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77-路上

觉醒-仿如昨日 177-路上

        第二天上午,分成好几批的学生们在几个导师的带领下,开始了鹿儿岛的观光之旅。

        首站是鹿儿岛的象征,位于鹿儿岛市不远处的樱岛。

        樱岛是一种巨大的活火山。据记载,樱岛火山爆发过30次以上,1914年爆发时流出的大量熔岩,填平了当时樱岛和大隅半岛之间的海峡,使两者相连。

        直到现在,在樱岛附近还能看到从火山口不断喷出来的浓浓白烟,像是一个巨大的蒸汽锅炉一样。事实上樱岛距离拥用50万以上人口的鹿儿岛市只有4公里左右,用渡轮往返的话只要15分钟。换句话说,如果樱岛再次发生火山爆发的话,对鹿儿岛市所造成的危害绝不亚于广岛的原子弹爆发。但是当地人似乎并没有丝毫紧张或做防护的样子,在雷隐看来,这完全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具体表现。

        一行好几批人一直向樱岛的半山腰走去,沿途时不时地看到摆卖工艺品以及当地特产的摊当。

        樱岛的土产也算是挺有名的,据说当地特产世界上最大的萝卜和最小的橘子。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看到那比大腿还要粗的萝卜以及小到跟指头差不多大的橘子,雷隐倒是一点想品尝的胃口也没有,他不喜欢那些看上去太过份的食物。

        但是艾蜜丝跟武浅静倒是对那些小橘子很感兴趣,十分兴奋地捧在手里把玩着。

        到上午10点左右,学生们终于来到樱岛半山腰的汤之平展望台。因为今天天气不错,所以从这里可以较清楚地眺望到远方的雾岛。

        接下来是自由活动时间,有些人选择原地休息,但更多的人选择进入附近的火山剧场里面,去观赏投射在三面分割银幕上,并配上特殊音响效果的影片《燃烧的地球—樱岛》。良好的音响跟视觉效果使不少人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艾蜜丝更是看得眼睛一眨都不眨。

        在分批回程的时候,雷隐他们一行人走到山脚的时候,看到前面有许多学生停下来并且围成了一团。

        “前面不知道有什么事,我们去看看吧。”武浅静眼中露出兴奋的神色。

        “三八。”武田在旁边悠悠地说了一句。

        “死色狼,你说什么?”武浅静大怒。

        “我只是在叫三八而已,想不到居然有人应了,哈哈。”武田特意大笑两声。

        “死色狼,你给我记住。和美我们走。”说完,她拉着好友向前面走去,和美只好跟着她上去。

        等她们走开后,武田马上对好友说:“我们也去看看吧。”

        雷隐失笑,“你刚刚不是骂人家三八吗,那你现在的行为算什么?”

        “三八是专指女人的,对男人无效。不要说了,快去看看吧,搞不好是有人在打架。”武田一边说一边拉着他走过去。

        走到前面的时候,武田看到一个文学部外语学科的导师正一边不断用手比划着一边跟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说着英文。

        那个外国人看起来十分激动的样子,涨红着脸连说带比地向那个导师表示着自己的意思。但是因为他说的不是英文,所以那个教英文的导师一头雾水的看着他的动作。

        武田问旁边的一个男学生,“那个老外想干什么?”

        那个人随口回答着:“我也不知道,刚刚他突然走过来跟我们说了一大串话,可是没一个人听得懂他说什么。”

        那个导师没办法,转头对后面的学生说:“你们知道高参老师在哪里?这个外国人说的是法语,只有高参老师才能跟他沟通。”他后面那句话其实是特意跟学生们说的,他可不想他们认为自己的英文口语能力如此糟糕。

        “高参老师好像并没有跟我们一起出来,他应该还在酒店里。”一个学生想了想回答道。

        “这下麻烦了。你快点去把他叫过来。”英文导师对他说。

        “可是酒店离这里好远呀。”他现在有点后悔多嘴回答了导师的问题。

        忽然他灵光一闪,对导师说:“老师你可以通过电话来叫高参老师来翻译呀。”

        “对呀,我怎么想不到呢。”英文导师马上拿出手机拨起来。

        可是等了很久,高参老师的手机都没有人接。

        英文导师在心里大骂,那家伙一定是趁着学生们都出去的时候睡懒觉。

        最后他没办法,只好对刚刚那个学生说:“电话打不通,你还是去叫他过来吧。”

        男学生顿时苦丧着脸,结果还是要跑一趟。

        那个法国人看到他们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急怒之下,用手拉着那个导师想把他拉走。

        那个导师被他一拉,本能地想挣开他的手。可是因为那个外国人的力道比他大,结果被他一下子拉倒在地上。

        “What’reyoudoing?”十分狼狈地爬起来的英文导师向那个法国人大声叫起来。

        “Sorry,Sorry!”那个法国人连忙用仅有的单词道着歉。然后又开始着急地向他比划起来。

        虽然很多法国人都懂英文,但很显然他并不是其中的一个。

        看到这个鸡同鸭讲而且无丝毫进展的场面,成村晴子觉得十分烦躁。

        真不知他们这么多人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外国人而停在这个热得要死的鬼地方。

        早知道修学旅行这么无聊,她是绝对不会参加的。她现在只想马上坐飞机回去。

        看到她的脸色不好,吉川十分知情识趣地说:“晴子,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可以吗?万一等一下点人数的话怎么办?”

        为了防止学生走失,一般每到一个大的旅游景点导师们就会清点一下人数。

        “不要紧的,反正我们正要回酒店,等一下其它人到酒店的时候,我们再出来集合就行了。”

        “真的没问题吗?”她有点心动起来,她真的想马上回去。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吉川拍着胸口说。

        “那好吧,我们走。”

        吉川马上在前面带路。

        其它几个尾随的男生看到他得意的样子,不禁又妒又恼。

        忽然,成村晴子停下了脚步,然后以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前面。

        这时候,不仅是他,其它人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前面。

        只见一个怀里抱着个小女孩的年轻男子走到了那个外国人的面前,然后跟他说了一句话。

        那个外国人一愣,然后满脸惊喜地跟那个男子说了一大串。

        听他说完,那个男子想了想,然后跟他说了几句。

        那个法国人马上用力点了点头。

        接着所有人看到,那个外国人立刻带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往另一方向走去。

        看着那个法国人跟那个男子对话的情景,吉川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有没有搞错呀,那家伙竟然会法语?

        不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像是见鬼一样的表情看着那个男子的后背。

        武浅静好不容易才把目光转到好友的身上,“和、和美,你哥哥还会说法语?”

        虽然也是第一次听到他说法语,但是对于哥哥的高深莫测她已经有点习惯了,所以她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惊讶,只是说:“我们快去看看怎么回事。”说完,她快步跟了上去。

        “等我一下。”武浅静也跟着跑上去。

        看到她们两个走了上去,武田终于反应过来,赶紧跟在她们后面。

        在他们的带动下,其它学生也慢慢跟了上去,包括刚刚正准备离开的成村晴子。

        跟着那个法国人来到一处专供游人休息的草坪上面,雷隐看到一个约三十来岁的法藉女人正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着躺在草坪上,在她的口中还咬着一条白色的手帕。

        雷隐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的确是像她老公所说的那样,是癫痫发作。而且看她脸色发黑的样子,发作的时间肯定不短。

        癫痫症俗称羊痫风,是因为脑部神经细胞过度活跃而引起的临床表现,一般成因是由脑部病变或脑损伤所引起。其症状表现一般分为小发作跟大发作,而且一般都会出现肢体抽搐的现象。如果是小发作的话,一般短时间内就会恢复。如果是大发作的话,除了肢体抽搐以外,还会出现呼吸停止的情况。一般每一次发作大约10-20秒就会恢复,因此这种短暂呼吸停止对于病人来说没有关系,但是如果持续、重复出现,病人就会因为长时间的缺氧而有生命危险。而现在这个法国女人发作的样子,正是最危险的那一种。

        因为癫痫症发作的时候是很吓人的,所以那些跟上来的学生当中有不少女学生吓得尖叫起来。

        虽然那个男人已经用手帕塞到他老婆的口里防止她咬到自己的舌头,但是她的抽搐如果不停下来的话,她还是会因为缺氧而死掉。

        雷隐看到这里,马上对那个男人说:“你身上有抗癫痫的注射药剂吗?”

        那个男人十分懊悔地说:“我没有带,我太太已经两年多没发作了,我以为她已经好了,所以并没有把药带在身上。”

        雷隐在心里大骂了一句。

        这个女人已经没时间再等下去了,虽然已经用手机打了急救电话,但是如果等救护车来到的时候,她可能已经死掉了。

        雷隐没办法,只好走到那个女人身边,伸出双手大拇指按压着她两边颈下的穴位。

        按压了几下后,他又在她后颈及锁骨对下的好几个穴位点压起来。

        “你在干什么?”那个男人迷惑不解地看着他的动作。

        “等一下你太太张开嘴的时候,你就给她做人工呼吸。”雷隐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边回答着。

        “真的可以吗?”法国男人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他很清楚知道,癫痫症发作的时候,病人的牙关是紧闭着的,所以他才用手帕塞到她的嘴里防止她咬到自己的舌头,又怎么会自己张开嘴呢?

        雷隐没理他,继续在那个女人身上按压着。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看到那个女人的脸色变成紫黑色一片,即使是一般人也知道她的状况十分危险。那个男人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发狂似的冲上去想把这个乱来的家伙撞开。

        可是在快撞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把他整个人甩了出去,过程快得根本没人看清楚他做了什么。

        “如果你还想救你老婆的命,就不要来烦我。”雷隐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后,怔怔地看着他。

        又过了一分钟,当法国男人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地上的女人奇迹似的放松了紧咬着的牙关。

        雷隐看到这样,马上把她口中的手帕拉出来,然后对那男人大声说:“快给她做人工呼吸。”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马上惊喜地趴在地上给她做着人工呼吸。

        这时雷隐对旁边的妹妹说:“和美,你马上去商店买些牙签来。”

        “我知道了。”和美马上向最近的商店跑去。

        雷隐继续在那女人身上按压着,只是按压的部位改成了四肢的各个位置。

        很快地,和美把牙签买了回来。

        雷隐从那包牙签里面拿了几支出来,然后用身上的小刀把每支牙签剖成两半。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把那女人的衣服翻起来,然后把一支一支的牙签插在她身上。

        幸好那个正帮自己老婆做着人工呼吸的男人并没有看到他正在做的事,不然肯定会激动得跳起来。

        但如果是一个稍微懂点针炙的人在场的话,同样会激动得跳起来。因为要将这样一折即断,而且只有原来一半粗细的牙签刺入人的身体内,其难度之大绝对不是一句“神乎其技”可以简单概括的。

        很快地,将十几支牙签插在了法国女人的身上穴位后,雷隐将手放在女人的手腕位置把着上面的脉搏。

        “他、他在做什么?”那个英文导师回头向学生们问道。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答,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所发生的一切。

        “你在干什么?”法国男人终于看到自己老婆身上像箭猪一样插满了竹签,马上愤怒地大声叫起来。

        “你给我闭嘴,继续给她做人工呼吸。”雷隐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男人稍微冷静了一点,想了想,然后赶紧低下头继续做着人工呼吸。

        过了一会,看到那个女人的抽搐停止后,雷隐知道差不多了,于是慢慢地把牙签一支一支取下来。

        “好了,停下来吧,她应该可以自己呼吸了。”雷隐把完脉后说了一句。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老婆,果然看到她已经恢复了呼吸,而且身体也停止了抽搐。

        “她、她怎么样了?”男人不敢相信地问道。他原本只是想叫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让她的老婆恢复了正常。

        “我刚刚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医院,等一下救护车就会来,等到了医院你再让医生给她详细检查一下吧。”雷隐把地上的牙签捡起来,然后扔到附近的垃圾筒里。

        “请问你刚刚做了什么?”法国男人到现在还不明白他刚刚究竟干了什么。

        “急救措施而已。以后别忘了要随身带药。”说完,他把站在一边看着的小女孩抱起来。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那男人十分激动地看着他。

        “要谢就谢这小鬼吧,如果不是她开口,我未必会这么多事。”他说的是实话。

        “谢谢。”男人用颤抖的声音再次道谢。

        艾蜜丝睁着又圆又大的眼睛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然后微笑着缩回了雷隐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