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66-突击

觉醒-仿如昨日 166-突击

        “当年跟你父亲接头的人的确是我,但那时我也是被人指使而已。当时跟你父亲一起参与研究的还有好几位著名的生物学家。”池山慎太郎略带迟疑地说道。

        “你们的研究的是什么?”营野莹子压下愤怒的情绪问道。

        “异种基因融合技术。”

        “这么说,上次那头怪物也是你们搞出来的?”

        “是的。那是从旧实验室里面逃出来的其中一头实验体。”

        “一头?很有意思的单位名称。在没经过你们的实验之前,他应该叫做一个人吧?”雷隐在旁边冷笑道。

        池山慎太郎一脸惊惶地看着他。相对于营野莹子的拳打脚踢,他直觉这个男人更加的可怕。

        虽然已经大概猜得到,但女警视还是心为之一震。她一直都在潜意识里面抗拒相信自己最为尊敬的父亲会参与这种灭绝人性的实验,但是事实却跟她的愿望完全相反。

        “那他是怎么死的?”营野莹子有点无力地问道。

        “他是自杀身亡的。”

        “我不信,一定是你们杀了他,为了杀人灭口。”女警视冷冷地看着他。

        “是真的,他真的是自杀的。我可以以我的人格担保我说的句句属实。”看到她充满怨恨的眼神,现任东京都事马上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裆部。雷隐看到他的动作,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不要以你没有的东西来作担保。喂,你先不要动手,让他继续说下去。”看她又想动手的样子,雷隐插嘴说道。

        女警视看了他一眼,终于忍住没发作。

        “你父亲真是自杀的。当年实验已经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但是你父亲却变得很古怪。他开始嗜酒跟吸毒。”

        “你说我父亲吸毒?”营野莹子有点惊讶,她想不到父亲竟然会吸毒。

        “是的,我们也是偶然才发现的。当时已经有人向上头反映你父亲的情况。可是还没等上头有什么命令下来,你父亲却已经先一步动手了。”

        “他自杀了吗?”

        “不是,在一天深夜,他跑到实验室,把里面所有的文件数据跟计算机数据全都销毁了。最后,他还放了一把火,把整个实验室都烧掉了。而他自己却没有跑出来,跟整个实验室一起烧死了。”

        营野莹子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完全说不出话来。

        “继续说下去。”雷隐拍了他一下。

        “因为你父亲把所有的数据跟样本都烧毁了,所以研究计划完全陷入瘫痪状态。几乎全部有份参与计划的人都受到了处罚。我更是被放逐到海外石油公司做了五年的小职员。”说到这里,池山慎太郎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似乎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上面又想重开这个计划,于是就把我调了回来。”

        “看来你混得不错嘛,从一个小职员做到了东京都事。”雷隐调侃道。

        “我是靠我自己的努力的才坐上这个位置的。你知道我砸了多少钱给那些贪得无厌的参议员才换来今天的成就吗?”池山慎太郎大怒道。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雷隐笑吟吟地看着他。

        “对、对不起,我是无心的,请原谅我。”池山慎太郎这才想起自己的处境。

        雷隐没理他,只是对营野莹子说:“喂,你问够了吧?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神情有点恍惚的女警视慢慢站了起来。

        看着向自己越走越近的雷隐,池山慎太郎满脸恐惧地说:“我已经什么都告诉你们了,你想要干什么?”

        “放心,我并没打算杀你,我可不像某个女人那样蛮不讲理。既然你这么合作,我也应该有所回报才是。”说完,雷隐一拳打他打晕过去。

        “你是不是很想杀了他?”雷隐看着死死地盯着池山慎太郎的营野莹子。

        营野莹子没说什么,但是充满仇恨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是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候,因为他是这部戏里面不可缺少的配角。如果你现在杀了他的话,那你将会很麻烦,而且这部戏也就演不下去了。”

        “什么意思?”

        “等出去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好了,我们快点走吧。”

        营野莹子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一下躺在地上的池山慎太郎,终于跟着雷隐走出了房间。

        跟着他跑了一百米左右,营野莹子发现这个男人并没有按之前来的那条路出去,而是往另一条她没走过的通道跑去。

        “我们现在去哪里?”

        “废话,当然是出去了。难道你还想在这里留宿吗?”

        虽然心中恼怒不已,但她还是忍耐着问:“你是怎么知道出口在哪里的?”

        “不好意思,我并不打算告诉你。”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踢他一脚。

        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跟着,很快来到了一个比篮球场还要大一半的空间,这里同样摆满了各种仪器设备。

        在快走到一道铁门前面时,雷隐突然向女警视扑过去,把她整个人扑倒在地上,然后抱着她在地上不断翻滚着。

        以为受到袭击的营野莹子马上想要挣开,可是就在这时,一把子弹从前面扫了过来,正好扫在他们两人站立过跟滚动过的地方。

        雷隐抱着女警视躲到了一台大型机器后面,避开了呼啸而来的子弹。

        枪声停止后,从前面传来那个姓江口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你究竟是什么人?”

        雷隐没理他,从腰间拿出了一只手枪,然后问营野莹子:“你有枪吗?”

        她点点头,翻出了那支P5手枪给他看。

        雷隐向前面大声说:“你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多管闲事?”那个男人反问道。

        “也许是生活太无聊了吧。”

        “你竟然敢戏弄我?”又一排子弹打了过来。

        对于这种纯粹是意气用事的举动,雷隐不作任何响应。他只是看了一下手上的表,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吧。”

        女警视紧紧地握着枪,听着江口越走越近的脚步声。

        从火力的角度来看,拿着微冲的江口占有较大的优势。但是他们有两个人,赢的机会也不是没有。营野莹子在心里如此分析着。

        可是她很快就知道其实占优势的是自己这方,因为她看到雷隐不知什么时候从身后的小型背包里拿出一把手提式冲锋枪。

        虽然有同样火力的微冲在手,可是雷隐并没有马上还击,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当江口的离他们藏身的位置不到一百米时,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强烈的震荡波令到营野莹子差点站不稳。

        江口同样十分惊讶,可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下爆炸声响起。也许是距离较远的关系,这次的强度比之前那次稍微弱一点。

        “混蛋,你究竟干了什么?”江口大声叫起来。

        “放心吧,我可不会这么白痴炸这个地下室,因为我本人还在这里。我炸的只是东京都事那幢豪宅而已。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怕引来的记者不够多。”

        “什么?”江口顿时一惊。

        就在这时,雷隐把手上的微冲伸出机器外面向着江口的方向扫射起来。

        虽然只是凭感觉射击,但是强大的火力还是令到江口不得不闪到一边。

        此时的江口已经顾不得杀这两个人了,他必须要在那些记者来到之前离开这里。于是他一边向着雷隐他们所在的位置不断开枪射击,一边向后跑。

        等江口离开后,雷隐马上带着营野莹子继续向前跑。

        跑了将近三百米左右,他们来到了一个比之前那两个房间还要大一点的空间。这个地下室的总体面积比营野莹子想象中的还要大许多。

        这时,雷隐却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不要说话。”

        营野莹子发现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四周十分安静,女警视甚至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可以清楚地听到。受这个男人的影响,她也有点紧张地举起枪扫视着周围与这个房间相连的几条通道入口。

        过了一会,她听到了一阵越来越清楚的喘气声。

        有人来吗?她赶紧举枪面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忽然,雷隐把那把手提式微冲递给她。

        “你拿着这把枪,等一下我可能没时间照顾你,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吗?一定是那个叫江口的男人在临走前把那些家伙放了出来。”

        “你是说实验体?”

        “听声音就知道了。”

        “能跑得掉吗?”营野莹子皱起了眉头。

        “机会很小。他们的速度你应该也领教过了,普通人类是根本跑不过它们的。”

        “但是如果是在通道里的话,利用那里狭窄的环境,再加上连续射击的话,应该有机会干掉它们。”女警视冷静地分析道。

        “很不错的提议,所以等一下你就按你的方法去做吧。”

        在雷隐说着话的时候,那些像野兽一样的喷气声已经越来越近,他甚至能闻到从它们口中散发出来的血腥味。

        “你想做什么?”营野莹子不明白他为什么把微冲交给自己。

        “我想跟它们单挑。”雷隐微笑着说。

        “你脑子有病呀。”女警视以一种看精神病患的眼神看着他。

        “要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不要废话,马上给我离开这里。”雷隐没时间向她解释。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营野莹子接过微冲后咬了咬嘴唇,然后向前面的通道跑去。

        “喂,不要死呀,我可不想欠你的人情。”跑进通道后,女警视忽然大声说了一句。

        听到她的话,雷隐微笑起来,看来她一定是误会了,他并没有想过会英年早逝。

        在通道的入口处,营野莹子看到站在大厅中央的雷隐并没有拔枪,而是从身上拔出了一把厚背长刀。

        竟然不用枪而用刀,那家伙脑子真的有问题吗?

        但这时已经没时间让她再惊讶下去,因为她看到五头只有在恐怖电影里面才有可能会出现的怪物从大厅左边的通道冲了出来。

        在灯泡的映照下,她很清楚地看到其中两头跟之前遇到的那个像人狼一样的怪物十分相像。全身长满了黄褐色的长毛,面容严重扭曲变形,五指尖端长着又尖又长的黑色指甲。

        另外三头身上长着红褐色的毛,跟另外两头不同的地方除了毛发的颜色外,它们的犬齿是暴露在嘴唇外面的。

        虽然这五头怪物都穿着破破烂烂的裤子以及两脚直立行走,可是很难想象它们是由普通人类转变而成的。

        它们相互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看到站在中间的雷隐后,那些怪物的眼珠变得更加赤红,一丝丝的唾液从它们嘴角慢慢流了下来。

        即使是冷静如莹子,在看到有五头之多的怪物同时出现时,也不禁脸色大变。

        在开始的时候,雷隐并不明白为什么之前那只怪物只是吸人血而不吃人肉。按道理野兽是不会只满足于吸血的。到后来他才明白,那只怪物也许还保留着一点人类的意识,所以它会下意识地拒绝吃人肉。但是体内的兽性又迫使它想品尝血腥的味道,因此它才会吸食人血。

        而看现在这五头怪物饥饿无比的样子,可能连人的骨头都会啃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