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67-刀

觉醒-仿如昨日 167-刀

        望着那五头正不断流着口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怪物,雷隐的心中如止水般平静。但在这种平静的深处,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就像是深渊中不断翻滚扭动的暗流一样在无一丝涟漪的镜面下慢慢地流动着。

        在上千年的转生中,不断地望着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变老然后死去。这种痛苦并不是一声叹息就可以简单地概括的。为了排遣这种无奈的寂寞,武道的修练成了他唯一的精神寄托。

        但是在他领悟刀道至境后,即使还未被雷电劈中而变成灵体那时开始,就已经很难找到一个堪与他匹敌的对手。更何况随着时代的发展,枪械的过度使用更令到武道日渐式微,要找到强而有力的对手更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虽然他一直以来都习惯以自己为对手不断超越,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可以找到可以与他一敌的对手。因此在第一次跟那个异能者千山原次郎碰面时,他就希望可以与他一较高下。

        他经常说雷力是个好战分子,但他心里清楚,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好战狂,但前提是对手需要有能够与他一战的能力。

        虽然大厅里的灯光令到那五个实验体体内的野兽本能十分不习惯,但是强烈的饥饿感还是令它们忘记了一切,在它们眼中,面前这个人只是一块新鲜的肉。

        首先向他冲过来的是一头长着红褐色毛发,体形最为高大的实验体。在它跑过的地方,留下一条很明显的口水痕迹。

        在它之后,是另外两头跟它同一品种的实验体。而那两头长得有点像人狼,长着黄褐色长毛的实验体也紧跟其后。

        五个实验体就像是一群争夺食物的野兽一样一涌而上。但跟一般野兽不同的地方,它们除了相互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外,并没有发生野兽间常见的打斗现象。

        躲在隧道入口处的营野莹子开始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把这个没大脑的家伙强拉进来。虽然很不喜欢他的嚣张态度,但是无论如何,他的确是给了自己许多的帮助,甚至还救过她一次。

        就当还他的人情吧。在那五头怪物开始向雷隐冲过去时,女警视一咬牙,手持微冲从隧道里冲了出来。

        虽然从距离上来讲营野莹子离雷隐比较近,但是那五个实验体的速度却要快许多。在她离雷隐还有五十多米的时候,它们已经冲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也许她可以做的,只是在他被咬死之前尽点人事而已。

        就在这时,她看到那个一直站着不动的男人忽然动了一下。

        因为背对着她,她并没有看清楚他做了什么,只是看到他的手仿佛动了一下。

        然后,她看到那头已经冲到他前面不到两米的红褐色怪物突然倒在了地上。

        并不是整个倒在地上,而是只有腰部以上的上半身摔倒在了地上,腰部以下的下半身在跑了两步之后才跟着倒在地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诡异的场面,是因为那只怪物在冲过来的时候被腰斩了。

        从实验体的上半身到下半身的完全着地,这一下突然的变化只是在短短的1秒种内完成。营野莹子根本就不知道其间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接下来的发展不容她多想下去,因为紧跟而来的四头怪物也已经冲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

        这时,那个男人以一种令她感觉十分随意但却又非常快的速度闪到了一边,避过那四头怪物的正面接触。

        然后,她终于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动作。但跟刚才一样,也只是看到他的手动了一下而已。

        又是只动了一下,但她知道他干了什么。

        他向离他最近的一头怪物斩了一刀。

        之所以可以知道他挥刀,并不是看到他的刀,只是看到刀光闪了一下而已。

        她没办法可以形容这一刀,她相信也没人可以形容这一刀。

        她只有一种感觉,在那个男人的四围,空间跟时间似乎都被这一刀斩开了。

        这是一种十分荒谬的感觉。就像快要醒的时候,在梦境里所看到的情景一样。但在这时,她心时却只有这种荒谬的想法可以形容所见到的情景。

        然后,她看到跟之前十分相似的画面。那头离他最近的怪物整个上半身跟它的下半身断成了两截。而且由于惯的作用,它的下半身还向前跑了一步才倒在血泊中。

        营野莹子完全被这一刀所产生的恐怖威力震摄住了整个心神。

        她在大学的时候也曾经是剑道社的成员,而且还是个三段。但是她却无法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幕,这已经完全超越了常识可以接受的范围。

        即使是嗜血的野兽,也有相当的智商,但何况那些实验体并不是纯粹的野兽。至少在不久之前,它们只是几个普通的地球人,虽然现在人性泯灭。

        在看到两个同类莫名其妙地倒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剩下的三头实验体眼中出现了惧怕的眼神,马上各自退开一步紧紧盯着他。

        雷隐平静地看着它们,然后用中文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们还有人类意识的话,应该也不想看到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让我来帮你们解脱吧。”

        刚说完最后一句,雷隐突然以丝毫不逊于那些实验体的速度向前冲向站在最右边的一头狼人怪物。

        在突然受到袭击的情况下,那头实验体本能地把两只爪子伸出来向冲到面前的男人抓去。而在同一时间,另外两头实验体也猛然暴起向露出后背的雷隐发起了进攻。

        这种懂得利用机会群起而攻之的行为绝对不是野兽应该有的举动,这也表明这些实验体还残留着部分人类的智商。

        看到被三头怪物围在中间的雷隐,营野莹子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再次看到了那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那个男人在被狼人的利爪抓到前的一瞬间,突然向下蹲下半个身位,然后紧接着以水平的角度一刀斩出。

        像是在看魔术表演一样,她看到一抹仿似幻觉一样的白光以毫无阻格的方式掠过那头人狼的身体,然后又以同样的方式掠过第二头实验体的身体。最后,长刀无声无息地停在第三头实验体的身体外侧半米处。

        那些淡淡的白光并没有因为刀停而消失,仍然像是一条发着光的线一样把三个怪物的身体连在了一起。

        那种时间跟空间被刀锋割开的感觉再次强烈地震撼着旁观者的心灵。

        “啪、啪”两声响起,从旁边跳过来的两个实验体跟之前那两头一样,像本来就已经断开的玩偶一样在空中突然断成两截掉在了地上。

        而那头向前平伸出利爪的狼人,却没有任何异状。只是在它咆哮着想继续扑去那个男人的时候,身体终于承受不住剧烈的扭动而跟着断开来。

        虽然五头怪物全都被腰斩,但是强横的身体结构并没有让它们马上死去,而是无比痛苦地在地上嚎叫滚动着,整个大厅中不断响起令人头皮发麻的怪叫声。为了不让它们继续受苦,雷隐只好逐一在它们的心脏位置补上一刀。

        本来他并不想用腰斩这样无法实时死去的残忍手法,但是因为那些实验体不知是否基因异变的关系,每一个的身高都超过2米,比最初遇到的那只人狼还要高大得多。因此向它们的腰部下手要比其它部位容易得多。

        将厚背长刀收回到背上的刀鞘后,雷隐轻轻地呼了口气。虽然打赢了,但是他的心中没有半分喜悦。

        如果是肉搏的话,每一个实验体几乎都可以跟他打个棋鼓相当,但是当他手上有刀的情况下,那么就只是单方面的屠杀而已,而且还是屠杀已经失去自我意识的对手,这种想法令他觉得十分不舒服。

        “快走吧,时间无多了。”雷隐转过身对营野莹子说道。

        在遂道里,营野莹子一边跟在后面一边用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

        直到现在她还没能从之前的震撼中回复过来。难以想象世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武技。

        在跑了约十来分钟左右,两人终于来到了遂道的尽头。

        那是一道厚重的铁门,雷隐并没有马上去推开那道门,而是用枪柄在铁门上用力敲了五下。然后,他走到铁门旁边的小键盘上面按了几个号码。当他按完之后,“卡”一声,从门上方传来一下金属撞击声。

        雷隐稍稍使力就把门推开了。在铁门后面,是一个十分狭窄的空间。

        “出口就在爬梯上面,这里没有灯,你自己小心一点。”说完,他随手把铁门关上,然后顺着铁梯慢慢爬上去。

        当女警视从铁梯爬上来后,她发现四周是一片茂盛的草地,附近长满了树森木。再回头看一下爬出来的出口,竟然是一个下水道的入口。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向旁边的雷隐问道。

        “离池山慎太郎的豪宅大概两公里左右的高尔夫球场。”

        女警视现在才真正了解到这个地下室的规模比她想象中还要庞大许多。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雷隐说:“其实地下室的主体部分并没有这么大,只是当初修建地下室的人故意将逃生遂道建得这么长以方便逃难而已。”

        忆及他对这个地下室的了如指掌,女警视再次盯着他,“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只要知道我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就足够了。”说到这里,雷隐忽然拍了拍手。

        在女警视有点不解他的动作时,忽然从草丛中钻出来三个全副武装,同样是黑布蒙头的男人。

        看到突然出现的三个男人,女警视本能地拔出了手枪。

        “他们是来接我们的人。那个男人呢?”最后那句雷隐是对那三个男人说的。

        “他已经被我们打晕了,现在就关在车上。”其中一个男人回答道。

        “很好,我们马上走。”

        那三个男人马上带着他向外面走,营野莹子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枪收好跟在他们后面。

        五个人一直走到外面公路,女警视看到那里有两辆车正停在那里。

        在经过第一辆车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那个姓江口的中年男人正全身被绑着躺在后座上,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同样黑布蒙脸的男人。

        “快上车,我们还有些手尾要去了结。”雷隐打开另一辆车的后座车门对正看得出神的营野莹子说道。

        抬头看了他一眼,她慢慢走过来然后坐了进去。

        两辆车在东京都事池山慎太郎的大宅前面一处稍为隐敝的地方停了下来。

        其实这时他们即使把车停到正门口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因为这时候的大宅比举办酒会的时候还要热闹很多倍。

        消防车、救护车、警车、采访车以及各种名车都停在了外面。到处都可以看到正不断来回走动奔跑着的人们。

        虽然没有酿成严重的火灾,可是东京都事那幢足足五层高的大豪宅上面,那十分显明的两处爆炸缺口分外地刺眼。

        竟然有人敢炸东京都事的府邸?

        在场除了那些不断清理着现场的消防员外,那些记者跟好奇的民众正像蝗虫一样不断地涌来。即使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但是为求取得第一手资料的记者们全都作着现场采访。

        在越闹越大的情况下,连新上任的警察总监以及多位议员也来到了现场。只是刚一来到,就马上被手持麦克风的记者团团包围住。

        “总监先生,请问这件事是不是恐怖分子所为?”

        “宏山先生,请你发表一下讲话好吗?”

        “对不起,我也是刚来,并不是很清楚具体情况,请让一下。”

        “请问找到池山都事了吗?他是不是已经在爆炸中身亡?”

        “对不起,请让一下。”

        并没有理会外面像是打仗一样的光景,营野莹子把耳塞取下来后,问旁边的雷隐:“这盘磁带真是池山慎太郎的亲口录音?”

        “难道你还听不出他的声音吗?”

        “他怎么可能会这么老实就把所有事都说出来?”

        “这个你不要管,总之我可以保证这盘磁带是真的。”

        “那你想我怎么做?”女警视知道他特意把她带来这里一定有其它用意。

        “很简单,做你一个警察应该做的事,把这件事揭发出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因为那些东西就在地下室里面,而且你还有池山原太郎的录音。只要你带着记者跟你下属去搜查的话,就会真相大白,这也是我不让你杀池山慎太郎的原因。要动手就要趁现在,否则不用多久,那些东西就会再度被转移,到时你想报仇也没机会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就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把事情揭发出来?”

        “没错,如果你不把这件事闹大的话,这里随便一个高官就可以制止你继续揭发出来。另外也是为了你跟你家人的安全。要知道,你手里这盘磁带所列举的官员名单,随便哪一个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有这东西,一定会杀你灭口的,所以你只有这次机会。”

        低头想了好久,营野莹子终于打开了车门。

        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雷隐微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