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历史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印刷

明帝国的崛起 第三百五十四章 印刷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巧你妹哦!

    张昭知道此时遇到绝对是一个巧合。大热天谁专门在报社镇中的酒楼门口等他?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翻身下马,上前行礼道:“学生见过余先生。”

    明朝的世情,天地君亲师。张昭见到曾经的老师余夫子,必须要过来见礼。不然传扬出去名声会非常不好听。

    而论道报作为“骂”张昭的人的汇聚地。显然也是要用余夫子的名头去压张昭。试想,连张昭的老师都反对他,张昭说的话还有几分道理?

    余夫子六十多岁,头发斑白,沉默的看着张昭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眼底的愤恨一闪而过,转身进到酒楼中。

    这并非余夫子素质高。他这个举动,实际上比骂人或者逼问更让张昭难堪。

    读书人嘛!这种软软硬硬的手段怎么可能不会?

    徐光祚、朱凤两人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吕纪先,张名尹两人仿佛没看见,表情古井不波。但可以预见,回头这场面,这两人肯定要当“段子”传遍京城。

    徐光祚心中快意,拱拱手道:“余夫子似乎很不待见张伯爷。我就先进去了。”

    带着身边的众人一起往酒楼中而去。

    张昭和余籍的恩怨不小。徐光祚和张昭的“恩怨”同样不小。张昭前不久接着弘治皇帝的“虎威”,直接把定国公府数代人念念不忘的崛起之路给堵死。

    “我们走吧。”张昭给余籍摆一道:打马过来见礼,结果别人连回应都懒得给一个。这热脸贴在冷屁股上的场面其实很尴尬。不过,张昭的脸皮如今算是历练出来,轻描淡写的招呼一声,带着王武等亲卫上马去真理报社。

    王武骑着一匹白马跟在张昭身边,马术娴熟,发泄的道:“相公,早知道把这几个王八蛋弄死。免得让他们蹦跶出来恶心人。”

    张昭手里握着马缰,目光沉静,摇头道:“小二,他们一个个能有什么威胁?不用理会。先处理眼前的事吧。”

    余夫子的“杀伤力”虽然大,但毕竟只是他的蒙学老师,而不是士林中公认的业师、座师。他的业师李教谕。

    余夫子旗帜鲜明的反对他威压鞑靼人签订契约,对他的影响并没有到致命的地步。

    而徐光祚还是武勋之中的那一套:我弄不死你,也要恶心死你。

    实话说,张昭现在的权势还比不了张居正,废不了“定国公”这个爵位。徐光祚在报纸上骂他,对他实质上的伤害基本等于零。他被骂,还是弘治皇帝提醒他的。

    这几人混在一起,只能说在如今的局势上,再加上一个砝码罢。但他本来就是要解决此次的舆论风潮,正好一起扫掉。

    …

    …

    张昭中午到真理报社,很快就把“反击”安排下去。他上午刚刚参观完的研发三所的两台印刷机先给搬过来。技术人员跟着过来调试,与工匠协商。

    在明天六月六日,真理报要发行一万份。

    当前真理报发行量四千份。张昭的这个要求直接将发行量提升一倍多。而增加印刷量的武器就是印刷机。

    当天晚上,真理报社中灯光通明,所有的印刷工人都在忙碌着。主编汤玄策带着几名心腹在报社中熬夜坐镇。

    真理报社的主编其实是王小娘子。且东家也是她。她平日里也在报社中办公。但因为她是女子,不方便抛头露面。负责真理报头版的汤玄策就是报业圈中公认的真理报主编。

    “汤主编,您看一眼样报。”

    一名十四五岁的青年从夜间的庭院里走过来,将样报给穿着车间中的汤玄策。

    “嗯。”汤玄策三十四岁,圆脸上带着疲倦,穿着青色直裰,头戴四方平定巾,接过赵统递来样报。

    最近王姨娘又将报纸第二版的编辑工作交给他,他得对得起张伯爷、王姨娘的这份信任。今晚亲自在这里坐镇着。

    汤玄策眼睛扫的很快。他的工作不是挑出错别字之类的,而是看报纸文章是否正确、排版。

    看完后,汤玄策拿红色的铅笔一圈,签字,准予印刷。

    主编签字,车间的印刷工作,迅速的开动起来。

    一个个的人影,在明亮的油灯下奋力的工作中。两台手摇式的印刷机发挥着无与伦比的作用。

    活字印刷技术上没什么难度。真理报原来的印刷方式,用木活字排出版面,然后一份份的印刷。时间耗费在用木活字排版上。

    譬如,真理报要印刷4千份,不可能一个版面只做一个印刷板,要制作二十几个甚至更多的印刷板。而且,木活字印刷过程中损坏,还得立即更换。这影响到印刷效率。

    印刷机本来是印刷银票用的。现在被改良一下用途。用铜活字排好版面后,不用它去印刷,而是在印刷机的底板上灌注铅,用铜字冲压,制造出铅字印刷版。

    本来,印刷机的设计,到这一步就直接手摇印刷就可以,可以进一步提高效率。但因为目前只有两台印刷机,所以直接把铅字印刷版取下来印刷。

    随着大量的铅字印刷版被制造出来,这印刷速度飙的飞快。

    汤玄策看着车间里流水线上,一张张沾染着墨香的报纸被印刷出来,然后在流水线尾端被招收的女工四张一份的叠起来,再由小拖车运走。满意的笑起来。

    汤玄策看看手里的报纸,头版头条是张昭的文章,“明天就以伯爷这篇雄文为号角,让论道报上的那些货色看看咱们的力量。”

    …

    …

    六月初五的清晨七点许,徐光祚、朱凤几人纷纷汇聚到位于报社镇的论道报社中。

    两家报社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两千米。一个在官道南,一个在官道北。

    窗明几亮的四合院报社办公室中,徐光祚请朱凤、余籍喝着茶。今天的真理报已经放在桌几上。

    吕御史要去早朝这会儿还没过来。报社主编张名尹还在统计今天的各项数据。报童们大约早上七点半左右会陆续的返回到报社中,带来最新的销售数据。

    朱凤拿着真理报,扫过张昭的文章,呵呵笑起来,他最近心情比较好,“张昭这是气急败坏啊!写这种小白文来骂街。余先生,你怎么看?”

    张昭的文章是白话文写的。主要观点是:国家与国家之间讲利益,不能为了区区天朝上国的面子,就放弃国家利益。

    余籍模样悠闲的喝着茶,道:“圣人教诲,当行王道。哪有以霸道行事可以据有天下的?楚霸王神勇盖世,最后如何?张昭一派胡言。”

    徐光祚就笑起来,“我们正愁没靶子,张昭就送上们来。还请余先生出手,批驳张昭的观点。”

    余籍矜持的点点头。

    房间中充满着欢快的气氛。

    就在这时,张名尹一脸晦气的进来,焦躁的道:“世孙,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