所有石像之前。

    即便历经千年的岁月与时流侵蚀,时隔千年,也依旧能看出当年的那份傲然与沉重——

    “都已经一千年了么,您带着祖母们到底到哪个时间片段里旅行了啊。”摇摇头,老院长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祖先大人……”

    声音中充满了对先人的尊重以及无奈。

    如果阿奇尔他们此时在这里听到的话,那么一定会笑着回答:

    我们在妖精所在的世界——

    全书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