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78-风

觉醒-仿如昨日 178-风

        在酒店餐厅吃饭的时候,和美忽然笑着说:“哥哥,有没有觉得脖子附近有些刺痒感?”

        “我皮比较厚,所以感觉不到。”雷隐对餐厅里面那些怪异的目光视若无睹。

        和美笑嘻嘻地看着他,“看来哥哥又成了被人怨恨的对象了。”

        “我已经习惯了。”雷隐一边说一边把艾蜜丝嘴边的奶油擦掉。

        “和美哥哥好厉害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说法语,而且还是自己认识的人。”武浅静满脸崇拜地看着他。

        雷隐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于是问和美:“今天会去哪里?”

        “听说因为我们学校人数太多而且游船不够,所以分成两批,一批去奄美,另一批去屋久岛。哥哥你想去哪里?”

        “没所谓,反正两个地方都没去过。”

        “那我们去屋久岛好不好,从简章的照片上面看,那里风景好像比较漂亮。”和美想了想说。

        雷隐点点头。

        可是到了下午临上般的时候才知道去屋久岛的船已经快满员了,刚好只剩下三个位置,。

        看到这样,雷隐只好改程去坐到奄美的船。

        和美想跟他一起去,可是被他劝了回去。

        “武田,沿途照顾一下她们。”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武田狂拍胸口。

        “哥,那今晚在酒店里再见吧。”和美依依不舍地说。

        “好的。”跟他们告别后,雷隐抱着艾蜜丝向去奄美的渡船走去。

        学生再加其它游客人数实在太多,而且船只都是旅游用的中型渡船,因此即使是去奄美的渡船,也分成了两艘,而雷隐上的是第二艘。

        真是冤家路窄呀,上船以后在看到坐在船仓里的成村晴子时,雷隐在心里想到了这样一句话。

        在成村晴子身边仍旧坐的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不过一向不离新生校花左右的吉川却不在其中。

        吉川缺席的原因雷隐知道。那家伙会晕船,而且还是严重那种。如果只是坐十来分钟还勉强顶得住,但如果去奄美或屋久的话,至少要坐一个小时以上的船程,中途一定会吐得不醒人事。要那个十分注重形象的家伙在美女面前吐出来的话,那比杀了他还难以接受。

        雷隐不想看他们的脸色,于是找了个靠近船屋的位置坐下来。

        “想不到连那家伙也来了。”一个坐在成村晴子旁边的男学生冷笑着说。

        “他不会是跟我们来的吧?”

        “谁知道那种怪人心里在想什么。”

        “晴子、晴子。”

        “什么事?”成村晴子将注视着那个人的目光收回来,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男学生。

        “我们今晚吃完饭之后去唱K吧,昨天我找到一间装修得不错的店。”

        “到时再说吧。”

        看到她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男学生显得有点失望,其它两个男生则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时,坐在船尾的雷隐对艾蜜丝说:“小鬼,这两天玩得开心吗?”

        小女孩点点头,然后歪着头想了想说:“你不是说要教我游泳吗,可是泡温泉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教我?”

        “小傻瓜,那里是女用浴区,如果我过去的话会被人当成色狼的。”雷隐笑着掐了一下她的脸。

        “什么是色狼?”小女孩露出迷惑的表情。

        雷隐不知该怎么向她解释,只好说:“色狼就是很坏很坏的人。”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如果你想学游泳的话,等回去的时候我带你到海边教你吧。”

        “好。”

        看着她开心的笑脸,雷隐的心情也变得很好。不想看船仓里的电视,他把她抱起来去看外面的海景。

        看到时不时会从船身侧边快速游过的鱼,小女孩十分兴奋地叫起来。

        小女孩清脆的笑声跟可爱的面容引起同在船仓里的一对外国老夫妇的注意。那对老夫妇走了过来,其中那个身材颇高的外国女人忍不住抱住艾蜜丝的脸亲起来,口里还不断地叫着“小天使”。

        猝受“袭击”的艾蜜丝本能地缩回雷隐怀里。雷隐看到这对夫妇并没恶意,于是小声劝慰着小女孩。过了一会,艾蜜丝终于从他怀里把小脑袋探出来向那对夫妇微笑了一下,那个美国女人看到她可爱的微笑,不禁母性大发又对她猛亲了好几下。

        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听到雷隐对小女孩说的竟然是相当地道的英语,马上十分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问个不停。

        对于这对热情过度的夫妇,雷隐只好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们聊着。

        看到那个人正以流利的英语跟老外说着话,船仓里许多男学生眼里都露出又妒又羡的眼神,至于那些女学生更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人间凶器”,仿佛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似的。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会一些外语而已,就在这里摆弄个不停。”那个坐在晴子旁边的男生忍不住冷笑起来。

        这时,成村晴子忽然冷淡地说了一句:“如果你也精通两门外语的话,你也有资格这样做。”

        “晴子,你……”那个男生想不到她会说这样的话,其它两个男生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觉察到自己的失态,成村晴子马上补充说:“我只是不想你们再讨论那个人而已。对了,还有多久才到奄美?”

        听她这么说,那几个男生马上释然地松了口气。

        他们现在去的奄美群岛由奄美大岛,喜界岛,德之岛,冲永良部岛,与论岛等小岛所组成。岛上有扶桑,九重葛等亚热带植物以及黑兔子等珍稀动物,在群岛的附近还有较少见的彩色珊瑚嶕。另外奄美群岛还是可以进行帆船,游艇,潜水等各种水上运动的海滨度假胜地。

        渡船航行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船仓内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

        雷隐对艾蜜丝说:“小鬼,你先睡一会吧,等到了我再叫醒你。”

        这几天晚上都睡得比较晚的小女孩的确有点困了,于是点了点头,然后枕着他的大腿躺在椅子上。

        百无聊赖下,雷隐只好抬头看着略显沉闷的电视节目。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当雷隐也差点要睡着的时候,忽然他发现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光线暗了不少。抬起头看了一个船仓外面,看到外面的天空黑了一大片。

        看到这种情景,他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在同一时间,在驾驶室中的船长也正表情凝重地看着天空上的鸟云。他很清楚记得,海事局那边并没有通知他今晚的天气会有什么特殊变化,可是现在这样又如何解释?

        十分钟后,天上的乌云越积越厚。不仅如此,海面的浪也渐渐大了起来,海面上正逐渐失去原有的平静。

        越来越大的上下波动令船仓里所有人都失去了睡意,学生们奇怪地看着外面厚厚的黑云。

        “要下雨了吗?”

        “好像是的。”

        “真是倒霉呀,偏偏在我们出游的时候下雨。”

        比起学生们此起彼落的抱怨声,雷隐的脸色要严肃得多。他并不怕下雨,他只担心这次不仅是下雨这么简单。

        又过了五分钟,海面上的浪变得更大。一丝丝的雨水在海风的夹杂下飘进了船仓里面。

        “讨厌,真的下雨了。喂,你快把窗子关上呀。”

        “这么好的天气怎么突然就下起雨来了?”

        “喂,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差。”

        “我、我想吐。”

        “你千万不要吐在这里,你快到洗手间去。”

        在越摇越厉害的船仓中,有几个学生开始晕起船来。

        “雷,发生什么事了?”被吵醒的艾蜜丝搓着眼睛问。

        “没什么事,只是下雨而已。”雷隐把她抱在怀里安抚着。

        这时在驾驶室中,五十来岁的船长正满脸紧张地将船速加到最快。

        他已经可以肯定,这次绝对是季节性的暴风雨,而且看样子还是个大暴风。

        这种季节性暴风是仅次于台风之外,最令海上航运者所害怕的天气现象。因为它们跟可观察到的大型台风不同,它们往往会在海上温差的作用下突然产生,而且通常以春夏两季最为频繁。

        做了这么多年的航运,船长深知这种暴风的可怕。如果是大型或超大型的船只,这种程度的暴风除了会造成船身的摇摆外,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他这艘只是中小型的载客船,万一遇到大浪的话,那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附近的岛上避风。

        随着雨势的不断加强,以及船身越来越大的摇摆幅度,帝京的学生跟另外几个游客已经感到事情似乎并不仅是下几滴雨这么简单。

        望着外面乌黑一片的环境以及不断翻起大海浪,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在参加这次的旅行之前,他们绝大部分人只是生活在东京这个大都市中的普通年轻人,他们何时见过这种大自然的威势。

        就像船长所预测的那样,这次的确是一个大暴风。到后来,在船仓里的各人如果不用手抓住东西的话,根本就没法站立在甲板上。强烈的风压把玻璃窗吹得呯呯作响,而不断上下起伏的船身令人有一种在游乐场玩海盗船的感觉,只是没一个会觉得好玩。

        大部分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他们全都脸色发白地抓着椅子的扶手好固定住身体。有一些女学生则一边抓着扶手一边忍不住大声哭起来。他们只是来这里旅行游玩的,谁会想到会遇到这种倒霉的事。

        这时外面乌黑的云层把整个天空都包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晚上7、8点的样子。看了一下外面的环境,船长十分果断地关掉了发动机。在能见度如此低的情况下继续航行的话,是十分愚蠢的行为。因为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撞到某些靠近岛屿的暗嶕。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暴风的过去,当然前提是在这条船还没被掀翻的情况下。

        “雷,我好怕。”小女孩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禁不住害怕起来。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雷隐柔声安慰着她。

        “嗯。”小女孩应了一声,然后安静地缩回他怀里。

        忽然想起点事,他站起来一边单手抱着小女孩,一边用另一只手扶着窗框慢慢地向船仓的前面走去。

        许多坐在椅子上的学生奇怪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雷隐走到船仓的储物柜前面,然后蹲下来用力打开了柜子,果然看到里面放满了桔红色的救生衣。他马上拿出一件帮艾蜜丝穿上,然后自己也穿上了一件。

        因为船仓不断摇晃的关系,他足足用了近五分钟才将这两件救生衣套在小女孩的身上以及自己的身上。穿好以后,他一边扶着窗框往原来的座位走去,一边对其他学生大声说:“这里有救生衣,如果想穿的话就自己想办法穿上。”

        听到他的话,马上有几个学生学他的样子走过来拿救生衣。

        回到座位以后,雷隐顺手把多出来的两件救生衣扔到那对美国老夫妇那里。那对老夫妇马上十分感激地向他道谢着穿上救生衣。

        “雷,这件衣服好漂亮喔。”艾蜜丝十分喜欢救生衣那鲜艳的颜色。

        雷隐听了忍不住笑起来,看来她好像没有刚刚那么害怕了。

        这时候,船身摇晃得更加厉害,令人感觉好像快要翻的样子。这时候不仅是那些女生,连那些男学生也忍不住哭叫起来。这些平日内以名校学生自居的年轻人首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一时间完全失去了方寸。

        就在这时,在驾驶室那里突然传来一声重重的撞击声,然后紧接着又传来了一下中年男人的惨叫声。在惨叫声过后却再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听到那下惨叫声,所有人都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没人愿意去看。这时每个人自身都难保,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别人。

        看了一下船仓里面各人鬼哭狼嚎的样子,又看了一下像小猫一样紧紧缩在自己怀里的小女孩,他只能无奈地等待暴风雨的过去。幸好船仓内的光管还正常发着光,不然那些人可能会更加恐慌。

        过了不知多久,感觉好像永远也不会停下来的剧烈摇晃终于慢慢停了下来,这也表示暴风已经过去了。

        劫后重生的各人慢慢地站了起来,在确定风暴真的过去后,全都兴奋地叫起来。

        雷隐抱着艾蜜丝走到驾驶室,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正躺在地上,他的额头上还不断地渗出血来。地上全都是从被吹开的舱门外面涌进来的海水跟雨水。

        就像雷隐先前所猜测的那样,刚刚那一下惨叫声果然是船长发出来的。

        蹲下来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发现他的头部受到猛烈撞击而引起了脑震荡导致陷入昏迷。

        在帮他做了简单的包扎后,雷隐从前仓的窗口望出去,所见之处全是一望无际的海水。

        他马上试了一下船上所配备的无线电,但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可能是被雨水打湿的缘故。

        这下麻烦了,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条船所在的位置。

        雷隐苦笑起来,搞不好这次的修学旅行会变成现代版的鲁宾孙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