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49-情信的作者

觉醒-仿如昨日 149-情信的作者

        虽然已经有一定程度的心里准备,可是看到屋内好像难民营一样的光景,雷隐还是有种惨不忍睹的感觉。

        烟头、啤酒瓶、零食包装袋、方便面……可以代表现代青年不健康生活的垃圾全都会聚一堂。整个大厅满是难闻的烟味跟酒气,开着的电视机还不断放着游戏的片头。而造成这副惨况的原凶,武田和吉川则像是流浪汉一样各自躺在沙发跟地板上睡得不醒人事。

        想到时不时会过来帮自己搞清洁的和美,雷隐觉得实在对不起她。

        为了承担引狼入室的责任,雷隐只好自己打扫卫生。

        “正志,你受伤了么?”在一旁帮忙的白石明发现他的左手好像有点移动不便的样子。

        “小事而已,再过几天就会没事了。这几天我妹妹有来找我吗?”

        “听武田说好像来过一次,只是看你不在就走了。”

        看来等一下要跟和美打个电话,免得她担心。之前住院的时候,他在电话里跟她说有事出去几天。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吉川跟武田渐渐被窗外透进来的强光所刺醒。

        “正志你这混蛋。”在经过一番确认是此人无疑后,武田首先跳起来大吼着向他冲过来。

        “你这个没刷牙的家伙不要靠近我。”雷隐用手中的扫帚顶住他的胸口不让他接近。

        “你这个没良心的色狼,竟然连朋友的女朋友也不放过,我要杀了你!”武田像企图突破警方封锁的暴徒一样不断想冲过来。

        “你给我闭嘴,拜托你先刷一下牙好吗?你的口好臭。”雷隐一边用扫帚挡着那家伙一边呼吸着难得的新鲜空气。

        “你的口才臭,你这混蛋。”愤怒中的青年越来越像个暴徒。

        看到像丧尸一样慢慢爬起来的吉川,雷隐大叫:“吉川,快拉住你的青梅竹马。这家伙吃错药了。”

        “正志你这混蛋。”

        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看着不仅不阻止武田,而且还像狂犬病发一样向他冲过来的吉川,雷隐赶紧退到门口。

        “阿明,快帮忙拦住他们。”只有单手可用的雷隐要同时应付两个暴徒有点困难。当然,如果他肯下重手的话另当别论。

        “对不起,我现在很忙。我早就警告过你,叫你不要进来的。”白石明一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表情。

        “你什么时候警告过我?喂,你们两个稍微收敛一点比较好。我并不介绍在被你们的口臭熏到之前先下手为强的。”

        “混蛋……”刚刚睡醒眼角还留有眼屎的两人并没有看到雷隐眼中危险的眼神,仍然是不顾一切地想冲过来。

        “两位可以安息了。”白石明在旁边向不知死活的两人双掌合什。

        “有什么遗言留到拜山的时候说吧。”雷隐右手用力一抖,手中的扫帚宛如游龙一样向两个愤怒青年刺了过去。

        “呀……”

        “啊……”

        两下风格各异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在倒地前的一刻,叛逆两人组这才想面前这个人的恐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知死活的家伙。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么?”雷隐扔掉扫帚,然后跷着脚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

        □□□□□□□□□□□□□□□□□□□□□□□□□□□□

        “你们确定那个写情信给我的就是你们所谓的新生校花,成什么子?”

        “是成村晴子!竟然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真不明白她究竟喜欢你哪一点。”吉川一副肠胃不好的样子。

        “也许她喜欢的是像他这种暴力型的男人,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早点下手的。”武田的口吻十足一个少年犯。

        “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成村晴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有被虐倾向的女生。”吉川的口气却并不像他的话那么肯定。

        “不然该怎么解释?这家伙除了比较能打以外,我看不出有任何会让女生喜欢的地方。”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闭嘴。”被说成一个只会打老婆的男人,雷隐终于忍无可忍。

        刚刚被扫帚打到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叛逆二人组马上不敢再出声,只能以怨恨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管那个女人想干什么,老子对那种花瓶没兴趣。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你说的是真的吗?”吉川此刻的心情就像一个死囚刚刚被宣判为无罪释放一样,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武田则像是一头被脚步声惊醒的猫一样竖起耳朵看着雷隐。

        “不过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吉川几乎在他一说完就出声问道。

        “你们两个混蛋马上给我把这里收拾干净。如果在我回来之前不能清洁到一尘不染的地步,我会马上请那个女人一起吃饭,然后跟着去酒店开房。”雷隐突然站起来对着这两个把他的公寓搞得像难民营一样的的无聊青年大吼。

        虽然放下狠话的人如此凶恶,可是叛逆二人组却如闻福音。还没等他说完,吉川第一时间拿起地上的扫帚开始装模作样的扫着地,武田愣了一下后也赶紧收拾着桌子上的垃圾。

        “我们去吃饭吧。看什么,不是叫你们,给我认真弄干净。”

        被瞪了一眼的两人赶紧低下头继续打扫。

        等雷隐跟白石明走出公寓后,武田对吉川说:“喂,你说这家伙真的会兑现承诺吗?”

        “他敢骗我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吉川有点心虚地叫起来。

        “只会说不敢做的家伙。你别忘了那家伙是人间凶器,想要对付他,先立下遗嘱再说吧。”

        “关你什么事。对了,你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紧张这件事,你不要告诉我你也看上成村晴子了。”吉川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这是什么话,我早就看上那小妞了。虽然没有我姐姐长得好,不过做女朋友的话还是勉强可以的。”

        “你这混蛋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老是跟我抢东西,这次连你大嫂也想染指,真是连禽兽都不如。”吉川大骂起来。

        “什么大嫂,送了那么多花跟礼物,可是人家根本理都不理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自我安慰的话。”武田不甘示弱地反驳。

        “闭嘴,你这个有恋姐情结的变态。”

        “你才是变态,你敢再说一遍。”

        “你以为我怕你吗?你本来就是有恋姐情结的变态。”

        “混蛋,我要杀了你!”愤怒的青年再次变身为暴徒,大叫一声扔掉手中的垃圾向青梅竹马冲了过去。

        终于,一场低层次的对骂演变成更低层次的肉搏,难民营也渐渐升级为集中营。

        如果雷隐在的话,一定无比后悔让他们继续留在公寓里。

        此时在学校餐厅里吃饭的雷隐跟白石明,却遇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人正是导致两个青梅竹马扭打在一起的原凶。

        “你好,源内同学。”当两人正在吃饭的时候,忽然有两个女生走到雷隐他们所坐的餐桌前面。

        雷隐抬起头,“你们好,请问有事吗?”

        一身性感短裙的成村晴子微笑着说:“我想不到这么巧会在这里见到你,所以想过来跟源内同学打个招呼。”

        雷隐略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很多学生正以各种眼光紧紧地看着他们几个。如果上课的时候他们有如此专注的眼神,导师们一定感动到痛哭流涕。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坐下来说话好吗?”在雷隐的想法中,两个这样漂亮女生站着说话好像太过引人注目了。

        成村晴子笑了一下,落落大方地坐下来。她的同伴迟疑了一下也跟着坐下来。

        当她们坐下来后,雷隐发现情况并没有任何的改善,反而更加严重,有几个男生甚至有点想冲过来的架势。

        一群只会发情的家伙。雷隐懒得理他们,反正不会真的有人敢过来找他单挑。

        “可以问源内同学一个问题吗?”成村晴子的声音十分清亮,虽然声音并不大,可是却听得很清楚。

        “什么?”雷隐举起杯子喝了口茶。

        “不知你这次回家相亲的结果怎么样了?”

        还好他反应及时,这才没有把口里的茶喷出来。

        “请问,是谁告诉你我回家相亲的?”雷隐放下茶杯问道。

        “是吉川同学。他告诉我,你失约的原因是要回家相亲。难道不是这样吗?”

        果然是那两个家伙做的好事。

        “差不多是这样吧。”雷隐随口答道。

        “那能告诉我结果吗?”

        “我还没有这么快就结婚的打算。”

        “那我就放心了。”成村晴子笑起来。

        雷隐没出声,只是仔细打量着面前的新生校花。而成村晴子也没有说话,十分大方地让他观察着自己。

        过了一会,雷隐收回了眼光,然后随手举起茶杯喝了一口。

        “不知源内同学平时在晚上有什么消遣?”成村晴子问道。

        “我一般都睡得比较早。”

        “我还以为源内同学的夜生活会很多姿多彩呢。其实我晚上也没什么事可做,一般都是在公寓里看书看电视之类的。老实说,有时还挺无聊,像今晚也是如此。”

        “东京的夜晚治安不是很好,没事的话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雷隐的口吻像个训导主任。

        过了一会,看到雷隐并没有任何表示的样子,成村晴子只好继续说:“我听说最近有一部玲木春香主演的电影上演了,不知源内同学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玲木春香?听名字好像是个女演员,她有拍过恐怖片或科幻片吗?不好意思,我看电影只看恐怖片跟科幻片。”

        “呃,她只演爱情片……”

        “爱情片吗?不好意思,我每次看文艺片的时候都会在中途睡着。因为我觉得在两个小时内就发生的爱情比较像是一夜情。”

        “……”

        白石明有点同情地看着这个新生校花。而成村晴子的女伴则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雷隐。

        □□□□□□□□□□□□□□□□□□□□□□□□□□□□

        打开门的时候,营野莹子看到母亲跟那个叫八重寺的男人正在大厅里看着电视。

        “莹子,你回来了。”营野明香对正在玄关处换鞋的女儿说了一句。

        “莹子,晚上好。”八重寺用他那一直让女警视十分反感的关西口音打了个招呼。

        “我先回房间了,今晚有些报告要看。”说完,营野莹子表情冷漠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对不起,莹子她最近工作压力很大。”营野明香带着歉意说道。

        “没事,我知道她只是一时还不能接受我而已。放心吧,我相信再相处一段时间,她会接受我的。”八重寺充满信心地说。

        营野明香笑着点点头,心里却叹了口气。

        除非获知她父亲确实的死亡消息,不然莹子是永远不会接受任何有可能成为她父亲的男人。

        回到自己房间的营野莹子随手将自己的公文包扔在床上,然后打开了计算机。

        趁着开机的一点时间,她把公文包里面的文件拿了出来。

        只翻了一下,她心里忽然涌起一阵厌烦感。再也看不下去,她放下了手里的报告。

        虽然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可是她似乎能很清楚地听到外面那个男人正用那讨厌的关西腔大声说着话。

        她实在想不明白,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身材相貌都姣好的母亲怎么会看上像他那样的男人。

        她不愿再想下去,走到计算机前面坐下。

        打开自己的邮箱,并没有看到新的邮件,她不禁觉得一阵沮丧。看来那几人属于自己的眼线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虽然如此,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

        自从亲眼看到那只怪物以后,她就知道父亲在日记里写的那几段深晦难明的文字,其实是有很深的含意。

        她觉得父亲在多年前的神秘失踪,一定跟这件事有所关联。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追查下去。可惜现在可用的人手跟情报太少。

        想到这里,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个叫源内正志的年轻人。

        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