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75-出行

觉醒-仿如昨日 175-出行

        看到雷隐抱着一个小女孩出来,营野莹子愣了一下,“你妹妹吗?不对,你妹妹应该跟你一样读大一。”

        “看来你的消息不算很灵通,最近没有做功课吗?”雷隐不咸不淡地说。

        营野莹子忽然笑了起来,“那件事都已经过去,我已经没必要再找人查你。算了,我不问了。”

        看到她的笑容,雷隐觉得有点奇怪。

        帝京校园内的绿化做得很好,在阳光的照射下,周围的花草树木显得生机勃勃。

        “真是怀念呀,不知不觉已经好几年没来这里了。幸好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你应该知道的吧?我也是从帝京毕业的。”营野莹子回头看着他。

        “是吗?那真是太巧了。”

        “不浪费你时间了,我们坐下来谈吧。”女警视在公园的一张石椅上坐下。

        雷隐坐在她对面的另一张石椅上。

        坐下来后,他把艾蜜丝的睡姿调整一下,让她可以睡得舒服一点。

        营野莹子静静地看着他的动作。

        坐好后,雷隐看着她,“说吧,有什么事?”

        女警视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你见过相片中的男人吗?”

        仔细看了一会之后,雷隐抬起头,“见过,就在一个星期前,当时我还教训了他一下。怎么,他要起诉我故意伤人吗?”

        营野莹子深深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她忽然笑起来。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明很多,我还以为你会否认见过这个男人,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雷隐随手把照片放下。

        “就在几天前,我接手处理一椿恶意伤人的案件。被害人就是照片中的男人,他叫山田士良,今年四十三岁,职业是东京大都银行的业务主任。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吗?”

        “如果你想说的话,我会听下去。”

        “很惨。虽然没有死,可是比死还要惨。不仅下体被人阉割,而且脊椎受到重击,导致全身瘫痪。他现在除了头脑还清醒以外,基本上跟植物人差不多,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

        “真是令人同情的遭遇呀。”可是他脸上却连半分同情的表情也欠奉。

        “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雷隐冷笑,“营野警视,你是一个警察,应该知道警方办案向来以证据为根本。如果你有证据的话,我不介意你带我回去,但是如果没有的话,请不要乱说,我是有权告你的。”

        营野莹子将目光收回,然后把照片放回提包。

        “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在调查这件案的时候,我看得出这是很明显的报复行为。于是我翻查了这个男人的记录,发现他曾经涉嫌跟三起猥亵儿童的案件有关,但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最后都不了了之。而那天在商场里面发生的情况,商场的监视器都已经录了下来。当看到跟他起冲突的人是你之后,我就知道指使别人向这个男人下手的人一定是你,因为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

        “真是有趣的结论呀,这么说,营野警视是想带我回去调查?”

        “不是。也许你不信,这件案件其实我根本就不打算继续查下去。像那种比畜生还不如的男人,我没兴趣为他做任何事。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想来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女警视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你是不是那天晚上的黑衣人?”

        “什么黑衣人?”雷隐在心里大骂,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认出来了,只是不知道认出了多少。

        “我知道你一定就是那个人。”营野莹子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懂你说什么?”雷隐开始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牌了,其实她根本就不敢肯定自己就是那个人,现在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果然,在跟雷隐对视了一会之后,营野莹子眼里出现了一丝失望的神情。

        雷隐在心里暗笑。像他这样的千年老鬼,即使是说着多荒谬的大话,表情跟眼神都不会有丝毫的破绽,又岂会被这个女人看得出来?

        “算了,反正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看到她这么容易就说出来,雷隐反而觉得有点意外。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营野莹子回头对雷隐笑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回到母校的关系,好像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以前我很是看不惯你那副好像什么都知道,但却什么都不肯说的样子。但现在看到你在帝京读书,这才意识到你原来是我的学弟,而且年纪也比我小很多。也许是因为这个关系,开始觉得你的嚣张有点可爱。”

        被某人,而且还是一个年轻女性冠以“可爱”一词,即使是脸皮厚到可以防弹的雷隐也觉得脸上有种灼热感。

        他奶奶的,老子驰掣江湖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不知道出生没有。

        “喂,你说完了吗?如果说完的话就散了吧,我没什么时间陪你闲聊。”

        看到他一脸不满的表情,营野莹子微笑起来,“下管你是不是那个人,我还是很多谢你。一切都已经过去,我那个背负了八年的包袱总算是放下来了。好了,不再浪费你时间,再见。”说完,她转身向外面走去。

        雷隐有点深思地看着她的背影,他忽然发现,这个女人其实也有不错的地方。

        □□□□□□□□□□□□□□□□□□□□□□□□□□□□

        电视越看越无聊,于是雷隐走到了厨房。

        只见身上围着一条素色围裙的直子这时正用勺子把锅里的汤倒了一点在试味的小碟子上,然后端起小碟子喝了一小口。

        雷隐走过去轻轻地抱住她的纤腰,“味道怎么样?”

        直子转头微笑看着他,“你一定饿了吧?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可是我更想吃你。”雷隐把头贴在她的线条优美的脖子上。

        直子的脸顿时红起来,全身只觉一阵酥软无力。

        在餐桌上,看到雷隐胃口大开地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直子脸上露出十分满足的笑容。

        “喂,光看是不会饱的。”雷隐夹了一只虾放到她的碗里。

        直子看了他一下,然后低下头吃着。

        洗完碗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她看到雷隐正专注地看着午间新闻。这是雷隐唯一会在电视上看的节目,如果新闻也算是节目的话。

        慢慢地走过去,直子跪坐在他的脚边,然后把头枕在他的膝盖上。

        将目光从电视上收回来,雷隐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长长的秀发一边看着她露出来的半张脸。

        “有心事?”

        直子摇摇头,然后抬起头看着他,“把艾蜜丝交给你妹妹照料不会有问题吧?我记得听你讲过,她除了你跟爱丽琳以外,对其它人会有抗拒感。”

        雷隐把她拉起来抱在怀里,“现在已经好很多了,经过这几天相处,她对和美跟她的同学都没怎么抗拒了,况且只是让她们照顾一天而已。前一段时间因为要考试,已经很多天没见你了,所以想跟你过过两人世界。”

        “雷,我是不是很傻?”直子贴在他胸口上小声说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

        “自从艾蜜丝来了以后,我觉得你好像被她抢走了似的。我有时也很气自己,竟然会吃一个小女孩的醋。”直子的表情相当精彩。

        听到她的话,雷隐不由得笑起来,“你说得没错,你真的很傻。”说完,他抬起她的下巴吻在那娇艳的红唇上。

        直子热烈而温柔地回应着,似乎想把心中的委屈通过双唇传达到爱人那里。

        唇分后,雷隐看着她娇喘微微的俏脸笑着说:“你呀,有时候比艾蜜丝还像一个小孩子。”

        “雷,我真的很想你。”直子眼眶红了起来。

        看着她痴恋不已的眼神,雷隐心中充满了怜爱。轻轻地把她拦腰抱起,然后向房间走去。

        直子痴痴地望着他,两只纤手紧紧的绕着他的脖子。

        不知过了多久,当直子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一只手正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后背。那种温馨的触感令她觉得十分的舒服。

        看到她睁开了眼睛,雷隐用手指摩挲着她的双唇,“醒了吗?”

        “我怎么了?”直子有点迷惑的感觉。

        “你刚刚晕过去了。”雷隐微笑看着她。

        直子顿时脸红起来,在那种强烈的快感下,她还以为自己要死掉了。回想起自己发出的那种羞人的叫声,她完全不敢看他的脸。

        继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柔滑肌肤,雷隐忽然说:“真的不想陪我一起去参加帝京的修学旅行吗?”

        听到他的话,直子抬起头看着他,“雷,你生气了吗?”

        “当然不是,只是多口问一句而已,不要乱想,知道吗?”知道她喜欢有把什么都放在心里的习惯,雷隐马上加了一句。

        “其实我也很想跟你去,只是你的同学也会一起参加,我觉得不是很好。”直子再度露出那种为难的表情。

        “好了,我不再问了。等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就我们两个人去。”

        雷隐知道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个结。那就是两人相差了6年的年纪,而且她还做过他的老师,到现在为止,她还未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面对外人审视的眼光。他知道这种事急不来,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雷,你真的不生气吗?”直子满脸担心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傻瓜,不要把我当成那种小气的男人。”雷隐吻了一下她的眼睛。

        看到他真的没有生气,直子终于松了口气。

        “以后不要胡思乱想,有心事的话要告诉我,知道吗?”

        “嗯。”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直子心里十分感动。

        安抚好她的情绪后,雷隐又开始有了冲动。

        “再来一次好吗?”他贴到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直子羞得连耳朵也红了起来。过了一会,她强忍着羞意点了点头。

        房间内很快又响起了成熟女性那越来越清楚的娇吟声。

        □□□□□□□□□□□□□□□□□□□□□□□□□□□□

        公布完考试成绩后,所幸连最危险的武田也安全关过。然后,四个年轻男子在大学里的第一个暑假开始了。

        暑假之初,学校计划好的修学旅行如期举行。

        这次的修学旅行但跟去年一样,以新生居多。另外再加上有不少人还带了男朋友或女朋友一起去,所以人数更为庞大。出发那天,所有人都在东京羽田机场的候机楼里面集合。

        虽然学校原计划一二年级去鹿儿岛,三四年级去北海道。但是报名的时候,有不少三四年级的学生改报去鹿儿岛。抛开纯粹旅游的角度考虑,那些学生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全部都没有或暂时没有女朋友。

        面对着虎视眈眈的高年级学长们,那些一二年级的男学生们变得空间的紧张。就连去洗手间的时间都尽量缩短,不敢离开自己看中的目标人物太长时间,以免被人有机可乘。

        “正志,你妹妹呢?”武田四处张望着。

        “她陪她的同学去买点东西,等一下就回来。吉川呢?”

        “天知道那家伙去了哪里鬼混。可能又去晴子那里献殷勤了吧。”

        “那你怎么不去,你不是为了成村晴子才参加这次修学旅行的吗?”

        “别提了,晴子太难追了,你看吉川就知道了,所以我决定换个目标。现在我发现某人的妹妹真是越看越漂亮,所以,作为好朋友,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帮助。”武田涎着脸说。

        “我说过,你不是她喜欢的类型,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不过你硬要试的话,我也不会管你,可是你别指望我会帮你。”

        “不帮就算了,可恶的家伙。”武田悻悻地说。

        雷隐懒得理他,低下头对坐在他大腿上的小女孩说:“小鬼,等到了鹿儿岛,我带你去泡温泉。鹿儿岛的温泉算是挺有名的。”

        “什么是温泉?”小女孩睁着又圆又大的眼睛看着他。

        “就是在火山口附近有一些岩坑,那些岩坑都是地下水的出口。因为在火山附近,所以那些地下水会被地底下的熔岩煮热,那些煮热的地下水就是温泉。人可以在那些温泉里面浸泡。”雷隐向她解释道。

        “那跟洗热水澡有什么区别?”小女孩歪着头想了想问道。

        雷隐笑着说:“因为温泉都是地下水,有丰富的矿物质,对身体很有好处。不过感觉上的确跟在浴缸里泡热水澡没多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也许是池子比浴缸大很多吧。对了,你会不会游泳,如果不会的话到时我在温泉里面教你游泳好不好?”

        “好。”小女孩十分开心地笑起来。

        半个小时后,全部人都分批登上了航机。

        从不断攀升中的飞机窗口望下去,一幢幢的建筑物变得越来越小。

        希望这次的旅行不会太无聊。雷隐看着正兴高采烈地看着窗外景色的艾蜜丝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