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修真万年归来 > 第690章 收购亚视,恶心人的蔡少

修真万年归来 第690章 收购亚视,恶心人的蔡少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www.dgla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亚洲卫视,前身是港岛最早的华语电台。

    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在港岛一股独大,使得另外一家电视台TVB相形见绌。

    只是风水轮流转,现在亚洲卫视由于股东内斗,已经沦为陪跑者,前景堪忧,TVB却风生水起,一起绝尘。

    老虎百病缠身,正是猎杀的好时机。

    同样,风雨飘摇的亚视,也招致诸多猎手的窥视和垂涎,白愁飞就是其中之一。

    白愁飞的天歌娱乐,近年来发展迅速,和南韩的影视公司合作,搞了好几部中韩合拍片。

    把李慧妍捧红不说,公司收益也是节节攀升,已经成为内地数一数二的影视娱乐公司。

    这场针对亚洲卫视的收购,白愁飞出钱,张虎臣策应。

    其实根本不用姜天提醒,在天盟内部,诸多商业、政治因素都在融合,在壮大,拧成一股绳,已形成强大的力量。

    张虎臣和白愁飞是在一次天盟聚会上见面。

    因为都从事过娱乐产业,所以一拍即合,俩人已经合作过很多次,斩获颇丰。

    白愁飞看好的是亚洲卫视的制作能力、设备、版权和管理团队。

    索多尼是一片潜力巨大的热土。

    现在经济发展迅速,国民的文化消费也日益高涨,白愁飞拍下亚洲卫视后,在索多尼组建国家电视台。

    白愁飞资产数百亿华夏币,和港岛顶尖财阀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但有张虎臣策应,就颇有优势。

    但张虎臣出面,亚视三个内地的股东被他一一摆平。

    姜天虽然离开华夏,但影响力反而越来越大。

    在国际社会上,索多尼现在是华夏最重要的盟友之一。

    看在姜天的面子上,张忠国担任燕京一把手,张承恩张承志各有发展和提升。

    而陆宋两家被压制,张家地位水涨船高,现在成为世俗界名列前十的豪门。

    内地商人,根子在内地,谁都知道张家背后站着一尊击溃陆宋两家的大神,就是一位头顶着政协委员的红顶商人也给张虎臣面子。

    白愁飞和张虎臣今天若在摆平亚视最大股东,来自于澳门的蔡家,收购亚视将成为可能。

    可作为蔡家在港岛代言人的蔡家二少,似乎不给白愁飞面子,此前接二连三地恶心他。

    也是!

    二人在内地的威名,吓不住在港澳台三地呼风唤雨的蔡家二少。

    他们心平气和地约了蔡少三次,但依旧被放鸽子。

    这不,碰巧陈圳明和姜琳大婚,俩人都过来道贺送礼,耐着性子第四次约见蔡家二公子。

    见面地点,在中环一家商务会所。

    白愁飞、张虎臣、张依琳。

    此外白愁飞还带上刚刚参加过春晚的李慧妍和两个新捧红的的女明星。

    倒不是白愁飞要用美人计。

    而是李慧妍听说姜天可能要参加姜琳的婚礼,今天到港,所以非要跟过来,等会一起迎接姜天。

    会所贵气逼人的落地窗前。

    白愁飞端着红酒杯俯瞰中环繁华街道,感受着远超内地羊城的商业气息,凝眉寻思。

    “一姐,咱老板今天晚上是不是要见李哲凯那样的牛人?”

    三个明星中,年龄最小,靠一部偶像剧爆红的女明星唐悠悠,一脸痴迷地看着俊朗帅气,身材挺拔的白愁飞,低声问李慧妍。

    李慧妍摇摇头,淡淡地道:“不清楚!”

    现在她是已识乾坤大,跟着姜天见过南韩总统低头,和李金珠还是圈内闺蜜。

    李哲凯,李超人的儿子,港岛数一数二的大少。

    在一般人眼里犹如天潢贵胄般,但在她眼里……也不过尔尔吧。

    张虎臣翘着二郎腿,懒洋洋靠在真皮沙发上,气哼哼地道:“姓蔡的飞扬跋扈,狂得不行。”

    “搁在以前,我非一巴掌拍死他。在我跟前拿架子!”

    现在他在燕京,地位和影响媲美当年的陆立轩,多少名门大少都围着他打转。

    “他是澳门赌王何洪琛的外甥,他自然自视甚高啊!”

    白愁飞温言提醒道。

    白愁飞原来也很狂,但自从跟随姜天之后,他才意识到世界有多辽阔。

    再不是原来的井底之蛙,性格反而成熟、温厚、谨慎许多。

    “呵呵,不过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张虎臣不屑一顾:

    “今天他最好乖乖和我们聊,不然,看我一巴掌抽飞他!”

    “现在你爸在国安当三把手,你的一言一行,不知道多少盯着,你小心点吧!”

    张依琳告诫。

    唐悠悠和另外一个熟媚风格的女明星赵晨子顿时美眸瞪得溜圆,对张虎臣刮目相看。

    原来张少来头这么大,国安,那可不是小部门,极其敏感,天子近臣啊。

    “你当蔡家是什么好东西吗?他们底子脏着呢!”

    张虎臣冷哼道:

    “他今天最好别惹我,不然,我不说弄掉何洪琛,但至少弄掉蔡家的势力!”

    “在商言商,别使用你爸的特权!”

    张依琳娇嗔:“要是你乱来传到姜天耳朵里,看他不活剥了你?”

    “依琳,你可别乱说,我啥也没干啊!我这不是发发牢骚么!”

    一听姜天的名字,张虎臣顿时脸色惊得煞白,好像泄了气的皮球,连连摆手道。

    唐悠悠和赵晨子又是一愣,心中涌起巨大的好奇心。

    唐悠悠就低声问道:“一姐,姜天是谁啊?张大少都吓成这样?”

    “呵呵,那可是神一般的男人……”

    李慧妍神秘一笑,心中满是神往。

    突然,包厢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衬衣,把骄傲完全写在脸上的青年,在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的陪同下,趾高气扬地走进包厢。

    “蔡少,幸会!”

    白愁飞端着红酒,迎上前去,主动伸手握手。

    张虎臣虽然看不起这厮,但也按照商务礼仪起身,微笑招呼道:“蔡少啊,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但蔡家二少,根本对他们视而不见,反而扭头盯着在场的四个女孩,好像去店里选野鸡似的,来回审视,目光猥琐,邪笑不已。

    “哈哈,张少白少,早知道你们要给我送女人,我哪会等到现在?”

    蔡晓飞阴阳怪气地笑着,贪婪地望着风情万种的李慧妍,迈步往里走。

    张虎臣闻言,眉头猛一皱,脸色不悦。

    张家现在有姜天罩着,办事什么时候要送女人。

    “蔡少,您这个玩笑开得大了点!”

    白愁飞也脸色一僵,强自一笑道。

    李慧妍可是姜天的老同学。

    现在是公司一姐,就是他都得当观音菩萨供着,这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宾主落座,边吃边聊。

    蔡少极尽炫耀之能事,一双三角眼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四个女孩的美胸美腿。

    蔡少优雅地晃着红酒杯,一脸骄傲地道:“白少张少,内地没有这等奢华的娱乐会所吧?这次你们来港岛,发现内地和港岛巨大的差距了吧?”

    “这也叫娱乐会所?”

    张虎臣都想笑了。

    不用看人,就看港岛一栋栋摩天大楼,就知道这里多拥挤了。

    实际的人口密度,高得吓人,是燕京和中海的三倍。

    在这样的弹丸之地,别指望有燕京那样有成片的宫殿建筑,有清幽院落,有小桥流水。

    港岛所谓的豪宅,大多数是黄金地段的公寓中一百平米的三居室,搁在内地,算鸡毛的豪宅。

    即便如此,不了解内地发展成就的蔡晓飞依旧如同打量乡下人般,带着无知的偏见,审视张虎臣和白愁飞。

    他东拉西扯渲染港岛澳门的繁华,吹嘘自己奢华的生活,含沙射影地鄙视内地的落后。

    白愁飞想和和气气地收购亚视,尽量克制着情绪,赔笑颔首。

    张虎臣几次想打人。

    但想想等会姜天要来,自己大打出手,没准又要被姜天责罚,于是就冷笑着喝闷酒。

    “听说内地的公厕,都是旱厕,没有马桶和下水道,是真的吗?”

    蔡晓飞说出这段话时,差点让白愁飞崩溃,让张虎臣掀桌子。

    现在已经是港岛人去内地被戏称为“港农”“港怂”的时代。

    但可笑的是,蔡晓飞对内地的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

    真是个二B!

    名门望族出枭雄,出人杰,但也出废物啊!

    白愁飞忽然觉得自己三番五次地约这厮见面,根本就是犯贱!

    和这样的废物,有什么好谈的?

    白愁飞摇摇头,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把酒杯重重地顿在桌子上,冷冷道:

    “蔡少,你要觉得我们合作的时机还不成熟,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还有要事在身,咱们有机会再谈!”

    白愁飞也不等他怎么反应,站起身来就走。

    张虎臣更是指了指他,鄙夷道:“亚视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你丫的还充什么大头蒜啊?”

    早就受不了蔡晓飞恶心眼神的四个女孩连忙起身,紧紧跟随。

    蔡晓飞微微一愣,没从父辈那里学会阴沉城府的他,立刻涨得满脸通红,把愤怒和不满写在脸上,冷冷道:

    “白少张少走得太心急了吧?好,你们有急事可以先走,但把这位李慧妍小姐留下来,陪我吃顿饭,聊聊天,咱们的合作,还有聊的机会!”

    “蔡家二少这是想睡我?”

    李慧妍顿住脚步,嗤地笑了,满脸不屑之色。

    她混娱乐圈也不是一天两天,早知道这个圈子里光鲜亮丽的外衣下藏污纳垢的种种不堪。

    但自从知道她和姜天的关系后,白愁飞从来没让她受过一点委屈。

    无论在内地,在港岛,还是在南韩、在东洋,谁敢对她有丝毫不敬。

    “哈哈,李小姐门清的很么!”

    蔡晓飞兴奋地拍腿大笑。

    听得这话,张虎臣和白愁飞都脸色一沉,看来,这小子是想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