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5-○○与╳╳

觉醒-仿如昨日 5-○○与╳╳

        崖本和大雄嘻嘻淫笑起来。

        三个人把门关心,山本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只丝袜,然后像个绑匪一样套在头上。

        “快打开DV,我快忍不住了。”山本一边脱衣服一边说。

        看到这里,正志已经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了。把对被害人施暴的镜头拍下来作备用,假如被直子老师知道的话就可以用来作要胁的工具。真是个既老套又有效的办法呀。但这办法也有个缺点,如果被害人是个贞烈的女性,可能会不顾一切地上告,所以山本他们才要套上丝袜以免被人看到相貌。

        看来是时候动手了,不然就有点迟了。正志收回精神丝站起来。

        山本已经迫不及待地脱掉了直子老师的衣服,看到身下这具成熟丰满,光洁如玉的完美身体,连玩惯女人的三人也忍不住心跳加速。

        “山本,你要快点,这种女人实在让人受不了。”崖本拿着DV机手不禁抖了一下。

        “知道了,给我闭嘴。”山本也是欲火焚身,粗暴地拉扯着直子老师的套裙。

        忽然,周围变得一片漆黑。

        “妈的,怎么回事,停电了么?”山本大骂。

        这时,他们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一条黑影闯了竖起来。三个人被吓了一跳,崖边大声问:“是谁?”

        那人并没有说话,却突然冲了过来,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身体一麻,“啪”一下就倒在地上。

        正志有点得意地望着自己的手指,看来许久没用的点穴功夫并没有退步。

        “嗯,啊……”黑暗中传来直子老师阵阵引人犯罪的呻吟声。

        正志打开灯,看着灯下不断扭动身体的尤物,也不禁有点失神。他深吸了口气,把直子老师抱起来,走到旁边专为教师配备的洗漱室。

        虽然只有几步路,可是直子老师死死地抱住正志的脖子,魔鬼般的玉体不停地扭曲磨擦着正志的胸口。炽热的感觉不断从柔软的肌肤传递到他身上,滚烫的脸上也充满着难言的渴求,但最致命的还是那阵阵让人听了要发疯的呻吟。

        真是要命呀,正志苦笑着。以近乎变态的克制力,好不容易才将她弄到洗漱室。

        打开水龙头,正志将直子老师的头按到下面冲起来。

        “咽、咳咳…,你在干什么,咽……”终于,在冰凉的自来水冲漱下,直子老师开始慢慢清醒过来。

        正志放开手,顺便从墙上拿起一条毛巾递过去。

        “你、你是正志?”直子老师疑惑地望着他。

        “来,先把脸擦一下。”

        直子老师接过毛巾擦了一下脸后抬头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先看一下你自己身上再说吧。”一个大美女在自己面前赤身裸体地晃来晃去实在太过刺眼。如果换作以前的正志,可能已经血流满地了。

        直子老师不解地望了一下自己,“啊!”接着以常人无法忍受的音量叫出来,死死地护住身上的要害。

        “是、是你干的?”声音十分愤怒。

        “不是我,是山本他们几个,他们被我打晕了,就躺在外面,你可以去看看。”

        “是真的?”

        “去看一下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直子老师刚想起来,可是看见自己胸前风光无限,马上又蹲了下去。

        “穿上吧。”正志把校服脱下来递给她。

        “谢、谢谢。”

        “我在外面等你,你快点穿上衣服。”说完走了出来。

        真是个体贴的人呀,直子老师不由想到。

        女人真是麻烦,连穿个衣服也穿这么久。等了好一会,还没见她出来。

        正志最讨厌的就是等人了。

        终于,直子老师穿著校服走了出来,可以看出还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

        “幸好他们没有弄破你的裙子,不然倒霉的可能是我。”正志自言自语地说。

        直子老师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正志的校裤,忽然有种想笑出来的冲动,终于勉强忍住。

        “那几个家伙就在这里,看到了么?”正志顺手扯开山本头上的丝袜。

        看到脱得光光的山本和岸本手上DV,直子完全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你是不是喝过什么人给你的饮料之类的东西?”

        直子老师想了一下,“是有个女生给了我一瓶可乐。难道是她?”

        “我看差不多,你刚刚被下药了,差点就被他们得手。”

        “那、那他们……有没有对我怎么样……?”问自己的学生这种问题,实在让直子老师很难开口,但不问的话总是心里难安。

        “你刚刚没听到吧,我说差点,就是还没有。他们正要脱你裙子的时候我就已经下手了。”

        “你是怎么把他们打晕的?”直子老师很难想象身材矮小的正志是如何把三个人同时解决的。

        “很简单,两个字:偷袭。还有别的问题吗?”正志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

        “暂时没有了。”看到正志有点不高兴,直子老师不敢再问。

        “既然没有的话,那你先回去,我还要把他们处理一下。”

        直子老师吓了一跳:“你想怎么处理他们?”

        正志笑吟吟地看着她:“你看太多电视了吧?我可不想做个杀人犯。”

        听他这么说,直子老师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

        正志像拖死狗一样把三个人拖进旁边的教室,然后把山本放到讲台上。忽然看到直子老师站在门口,走过去问:“怎么你还不走?”

        “你、你能不能陪我一起走,我有点怕。”  直子老师怯生生地说。刚经历完一场大劫,女性的柔弱战胜了老师的尊严,现在直子老师就跟一个怕黑的小女生一样。

        正志皱皱眉,“那好吧,你在外面等等我,最好把车开到下面等我,知道吗?”

        “好的,我等你,要快点呦。”连口气也像个小女生。

        看到多余的观众走开了,正志兴致勃勃地摆弄着三个昏迷不醒的人。

        当姿势摆好后,正志从直子老师的办公室找到那瓶害她差点失身的可乐,然后在大雄的身搜了一下,果然找到一小包蓝色的药丸。他把药丸混到可乐里充分溶化后,把它一人一口灌进山本他们口中,直到全部灌完为止。做完后,他把可乐瓶跟包在手上防止留下指纹的纸巾扔进垃圾筒,满意地笑了一下。

        “催情药加迷幻药,然后是究极的“69”式无敌体位,真的好期待呀。天呀,快点天亮吧,我等不及了。”

        正志走到楼下的时候,看到直子老师不断地从车窗向外看,看到他下来,松了口气。

        “你怎么这么慢?”

        “走吧。我还要回家吃饭呢。”

        “我请你吃好了,我还想好好多谢你呢。”

        “下次吧,看你穿成这样,我可不想让人误会。”

        “那好吧。”

        正志转头瞄了她一眼,说:“还是我来开吧,看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还真不放心。”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头昏昏沉沉的。”她一边说一边把驾驶座让开。

        “放心吧,这只是因为药效还没过的缘故,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正志正要打火,直子老师忽然想起一件事,“我没记错的话,你好象只有16岁,还没到拿驾照的年龄吧。”

        “放心吧,有没有车牌跟会不会开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说完熟练地挂档发动了汽车。

        “就是说,你真的没有车牌?”想了一下,直子老师才明白他的意思,十分惊慌地问。

        “安啦,如果碰到警察的话我们把位置再换回去就好了。”多年没开车的正志当然不想放过这种久违了的乐趣。在短短8秒内,车速从30公里一下子提到了120。看到眼前飞掠而过的景物,他的心情大畅。

        直子老师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车能开到这种程度,可是却一点也不觉得开心,只能拼命拉紧安全带,一脸惊恐的表情。

        “对了,你住在哪里,刚刚忘记问了。”

        “什么,你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问这个问题!”直子老师浑身发抖,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刚才体验生死时速时受到的惊吓。

        算了,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直子老师也不好发作,只好耐心地给他指路。

        因为不认识路,正志只好把车速放慢。直子老师总算松了口气。

        “对了,放首歌来听一下吧。”

        直子老师随手打开了收音机,一把清澈的女声随即响起。

        “Love  Me  Tender。想不到今时今日还能听到这么老的歌。”正志心中涌起一阵感概。

        “你也喜欢这首歌?”直子老师十分惊讶。

        “以前有个朋友很喜欢这首歌,唱得也很好。可惜她已经死了。”

        直子老师一阵沉默。

        “老师,接下来怎么走?”

        “噢,向右拐就到了。”直子老师这才惊醒过来。

        这是一座两层高的私人公寓,周围的环境十分宁静舒缓。

        “看来做老师的薪水也不错嘛,这样的公寓租金一定不会便宜。”

        “其实也没什么,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下,或者等我换件衣服再请你吃饭好吗?”

        “不用了,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再见。”说完转身就走。

        直子老师脸上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失望。

        忽然她看见正志返身走了回来,心里一阵激动,急忙迎了上去。

        “差点又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今晚的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至少原因,到了明天你就会明白了。记住喔。”这才终于离去。

        看着正志越走越远的身影,直子老师心中涌起阵阵的不舍。只是她并没有发觉到自己心情上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