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71-关心

觉醒-仿如昨日 171-关心

        “不舒服吗?”在直子的公寓门口,雷隐看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于是将手放在直子的额头上试了一下体温。

        “我没事,也许是有点累吧。”直子并不想他担心。

        “那早点休息吧,有事记得打给我。过两天我会再来看你的。”雷隐将她的玉手放在脸上轻轻摩挲着。

        “嗯,我知道了。”直子柔顺地回答着,他这种不经意的温柔动作总是让她十分感动。

        看着雷隐的车越开越远后,直子的心情有点复杂。

        也许是因为爱之过切的关系,对于爱人所重视的人,她真的很希望可以得到他们的认同。因此她在他的后父面前才会显得这么紧张。

        对于艾蜜丝的心情,她多少可以了解一些。而且她对雷的依恋程度,直子也是很清楚地看在眼里的。就像是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将要被人抢走一样,基本上没有哪个小孩子会愿意接受。更何况是一个对她来说这么重要的人呢。

        幸好她只是留在这里过暑假而已,直子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第二天早上,雷隐带着艾蜜丝去参观帝京的校园。

        一路上,小女孩显得十分兴奋,“雷,这就是你读书的地方吗?好大喔。”

        “对于习惯冲动的年轻人来说,这个放养区的面积可能还稍嫌不足。”雷隐说着并不适合儿童教育的话。

        看着艾蜜丝不解的眼神,他笑着说:“我带你去看看平时上课的地方好不好?”

        艾蜜丝马上高兴地点头。

        于是在依旧沉闷的经济理论课堂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客人。

        不少学生,尤其是女学生,都时不时地转头看着那个有着奶白色皮肤的可爱小女孩。本来就听者寥寥的理论课更加乏人问津,授课的导师心情更是郁闷加无奈。

        “那是人间凶器的妹妹吗?”

        “应该不是,听说他妹妹在文学部读一年级,可能是他亲戚的小孩吧。”

        “如果不是人间凶器坐在旁边,我真想去摸摸她,真的好可爱呀。”

        “如果你敢不要命的话尽管去试试。别忘了那四个被他干掉的社团跟篮球社的岗田,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么野蛮的男人。”另一个女生插嘴说道。

        “我听人说,好像是岗田故意去撞他的妹妹,他才去找他麻烦的。”

        “这种谣言你也信?像他这种只会动粗的男人还有什么道理可讲的。我看他不过是妒忌岗田受欢迎才特意去找人家麻烦的。所以我最讨厌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了。”

        “说起来也奇怪,我看他并不像是那种肌肉男的样子,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呢?一连挑了四个社团喔。”又有一个女生插嘴。

        “这个我怎么知道?”

        类似的议论在课堂里面四处响起,好像苍蝇的嗡叫声一样,虽然无害,但是令人讨厌。

        倒是那个被谈论的对象却仍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看着一本颇厚的书。虽然不知道书名,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课本。

        至于那个同样被谈及到的小女孩,则是聚精会神地看着加插了英文翻译的日本漫画书。

        说起这几本漫画书雷隐就觉得悲惨万分,那些漫画都是艾蜜丝在和美兼职的书店里面看中的。本来这并没有什么,只是里面全都是日文,所以小女孩就缠着雷隐叫他把里面的内容翻译成英文。

        看着那厚厚的一迭漫画书,雷隐当时真是连自杀的心都有。

        在那些漫画上面以十分不雅观的方式所加插的满满的英文翻译,正是他昨晚工作到凌晨两点的成果。

        当把所有的漫画全都翻译好了以后,他发誓,今后绝对不让艾蜜丝接近日文书店尤其是漫画书店十米以内。

        虽然看书的时候小女孩的表情十分丰富,但是她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很安静地倚着雷隐的肩膀做着自己的事。

        这是雷隐最为欣赏的一点,跟其它喜欢吵吵闹闹的小鬼不一样,艾蜜丝是一个很乖很安静的孩子,很少会吵到或打扰到别人。

        在旁边看着他们的武田十分羡慕。真不明白正志这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会有这么大大小小的美女喜欢他。看着这个只能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的小女孩,他开始有点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有恋童癖的倾向了。

        “正志,可以让我跟艾蜜丝聊一下吗?”武田终于忍不住说道。

        “以你这么烂的英文程度你真的认为可以做到这一点吗?”雷隐斜觑了他一眼。

        “虽然我英文不好,可是在家里的时候我可是很受小孩子们欢迎的。你知不知有一种语言是世界通用的,那就是微笑。”武田一边说一边咧着嘴笑起来。

        “收起你的通用语言,你这样别人只会以为你的嘴在抽筋。”虽然是这样说,但他还是低下头对艾蜜丝说了几句。

        小女孩看了武田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雷隐对满怀希望的叛逆青年说:“她说她不想跟不认识的人玩。其实你不要在意,她对所有陌生人都有些抗拒感,等认识久了就没事了。”

        “这样呀。”武田有点失望。

        雷隐看了一下时间,“看来快要下课了。”

        转头向小女孩问道:“你想到外面吃饭还是想在学校的餐厅吃?”

        “雷去哪里丝就去哪里。”看到他开始有空的样子,小女孩十分高兴地抱着他。

        真好呀。看着他们,武田又露出艳羡不已的表情。

        □□□□□□□□□□□□□□□□□□□□□□□□□□□□

        吃饭的时候,对于突然出现在雷隐身边的艾蜜丝,吉川同样感到有点惊讶。

        “正志,你什么时候兼职做保姆的?”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雷隐懒得理他,随手拉开一张椅子让艾蜜丝坐下来。

        仔细打量了一下艾蜜丝,吉川以专家口吻说道:“以我的专业眼光看来,这个小鬼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可惜现在年纪还太小,真是可惜呀。她就是你上次说要去瑞士探望的人吗?”

        “是的,她的监护人工作比较忙,所以托我照顾她直到暑假结束。”

        “这么说你真的要做保姆了?暑假可是很长的。”吉川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艾蜜丝是很乖的,我并不觉得有什么辛苦的地方。反正我原来就打算跟我女朋友去瑞士找她玩,现在连机票都省了。”雷隐看到小女孩因为有其它陌生人在而显得有点紧张的样子,于是他轻轻地握住她的小手安抚着她。

        “这么说你不打算去瑞士了?那这次学校组织的修学旅行你会参加吗?”吉川问道。

        “知道这次去哪里了吗?”武田插嘴问道。

        “今天收到学生会的通知,一二年级去鹿儿岛,三四年级去北海道。当然,如果不怕被学长们当猴子一样耍的话,报名去北海道也可以。”

        “你们会去吗?”武田向吉川和白石明问道。

        “我当然会去,阿明因为要参加剑道社的集训所以去不了。”吉川回答道。

        “既然这样那我也去好了,希望不会像高中的修行旅游那么无聊。”武田想了一下才说。

        “我觉得你不去比较好,反正也没什么好玩的。”吉川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既然不好玩,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我知道了,到时成村晴子也一定会去,不然你不会这副嘴脸。”跟他相处了十几年,武田马上嗅出他的话里带有阴谋的味道。

        “随便你怎么想。”吉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这次的修学旅行可以带家属去吗?”雷隐忽然向吉川问道。

        “当然没问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带男朋友或女朋友一起去是很正常的,只要你给足了旅费,学校方面是不会管的。看起来你想参加的样子,是不是想带女朋友一起去?”吉川跟武田一样,同样很想见一下正志的女朋友长得怎么样。

        “反正只是去几天而已,随便逛逛也好。可能我会带女朋友跟这小鬼一起去。”雷隐本身并没有四处旅游的习惯,但难得艾蜜丝从瑞士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他当然想她玩得开心点,所以才对这个修学旅行有点动心。比起那些老年人居多的旅行团,这个纯粹由大学生组成的旅行团队,应该会比较热闹一点吧。他是这么想的。

        吉川忽然笑得有点暧昧,“虽然很想见一下你的女朋友,但作为朋友,给你个忠告,还是一个人去比较好。”

        “为什么?”

        “据那些学长们说,修学旅行又叫失身之旅或狩猎之旅。在这种旅行中,很多即使在高中时期还保留处男之身或处女之身的男女都会找到发泄的机会,更不用说是那些身经百战的家伙了。所以通常在旅行结束后,会突然涌起许多对情侣出来。如果你把这小鬼也带上的话,可能会少了很多亲近女孩子的机会。”

        “意思就是说,年轻人在野外的时候因为释放天性而比较容易发情是这样吗?你可以用这个题目来写一篇毕业论文了。”雷隐刻薄地说道。

        “总之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到时你想怎么做是你的问题。”吉川耸了耸肩。

        雷隐没再说话,只是低头想着,不知这次的旅行和美会不会参加。

        “这次的旅行我不想去。”和美的回答跟雷隐猜想的差不多。

        下午的时候,雷隐带着艾蜜丝来找和美。见到她之后随便问起了这个问题,而和美也很干脆地回答。

        “理由呢?”

        “不想去。”

        “除了主观上的理由,还有客观上的理由吗?”

        “虽然也有客观的理由,那就是我要兼职。但我认为主观上的理由更加重要。”

        “不习惯穿泳装吗?要不要我带你去挑几套?顺便也帮小鬼买两件。”雷隐微笑。

        “哥!”轻嗔薄怒浮现在那张清秀的脸上,令她看起来充满了少女特有的生气。

        自从换了个新形象后,现在的和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女孩。虽然没有穿上靓亮的裙装,但所有经过的男学生还是会忍不住看她一眼。

        “难得的假期,如果不好好玩一下的话,以后出来工作的时候会后悔的。听我的话,去玩玩吧。”

        “这算是兄长的命令吗?”

        “不,只是兄长的关心。如果你实在不想去的话那就算了。”雷隐干脆以退为进。

        “让我考虑一下吧。”

        雷隐听到这句话知道她基本上已经算答应下来,因为通常她说要考虑的事到最后一般都会接受。

        “有决定的话打我手机,先走了。小鬼,我们走吧。”最后一句话他既是对艾蜜丝说,同时也是对正蹲在地上对艾蜜丝又亲又抱的武浅静说。

        听到他的话,武浅静马上一愣,“你们这么快就走了吗?”

        雷隐知道她舍不得的绝对不是自己,不禁没好气道:“既然这么喜欢,就找人生一个好了。”

        “你以为我不想呀,可是我怕生出来的小孩长得跟家里的表弟表妹们差不多那就惨了。还有就是,听说怀孕之后身材会严重变型的,而且还会有妊娠纹。另外产后恢复也是一个大问题。”武浅一本正经地说着。

        “不好意思,我帮不了你。”雷隐想不到随便的一句话会引出这么多妇科问题出来,不敢久留,马上拉着艾蜜丝走开。

        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武浅静在后面小声抱怨起来,“小气的家伙,让我跟小艾多玩一下会死呀。对了,你哥哥找你有什么事?”她刚刚完全没听到他们的讲话。

        “他想叫我参加这次的修学旅行。”

        “想不到他会这么细心,那你会参加吗?我真的希望你也能一起去。”武浅静也劝过她,可是并不成功。唯有把希望押在她的哥哥身上。

        “也许会吧。他总是这样喜欢乱为别人担心。”和美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

        她很清楚知道他的心意,他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像个平常女孩那样去跟别人相处,认识多一些朋友。从高中开始,他就一直是这么做的。

        武浅静怔怔地看着她的笑容出神。她忽然发现,和美笑起来是很好看的。

        “小鬼,你喜欢那个多手的姐姐吗?”在走出文学部后,雷隐忽然问艾蜜丝。

        小女孩偏着头想了一下才点点头,“虽然她亲得我满脸都是口水,但是我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可能用热情过度来形容会更贴切一点,雷隐接着问:“那我妹妹呢?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姐姐。”

        小女孩又想了一会,然后笑起来,“丝也很喜欢她。丝觉得她的心里面其实是很柔软的。”

        “实话吗?说谎可不是个好孩子喔。”雷隐逗着她。

        “丝从来不说谎的。”小女孩涨红着脸说。

        看到她有点生气的样子,雷隐微笑着用手掐住她的脸向两边拉开。

        在轻轻地拉了几下后,小女孩终于忍不住“咭”一声笑出来,然后把头钻到他怀里撒起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