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64-明访

觉醒-仿如昨日 164-明访

        在东京多摩市跟府中市交界处,有一处尚未被城市开发而得以保留下来,到外长满了高大树木的森林。

        在这片森林附近有一个正在开发当中的高尔夫球场跟几个网球场。对于此处即将兴建的一个大型的休闲娱乐中心,当地的居民喜忧参半。除了经营服务行业的中小型商家希望可以籍着娱乐中心的建成而带旺附近的商铺,但更多的居民则更担心这个休闲中心的兴建会破坏了附近一带的自然环境。

        从高尔夫球场靠近公路的方向步行约五分钟左右,就会看到一幢充满欧陆风格的花园式大型府邸,那里就是现任东京都都事池山慎太郎的豪华住宅。

        而今晚,在这里正举行着一个盛大的酒会,其主题是为了庆祝池山慎太郎顺利成为参议院选举的正式候选人。

        虽然池山慎太郎本身是海外石油开发公司的股东之一,但是并不表示他愿意用自己的钱来为参选作宣传做势。所以那些习惯了跟官员打交道的商界宾客都没有把今晚的宴会当成是一场普通的庆祝会。不然只是成为候选人而已,有需要搞这么大的排场吗?这时如果有人不小心把那些宾客所送的礼品打开的话,就会发现里面还夹着一张可以实时兑现的支票。

        对于这个不久前才因为生日宴会收了一笔,而不到半个月又要收另一笔的东京都事,在场的不少商社社长虽然对他贪得无厌的举动心生愤恨,但是也无可奈何。

        因为虽然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可恶,但是有一点是无可否认的。那就是在这么多参选人当中,他是最有可能当选参议员的候选人。

        在一般民众眼中,池山慎太郎是个强而有力的爱国官员。他不仅反华,而且也积极反美。美国大兵在日本强暴少女,恶迹累累,日本报纸时有报道,到了这个时候,石原也会出来说话,态度同样强硬,这让一些日本人觉得石原是个英雄,敢说话。他甚至写过一本书,名字就叫做《日本可以说“不”》。这本充斥着大量粗俗言辞的书竟然在日本非常畅销,甚至日本以外的国家都有人跟风,写出过类似题目的书藉。

        因为民众心理上有时是需要对外强硬的,越是强硬越能给人以“爱国”的感觉。而对人性有较深刻了解的石原深谙此道。所以他的名望在这么多候选人当中最高的。

        但只有跟他打过交道的人才知道,这个人其实是一头穿着西装的狼。他就像一只咬住人不放的水蛭一样永不知足地吸取着别人的鲜血。

        到了晚上9点左右,被邀请的宾客基本都已经到齐。

        除了政界的各级官员外,大厅里面更多的是商界名流。一眼望过去的,全是些衣冠楚楚,貌似绅士的男士跟着装高雅的女士。而在大厅正中央,所有人都让出一大块空地出来让有舞伴的人在里面跳舞。

        “莹子,我们去跳个舞吧。”同样是一身笔挺西装的渡边警视对站在他旁边,穿着一袭黑衣长裙的营野莹子说道。

        可惜女警视并没有听到他的盛情邀请,因为此时她正看着与其它几个宾客交谈着的东京都事池山慎太郎。

        “莹子。”渡边村正看到女伴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好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什么?”营野莹子终于回过神来。

        “你认识池山都事吗?”

        “不是。你刚刚叫我做什么?”女警视不想被他看出什么来,连忙转移话题。

        “我们去跳舞吧。”

        “对不起,我不是很会跳。”

        “不要紧的,我们跳慢点就可以了。”

        “那好吧。”营野莹子不好再拒绝下去,况且现在时间还早。

        渡边村正十分高兴地带着她走到舞池。

        对于能在这里跟她共舞,他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的感觉。

        其实这次酒会他本来是没想过会来的,只是她却第一次主动提出想参加这次东京都事举行的酒会。

        虽然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处于兴奋状态的渡边村正并没有细想,连忙问叔叔要了今晚的邀请函代为参加。

        在看到首次盛装打扮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营野莹子,他不禁有种惊艳的感觉。

        在悠扬的音乐声中,渡边村正搂着她在大厅中间慢慢起舞。而在手上感受着她那充满弹性的纤细腰肢,他越来越想得到这个女人。

        一曲结束后,渡边村正还想继续邀请她跳下去,可是营野莹子却对他说想去补补妆,然后一直向洗手间走去。

        离开大厅后,营野莹子趁着没人注意,悄悄地走进了一间没人的大房间。

        关好门后,她马上掀起铺在地上的红色地毯,然后仔细地观察着地板。

        在确定那里没有任何异常后,她又去把放一边的沙发推开一点,然后查看着沙发下面的地板。

        在看过整个房间的地板后,她又把注意力放在四周的墙壁上面。

        过了一会,她悄悄地从房间里面退出来,然后又以同样的方式混进其它房间逐处进行查看。

        除了厨房以外,她很快就检查完走廊里面所有的房间。但是并没有找到有任何类似暗门的东西存在。

        不过很快地,她又将视线移到外面的花园。

        没有多想,她马上从走廊的窗口以完全不像淑女行径的动作爬了出去。

        她装作散步的样子慢慢地在花园里四处走动着,眼睛一边观察着地面的情况一边看着四周有没有人。

        在巡视了整个花园后,她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难道那个人真的是骗我吗?女警视心中的疑虑越来越重。

        从正门返回大厅后,女警视走到了渡边村正的身边,却发现他正跟一个穿着很时髦的女郎说着话。

        “啊,莹子你回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读大学时的学姐,我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她。”为了怕她误会,渡边村正连忙向她介绍身边的女郎。

        “哦,你女朋友吗?很漂亮嘛。你好,我叫明室理惠。”那个女郎笑着说。

        “你好,我是营野莹子,渡边先生的同事。”女警视若无其事地表明身份。

        望着渡边村正有点尴尬的表情,明室理惠笑起来,“不妨碍你们了,我男朋友还在那边。渡边学弟,你要加油才行哦。”说完,她笑咪咪地走开了。

        “莹子,明室学姐是很喜欢开玩笑的,哈哈。”渡边村正强笑两声。

        “渡边先生,真的很多谢你的帮忙。”

        “怎么突然这么客气,其实我也没帮你什么。”对于她这句意义不明的话,他有点搞不清状况。

        对于极少求人帮忙的营野莹子来说,她的确觉得欠了这个男人的人情。

        环视了一下四周,女警视并没有看到池山慎太郎,于是她说渡边村正:“你看到池山都事去哪里了吗?”

        “呃,我想一下,我记得刚刚好像看到他上了楼梯。你有事要找他吗?”

        “没什么,只是多口问一下而已,毕竟他是举办酒会的主人。”

        听她这么说,渡边村正也没怎么在意,继续跟她闲谈着。

        过了一会,营野莹子对渡边村正说:“我有事要打个电话,失陪一下。”

        看到她又要走开,渡边村正心里有点郁闷。

        因为二楼也设有客人用的休息室,所以营野莹子上去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看了一下几个打开着的休息室,并没有看到池山慎太郎。于是她问了一下二楼的侍应生,才知道他刚刚跟一个男人上了三楼的书房。

        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她悄悄地走上了三楼。

        跟大厅或二楼相比,三楼要安静许多。她走到唯一亮着灯的房间前面,将耳朵贴在上面倾听着里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她果然听到里面有人讲话的声音。可是因为有房门挡着,她完全听不清楚。

        她马上把长裙拉起来直至露大腿,只见在她那雪白的大腿上,左边绑着一只几天前才从黑市中买回来的德国产P5手枪,而在右边大腿上面,则是一个像是听诊器一样的东西。

        她把那个像听诊器一样的东西扁平的一头贴在房门上,另一头则贴在自己的耳边。

        慢慢地,她终于可以听见里面说话的内容。她不禁庆幸当时买枪的时候顺手买了这个东西回来。

        “我跟你讲过,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为什么还要把那么多人请到这里来?”那是一把中年男性的声音。

        “放心吧,只是很单纯的酒会而已,不会有人发现什么的。”池山慎太郎毫不在意地说。

        “现在我们不能冒任何的风险,这是那位大人特意交代过的。上次的事我们已经搞得很被动了,我不希望再出什么不利的状况。”

        “唉,我其实也不想这么做。只是其它几位候选人对我的威胁性很大,我这才迫不得已举行这个酒会希望能够多募集点参选资金而已。你也知道,我对这次的参选是志在必得的。”

        “你这么说,是不是想逼我们表态支持你?”那个男人冷哼一声。

        “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为你们冒了这么大的险,我觉得你们应该向那位大人反映一下我内心的愿望而已。”

        “好吧,我会跟大人反映的。不过我要你保证,在那些东西还没运走之前,你不能再让任何人来这里。”

        “没问题。请代我向那位大人问好。”

        “你有心了。”

        感觉那个男人快要出来,营野莹子马上把东西收起来,然后快步向二楼走下去。

        在有惊无险地回到大厅后,女警视深吸了一口气调整着情绪。

        究竟那个男人所说的东西是不是就是她所想的那些。但是这里毕竟是东京都事的府邸,如果真的按那个人所说的去做,到时如果什么也搜不到的话,那就很麻烦了。

        想了一会,她终于做了个决定。

        “莹子,你打完电话了吗?”看到她终于回来了,渡边村正顿时脸露笑容。

        “渡边先生,现在几点了?”她一边问一边故意搓着额头。

        “已经十点多了。你不舒服吗?”

        “是的,从刚刚开始,头就有点痛。”

        “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去就行了。”

        在她的执意坚持下,渡边村正只好在门口帮她叫了辆出租车。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打我的手机,我会马上赶到的。”

        “谢谢。”

        看着出租车越开越远,渡边村正感到有些失落。有时候,他真的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司机,请马上回去,我有些东西忘了拿。”在开了十五分钟左右,营野莹子对司机说道。

        出租车返回到那幢大宅后,女警视在门口附近下了车,然后她拨通了渡边村正手机。

        在确定他已经离开这里后,她马上装成宾客的样子返回到举行酒会的大厅。

        在走到走廊的时候,趁着周围没人看到,悄悄地藏身在一个没人的房间里面。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全部人走光后,再仔细地搜查这间房子。只要找到证据的话,就可以马上报警捉人。

        她并非不想按那个人所说的是去做,但是觉得那种做法实在有点冒失。另外就是,直到现在为止,她还是对那个提供她情报的神秘人有着无法消除的怀疑。毕竟一个连脸都没见过的人,而且又知晓她全部的底细,这样的人如果是敌人假扮来接近她的话,那她将会十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