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56-长发

觉醒-仿如昨日 156-长发

        “留美?你怎么会在这里?”雷隐有点意外地看着面前的长发女孩。

        “我今晚陪一个同学去看演唱会。刚刚坐车经过的时候,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原来真的是学长。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什么,只是陪两个同学参加一个无聊的舞会而已。刚刚才散场,现在正准备回去。”

        “你现在就要回学校吗?”

        “是的。”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要不要先回家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学校?”

        雷隐看了一下时间,原来已经11点多了。

        “好吧,我们一起回去。”雷隐想了一下点点头。

        留美十分开心地拉着他向停在路边的出租车走去。

        在车上,雷隐看到还有另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坐在里面,看来她就是留美的同学了。

        “学长,她是我的同学,叫漱石影美。影美,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源内正志学长,他现在是帝京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留美介绍道。

        “你好。”雷隐微笑着对那个女孩打了个招呼。

        “你好。”漱石影美脸色微红地小声说了一句。

        “留美,其实我并不反对……”雷隐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雷隐刚一接通,手机里马上传来了武田的大吼声。

        “正志你这混蛋究竟去哪里了?刚刚为什么关机,害我以为你已经死掉了。”

        因为都是些没有营养的抱怨,雷隐将手机移开到一尺距离让他骂够为止。

        过了一会,等手机传来“喂、喂”的声音时,雷隐才将手机拉回来。

        “我很好,现在正准备回家一趟。你在哪里?”

        “我刚从饭店里面回来,这回惨了,刚买的西装全都湿透了……”

        “好了,明天见面再说吧。”雷隐不想再听下去,马上挂线。

        “学长,刚刚打电话的是你的同学吗?”留美问道。

        “是的,一个很罗嗦的家伙。”

        “你刚刚想跟我说什么?”

        “咳,虽然说教的时候被中途打断会影响权威性,但是不要嫌我罗嗦。你们女孩子在有空的时候去看看演唱会或电影之类是很正常的,但是下次不要再这么晚了,知道吗?”

        “对不起,学长。”留美低着头说。

        “傻瓜,我并不是在怪你,只是担心你们会有事。”对于个性认真的留美,雷隐有时要很小心地组织用词,免得造成语气过重的感觉。

        “源内学长,其实是我硬拉着留美去的,请你不要怪她。因为散场的时候很难截到出租车,所以才拖到这么晚。”漱石影美怯生生地解释着。

        “看来我变成讨厌的舍监大叔了。这样好了,下次再遇到截不到车的情况,记得给我电话,我去接你们。”

        “谢谢学长。”留美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漱石影美在旁边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们。

        因为附近一段路全线塞车,所以出租车只好从另一条更远的路绕了过去。

        “学长,听说前面有一间酒店好像发生了火灾,幸好你当时不在那里。”留美若有所思看着附近拥挤的车流说道。

        “不好意思,我刚刚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发生火灾的是京王饭店,当时我正跟同学在里面参加晚会,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才跑出来的。”

        “那你有没有受伤?”留美十分紧张地拉着他的手问。

        “放心,我没事。其实刚刚打电话给我的同学当时也在现场,不过他已经平安无事地回去了。”

        听到雷隐的回答,留美总算放下心来。

        半个小时后,将漱石影美送到家门口后,留美见离家不是太远,忽然提议想走路回去。

        “喂,现在已经很晚了。”雷隐提醒道。

        “我已经很久没跟学长一起聊天了,就一次好吗?”留美睁着大大的眼睛恳求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说完,他向出租车走去。

        “好了,快走吧。”付清车资后,雷隐回头对她说一句。

        留美十分兴奋地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

        “还以为你稍微长大了一点,原来还是个小鬼。”雷隐溺爱地掐了一下她的脸。

        “学长好过分,老是把人家当小孩子。”留美红着脸说。

        “你本来就是个小鬼。不过老实说,还真有点不太适应你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雷隐抓着下巴说。

        听到他一派为人父一样的口吻,留美忍不住笑起来。

        “学长,我还是第一次看你穿西装的样子。”剑道少女忽然怔怔地看着他。

        “没办法,我也想过只穿T恤去,可是怕吓到别人。”一直不喜欢穿西装是雷隐多年来不变的习惯。

        “可是很好看呀。”留美低下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轻轻说了一句。

        剑道少女的心情很复杂。已经快两个星期没有见他了,能在这里见到他实在是莫大的惊喜。可是现在看到他穿着西装的修长身材,留美突然有点离他越来越远的感觉。

        学长跟自己所认识的所有男生都不一样。他一直都是这么的从容、淡雅。而他穿上西装后,看上去更加充满了成熟男人的味道。

        虽然两人只是相差一岁而已。可是感觉在学长眼里,自己好像永远都只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她这么拼命想要考上跟他一样的大学,只是为了可以跟上他的脚步。

        可是,自己真的可以跟得上吗?留美忽然涌起一阵恐慌的心情。

        “怎么了?”看到突然停下脚步不走的留美,雷隐有点不解地看着她。

        剑道少女没出声,过了一会才慢慢抬起头。

        雷隐吃了一惊,不知什么时候起,少女的眼中充满了水气。

        “留美,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雷隐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

        少女摇摇头,然后慢慢伏在他怀里,两只手用力地抱着他的腰。

        “留美,告诉学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雷隐抚摸着她长长的秀发轻声问道。

        留美又摇了摇头,然后小声说:“学长,我没事。”

        “是真的没事吗?”

        “嗯,只是很想你。”少女抬起头对雷隐笑起来。

        看着少女宛如梨花带雨一样的美丽脸庞,雷隐有剎那的失神。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小丫头已经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

        “真是差点被你吓死。”回过神后,雷隐抬起右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少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又把头靠在他胸口上。

        只要可以留在学长身边就够了。少女心中泛起一阵甜意,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跟学长这么亲密地抱在一起,感觉好像赚到了。

        “呃,留美,你的头发好像比以前长了很多,平时打理的时候会不会很麻烦?”

        相对于少女此刻的窃喜心情,雷隐感觉有点尴尬。但是又不能推开她,只好随便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

        “不会呀,慢慢也就习惯了。只是洗发露用得很快,半个月左右就要买新的。”依旧伏在他怀里的少女天真地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呀。”雷隐首次涌起不知说什么好的古怪感觉。

        “学长,你比较喜欢长头发的女生吧?”少女忽然问了一下奇怪的问题。

        “也不一定,歌者非歌。就像穿衣服一样,有人穿得像大贼,恨不得将整副家当穿在身上。有人随便一件衬衫就显得很自然顺眼。所以头发长短这个问题也是如此,主要还是因人而异。”

        “可是你以前不是这样说的。”留美娇嗔道。

        “我以前说过什么?”雷隐有点愕然。

        学长有时是很可恶的,老是会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他一定忘了,他以前说过长头发的女孩子比较好看,所以自己才特意把头发留长的,可是他现在又说这种话。少女气呼呼地想到。

        “那我明天把头发剪短好不好?”少女试探着问道。

        “随你喜欢好了。不过从我的角度来说,好像有点可惜,其实这样挺好看的。”雷隐把她那垂到腰际的长发挽起一缕细细把玩着。

        “骗你的啦,我留得这么辛苦,才不会去剪掉呢。”少女忽然十分开心地向他做了个鬼脸。

        还搞不清楚她刚刚为什么哭成那样,而她现在又开心成这样。望着她可爱的鬼脸,雷隐感觉自己越来越难以理解这些小鬼们的心思。算了,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这是雷隐一向的做人宗旨。

        “呃,留美,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嗯。”少女像猫一样慵懒地应了一声。

        过了一会,看着怀中的少女并没有一点要松开他的意思,雷隐苦笑起来。

        □□□□□□□□□□□□□□□□□□□□□□□□□□□□

        “昨晚真是损失惨重,尤其是那件新买的阿曼尼西装。不知干洗的话还能不能救回来。”武田长叹道。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件西装,等你出殡那天我会跟你家人讲,叫他们把它穿在你身上一起下葬的。”吉川冷笑道。

        “你这混蛋敢再说一遍。”武田气得跳起来。

        “喂,你们两个很吵呀。”正看著书的雷隐把头抬起来。

        “都是这家伙撩起来的。”武田气愤难消。

        雷隐看了吉川一眼,发现他的眼中有些红筋,看起来好像一晚没睡的样子。

        “吉川,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你自己好好想清楚。”雷隐淡淡地说。

        吉川看了他一眼,然后笑起来,“你说得没错,只是我还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我是不是很贱?人家越不想要的却越要送上门,感觉自己像个拙劣的推销员。”笑声中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虽然很想同情你,但总觉得你的口气像个怨妇。”

        吉川忍不住大声笑起来。

        “那家伙怎么了,今天好像有点怪怪的。”武田走到白石明的身边小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体内荷尔蒙间歇性地分泌过盛而已。”白石明回答道。

        “什么意思?”武田继续问下去。

        “如果是女出现这种症状就叫发春,而男的就叫发情。”白石明脸色如常地说道。

        武田差点大笑出来,赶紧用手捂住嘴,样子十分搞笑。

        几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雷隐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雷隐就说完了电话并挂了线。

        “我出去一下,你们走的时候记得帮我锁门。”雷隐在玄关处一边穿鞋一边说。

        “你以为我们是白痴吗,竟然连这种小事也要特别提醒。”武田有点不满。

        “你们比白痴还要可恨,至少他们不会在别人家里打架。”雷隐对两人曾经为了成村晴子而大打出手,最后把他的公寓搞得像台风过境一样印象深刻。

        “快滚吧,无聊的家伙。”武田向他比了比中指。

        在雷隐的驾驶下,重型机车像蛇一样左穿右插,逢车过车,十足一个飚车狂一样。在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后,雷隐来到了郊外一处很僻静的地方。

        最后,他把车停在了一间看上去有点陈旧的木屋门口。

        在木屋后面,有一辆黑色的本田停在那里。

        虽然是陈旧的房子,但是门铃、猫眼之类的常用对象还是有的。

        在按了几下门铃后,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年青男子把门打开。那男人正是昨晚来接雷隐的其中一个。

        “你好,源内先生。”那个男人向他躬身行了一礼。

        “快带我去看看那个小鬼。”

        “是。”青年男子关上门后,把他带了进去。

        打开房门后,昨晚的另一个男人也在里面。不过他的左手却绑着白色的绷带。

        走到床边仔细看了一下躲在床上的尼泊尔少年,雷隐转过身问那个绑着绷带的男人:“发生了什么事?”

        “回源内先生,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中午我把饭拿进来的时候,这小孩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失去理智似的,拼命想逃出去,然后还不断地乱抓乱咬,我的手就是被他咬伤的。后来我们没办法,只好把他打昏过去。”

        “你把他发狂时的样子形容一下。”雷隐心中一动,这也许跟千山原次郎要捉他的原因有关。

        左手受伤的男人像是心有余悸地说:“他当时的样子很奇怪,两只眼睛变得很红,而且攻击性很强,虽然他的指甲不是很长,但是我们也被他抓伤了好几下。总之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野兽似的。”

        “除了这些还有其它的吗?”

        “还有一点,刚刚在帮他整理衣服的时候,我们看到……”

        过了一会,听那个男人说完后,雷隐陷入了深思。

        看来在误打误撞下,似乎碰到了一些他本来不想管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