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55-子弹

觉醒-仿如昨日 155-子弹

        虽然是很生硬的尼泊尔语,但是少年还是听得很清楚,他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

        “烟田,你去把他抓住。”千山原次郎对瘦得有点像瘾君子一样的男人吩咐道。

        “是,千山主任。”

        听到那个男人不断地向自己走来的脚步声,少年很想马上向后跑。

        可是之前答应过那个男人不能动,所以虽然少年害怕得全身发抖,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动。

        “你还是乖乖出来吧,不然惹得我生气就不好了。”虽然明知道少年听不懂日语,但他还是有点神经质地舔了舔嘴唇说。

        这个名叫烟田的男人曾经将五个女人虐待至死,当警察搜查他的房子时,竟然发现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甚至连欧洲中世纪刑具的仿制品也在其中收藏之列。

        相比于只是单纯地跟女人上床,他更沉迷于欣赏那些被他折磨着的女人,脸上所流露出的痛苦表情所带来的兴奋感。

        以他的所作所为,即使是被凌迟都死有余辜。但是千山原次郎却动用关系把他要了过来,所以烟田对于千山原次郎绝对比忠犬还要忠诚。

        但千山原次郎并不是因为想要一条忠心的狗才救他的,他真正看中的是他身上那不为人知的能力。

        在这世界上,存在着一种人。他们天生就有某种超乎常人的能力。虽然他们每个人的能力都不尽相同,但是知道他们存在的人都会叫他们为异能者或超能力者。

        异能者是极少数的异端存在,一个几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里也许只有几个这样的人。跟那些到处宣称自己是超能力者而四出卖弄的骗子不同,真正的异能者是绝对不会有机会抛头露面的。

        因为他们对各国政府来说,是极其罕有而秘密的资源。一旦被确认为异能者,很快就会有专门的组织跟他们接触。在经过测试后,如果被认为是有实用价值的异能者,将会被强制性地加入组织为政府所用。而一些没什么实用性的异能者,则会被警告封口。

        烟田的异能是在他被捕之后才被人发现的。他可以在触摸到人体的时候,感应到那个人脑中当时所想到的一切,包括情绪的变化或脑海中浮现的画面。

        这并不是什么很特别的异能,但是在审问的时候,这种能力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功效。因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人不管掩饰得再好,他脑中所想的东西都是骗不了人的。这也是千山原次郎坚持要把要过来的原因。

        对于烟田这种非攻击系的异能者,本来是不必来参加这次追捕行动的。可是因为其它人都忙于追捕另外逃出来的人,一时间人手不足,千山原次郎只好让他一起出来行动。

        终于,烟田走到了尼泊尔少年藏身的角落。

        听到少年那抑制不住惊惧情绪而泄露出来的沉重呼吸声,烟田有种暴虐的快感。

        突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接近,当他下意识地拔枪的时候,一只手紧紧地扣住了他准备拿枪的手腕,同一时间,他觉得喉咙像被一只铁钳十分用力地拑住,想叫也叫不出来。

        “烟田,你在干什么?你难道连一个小孩也抓不住吗?”对于烟田过去那么久还没有出来,千山原次郎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

        又过了一会,千山原次郎看到烟田终于倒退着出来。

        “抓到他了么?”千山原次郎问。

        突然,只露出半个背影的烟田整个人向后倒在地上,嘴角满是鲜血。紧接着,一个人影在他倒地之后迅速跳了出来。在他的手里,正拿着烟田的佩枪。

        受过严格训练的千山原次郎反应十分快,在他看到烟田倒地后,他就知道发生变故了。

        当他看到那个人手中的枪时,他第一时间跳到路边的花基把身体掩护起来。

        雷隐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在他跳开后,他马上持枪冲了过来。

        千山原次郎刚从身上拿出手枪时,随着一声枪声响起,一颗子弹击中了他从花基里露出来准备还击的右手手腕。

        中年男人惨叫起来,他手上的枪也失手掉落在地上。

        在他想捡起手枪时,又一颗子弹神乎其神地射中了地上的枪,一下子把那支手枪击到十几米远处。

        “畜生。”千山原次郎一边骂一边站起来想向旁边的的一条街跑去。

        可是这时雷隐已经冲了过来跟他形成一条直线。

        这时已经避无可避的千山原次郎突然面向雷隐的方向举起了左手。

        又是一下枪声响起,子弹笔直地向着千山原次郎的胸口飞去。

        这次千山原次郎并没有能躲开,但是子弹却也没有射中他的身体。

        因为,子弹在千山原次郎身前半米处停住了。

        就像电影里的特效镜头一起,没有任何理由地,那颗子弹就这样停了下来。但是子弹并不是静止的,它仍然以螺旋的方式快速转动着前进,但是不管再怎么前进,它的位置并没有任何改变,仍然还是固定在那里。

        意念力者?看到这种充满诡异的画面,雷隐脑中闪过一个名词。

        在雷隐漫长的转生历程中,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异能者。他甚至有跟异能者交过手的经验。

        在以前,异能者被当成了会妖术的人而遭到世俗的排斥,现在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区别只是在于,现代对于异能力的划分有了比较清楚的界定,而不是只以怪力乱神来对待。在两年前第一次跟千山原次郎见面的时候,雷隐虽然知道他是异能者,但并不清楚他究竟有什么的异能,现在算是比较明朗了。

        雷隐看到那颗悬浮在半空中的子弹其转动速度慢慢地减弱下来,看来不用多久那家伙就可以腾出手来了。

        但是雷隐并没有给对手这种机会,“呯、呯”,随着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几乎同时飞了过去。然后,像之前那颗子弹那样,停在了千山原次郎半米远的地方,三颗子弹几乎成了一直线并排急速旋转着。

        虽然结果跟之前一样,可是那个为雷隐作着免费表演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并不轻松。

        只见他额头上面青筋暴露,一条血线正从他鼻孔里流了出来。

        “大叔,看起来以你的年纪不太适合做这么剧烈的运动。”雷隐冷笑着说。

        千山原次郎十分艰难地抬起头,在看清楚这个把自己逼得如此狼狈的男人的样貌时,他用惊怒交集的语气说:“原来是你这混蛋。”

        “看来你还记得我,这么说来,你应该还没到老年痴呆的程度。”

        “畜生,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千山原次郎充满怨毒地看着他。

        千山原次郎很想逃开,可是以他的反应,根本不可能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子弹打到之前就闪开,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去顶,他只希望那几颗子弹可以尽快停下来。

        “请不要搞错了,畜生这个词是你的专用名讳,我可不敢乱认。另外,我跟你的想法一样,我也不准备放过你。”说完,雷隐又向他连开了两枪,直至把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完为至。

        用一波未停一波又起这句正好用来形容千山原次郎现在的景况。

        虽然成功地接住了再次增加的两颗子弹,但是这两颗子弹明显比之前的那几颗子弹要靠前许多,离他的胸口位置只有一只手掌那么宽的距离。

        看着停在胸口前面快速旋转着,快慢不一的子弹,千山原次郎除了脸色大变外,整张脸也因为用力过度而严重扭曲变形。而且,不仅是鼻子,连他的耳朵跟眼底等位置也开始流出血来,看起来十分恶心恐怖。

        “大叔,到了下面记得替我问候你老妈。”扔掉手枪后,雷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看到向他直冲过来的雷隐,千山原次郎眼中首次露出惊慌的神色。

        当雷隐离他还有两三步距离的时候,千山原次郎突然大喝一声,脸上的青筋全都浮了出来,紧接着,那五颗子弹突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这时,雷隐也正好冲到了他前面。

        跟想象中的一样,在冲到千山原次郎不到一米处,他感到前面像是有一面看不见的气墙一样挡着自己,让他再也无法再向前移动哪怕是一厘米。

        看到终于可以在子弹失效之前挡住了雷隐,千山原次郎眼中闪过兴奋的神情。虽然他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但是对付一般人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有一点他猜错了,雷隐绝对不是他想象中的一般人。

        他惊讶地发现,那个男人正慢慢地向自己靠近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千山原次郎又惊又惧地看着这个正对着他冷笑的男人不断逼近。

        就像雷隐估计的一样,异能力者并不是无敌的,不然当年他跟那个异能者交手的时候就已经被挂掉了。就以千山原次郎这种意念力者来说,他可以轻松地用意念升起一公斤的东西,但并不表示同样可以升起一吨的东西。就跟人的体力一样,异能力也有个界限的存在。

        而且据他了解,异能因为是属于精神方面的特殊能力,平时不能经常使用,而且一旦使用,就需要比较长的时候才能恢复。

        于是,在雷隐内力全开的情况下,千山原次郎再也无法压制他的行动。

        看到雷隐的手几乎就要掐到他的脖子,千山原次郎再次大喝一声,加大了控制的力度,同时从他五官里面流出来的血一下子猛增了许多,形相更加恐怖。

        可是这次雷隐并没有像刚刚那些子弹一样被压制,他只是略略停顿了一下,然后那只原本掐向千山原次郎脖子的手改为向胸口处移动。

        千山原次郎眼中露出绝望的眼神,他想开口求饶,可是因为用力过度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到那只手慢慢地落在自己的心脏位置上。

        “啪”一声轻响过后,当雷隐的手离开中年男人的胸口时,他四周的无形力场突然一下子消失了,然后,千山原次郎慢慢地倒在了地上,脸上充满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蹲下身摸了一下中年男人的脖子上的大动脉,在确定他已经是个死人后,雷隐这才站起来。

        自从转生到这具身体以来,这一仗算是打得最出力的了。

        整体来说,千山原次郎跟他并没有很大的仇,只是相互看不顺眼而已。如果雷隐只是一个人的话,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都没所谓。但是为了防止千山原次郎向他现在的家人或朋友下手,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他灭口。

        怕刚刚的枪声引来其它人,雷隐马上拖着这个曾经令子弹停在半空的中年大叔的尸首返回了之前的路口。

        在那里,他见到了开车过来接他的两个男人。

        “晚上好,源内先生。这个人是……”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见到被雷隐拖着的尸体,不禁有点惊讶起来。

        “你们把他放到车尾箱上,等一下要带走处理掉。”说完,雷隐放下千山原次郎的尸首后向基特巴藏身的地方走去。

        那个两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下后,马上把尸体抬起来放到车尾箱内。

        “基特巴,现在已经没事了,快点出来。”雷隐用尼泊尔语对着黑暗处叫了一声。

        过了一会,一个瘦小的人影慢慢走了出来。正是惊魂未定的尼泊尔少年。

        “那、那两个人怎么样了?”少年有点害怕地看着站在前面几十米处的两个男人。

        “已经没事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说完,雷隐拖着烟田的尸体向后面走去。

        少年忐忑不安地跟在后面。

        将两具尸体都放进车箱后,雷隐对那两个男人说:“你们把两具尸体小心处理掉,记得千万不能让其它人知道。处理完后,你们就把这个小鬼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是的,源内先生。”

        “对了,差点忘了,这小鬼身上可能被植入了追踪器之类的东西,你们要先想办法解除他身上的装置才能带他去落脚的地方。”

        “我们会马上叫这方面的专家来处理的。请源内先生放心。”

        雷隐点点头,然后转身对尼泊尔少年说:“你跟他们一起走,他们会照顾你的。这一两天内我会去找你的。”

        “你不跟我一起走吗?”少年紧张地说。

        “不,我还要赶回去,不然我的朋友会怀疑我的。放心吧,他们会好好照顾你的。”雷隐安慰道。

        虽然不愿意离开他身边,可是少年最后只能依依不舍地上了车。

        看着汽车渐渐开远后,雷隐伸了一下懒腰,然后顺着街口方向慢慢走去。

        好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在街上游荡了,雷隐一边走一边想着东西。

        像千山原次郎这种对手,一个还好应付,如果再多几个同时出手的话,那就比较危险了。

        虽说欲速则不达,但是为了防止哪一天出现被异能者围殴的情况,还是要想个办法尽快提升这具身体的内力才行。

        正走着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忽然停在雷隐的前面。

        然后,从出租车上走下来一个长发女孩。

        那个女孩在仔细看了雷隐一会后,突然跑了过来。

        “学长,真的是你。”女孩充满惊喜地说道。

        正想着事情的雷隐听到这把声音有点耳熟,抬起头一看,却看到一个穿着浅绿色长裙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那女孩竟然是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