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79-漂流

觉醒-仿如昨日 179-漂流

        “你的意思是说,这条船开不了?”一个学生失声叫起来。

        雷隐淡淡地说:“是的,这条船的发动机是以电子脉冲的方式来打火的,但是因为船长室里面的仪表板被雨水打湿了,所以不仅发动机没办法起动,就连无线电也短路了。换句话说,现在我们不仅动不了,而且也无法向外界求救。”

        他的话令船舱里面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沉。

        “难道没有其它办法了吗?”另一个学生急忙问。

        “有,听说这种发动机只要通过切换电路的方式就可以实现人工起动,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如果你们之中也没人懂的话,那只有等船长醒来再想办法了。”雷隐的电子知识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并不适合于现在这个时代。而他现在这副身体的前任屋主,更是一个只懂打机的电子白痴。

        所有人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正躺在长椅上昏迷不醒的中年男人。

        “即使船开不了也不要紧,只要过一段时间就应该会有人来救我们了。”一个男生故作轻松地说。

        听到他的话,其它人也觉得好像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不禁放松了不少。

        “你说的并没错,但前提是我们要有足够的食物和食水可以支持到我们在获救之前不至于饿死或渴死。另外还要保证不会再遇到像之前那样的暴风侵袭。”雷隐的话令所有人的心再次提了起来。对于之前那次风暴,他们到现在还印象深刻。

        那个男生不甘心被他就这样说服,马上反驳:“你这只是猜测而已,可能过一阵子就会有直升飞机来救我们。”

        雷隐看了他一眼,然后说:“如果没有呢?我刚看了一下船舱,并没有找到可以吃的东西。现在我们并不知道这艘船究竟被暴风括到了什么地方以及括了多远,如果在两、三天内没有人来救我们的话,我们全部人都会饿死在这里。你能保证两天之内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那个男生顿时说不出话来。

        “那你是不是有其它的办法?”另一个男学生开口问道。

        “就在刚刚不久前,我看到有几只海鸟从天空中飞过,那表示在不远的地方应该会有陆地。我的想法是,把所有人分成两组,然后各自在两边划船,直至找到陆地为止。”

        “你说什么,你叫我们划船去找陆地?你以为现在是哥伦布时代吗?”一个学生大笑起来。

        雷隐神情淡漠地看着他,过了一会才说:“很好笑吗?老实说,等死并不是我的习惯,如果你们不同意这个方案也没所谓,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也会划救生艇去做这件事。假如到时真有飞机来营救你们的话,麻烦顺便跟飞机驾驶员说一下我的位置。”

        那个最先问雷隐问题的男生这时开口说:“我觉得这方案是可行的。与其死守在这里等救援,不如一边想办法自救一边等救援。”

        其它人仔细想了一下也觉得这样的确比一味地等救援要好得多,最后大部分人都同意了这个方案。

        因为这个方案是雷隐提出来的,所以在人员分组的时候,学生们都同意由他来操作执行。

        雷隐没有推辞,他将男女混合编排分成两组,以保证两组人的体力都保持平均。由于船桨不够,他就叫学生们将柜子或长椅拆开来当船桨用。

        虽然有一部分人不愿意划,但是迫于众人的眼光,最后只能不甘不愿地跟着做。幸好这艘是中小型的载人客船,里面并没有什么重物,所以划起来不算太辛苦。但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划大船的经验,不仅出力不平均不说,而且划的节奏也不对,以致船身会时不时在原地转圈。

        看到这样,雷隐只好亲自教他们正确的姿势以及相同的节奏。直到他讲得口干舌燥的时候,那些学生才终于把船慢慢地划向前方,而不是在原地转圈。

        整艘船一共四十多人,在划了将近四个小时以后,在又累又热的情况下,那些从没这么辛苦过的学生们开始越来越多地抱怨起来。

        “我不干了。老老实实地等求援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那个最先反对这个方案的男学生把手里的桨一丢大声叫起来。

        在他的带动下,有几个学生也跟着停下了手。

        “我也不想再划了,我们还是等救援算了。”

        “是呀,真的好累呀。”

        “我想应该很快就有直升飞机来救我们了。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算了。”

        “我很口渴呀,我想喝水。”

        “你刚刚不是才喝过吗?现在只剩下一桶水了,还是忍一下吧。”

        因为船仓内有专为客人提供的饮用水,所以一时半刻食水方面还没那么紧张。只是因为天气太热而且人数又多,因此饮用水消耗得很快。

        看着越来越多人停下手抱怨起来,那个支持这个方案的学生向雷隐问道:“源内同学,现在怎么办?”

        雷隐看了一下那些抱怨着学生,然后冷笑着说:“有句话叫不见棺材不落泪。等吧,等到他们开始害怕的时候,自然就会继续划了。”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也许吧。希望到时他们还有力气继续划船。”雷隐淡淡地说。

        他有想过就自己一个带着艾蜜丝划救生艇去前面找陆地,但是不到最后一刻他并不想这么做。因为这里是大海而不是湖,救生艇实在太小了,万一途中遇到大一点的风浪,随便一个大浪就可以轻易地把救生艇打翻。

        但是他对这些人也不抱什么希望,如果到了明天下午情况还是不变的话,他就会冒险一试。

        他走到船舱里,看到艾蜜丝正被那对美国老夫妇围坐在中间说着话。

        在整条船中,除了昏迷不醒的船长外,唯一可以不用划船的只有年幼的艾蜜丝跟那对老年夫妇。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小女孩马上转头看向船舱门口,果然看到走进来的人正是雷隐。

        “雷。”艾蜜丝马上兴奋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向他跑过去。

        很奇妙地,看到她开心的笑脸,雷隐的心情也跟着好了很多。

        弯腰把她抱起来,“那个船长大叔有没有醒过?”

        小女孩摇摇头。

        不想让她担心,他看着她的小脸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平安回去的,我保证。”

        艾蜜丝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抱着他脖子说:“只要雷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因为所有人只是吃早餐就出门,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年轻的胃开始不断折磨着同样年轻的学生。

        “喂,谁有东西吃呀?面包皮也可以呀。”

        “是呀,大家都是同学,如果有东西的话不要藏起来。”

        对些这种无意义的声音,大多数人选择沉默,他们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心情。

        那几个人在叫了一通之后,也有点自讨没趣地闭上嘴。

        因为人数太多,甲板躺不下这么多,于是有不少人走到舱底去睡觉,以熬过那难忍的饥饿感。

        到了九点左右,船舱内一片寂静。

        第二天一大早,睡梦中的学生听到有人吵架的声音。

        “混蛋,你们都干了什么?”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我们只是用水来清洁一下而已。”

        “你不会用海水吗,为什么要用这里的水?你不知道这些水都是用来喝的吗?”

        “你神经病呀,海水这么脏你让我们怎么用?况且我们只是用一点而已,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想不到你是这样小气的人。”

        “什么一点,你们足足用了三分之一呀。”

        被吵醒的学生睁开眼一看,只见有两个女生正跟一个男生大声争吵着。

        而争吵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有几个女生用那些饮用水来清洁口腔跟脸。如果是平时的话,谁也不会有意见,但是在这船停驶的渡船中,那桶饮用水却是仅存的一桶。看到那桶水只剩下半桶不到,不仅那个男生,连其它男生也忍不住大声骂着那两个女生。

        那两个女生被骂得大哭起来,“又不是只有我们用,其它人也有用呀,只是她们用完之后就走开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一个男生再也忍不住那强烈的饥饿感,一脚踢向旁边的椅子。

        “那些家伙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来?再这样下去,我们全部人都会死在这里。”

        其它学生双眼无神地看着他无意义的举动。他们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饥饿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

        这时,那个支持自救方案的学生站起来大声说:“难道现在这个时候你们还要固执己见守在这里等救援吗?万一明天或者后天都没有人来呢,到时我们会怎么样?”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沉。只是相隔一天就已经这么难熬了,他们不敢想象两三天之后会变成怎样。

        “你给我闭嘴,这时候竟然还说这么不吉利的话。”那个最先反对的学生站起来瞪着他。

        一直站在甲板外面的雷隐听到船舱内的争吵声后走了进来,“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是不是还坚持留在这里等死?”

        “混蛋,你说什么?”那个学生愤怒地叫起来。

        “应该闭嘴的人是你,如果你敢再说一句,我马上把你扔到海里去。”雷隐眼中露出危险的眼神。

        看到他的眼神,那个学生马上想起这个人的恐怖,顿时不敢再出声。

        雷隐对那些正望着自己的学生大声说:“你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照我说的去做。现在马上拿起你们的桨到甲板去。”

        被饥饿折磨得完全没了主见的学生们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看着有气无力地划着船的学生,雷隐真想学以前的奴隶主那样找根鞭子狠狠抽他们。

        看着不断翻起的浪花,他忽然灵光一闪,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忘了。

        他马上返回船舱,把窗口上的窗帘全部扯下来。接着走到舱底找来一卷绳子,然后抱着那些窗帘跟绳子爬上了船舱的顶部。

        雷隐的举动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他们全都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他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

        过了一会,当雷隐把那面用细铁丝将几张窗帘穿在一起的大厚布的其中一边绑在旗杆上的时候,他们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他在做船帆。

        几分钟后,当雷隐把这面稍显精糙的船帆竖起来并用绳子绑好后,他指着下面的几个男生说:“你们上来一下。”

        那几个男生相互看了一下,然后顺船舱里面的梯子爬上来。

        “我来教你们怎么根据不同的风向来调整这面帆的角度。从现在开始,我们几个人必须轮流在这里值守。”说完,不管他们同不同意,他开始手把手地教他们。

        那几个男生到现在才知道这样一面简单的帆布,只要角度调得好的话,竟然可以令船速加快这么多。跟机械性的划船动作相比,这样的工作要轻松以及好玩很多,所以很快地,他们都十分认真地学起来。

        很快又到了晚上,比昨天更为强烈的饥饿感再次侵袭着各人的胃。很多人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站起来,全都软绵绵地趴坐在椅子上。

        “雷,你也吃一点好吗?”此时在舱顶上面,坐在雷隐大腿上的小女孩正把其中一片面包伸到他嘴边。

        这几片面包是他在船长室里唯一找到的食物,可能是船长昨天吃剩下的早餐。当时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悄悄把它收起来准备留给艾蜜丝。

        “不用了,你吃吧。”雷隐笑着拍了拍她的脸。

        小女孩的眼圈红起来,“可是你这两天根本就没吃过东西。求求你吃一点好吗?”

        “我真的不饿。”

        “你不吃的话那我也不吃。”

        “如果你不听话我就要打你屁股了,快点听话把它吃下去。”

        看到他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小女孩只好乖乖地把那片面包吃下去,只是一边吃一边不断地掉着眼泪。

        看到她哭成这样,雷隐有点内疚起来,于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对不起,小鬼。”

        小女孩抬起泪汪汪的眼睛看了他一下,然后一头扎到他胸口上哭起来。

        过了一会,她一边哭一边抽搐着说:“我好怕雷有事。”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把你平平安安送回去的。”雷隐微笑着用袖子擦干她的眼泪。

        小女孩呆呆地望着他的笑容。

        □□□□□□□□□□□□□□□□□□□□□□□□□□□□

        到了第三天中午,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许多人眼里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此时大部分人都已经饿得连站都站不起来,更不要说划船了。

        反正现在有风帆带动,他们这样子划不划船都已经没什么区别了,所以雷隐也懒得管他们。从昨天下午开始,他就一直在观察着海面上的漂浮物。

        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们现在行驶的方向前面一定有个岛。因为从海面上漂来的越来越多的植物碎片来看,船离那个岛已经不远了。

        晚上十点左右,熟睡中的众人被一阵强烈的撞击所震醒,有人甚至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紧接着那些本来睡在甲板上的学生听到舱底下面传来不断的惊叫声,然后他们看到许多学生从舱底跑了上来。

        “快醒醒,船舱进水了。”

        “什么,船舱进水?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呀,真的进水了,现在怎么办?”

        “快想办法把缺口堵住呀。”

        “缺口太大了,根本就堵不住。”

        这时雷隐从舱顶上面跑下来大声说:“船可能撞到暗礁了。现在所有人马上穿上救生衣,我们要弃船逃生。在前面有一个岛,我们可以在那里登陆。”

        “什么,前面有岛?你说的是真的吗?”一个男生十分激动地叫起来。

        “少罗嗦,快点穿救生衣。”说完,他拿起一件救生衣给艾蜜丝穿上,然后自己也穿上了一件。

        因为船上只有两艘救生艇,所以雷隐只让昏迷不醒的船长、那对外国老夫妇以及女学生上船,有些男生想硬挤上船,但被雷隐打了回去。

        由于两艘救生艇实在太小,到最后还是有三个女学生没能上船,只好跟其它男生一样穿上救生衣抓着救生艇的边缘在海面上浮着。

        雷隐是最后一个下水的,但是在游了两三米之后,他忽然又向即将下沉的渡船游了回去。

        过了一会,他从船上拿着一个圆圆的东西游了回来。

        游到那两艘救生艇的旁边时,他大声叫着:“小鬼,你在哪里?”

        很快地,他听到了艾蜜丝的叫声,他马上向她所在的另一艘救生艇游去。

        在见到艾蜜丝果然坐在救生艇上,他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不管在救生艇上的人还是在海面上浮着的人,都可以在依稀的星光下见到前面的确有一个巨大的黑影。

        “呀,真的是个岛,这下我们有救了。”许多人不禁欢呼起来。

        相对于学生们的兴高采烈,雷隐却并没有感到特别的高兴。因为他看到岛上漆黑一片,根本就没有半点灯光。也就是说,这个岛很有可能是个无人居住的荒岛。

        但不管怎样,总比漫无目的地在海上漂流要好得多,雷隐在心里如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