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6-少年教父

觉醒-仿如昨日 6-少年教父

        第二天一早,正志在完成计划的锻练项目后,急不及待地吃着早餐,他恨不得马上飞到学校去看那即将发生的火爆场面。

        谁知这时有人在按门铃。和美走过去开门。

        “正志,找你的”。

        “什么,找我?不是送报纸的吗?”正志把最后一口面包吞了下去才走到门口。

        “请问您是广田正志先生吗?”一个身穿名牌西装的中年人十分恭敬地问。

        “我是,请问有什么吗?”

        “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想见一见您。”

        “你们老板是谁?”正志已猜到一二。

        “我们老板姓雷。”

        “果然是他。能不能延迟到下午,我现在有点事。”

        “可是老板吩咐过我,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请到您。可否请您相就一下。”

        那小子的脾气还是这么急躁,这么多年了一定都没变。正志叹了口气说:“好吧,我现在就跟你去。”

        接着转身对和美说:“和美,今天帮我请个假好吗?”

        “知道了。”

        “那走吧。”

        “请跟我来。”中年人把正志请上一辆顶级房车,然后才坐到驾驶席上。

        那家伙究竟认识了一些什么人?和美目送着那辆房车绝尘而去。

        一个小时以后,房车开进一个很大的庄园。里面仿佛一个热带酒店一样,正中间一座金碧辉煌的八层大型建筑设计得豪华却一点不显出暴发户的嚣张。下面是一个大型游泳池以及一个标准的哥尔夫球场。庄园四周种满了各种各样的热带果树,宛如一个小型热带森林。

        司机将车停好后,带正志来到建筑物的正门。只见门口整齐地站着两排神情严肃,身穿黑色西装,眼戴墨镜,打扮仿如黑超特警的壮汉。

        看到这个排场,正志不由得好笑,那小子不会以为自己真是教父吧。

        进到里面的时候气温忽然变得十分自然凉爽,几个穿著开叉旗袍或性感短裙的美女走来走去,十分养眼。

        看到一身校服,相貌普通的正志,众人都抱以奇怪的眼神。

        来到最里面的庭院门口,那中年司机对正志说:“老板就在里面,您请进。”说完独自走开了。

        不知他们现在样子变成怎样了?正志轻轻吸了口气,随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院子中间坐着四个人,三男一女,还有四个像是保镖一样的人站在他们后面。

        四个人平来很悠闲地在喝着茶,看到正志进来,都不约而同地望着他。尤其是最中间穿著黑色休闲服,约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表情最为奇特,他一看到正志,马上站了起来。在他旁边的是一个穿著白色长衫的中旬男子,虽然其貌不扬,可是双眼炯炯有神,他正以审视的目光看着正志。

        正志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看着那个年轻男子,眼中渐渐泛起似有似无的温情。

        看来这小子终于长大了。

        挺拔健美的身材,与及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无比自信,像一只伺机而动,充满强劲爆发力的黑豹。

        接着他转头看向那个白长衫男子,微笑说:“长安,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别人会以为你没有衣服换才天天穿长衫的。”正志说的是久违了的中文。

        白衣男子听了猛然一震,以一种惊喜却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他。

        “你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黑色男子没注意到长安的表情,首先开口问道。

        正志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急躁,你难道不知道一下子问别人这么多问题会让人觉得你很烦的。”

        被一个只到他肩膀的高中生说成这样,黑衣男子一阵火大,正要发作,正志忽然问了一句:“这么多年了,你那包皮割了么?不会还留着吧?”

        周围气温一下子急降到零度以下。

        “噗!”场中唯一的女性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长安也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其它人想笑又不敢笑,神情变得十分古怪。

        “你……你们全部给我出去!”黑衣男子脸胀得通红,对着旁边的人大吼。

        很快地,现场只剩下正志、黑衣男子和长安三个人。

        “你究竟是谁?”黑衣男子已经想好了,假如这小子再不老实交待,马上把他当场KO。

        正志没出声,只是静静地走到长安身边,从桌子上抽出那把长安终年不离身的长剑。顿时,剑光在朝阳映照下光采夺目。

        黑衣男子眼珠差点掉出来,他清楚知道这把剑对于长安有什么意义。别人不要说拿,就是想碰一下这个家伙也会马上翻脸。而今天这家伙吃错了什么药,不单只不阻止这个死小孩,反而还满脸笑容的样子。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只见那死小孩忽然跳到庭院中间舞起剑来。

        看着看着,黑衣男子神情越来越凝重。这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剑法,这样的剑势,除了那个人以外竟还有第二个人用得出来,而且还是个毛还没长齐的高中生。

        长安同样也很激动,只是却好象没有一点意外的样子,看到后面,竟流起泪来。最后喃喃自语道:“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小黑,看好了,这招是这样用的。”这句话像五雷轰顶一样震得黑色男子全身发麻。

        只见场中的正志剑势忽然一变,剑路变得大开大合,犹如在千军万马中斯杀一样,气势变得空前惨烈,连远在场边的两人也被带起的剑风刮得两颊生痛。这已经不是剑法了,更像是至刚至霸的刀法。

        在气势涨至最猛的时候,正志一剑飞出,只见寒光一闪,那把剑直插入一棵大树中间没至刀柄。

        “小黑,看清楚了么?”正志对着黑衣男子微笑着,笑得云淡风轻。

        “师父!”黑衣男子直扑到正志身前“霍”声跪下,脸上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