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46-退

觉醒-仿如昨日 146-退

        虽然为那东西做了一个晚上的免费司机,可是直到现在,营野莹子才真正看清楚这个搭霸王车乘客的样子。

        从远处看的话,它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人类,因为它像人一样直立着,而且最主要的是,它穿着一条裤子跟一件灰色的衬衫??

        这种超前卫的装扮令女警视联想到那些被主人套上人造衣物的宠物。

        虽然那件衣物已经破烂到比最潦倒的流浪汉身上穿的还不如,可是那的确是一件可以被称为衬衫的东西。从那件衬衫的缺损处,女警视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黄褐色的长毛。

        跟衬衫相比,那条裤子要完整得多。只是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因为那东西正向着那个男人,所以她看不到它的脸,只能看到它后脑上面类似头发的东西同样是一片黄色。

        而它那两只姑息称为手的部件,也满布着黄褐色的长毛。之前之所以会觉得比常人的手大很多,也许是因为有毛撑起来的关系。在指端部分,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又尖又长的黑色利爪。

        这个东西令营野莹子联想起“狼人”,一种传说中的生物。

        “那边那个拿着枪的女人,你要看热闹看到什么时候?”即使在这种激烈对攻的状况下,雷隐对周围环境也有一定的感知力。况且那个女人就站在这怪物的后面,只要用眼睛的余光就可以看到。

        听到那个男人的叫骂声,营野莹子这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但是对于这个男人的态度也颇为不爽。

        虽然不忿,但是她还是知道什么才是她应该做的。因此,她向那边跑了过去。

        老实说,雷隐并不想让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插手,只是现在情况对他越来越不利。

        在内力全开的情况下,雷隐的打击看起来似乎相当有效。那个家伙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哮鸣。只是它似乎也被这种从未遇到过的强烈打击完全激怒了。满布血丝的眼球发出了淡淡的红光。带着黑色光泽的利爪舞得霍霍起风,暴怒之下只想把眼前的敌人撕个粉碎。

        虽然对手的攻击重复而单调,可是雷的情况却更加的不利。

        从后背上的伤口所流出来的血已经浸透了整件上衣,那种出拳无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雷隐,这种程度的对手,即使手中没有武器,但只要全力一击就可以轻松秒杀。可是真正可以令他达到全盛时期的身体却可遇不可求。

        上一世十分幸运,他转生到一个未满8岁的小孩子身上。将修练作为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雷隐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不自不觉就达到了人类肉体所能修练到的顶点。

        可是现在这具身体却因为发育迟缓、经脉闭塞、修练时间太短等种种原因,只达到全盛时期的两成功力左右。用来扁人话是绰绰有余,但如果是跟这种怪物作肉搏的话就稍嫌不够了。当然,如果此时手中有武器的话就另当别论。

        似乎闻到了营野莹子枪管中那熟悉的火药味,还没等她走近,那东西将脸转向女警视那边看了她一眼。

        从这简短的一眼,营野莹子终于看清楚了那东西的尊容。

        并没有想象中向外突出的獠牙,但无可否认,那家伙牙齿的尖利程度一点也不比野生的狼差多少。那严重扭曲的面容跟满布在脸上的长毛令她想起在中学的生物课上看到过的描绘古人猿面貌的图鉴。

        那东西对女警视的仇恨似乎比雷隐更加强烈,一看到她,马上抛下雷隐向她冲过来。

        两声尖锐的枪声在空旷的停车场响起,引起了令人很不舒服的回音。

        虽然是暴怒不已,但是那东西对于这个女人手中的武器记忆犹深。

        在快要冲到她面前几十米远的时候,看到那个女人又向它举起那枝黑色的东西,它马上以与自身体型完全不相配的敏捷动作迅速地跳上旁边一辆车的车顶,险险地闪过了擦身而过的子弹。然后像人猿泰山一样不断地在其它车顶上面跳来跳去一直向出口方向逃离。

        营野莹子马上跟上去向它的背后又开了一枪,这次子弹在它的头皮边擦过。那东西怒吼了一声之后跑得更快,很快就跳离了停车场。还不死心的营野莹子继续追了出去。

        看到那个怪物跟那女人跑出去后,雷隐终于松了口气。随即他觉得一阵晕眩的感觉,赶紧用手扶住车身。

        “雷你怎么了?”直子满含泪水他扶着他。刚刚怕他分心,所以并不敢叫出来,现在看到他满身是血的样子,她再也忍不住。

        “不要怕,我没事。帮我把上衣脱掉,然后把它撕开绑在我的伤口上。”因为失血过多,雷隐觉得全身越来越冷。

        直子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赶紧把他的上衣脱下来。

        看到他背上那五道皮肉外翻,深可见骨的可怕伤口,直子心如刀割。

        用力地想要撕开那件上衣,可是却怎么也使不上力。就像在做恶梦的时候被怪物追赶,却怎么也跑不快一样。

        既然手撕不开,她就用牙去咬,可是结果还是一样。

        “傻瓜……不关你事,是这件衣服质量太好了。不用撕了……用它按住我的伤口就行了。我们在这等救护车来吧。”雷隐安慰她一句,慢慢坐倒在地上。

        可惜是伤在背上,不然用点穴的手法就可以把血止住。雷隐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一边用力地按住他的伤口,直子一边打电话叫了急救车。

        在漫长的等待中,直子焦急万分地盯着出口。

        “放心吧,只要……再按一会,血就能止住了。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伤就死的。不过看来,今晚不能跟你去看电影了。”

        “雷……”直子已经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