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44-不适合开车的夜晚

觉醒-仿如昨日 144-不适合开车的夜晚

        从高中时代开始,营野莹子就很少看电影或电视,在她认为,与其浪费时间在无益的娱乐节目上,还不如去跑步或钓鱼,这样还相对有助于身心的健康。而在这些她认为无益的娱乐节目中,她最为鄙视的就是所谓的恐怖片。在她看来,那只是电影院用来制造不必要的噪音,色狼们用来对身边的女伴行凶前所作的准备工作而已。

        但是很不幸地,今晚她成为了这出恐怖闹剧的女主角。

        在行驶着的汽车中,营野莹子又望了一下倒后镜,在确定后面没有任何东西后,她将车速再次放缓。然后用两只膝盖夹住枪管,空出来的左手则负责上子弹。

        她已经不记得开了多少枪,幸好在枪里的子弹打完前成功地关上了车门,不然她可能成为今晚的第二个受害者。

        当时因为周围漆黑一片,她并没有看清楚那东西的样子,只看到了它的眼睛。虽然这样说有点不符合逻辑,但她实在没办法想象“它”是个人类。

        因为没有人类会有那种像饿了很久的野狼一样的眼睛。

        有时候某人会被其它人骂作是“衣冠禽兽”,那只是表示被骂的人所做的行为连禽兽都不如,但外表毕竟还是人的样子。可是她相信今晚遇到的却是真正的野兽,虽然它有着与人类十分相似的体形。

        习惯了与人打交道的女警事,在首次面对这种情况下,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失控。她不断地向那东西开枪射击,可是那东西并没有被打中任何一枪。因为它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向后闪开了子弹,其动作灵敏程度与它的体形一点也不相配。然后,它再次躲进了黑暗的树丛中。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车厢后,她马上开车离开了公园。可是,在汽车来到公园出口的时候,她却把车停了下来。

        她有个很疯狂但却符合她自身职业的想法:把那东西引出来。这也许是捉住它的一个好机会。

        因为这公园到处都是居民住宅,而且四通八达,并不适合作围捕之用。于是她第一时间打回了警署。简单明了地讲解事件经过后,她马上发出指示,要他们马上找出一个距离这里最近,适合围捕的地方,然后所有人都要在那里集合做好准备。

        在沉闷的等待中,一个在该区任职超过十五年的巡查长在电话里提供了一个自认为较符合条件的地方。那是距离营野莹子所在的公园只有两公里左右的一个坡度。那里是一个尚在维修保养中的地段,附近民居距离较远,比较适合大规模的围捕。

        在分析了一下地形后,营野莹子决定接受这个提议,于是命令他们在那里作好准备,并且要通知其它区的警视相互配合。

        计划是定下来了,现在只剩下如何去引那东西出来。

        现在她只希望那东西还没离开,不然刚刚所作的一切布置都将成为白费。

        营野莹子再次驱车返回公园,然后刻意地减慢了车速,并趁机会补充子弹。

        当她一边警觉地留意着四周的环境一边摸索着将第二颗子弹放进轮盘的时候,忽然,车身上方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震动。因为震动的力度很大,并且发生得十分突然,营野莹子手上还没来得及放进去的子弹一下子掉在了座位下面。

        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的营野莹子马上把左轮手枪的轮盘压回枪身,然后想也不想,朝车顶方向开了一枪。

        枪声响起后,车顶上面很快传来了一阵猛兽的哮鸣声。

        女性的直觉告诉她,那家伙中枪了。这对于过分理智的营野莹子来说是一大进步,之前她是完全不相信直觉这种东西的。

        也许用不着那些男人了,营野莹子在心里想到。

        可是,在她准备开第二枪的时候,一只跟人类的手相比要大一倍以上,末端闪着黑色光泽的巨爪一下子就把车窗上的玻璃打破,然后一直向营野莹子抓过来。

        幸好没有系安全带,这是迅速地侧躺在一边闪开那只利爪的女警视当时唯一的想法。

        如果那个曾经在背后说营野莹子是“只会坐在办公室内写报告的挂名警察”的筑田警员也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叹女上司此时出色的反应。

        只见那只利爪还在不死心地乱抓的时候,女警视将侧躺着的身体转正,然后朝着车窗上方的位置连开了两枪。

        又是两声充满愤怒的咆哮声。那个躺在女警视车顶上的不速之客终于跳开了这个不属于它的地方。

        营野莹子当机立断,马上坐起来,同时用脚猛踩油门。

        在汽车开出公园外面的马路时,女警视立刻朝着预定的地点驶向。

        当汽车驶了近两百米远的时候,营野莹子再次将车速减慢。

        如果是普通的野兽,在领教过子弹的滋味后,多半会马上逃离。现在她只希望那家伙对自己的愤怒要大于对子弹的恐惧,否则那个围捕计划还是不能实施。

        但是当她转了个弯驶到大车道的时候,她觉得那东西可能不会跟上来了。因为这里太亮了。

        在下意识里,她是完全当那东西当成一头喜好吸人血的猛兽。根据她对一般生物的了解,野兽都是怕强光的。她头一次对车道两边明亮的路灯产生怨恨感。

        营野莹子马上拿出手机,她要改变计划,把全部警员都叫过来。这时候并不是考虑是否便于开展行动的问题,再过一会那东西可能就要跑了。

        “喂……”当电话刚刚接通的时候,车顶上面再次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

        紧接着,一只巨爪再次从车窗外面伸了进来。

        真是没有创意的攻击模式,营野莹子只得再次向旁边侧着身体闪开那只利爪的攻击。

        当她再次向刚刚还留有弹孔的位置开枪时,却只听到“卡、卡”的空膛声,原来没子弹了。

        营野莹子低声骂了一句,然后侧着身的同时再次猛踩油门。

        在突然加速的情况下,伏在她车顶上面的那位客人因为惯性的作用,差点从车顶上面掉下来。

        那只本来抓来抓去的巨爪本能地抓住了车窗边缘。而它的另一只手则抓着另一边。

        稍稍可以抬起头来的营野莹子继续狠踩油门,而另一方面则用手将方向盘左右转动起来。

        就像在拍警匪片中的公路追逐片段一样,在冷清的公路上,一辆高速行驶中的汽车以很大幅度的动作左右摇摆着前进。仿佛一个喝醉酒的人一样。而在那辆车的车顶上,则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上面好像有个人型物体趴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