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63-上线

觉醒-仿如昨日 163-上线

        “你今天去哪里了?即使你不想上课,至少也要去报一下到吧,小心再这样下去你的学分会保不住的。”武田在玄关处一边脱鞋一边大声嘀咕着。

        走进客厅的时候,他发现有其它人在,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

        那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少女,一头半长的秀发十分顺贴自然地披在肩上,脸上戴着一副银色的细框眼镜,再加浅白色的真丝套裙以及细跟高跟鞋,令她看起来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知性美。虽然她的年纪并不大,但眉宇间却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冷艳风情。而稍显冷漠的表情又让人有一种难以亲近的距离感跟神秘感。

        “正志,她是你女朋友吗?”武田走到雷隐身边小声问道。

        雷隐没理他,只是对那少女说:“和美,我们到外面吃饭吧,顺便把你的同学也叫过来。”

        少女有点迟疑看了他一下,“哥,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不要紧的,慢慢就会习惯了。”

        在他的坚持下,和美终于点了点头。

        而在旁边听到他们对话的武田,则是一脸白天见到鬼一样的表情看着那个跟好友的妹妹名字相同的少女。

        “正、正志,那真是和美吗?”走在外面的时候,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的武田突然把好友拉到一边,然后一脸不信地问道。

        “喂,迟钝也有个限度吧。”都已经走了这么久,现在才问这个问题。

        “可是差太远了吧?”武田还是没办法将这个像风景一样的少女跟之前那个老土得有点过份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是吗?”雷隐转头看着正在前面等着他的妹妹那依旧有点冷漠的表情深思起来。

        相对于武田的表现,武浅静在见到和美现在的样子后,反应要大得多。

        在经过一轮连武田也觉得刺耳的大声鬼叫后,武浅静像只宠物一样围着和美转来转去看个不停。

        “你看够了没有?”和美终于忍无可忍。

        “啊,真的是和美。”女孩激动得一把抱住她。

        和美有种无力的感觉。

        到了餐厅后,吉川跟白石明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

        对于和美的新形象,吉川跟武田的反应有得一拼。至于白石明除了一开始露出一点意外的眼神外,很快又恢复了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也许是不习惯被人注视的关系,在吃饭的时候和美一直都没有说话,显得比以前更加的沉默,这一切雷隐都看在眼里。

        吃完饭后,雷隐对她说:“和美,去我的公寓里坐坐吧,我想跟你聊聊。”

        抬头看着他,和美点了点头。

        “我也要……”武田口中的“去”字被雷隐用眼神瞪了回去。

        “阿明,麻烦你送和美的同学回去吧。”雷隐至今都不知道武浅静的名字。

        “你欠我一个人情。”白石明笑了一下说道。

        “我们先走了。”等武浅静跟和美道别后,雷隐带着妹妹走了出去。

        待他们走后,武田抓着下巴说:“没想到原来和美这么漂亮,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对她好一点的。”

        “真不明白她以前为什么要穿成那样,实在是浪费呀。”吉川心有同感。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和美这个样子,不过我看她今晚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武浅静忍不住加入讨论。

        “也许是不习惯吧。”

        “那个正志的妹妹的同学,我们走吧。”白石明不想再浪费时间听他们的八卦讨论。

        “是。”谈意正浓的武浅静有点扫兴地向他走过去。

        回到公寓后,雷隐倒了杯茶放在她的面前。

        “谢谢。”开始放松下来的和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等她放下茶杯后,雷隐忽然说:“和美,对不起。”

        “为什么突然向我道歉?”和美有点不解地问。

        “我开始以为你会慢慢适应过来的,可是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不自在。看来是我太心急了。”

        看了他一会,和美忽然笑起来,然后慢慢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哥,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什么?”对于她问的问题,雷隐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对女孩子太过温柔了,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喂,不要把我说得像个花花公子一样。”

        “傻瓜,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并不是因为紧张才变成那样的。应该怎么说呢,只是觉得好像突然变得不是自己似的。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和美沉吟了一下才说。

        “和美,即使外表改变了,你仍然是你自己,这点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以前的刻意打扮与其说是在拒绝别人的接近,还不如说是拒绝接受过去的自己。”

        雷隐感到和美的身体在轻轻地颤抖着。

        轻轻地扳正她的身子,果然看到她的眼里啜满了泪水。

        “听我说,也许会很痛苦,但是人只有正面地去面对自己的过去,才能得到成长。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应该试着为自己去作些改变。只有你自己才能从你心里的阴影里面走出来,别人是帮不上忙的。”雷隐最后还是决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这时趴在他怀里的和美哭得更厉害,泪水几乎湿透了他胸口的衣服。

        雷隐没再说下去,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当和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张被单。

        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过了一会,在看了一下周围的摆设后,她这才想起这里是雷隐的房间。

        哥哥呢?她慢慢坐起来。

        走到客厅的时候,她看到雷隐正在操作着一台放在膝盖上面的笔记本电脑。

        “醒了么?”雷隐把头转过来看着她。

        和美走过来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去叫个外卖?”雷隐用手梳理一下她有点翘起来的头发。

        “我不饿。”和美摇摇头。

        就跟两年前向她告别的那晚一样,雷隐发现刚睡醒的和美有点迷糊的感觉,像个还没睡醒的孩子。

        “现在几点了?”

        “晚上11点还不到,今晚你就留在这里睡吧,明天再回去。”

        和美点点头,“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上网查点数据而已。”雷隐随手把MSN关掉。

        和美没再问下去,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操作电脑。

        过了一会,她忽然说:“哥哥,我想去做兼职。”

        “钱不够用吗?”雷隐转头看着她。

        和美把头靠在她肩上轻轻地说:“不是,只是想去试试接触更多的人。就像你说的,我应该去为自己作些改变。只是做做兼职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真的吗?”雷隐语气中带着惊喜。

        “嗯。不过也有可能连一个星期都做不到就被人赶走。”和美笑着说。

        “要不要我帮你去找个合适的兼职?”

        “拜托,如果连这种小事也要你帮忙的话,那我以后毕业后还怎么找工作。”

        “总之你要小心点,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雷隐知道大学生做兼职是很平常的事,倒没有太过担心,而且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你的口气越来越像那些混黑道的人了,如果不改掉的话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听到她轻松的语气,雷隐知道她的情绪已经恢复过来。

        “过两天我再跟你去买些衣服好吗?其实你是很适合穿裙子的。”雷隐试探着问道。

        “先让我适应几天好吗?我还是有点不太习惯这种转变。”和美显得有点犹豫。

        “好,我不逼你就是,不过你不要再戴原来那副眼镜了。”

        “喂,你不是说不逼我的吗?”和美抗议起来。

        “如果连眼镜都不换,那跟原来有什么区别呢?至少应该给我点安慰吧。”

        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和美终于答应下来。

        □□□□□□□□□□□□□□□□□□□□□□□□□□□□

        还没开门,营野莹子已经听到八重寺那刺耳的笑声从里面传出来。

        她顿时在心里大骂,这个男人真是附骨之疽,才搬来这里还不到三天,这么快就跟了过来。

        “莹子你回来了。”看到打开门进来的女警视,正在看着电视的八重寺十分热情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听到八重寺的声音,营野明香马上从厨房走出来。

        “莹子你回来了,吃饭了吗?”

        “我吃过了。”说完,营野莹子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莹子,我有件事想跟你谈一下。”八重寺忽然站起来向她说。

        对于这个男人,女警视并没有兴趣给他好脸色看,“对不起,我很忙。”

        “莹子,难道你就不能听一下八重寺先生说话吗?”营野明香忍不住出声说道。

        “有什么事你跟他谈就行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失陪了。”

        看着没再理他直接回到房间的营野莹子,八重寺显得十分尴尬。

        “对不起,这孩子实在太没有教养了。”营野明香充满歉意地说。

        “没事,我会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谈一下的,放心吧。”八重寺安慰她道。

        在房间里,营野莹子绷着脸从提包里拿出那台笔记本电脑。

        在开机的过程中,她开始有点后悔刚刚顶撞了母亲。

        如果是平时的话,她多少会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最近这几天心情实在太差,差到她已经失去了耐性。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那个神秘人已经几天没来联系她的关系。

        自从几天前那个人在MSN里面大骂她轻举妄动后,他就再也没有跟她联系。

        如果是别人的话她根本就不在乎,可是那个人却是唯一可以帮助她获取重要情报的人,他的存在是关系到这件事能否取得进展的重要关键。

        万一那个人真的从此断绝跟她联系的话,她真不知该如何查下去。因为她要面对的并不是普通的罪犯,而是很可能掌握着实权的政府高官。

        接上网络后,她马上打开了MSN。

        在进入MSN的界面后,她首先看了一下那个人是否在线。可是令她失望的是,那个人并没有在线,也没有信息发给她。

        那家伙真的不再跟她联系了吗?营野莹子心里涌起一阵不安的情绪。

        就在她准备先去洗个澡冷静一下的时候,忽然,她看到那个人的图标亮了起来。

        他终于来了。女警视心中一阵惊喜,马上向他打了条信息过去。

        你来了。

        那个人并没有马上回复,过了一会才回了一句令营野莹子心跳加速的话。

        你听好,我已经知道那个实验室在哪里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女警视以最快的速度打了一句过去。

        是真的。

        快告诉我在什么地方。营野莹子急切地追问下去。

        过了一会,对方并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不说话?快告诉我实验室在什么地方。如果那个人在她前面的话,她一定会抓着他的衣领逼供。

        可是那个人还是没有回答。

        营野莹子十分焦急,马上又打了几句话过去查问。

        等了差不多两分钟,那个人终于有了回复。

        现在我有事,明天晚上再跟你详谈。

        打完这句话,那个人的图标马上暗了下来,表示他已经下线了。

        “混蛋!多说一句会死呀。”急怒交加下,营野莹子以并极不淑女的口气大声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