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349 运气还算好

医路坦途 349 运气还算好

    “那就乙醇吧,哎!这手术就是纠结。”老赵也无奈的说了一句。没办法,这手术太扯淡,虫囊破溃,想要彻底杀灭,估计虫子没杀死,人先被杀死了。不做彻底杀灭吧,过段时间说不定就复发了。

    “嗯。”张凡轻轻的回了一声。止血、结扎,张凡和赵京津快速的做着进入腹部前的准备。

    “冲手。”张凡对巡回护士说了一句。

    巡回护士把早早就准备好的盐水举得高高的开始依次对着张凡的手套和赵京津的手套做冲洗。

    这个是普外的规矩,因为这种手术手套为了容易让医生戴,上面有滑石粉,这个玩意进了肚子弄不好就能让患者术后肠子粘在一起,所以进腹前必须洗干净。

    进入腹部先不能着急做手术,先要探查,简单的说,就是有规律有先后的翻着各个脏器看。翻开肝脏看看肝脏胆囊下面有没有虫囊,翻开肠子看看腹膜后有没有。

    赵京津配合着张凡翻动着患者的脏器。“先做游离韧带吧。”张凡翻了一会,没有发现明显的虫囊后说道。这种事情真的,算什么呢?翻着肠子找虫囊,听着就很扯,可这就是这种手术的方法,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如果是多房棘球蚴病,手术是唯一的治疗方式,而切除率最高才是百分之五十八。也就是说,有一个算一个几乎都会复发,一旦复发,最彻底的治疗方式就是把肝脏直接全切,然后换肝。所以,吃生肉是有代价的。

    而且这玩意有数目不等的睾(a)丸、子(a)宫、生殖孔。也就是说,这东西估计能一对多,或者多对一,而且血统还不会乱,超级可怕的玩意。

    探查结束后,张凡说道:“换纱布,白色纱布全部撤掉,不要再上台子了。”

    “好!”宝音点头,然后和巡回护士一起清点纱布数目。上台子前有十个,下台子也必须有十个,这就是条例。

    头颅的虫囊比较浅表,而且也比较小。肝脏的一般都比较深而且大。虫囊在头颅中最大也就像个小鸡蛋。而在肝脏小于4的是可以保守治疗的,也就是说这玩意在肝脏里面,长成一个小皮球一点都不奇怪的。

    子囊如果在头颅里算是珍珠果冻的话,那么在肝脏中大小就和小汤圆差不多,亮晶晶的小汤圆,轻轻一碰就淌混水的小汤圆。

    一点一点的分离,发现什么组织粘连,张凡一定会打开看一看,是不是藏着一个子囊。等宝音把蓝色的敷料拿上台子后。张凡就开始进入,肝脏周边分离的清清楚楚。

    肝脏太复杂了,不仅是个合成分泌器官,还是一个解毒分解器官,所以这就是一个超级化工厂,这里面有各种管道,而虫囊就在这里生长,然后分泌出液体粘在肝脏上,粘在各种管道上。

    小管道也就无所谓了,如果粘在下腔静脉或者肝静脉上,哪就超级麻烦了。

    “探头。”分离清楚后,张凡对着巡回护士说了一声。这种手术,必须要看清楚肝脏内部的结构和虫囊的关系,隔着肚皮做彩超还是有误差的,所以当游离好肝脏周边韧带和血管后,张凡开始用彩超探查肝内情况。

    张凡和赵京津同时仔细的看着彩超屏幕,张凡手底下慢慢的移动着彩超的探头,探头被无菌的手套包裹着。

    “还可以,没沾到大血管,赵主任你再看一下不?”

    “好,我再看一次。”手术前小心一点,做手术的时候就放心一点,两人交叉检查更有保障。

    “没沾到大血管上。”赵京津也做了一次后,确认的说道。

    “好,开始吧,尖刀。”张凡说了一声。

    手持尖刀,张凡沿着虫囊于肝脏实质间界慢慢的分离,肝脏的管道多,手术就非常的慢,几乎一刀下去就是好几个管道。

    不停的结扎,切断,也算是运气没有到最差,要是靠在肝静脉上,只能祈求上苍了或者换肝。

    切断所有进入囊肿的血管和胆道后,张凡直接用蓝色敷料轻轻的把带着肝组织的囊肿从肝脏里面轻轻的拿了出来。

    从无影灯处朝下看,患者的肝脏直接就是一个坑,被刀剜下来了一个小碗般大小的坑。拿下虫囊,张凡非常仔细的看了一边周围的情况,生怕它有另外的虫囊在一旁。

    “没有!”张凡看了一遍,老赵看了一遍。

    “来吕医生你也看看。有没有白色的虫囊。”张凡对吕淑颜说了一声。

    “没有!”吕淑颜看了一下后说道。

    “好,来打开虫囊。”这个虫囊内容物,对治疗非常重要。如果囊液清亮,含有小碎片的话,说明虫囊是有活性的,必须用药物杀灭虫囊周边的组织。

    如果囊液是牛奶状的,就说明虫囊已经衰弱了,但是还是有感染性。如果囊内是牙膏样,说明里面的棘球蚴已经死亡,就不用杀灭周边了。这就是和人的羊水一样。

    张凡带着虫囊远离手术台后,用手术刀切开了虫囊,一股牛奶状的液体流了出来,还带着呲水状,这里面压力不小,说明生殖的虫子特别多。

    用刀切开的那一霎,真的如同是没被研磨细致的白芝麻馅的糖水汤圆给咬开了一个小口,直接流了一弯盘。

    “袋子。”张凡直接连盘子整个放入了组织袋中。然后对巡回说道:“这个必须严格消毒。”

    “好的。”

    接着,张凡继续换手套。囊肿已经摘除了,结合彩超也没有发现其他的虫囊,张凡对着老赵说道:“赵主任,用不用乙醇?”这方面,他的经验还是没有老赵多。

    “算了,手术做的非常干净,而且也没有发现其他的虫囊,这个患者你看他的肝脏,一看就是酒精考验过的,太脆弱了,用福尔马林吧。”

    “好吧!”听人劝吃饱饭,张凡这一点还是比较好的。

    轻轻的用沾着福尔马林的纱布,慢慢的再内壁轻轻的擦拭。一边擦一边看着是否有福尔马林存留了,这个玩意要是存留下来,就是个大麻烦。

    “冲洗!”大量的盐水,十几瓶子的生理盐水,直接冲洗了好几分钟,原本朱红色的肝脏都快洗成白色了。

    五个多小时,手术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