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68-八年

觉醒-仿如昨日 168-八年

        从刑事部办公房的窗口望下去,筑田仍然看到在警视厅的大门口处围满了从早上等到现在的各个电视台的记者。看来俗称的狗仔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看来真的越闹越大了。”筑田苦笑起来。

        “哪个想出名的话,只要到下面大叫一声,‘我是营野莹子的下属,当时我也在场。’相信马上就会被那些记者围住,很快就可以成名了。”坐在他旁边的一个警员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说道。

        “我到现在还有点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竟然在东京这个大都市里面还有人做活体实验。”另一个三十来岁的警员咋舌道。

        “真不知那个女人究竟有没有脑子,竟然连这种事也要大肆揭发出来,这下子日本算是彻底出名了。真怀疑她究竟是不是日本人。”一个四十来岁的老警员冷笑道。

        听到他的话,其它几个警员相互对视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那个男人继续说道:“等着瞧吧,上头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真想看看那个女人最后的下场会是怎样。”

        “马田,这样说好像有点过份了。虽然她平时为人凶了一点,但她毕竟我们的上司呀。”筑田开口说道。

        马田抬头看着他大声说:“那个女人给了你什么好处,难道你也认为她做得是对的吗?像这种会令国家蒙羞的事,即使是有一点爱国心的人也不会把它闹成这样,她这完全是通敌叛国的行为。如果是战前的话,她早就已经被绞杀了。就连你这种帮她讲好话的帮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只是以事论事而已,什么帮凶。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好吗?前辈。”筑田冷笑起来。

        “日本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毫无半点爱国心,只知玩乐的人在,才会越来越堕落的。”

        “我看是因为有你这种顽固不化,只会在嘴上谈爱国的人在,才会变成你说的那样的。”筑田反讥道。

        “混蛋,你敢再说一遍。”

        “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吗?”

        “你们不要再吵了。”看到两人的火药味越来越重,其它几个警员赶紧把他们各自拉开。

        此时在东京警察总部三楼的会议室内,同样是充满着令人压抑的气氛。

        经过几个警视长的轮番盘查后,坐在中间的警视监看着脸色冷漠的女警视,“营野参事,我对你这次自作主张的行为十分失望。你为什么在不通知总部的情况下私自将这件事向那些媒体记者揭发出来。你这种行为已经违反了警察规程,是严重的越级行径。总监大人对这件事十分关注,希望你能明确地表示悔意并接受应得的处分。”

        看着穿着高级警服,像在盘查罪犯一样坐在自己前面的几个警察高层,营野莹子用冷淡地语气说:“在我遇到那头从实验室中逃出来的实验体之后,我正准备着手调查这件事的时候,我的前任上司,也就是刚被撤职查办的横典警视长,他勒令我不得再调查这件事。事后也证明,他的而且确是跟这件活体实验事件有所牵连的官员之一。我当时并不知道在警方高层内部还有多少官员跟这件事有所牵连,为了可以令到真相得以大白,所以我才在不通知总部的情况下擅自将这件事揭发出来。我只是在尽一个警察应尽的本份而已,如果这也算是有错的话,我无话可说。”

        那几个警方高层想不到这个女人的词锋如此犀利,不禁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警监干咳了一下,其它几个警视长马上反应过来。

        “营野参事,无论你的动机是什么,但你这次的擅自行动仍然是属于越权行为。而且还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是个不可推卸的事实。至于你将会被如何处分,我们在作了商议之后会另行通知你。现在我们想问的是那些帮助你从地下室逃出去的男人的具体情况。”

        女警视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还是问这个问题,“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当时全都蒙着脸,除了知道他们的性别以外,我一无所知。”

        “营野参事,请你不要用这种借口来敷衍我们。”

        “我说的都是实话,信与不信取决于于你们。”她的口气再次转冷。

        “你……”那位质问她的警视长从未被人如此顶撞过,顿时气得站了起来。

        “汤山警视长,请不要这么激动。营野参事,你回去好好想清楚,如果你记起什么的话,就通知我们。我们是很看好你的,希望你不要令我们失望。”警监一脸和蔼的表情。

        “谢谢,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了。”

        “在处分还没下来之前,你就先在家休息几天吧。”

        “我知道了。”对这种结果,营野莹子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等她出去后,其中一个警视长对警监说:“沐田先生,为什么不撤掉她的职务,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了。”

        警监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这样做。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存在,如果我们把她撤职的话,外面的人会以为我们是在报复她,从而认定警方高层也跟这件事有所牵连。这是总监先生特意交待过要小心处理的。”

        “我明白了,沐田先生。”

        □□□□□□□□□□□□□□□□□□□□□□□□□□□□

        一连几天,不管在什么时间,只要打开电视机,就可以看到铺天盖地关于活体实验的追踪报道。其收视率首次高过成人节目,所以越来越多的电视台即使是拾人牙慧也好,都争相报道着。

        虽然那个地下室只是暂时存放实验用的设备仪器的临时场所,但那些习惯于断章取义的记者们完完全全把它当成了进行活体试验的实验室。因为除了那些数之不尽的设备仪器外,警察还在地下室里救出不少被关着的偷渡客。他们全都面黄肌瘦,衣衫残旧,越发令人同情。

        至于那个一向被众多市民爱载的“爱国官员”,现任东京都事池山慎太郎,在被公安带走后就一直不知所踪。

        比起在这里发生的事,那盘被指是东京都事池山慎太郎亲口述说的录音带,里面所列举的牵涉官员名单,更令整个日本政坛大为震动。

        一时间,各路政党纷纷站出来指责斥骂,毕竟这种打落水狗的机会并不是时时会有的。

        尽管有议员大声高呼这盘磁带是仿造,但是在强烈的与论声势面前,这种声音越发的无力。因为经过专家鉴定,磁带里面的确是池山慎太郎的声音。只是那个不断问他问题的男人,却没人知道究竟是什么人。

        在这种强烈的反对声浪下,为平息民怨,凡是被牵涉的官员全都被革职查办。而其中涉及的不同政党以及官员人数之多,在日本政史及至世界政史上前所未见。

        随便翻开报纸或打开电视,都可以看到政党之间的谩骂斗争。这时候的日本朝野上下,只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

        但不管那些议员们如何闹,一般的民众还是得像平常一样上班下班。只不过在闲余的时候多了个谈资或者诅骂的对象而已。

        “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看着电视上面已经连续放了几天的追踪报道,躺在雷隐身上的直子叹了口气。

        “不要再看这种节目了,看得越多心情只会越差。”雷隐拿起遥控器换了个频道。

        “嗯。”直子把头转回来贴在他胸口上,聆听着他的心跳声。

        “对不起,这几天有点事要做所以没能过来看你。”雷隐抚摸着她像上等丝绸一样的秀发。

        “不要说了,我知道的。”直子稍稍把身子撑起来温柔地看着他。

        从下往上看着她秀发垂下来的绝美容颜以及那像水一样的温柔眼波,雷隐忽然有种领悟,今世之所以会转生到日本,也许就是为了跟眼前这个玉人相遇。

        “直子,你相信命运吗?”雷隐轻轻地伸出右手抚摸她的脸颊。

        “以前不信,但自从认识你之后就开始相信了。”

        “理由呢?”

        直子的声音也像水一样温柔,“我觉得我是为了等你才降生到这个世上来的。”

        雷隐的瞳孔瞬间放到最大,他慢慢坐起来,然后把她的头轻轻拉过来。最后,两人的额头终于贴在了一起。

        “知道吗?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完,他向她娇艳的红唇吻了下去。

        美丽的女人温柔而又热情地回应着爱人的索取。一丝泪水从她眼角渗了出来,然后顺着晶莹剔透的肌肤慢慢流了下来。

        两人的体温随着热吻的继续不断地攀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雷隐的手伸入了直子的衣服跟短裙里面游移活动着。在强烈的刺激下,躺在他身下的成熟美女全身变得像火一样烫,裸露出来的肌肤也泛起粉红色的光泽。一阵阵令人发狂的呻吟声不断地从她的鼻息中透出来并在整个大厅回荡着。

        一切都在十分自然地发生着。但是当雷隐刚刚把玉人的钮扣全部打开时,一阵超煞风景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雷隐想装做听不到,但是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样的直子却忍不住轻声笑出来。

        “去接吧,也许是有重要的事找你。”直子微喘着气说。

        雷隐叹气,低下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后,这才从桌子上拿起手机。

        先看了一下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喂,是前田吗,有什么事?”

        “你打电话给我就是想叫我出来吃饭吗?”

        “拜托,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见的。”

        “算了,我等一下去找你吧。”

        挂线以后,雷隐对红潮未退的直子说:“前田就在附近的餐厅里,他想叫我一起过去吃饭,你去不去?”

        “也许他找你有事要谈,我还是不去了。”

        “那家伙只是刚好在附近而已,没有什么事。你肚子应该也饿了,一起去吧。”

        “嗯。”直子甜笑起来,这么久没见,她也不想跟他分开哪怕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来到约定的餐厅,雷隐看到除了阻碍他“办事”的前田以外,还有一个女人跟他坐在一起。那个女人雷隐也十分熟悉,正是营野莹子。

        如果早知道她也在这里,雷隐一定不会来。虽然那天晚上他用黑布蒙住了脸,而且还特意改变了说话的声音,但一个人的身材是很容易辨认的,更何况只相隔了几天而已。现在只希望她看不出什么才好。

        “正志,这里。”前田看到雷隐,马上站起来向他挥了挥手。

        坐下来后,直子马上向爱人的后父以及旁边的营野莹子问好。

        前田想不到直子会一起来,有点意外地回着礼。

        雷隐看了一下营野莹子才说:“想不到连营野警视也来了,你们有公务要处理吗?”他之所以先开口,是想让女警视听清楚自己现在说话的声音,而不会作其它的联想。

        “不是,我刚好经过这里,正巧遇到刚从警察总部出来的营野参事,于是就相约吃顿饭而已。”前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点了菜没有?”雷隐还真有点饿了。

        “还没有,你先点吧。”

        “那我不客气了。直子,你看一下想吃什么。”雷隐右手撑着腮左手把餐牌打开放到她前面。

        “你让前田先生点吧。我没所谓的。”直子涨红着脸说。看到雷隐在他后父面前对自己这么体贴,直子心里既甜蜜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看到她这样,雷隐微笑起来,“你这么紧张,以后前田还怎么敢请你吃饭。要个套餐好吗?懒得去想了。”

        “嗯。”直子红着脸点了点头。

        虽然前田龙太郎在知道直子曾经做过正志的老师后,一直认为两人的年纪相差六年始终会是个障碍,但现在看着他们相处的情景,开始觉得也许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也许是正志这个家伙一直都过于成熟了吧。相比之下,脸皮十分薄的直子老师反而显得比他要小。

        午餐在轻松的气氛下继续着。但是营野莹子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有时前田问到,也只是礼貌性地回答。

        有点想了解她的近况,雷隐若无其事地说:“营野警视破了这么大的案子,不知警方高层有没有什么奖励呢?例如升职加薪之类的。”

        听到他的话,女警视顿时脸色一沉。而在旁边的前田龙太郎则拼命向他打眼色,意思是叫他不要再问下去。

        出乎意料地,营野莹子并没有沉默下去,而是主动开了口。

        “也许上面会奖个大假给我吧。”她冷笑着说。

        原来只是雪藏起来而已,雷隐放下心来。虽然这个女人脾气不怎么好,但自己毕竟曾经利用她出面揭发这件事,如果她真被撤职的话,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没有再问下去,雷隐继续向前田问留美子跟留美的情况。为了调查那件事,他已经快两个星期没回去了,多少有点挂心。

        这时,营野莹子突然问了一句:“前田先生,你的继子会剑道吗?”

        听到她的问题,雷隐心里顿时警钟大作,马上回答道:“不会,营野警视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有点像一个人而已。”女警视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是吗?人有相似是很正常的事。”雷隐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顺势避开她的注视。

        “正志,我听留美子说,你不是经常在家里指导留美剑道吗?”前田龙太郎有点奇怪地问。

        他奶奶的,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雷隐在心里大骂起来。

        “其实也不算是指导,只是留美认为旁观者看得比较清楚,所以叫我在旁边看着而已。对了,留美现在有参加补习班吗?我记得她说过准备参加的。”

        “呃,我也不是很清楚,不好意思。”因为工作关系而经常不在家这一点,前田龙太郎始终有种愧疚感。

        雷隐没再问下去,只是随便问了其它东西。

        虽然在跟前田说着话,但他有种如芒在刺的感觉,因为他感应到营野莹子一直在看着他。

        □□□□□□□□□□□□□□□□□□□□□□□□□□□□

        回到家以后,营野莹子有点疲倦地躺在床上。

        并不是肉体上的疲倦,而是从心里面透出来的无力感。

        总算是结束了。八年来的等待,现在应该算是有个了结了。

        就像她拒绝去想的那样,父亲果然已经去世了。然后是以那种算不上光彩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但无论如何,父亲在最后关头总算是唤回了人类的良知。

        有关父亲的事,除了那个人以外,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想了一下,她决定把父亲的死讯告诉母亲,她是有权知道这件事的。

        走到母亲的房间,她轻轻地敲了一下房门。

        “是莹子吗?进来吧。”

        推开门走进去,发现母亲正在编织着一件毛衣。

        “莹子,什么事?”营野明香看着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走进自己房间的女儿。

        “妈妈,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坐下来说吧,什么事?”营野明香把毛线球移开到一边。

        看着母亲的眼睛,营野莹子有种很难开口的感觉。

        过了一会,她吸了口气说:“妈妈,爸爸他……已经死了。”

        出乎她意料地,母亲并没有想象中的惊讶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是吗?”

        看到她的表情,营野莹子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愤怒,听到自己丈夫的死讯,做妻子的竟然如此无动于衷?

        就在她准备站起来离开时,营野明香忽然说了一句让她无比惊讶的话。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父亲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这次她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惊讶站了起来。

        营野明香继续说:“就在他失踪1年后的一个晚上,我忽然接到了他的电话。当时在电话里他的声音十分激动,好像喝醉酒似的。他断断续续地说了很多东西,但是我当时并不明白。直到这两天看了电视报道,我才慢慢明白他当时说的话。”

        “那后来呢,他还说了什么?”

        “后来他叫我不要再等他,另外找个人改嫁。当时我问他在哪里,可他死也不肯说。到最后,他才说了一句,他要用自己的命去为自己所做过的错事赎罪。然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当时在接完电话后我曾经去联系过警察,但是并没有查到什么。因为怕你担心,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我还一直以为他会回来的,原来他真的已经死了。”说到这里,营野明香泪如雨下。

        看到这个苦等了丈夫八年的女人,营野莹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紧紧地抱着母亲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