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48-访客

觉醒-仿如昨日 148-访客

        当直子的眼睛从带来的笔记本计算机屏幕上移开时,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坐在病床上的雷隐。却发现他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雷,你想喝水吗,还是想去洗手间?”直子连忙走到他身边。

        “我现在才发现,你认真工作时的样子真的很吸引人。”雷隐把她的左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

        “傻瓜。”直子脸红起来,轻轻地坐下来把头靠在他右肩上。

        虽然充盈在鼻端的消毒药水味道不怎么好闻,不过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并没有去计较这个小问题。

        “雷,你妈妈知道你入院这件事了么?”直子像猫一样闭着眼睛问道。

        “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叫前田帮我保守秘密了。如果让她们知道的话,会过分担心的。”在雷隐看来,出来读书唯一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天天回家报到。即使是出了像现在这种程度的状况,只要掩饰得当,也不会让留美子她们知道。

        “感觉前田叔叔好像成了你的共犯,听了他的抱怨,我想你以前应该让他帮你说了不少谎吧?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霸道的继子,他一定很辛苦。”直子忍不住笑起来。

        “只希望那家伙晚上睡觉没有开口说梦话的习惯,不然我跟他都会死得很惨。”雷隐一边说一说将手探入她的衣襟内活动起来。

        “雷,不要这样,你的伤还没好。”直子用微弱的声音地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加速血液循环是治疗外伤最好的良药吗?”

        “哪有这样的说法。”直子小声娇嗔道,却并没有进一步阻止他,只是将脸贴在他肩上不敢看他的眼睛。

        只要他喜欢就好了。抱持这种想法的成熟美女两只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忍受着如潮水一样不断汹涌袭来的羞人快感,尽量压抑着不让自己叫出来。可是那只像是带电一样的手正得寸进尺地抚摸着她敏感的身体,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

        之前因为怕影响直子写稿,雷隐并没有打开电视机,所以房间里面十分安静。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中,现在只剩下直子那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跟压抑不住的呻吟声。

        虽然因为移动不便不能真正销魂,但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雷隐已经觉得十分满意。他低下头细细地欣赏着怀中的绝色尤物此刻春情勃发时的惊人美态,不禁神为之夺。

        有很多可以用来形容女性的词汇,例如漂亮、坚强、柔弱、可爱等等。但在雷隐看来,没有比“令人迷恋的女人”这句话更适合用来形容直子。

        “雷……”随着一声急促的哀鸣,直子整个人剧烈地抖动起来,然后全身突然变得僵硬,曲线完美的大腿和纤巧的小腿跟着蜷曲起来,莹白如玉的脚趾也向内弯曲成一个动人的弧度。在同一时间,雷隐感到一股温暖的热流猛烈地冲击在自己手指上。

        过了一会,直子浑身瘫软地躺在他怀里,然后像缺氧的病人一样不断地喘着气,全身的皮肤泛起玫瑰一样的粉红色。

        用自己的脸轻柔地磨擦着她的脸,或者用嘴吻一下,他尽量去安抚着她。

        等她稍微缓过气后,他在她耳边小声说:“喜欢吗?”

        “坏蛋……”靠在他胸口上的成熟美女发出撒娇一样的声音。

        “想再来一次吗?”

        “不要,我怕等一下有人进来。等今晚无人的时候好吗?”直子哀求道。

        “放心吧,除了前田以外,不会有人知道我在这里的。”

        “可是如果等一下护士进来帮你量体温的话怎么办?”直子在作最后的努力。

        “刚刚已经量过了,在吃饭以前不会再来了。”雷隐并不是非要不可,只是有点恶作剧地想看她如何拒绝。

        “可是……”直子实在不适应在一个随时有人会进来的地方做这种事。

        就在这时,雷隐忽然抬起头看着门口。

        “怎么了?”直子看着他。

        “看来真的有人来了。暂时放过你吧。你去洗手间整理一下。”雷隐亲了她一口才放开她。

        听到“整理”这个词,直子脸红起来,赶紧走进洗手间。

        过了一会,她果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

        “请进。”那是雷隐的声音。

        然后,她听到有人开门,紧接着,是一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面的声音。

        过了一会,一把清冷的女性声音响起:“你好,我是警视厅刑事部的参事官营野莹子,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源内正志先生,或者应该叫源内同学。”

        看着一身黑色套裙,表情冷静的营野莹子,雷隐淡淡地说:“请问有何贵干?”

        没经过主人的同意,营野莹子擅自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雷隐。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能跟那东西打成平手。你我本来就是陌生人,所以我并不会假惺惺地说什么探病之类的话。我只有一个目的,我要你帮我追查这件事。”女警视简单明了的说出了来意。

        “我想你搞错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并不是侦探,况且你才是警察,追查犯人这种事不是你的职责吗?”

        “相信你的继父已经跟你说过我的情况。就像他所知道的那样,我的上级禁止我继续追查这件事。如果不是没有其它办法,我是绝对不会来找你的。”女警视的表情十分严肃。

        “既然你的上级要你不再追查下去,表明他已经有解决的方法。你为什么还要插手这件事?还有就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帮你,就因为我跟那怪物打成平手?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劝你在捉那怪物的时候,最好带上冲锋枪之类的重型武器,这样还比较有建设性,而不是要一个普通学生为你牵制那种怪物让你有机会在背后放冷枪。”

        “第一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你。至于为什么我要你帮我,并不仅仅因为你拥有跟那怪物一战的实力,而是因为我知道你跟东京黑道组织樱花社的关系十分密切。据我所知,樱花社曾经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派专人暗中保护你的家人。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樱花社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你跟这个组织的关系非比寻常。你应该也知道,要追查这件事,需要很多的人手跟完善的情报网,而樱花社正好符合这个条件。”

        樱花社实质就是黑龙设在东京的分部,这件事除了黑龙的高级干部外,知道的人绝对不超过三个。在外人看来,它只是一个跟山口组差不多的黑道社团。看来这个女人虽然很详细地调查了他的情况,可是还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你是一个警察,为了查案竟然跟黑道组织勾结,这可是一件丑闻。这件案件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雷隐觉得这个女人有点不可理喻。

        “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跟樱花社的关系了?”女警视盯着他的眼睛。

        “我可没有这么说。”雷隐耸耸肩说。

        “虽然上级禁止我调查这件事,可是并没有禁止我调查你跟樱花社的事。为了减少你自身的麻烦,我希望你跟我好好合作。我并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只想要有用的情报而已。”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如果你哪天捉到我的把柄的话,到时再来跟我谈条件吧。”雷隐无意做什么救世主。

        “我们会再见面的。”营野莹子冷冷地站起来。

        “不送了。”雷隐在她的背后说了一句。

        “雷,这样真的不要紧吗?”待她走出病房后,直子从洗手间走出来。

        “你想我帮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太危险了,我不想你因此而再受伤。只是觉得她有点可怜。你可能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当时是她送你来医院的。”

        “我可不会有丝毫的感激,毕竟是她把那怪物带过来的,还差点让你受伤。不过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她好像对这件案件过于执着。”

        直子没出声,只是靠在他肩上痴痴地看着他。

        □□□□□□□□□□□□□□□□□□□□□□□□□□□□

        三天以后,雷隐的伤已经好了大半。

        受够了消毒药水的味道,他决定提前出院。

        在品川的别墅里,他跟直子好好地缠绵了一晚后,第二天上午回到了学校。

        在外租的公寓门口,他遇到了正出来倒垃圾的白石明。

        “回来了?”见到雷隐,白石明简单地说了一句。

        “你们不会这几天都住在我这里吧?”

        “不是我,只是他们两个。”

        连最讲卫生的白石明都不在现场,雷隐不敢想象屋里面的状况。

        “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进去。”白石明忽然说了一句。

        “为什么?那两个家伙不会把女人也带进我的房子里乱搞吧?”想到那两个色狼的品性,雷隐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

        “不是,只是两个男人无聊的妒忌情绪作祟而已。”

        被搞得一头雾水的雷隐最后还是打开了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