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4-返校

觉醒-仿如昨日 4-返校

        留美子在公寓住了两天,在确定正志没事后,返回了名古屋上班。

        生活似乎又恢复了正常,可是细心的和美发现,在正志回来没多久,今个月的电话帐单上忽然多了几笔长途话费,而且都是打去国外的。可是全都查不到电话号码。只知道打去的国家名称。

        此时正志正以奇怪的姿势盘坐在床上,过了很久才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觉得浑身抽痛。没办法,这是个一般人的身体,经脉会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地萎缩,幸好正志年纪不大,还没萎缩得那么严重。只是每次运功时,还是会觉得刺痛。这种情况只有等到经脉完全适应了气的流动才会得到改善。

        不过这身体还真是弱呀,肌肉一点弹性也没有,反应又差,除了年龄以外,还真是一无可取。看来要制定个锻练计划,好让这身体在停止发育前恢复应有的水准。

        想到这里,正志开始动手制定锻练计划。

        这时,和美敲了敲后走进来。

        “什么事,和美?”

        “我想问一下这电话帐单是怎么回事?”和美将手中的帐单摊开。

        “噢,是这样的,我在IQC上认识了几个网友,因为有些事要商量,所以就打了过去。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打国际长途了,我知道妈妈赚钱是很辛苦的。”

        听他这么说,和美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间。

        “那些家伙应该快来了吧?”正志看着窗外自言自语。

        穿著堑新校服的正志出现在学校门口,和美第一次破例和他一起出现。

        看着人来人往的校门口,正志很想用中文大声说:“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随即觉得自己有点无聊,不由得笑了一下。

        教室还是跟以前一样吵闹。正志循着记忆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刚坐下没多久,忽然有人大叫:“啊,是广田正志,他回来了。对了,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正志还没反应过来,一圈人围住了他。

        “正志,我听说了,你因为去追劫匪受了重伤,你好厉害呀。”

        “你当时怕不怕呀,如果是我的话就不敢追上去了。”

        “我听说你当时断气了,后来是怎么复活的?”

        “正志,快帮我签个名。”…………

        看着这些披着人皮的鸭子,正志实在受不了,站了起来。

        “正志,你要去哪里?”那个要正志签名的女生问。

        “大便。”正志神情平静地说。

        周围马上静了下来,众人觉得一阵暴寒。

        最可怜的是那个开口的女生,手在蔌蔌发抖,看来吓得不轻。

        上课的时候,校长特意来到正志的教室。长篇大论兼加油添醋地讲述正志的英雄事迹。搞得正志猛打瞌睡之余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勇,竟跟抢匪搏斗了近两个小时。还有过程之清楚,好象那抢匪就是校长本人一样。

        最后,在校长再次补充了N点后,请正志上台来发表几句。在这种半烂的公立中学里出了个英雄,校长当然拼命宣传。

        正志最讨厌这种场面,但在众目癸癸之下也只好走上台。

        “我没什么好说的,该说和不该说的校长先生都说完了。我只补充一点,下次各位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记得要先买保险。我的话说完了。”说完转身下了讲台。

        处于半睡眼状态的学生们一阵发呆,然后拼命鼓掌,像流氓一样吹口哨的也大有人在。

        校长和教导主任拼命用手绢擦汗,思考如何兜回正志的话,大脑高速转动之下差点当机。

        而当事人广田正志却望着窗外发呆。

        “咦,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大英雄广田正志先生吗?好久没见了,正志先生,我们可真是太想念你呀。”阴阳怪气的声调却让人完全感觉不出有半点想念的意味。

        在走廊里,久违了的山本三人组拦住正志。

        “想不到这种垃圾也成了英雄,看来我就是超人了。”载着耳环的岸边大笑起来。

        “几位找我有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这么久不见,想找你聊聊天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在这里吗?我看还是在老地方更合适一点。”

        山本和岸边对望了一下,这家伙的反应有点奇怪。如果是以前,一看到他们早就吓得脸色发白,连话也说不出来,可是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镇静。

        所谓的老地方就是那个充满了屈辱的角落。再次重返旧地,正志感受到这个身体以往的记忆,不知不觉间,散发出越来越浓的杀气。

        山本几个觉得越来越奇怪,这家伙今天好象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不但看不出有一点惊慌的表情,而且在走近他身边的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令人很不舒服。

        “说吧,这次是要钱还是手痒了想扁我?”

        “妈的,你这小子不要太嚣张,我会扁到你跪下哭着来求我们。”岸边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感觉,首先发难冲过来。

        正志嘴角挂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正想试试这几天刻苦锻练的成果,忽然似有所觉,放弃了要出手的念头。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崖边将要打到正志的时候,一把声音喝住了他。

        崖边愣了一下,看到叫住他的原来是美丽动人的直子老师。

        直子老师跑过来,严肃地问:“你刚刚想对正志同学做什么?”

        “我……”

        “噢,是这样的,直子老师,我们刚刚只是在玩而已,这么久没见了,我们都很想念正志同学,所以动作难免显得有点粗鲁。请老师不要误会。”山本马上在旁边笑着说。

        “是吗?我可看不出你们是在玩的样子。正志,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他们在欺负你。不要怕,照实说,老师会帮你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跟我玩,不过看他们的玩法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但毕竟我现在还没受伤,也没什么证据可以说明什么。”正志谈谈地说。

        直子老师皱了皱眉头才说:“既然这样,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们几个先回去上课吧。正志你留下来,我还有些话想对你说。”

        山本狠狠地看了一下正志,接着又看了一下直子老师,带他其余两人走了。

        哦,看来山本准备要下手了。正志从山本看向直子老师那饱含欲望的眼神中,知道他终于忍不住了。

        “正志,你老实告诉我,他们几个平时是不是经常欺负你?”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那好,我告诉你,以前的确是这样没错,但现在就难说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老师?”

        “老师,你太天真了,毕竟老师不是警察,况且校园暴力不管在哪个学校都是不可避免的。以前的我太软弱了,所以才会成为被欺负的对象,这也是优胜劣汰的生物法则呀。

        放心吧,直子老师,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正志了。”

        “你好象真的变了许多。”直子老师忽然发现这个男孩有一双深遂无比却又清澈如水的眼睛。不知不觉间,她被这双眼睛完全吸引住。

        “如其担心我,还不担心你自己吧,直子老师。”

        听到老师两个字,她忽然惊醒过来。“你、你说什么?”直子老师心如鹿跳,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暗骂自己怎么会这么失礼,竟然这样盯着一个学生看得眼也不眨。

        “你知道吗?处于青春期的小狼比成年的狼更具有攻击性。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太容易相信别人,尤其是男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哎,你等一下,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回去好好想想就明白。对了,有件事差点忘了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刚刚看到你被山本他们带走,怕你有事,所以就跟上来了。”

        这也是一个和妈妈同样善良的女性,在这一刻,正志决定要保护这个女人。

        “你是一个好老师。谢谢你。”

        “你太客气了,这也是做老师的职责呀。”

        “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上课了,最近请假请太多了。”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回去。”

        “随便你。”

        “你先回家吧,像昨天一样不要等我吃饭,给我留一点就可以了。”

        “知道了。”和美的语气还是像往常一样冷淡,可心里也有点奇怪,这家伙已经几天都拖到很晚才回家。虽然好奇,但以她的性格当然不会开口问。

        和美走后,正志坐下来集中精神,很快,精神像轻烟一样慢慢飘向直子老师的办公室。然后锁定在直子老师身上。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虽然看不见也听不清,可是这些精神丝却比视觉和听觉更细微而全面地感受对象的一举一动,连她呼吸的长短快慢、情绪的波动起伏都毫不放过。这是一种最高境界的追踪术,完全不存在被发现的可能性。

        但这种方法并不是人类可以用得出来的,只有正志身上的这个灵魂在经过了这么多年来的不断改造和进化,才产生了这种奇异的能力。

        这种方法虽然好,但也是有限制的,以正志现在的身体状况,只能维持在半天时间左右,距离也不能超过半公里。

        在经过几分钟的观察后,正志发现睡着了的直子老师有点异常。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体温也急剧地攀升,双手不自觉地想脱掉外衣。

        正奇怪直子老师的反应,他忽然觉察到外面有人向办公室靠近,他细心观察了一下,忽然轻笑起来,“原来是这样,这招还不算太笨。”

        这时,在直子办公室外面,山本轻轻推开了门,看到直子老师越来越红的脸和渐渐变得粗暴的动作,得意地对后面两个说:“看来开餐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