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35-重逢

觉醒-仿如昨日 135-重逢

        “事情就是如此,我们警方也是刚从驻美国的大使馆那边把正志接回来。”在经过重逢后的激动后,前田龙太郎开始慢慢解释着正志失踪的原因。

        “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留美子十分痛心地拉着正志的手。留美则在旁边不停地抹着眼泪。

        看到她们哭得这么伤心,雷隐心里不禁有点罪恶感。看了一下前田,发现他的眼神也是如此。

        雷隐向她们解释的版本很简单。大概内容是:他去美国探望一个在网上认识的好朋友,可是在下飞机没多久,就发生了车祸。之后被送进了当地的医院。可是期间因为失血过多,造成脑部供血不足,所以一直昏迷不醒,然后足足在病床上做了一年多的植物人。另外在发生车祸后,身上的证件、钱包跟行李被当地的小偷顺手牵羊拿走了,所以美国医院那边一直都无法确认他的身分。直到最近,他奇迹般地醒了过来,在联系了当地的驻美大使馆后,这才安全地回到了日本。

        虽然留美子她们对这个解释深信不疑,可是雷隐跟前田都知道,其实这个版本存在着许多经不起推敲的漏洞。其中最大的漏洞的是,即使没有了证件可以证明身份,可是“源内正志”的那十分明显的亚裔人种特征,一般人都会首先当成是来美的游客。只要翻查一下机场的入境记录就可以很快地找到他的数据。并不会存在这么久都没法确认其身分的问题。可是留美子她们并不了解警方的运作,而且不管怎样,只要可以令到她们相信就足够了。这次应该算是过关了。

        “正志,你一定很累了吧,快去洗个澡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吧。”过了好久,留美子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对雷隐说道。

        “好的,妈妈。你也早点休息吧,留美你也是。”他的确是有点累了,昨晚运功过度,加上一直在病床边看护着直子,他根本就没合过眼。如果不是直子坚持要他回去休息,他可能还耗在医院那里。

        “学长,我帮你去放热水。”留美站起来说。

        “谢谢。”雷隐微笑着说。

        “不用谢。”不敢看他的眼睛,少女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急急忙忙地跑去浴室。

        看到留美害羞的样子,留美子轻轻地笑起来。

        洗完澡以后,雷隐的精神好了许多。

        经过留美房间时,看到房间的灯还亮着。

        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留美那熟悉的声音,“请进。”

        打开门一看,只见留美正坐在书桌前面,在桌子上有一本摊开着的本子。

        “学长。”少女想不到是他,忽然有点惊慌地把桌上的本子合起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雷隐微笑着走过去。

        “在写日记吗?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

        少女的脸一片绯红。

        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雷隐注视少女一会,然后说了一句:“看来,小丫头终于长大了。”

        听到这句话,少女一时间心潮翻涌。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睛里流出来。

        “学长,我想你。”留美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大声哭起来。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以外,雷隐不知说什么好。

        少女摇了摇头说:“不,只要学长……能够回来就够了。”

        雷隐无声地抚摸着她那比一年前还长了许多的秀发。

        等她稍微平息一点后,雷隐柔声说道:“听前田说你最近在忙于准备大学联考,努力读书是好事,可是要注意身体,知道吗?”

        “嗯。”伏在他怀里的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

        感觉到少女日渐成熟的身体,雷隐觉得这样抱在一起不是很好,于是他轻轻地把她扶起来,然后用袖子擦着她脸上的泪水。

        “爱哭的小鬼。”擦干眼泪后,雷隐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少女怔怔地看着他的笑容。

        “好了,早点休息吧。”雷隐站起来。

        跟着他走到门口,少女抬头看着他,然后带着点痴意说道:“学长,明天我还会再见到你吗?”

        “小傻瓜,我回来以后就不会再走了。以后你天天都可以见到我。”摸摸她的头,雷隐笑着离开了房间。

        “学长,晚安。”站在门口的少女笑中带泪。

        □□□□□□□□□□□□□□□□□□□□□□□□□□□□

        “雷,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院?”像猫一样享受着爱人抚摸自己头发的直子轻声问道。

        “我问过医生了,只要再观察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只是出院以后要严格注意休息以及准时吃药。乖,再耐心等几天好吗?”雷隐安慰道。

        “嗯。”直子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忽然想起什么,她抬起头问:“雷,你以后会继续读书吗?”

        “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突然想起问一下而已。我听说你妹妹现在帝京大学读一年级。”直子回答道。

        “你觉得我有再读下去的必要吗?”

        直子认真地想了一会,然后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

        论学识,在直子认识的人当中还没见过有比得上他的。论财富,从他一年前存入她账户里的那笔巨款就可见一斑。又有哪个大学生可以做到他这种程度?

        “告诉我,其实你是想我继续读下去的,对吗?”雷隐问道。

        看着他的眼睛,直子点了点头。

        重新伏在他怀里,她轻轻地说:“我知道以你的学识是没必要再读下去,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在那里,你会认识很多人,交到更多的朋友。”

        “拜托,不要把我当成自闭症患者好吗?我认识的人不算少,只是其中好人不多。”说起自闭症,他忽然想起艾蜜丝那个小鬼,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他的话,直子不由得笑起来。

        “我会考虑一下你的建议的。不过比起这件事,有一件事更加让我困扰。”

        “什么事?”直子有点奇怪地问。

        “你这次发病,可能要休养好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可是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健康正常的男人,那种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是很要命的。直子,你要快点好起来才行呀。”说完,雷隐低下头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你这坏蛋……”直子脸红耳赤地缩在他怀里。

        也许是因为久别离新婚的关系,看着她动人心魄的羞态,雷隐马上有了强烈的反应。

        紧贴着他的直子马上感应到他的身体变化,全身更是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颤抖不已。

        知道她的心脏现在不能受太大刺激,雷隐不敢再逗她,只能一动不动地抱着她。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直子一惊,马上离开了雷隐的怀抱,然后急忙整理着并不算凌乱的衣服。

        满脸娇羞地看了他一眼后,直子向门口叫道:“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护士。雷隐以为她要为直子量体温之类的,马上走开到一边。

        可是那个护士却对雷隐说:“请问你是源内正志先生吗?”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雷隐有点意外。

        “外面有几位先生说有事找您。他们就在外面走廊等着。”护士回答道。

        “谢谢你。直子,我出去一下。”雷隐转头对直子说。

        “雷,你要快点回来。”直子眼里露出担心的神情。

        “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亲了一下她的额头,雷隐走出了病房。

        直子有点不安地目送着他离开。

        □□□□□□□□□□□□□□□□□□□□□□□□□□□□

        在走廊里,雷隐见到了那几个要找他的人。

        果然是他们,雷隐嘴角露出淡淡地微笑。

        其中有一个男子刚要说话,雷隐马上抬手阻止他开口。

        “我们上天台再说。”说完,他率先向天台走去。

        那几个男人马上跟在他后面。

        上了天台以后,四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马上把天台的门关上,然后守在那里。

        另外两人男人在走到天台边时,其中一个男人把脸上的墨镜脱掉,然后,突然一下子跪在雷隐面前,抱住他的双脚大声叫道:“师父!”

        长安也颤抖着把帽子拿出来。

        “大人,我们终于见到你了。”

        深吸口气,雷隐平息一下心中的激动,然后顺手把雷力拉起来。

        “师父,我还以为你已经……”雷力哭得像个孩子。

        “我也想不到可以再见到你们。”雷隐十分感概地说。

        “师父,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们?我真的很想你。要不是接到赤松流一郎的电话,我还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雷力好不容易才收住了眼泪。

        “不是我不想找你们,而是我没办法找你们。”说到这里,雷隐叹了口气。

        长安跟雷力没出声,静待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在上次那一战中,我开启了不应该使用的力量。虽然成功地杀了不少人,可是自己的身体也快被那股力量玩完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我竟然没有死。而是漂流到波士顿附近一个渔村上面。后来很幸运地被一个人救了。

        虽然捡回一条命,可是全身的经脉都被那股力量震断,足足在床上了躺了一年多。最要命的是,当然我的脑部受到严重冲击,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一直到半年前,我才慢慢恢复了记忆,然后才能运功将那些破损的经脉一条一条地修复。在半个月前,我终于修复好所有经脉,返回了日本。”

        听到他的经历,长安跟雷力的脸色起伏不定。

        “师父,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沉默了一会,雷力沉声说道。

        看了他一眼,雷隐抓了抓下巴说:“还记上次我说过的话吗?出来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你一顿的。为了减轻你的愧疚感。来,让我们师徒俩好好亲热一下。”说完,雷隐拉着他走到天台的另一边。

        “师……师父,不用了吧?”雷力一边被拉着走一边叫起来。

        雷隐没理他,继续把他扯到角落里。

        “啊,师父,不要打我的脸!”很快地,角落里传来雷力的惨叫声。

        长安微笑不语,那四个守着门口的男人则脸色古怪地相互对视了一下。

        十分钟后,整张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雷力可怜兮兮跟着雷隐走回来。

        “师父,你下手也太狠了,你这样叫我怎么见人?”雷力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角流下了一滴青泪。

        “这是让你有机会在家修心养性,省得你老是出去到处鬼混。”雷隐瞪了他一眼。

        雷力顿时不敢再出声。

        “大人,您辛苦了。”长安微笑着说。

        “还好,这小子没什么好处,就是皮粗肉厚,手感挺好。”雷隐随口答了一句。

        对于长安的调侃,雷力无可奈何地苦笑着。不过被师父狂扁了一顿后,心里好像的确舒服了许多。自己不会是有受虐倾向吧?

        “师父,你只是附身在这个小鬼身上,又怎么会失忆的?”过了一会,雷力想起一个问题开口问道。

        看了他一眼,雷隐靠在栏杆上说:“你知道人为什么会生气吗?那是因为脑部受到刺激,引致肾上线素上升的关系。简单来说,人的一切七情六欲,其中有很大部分是由生理影响所致。虽然我是个灵体,可是每次附身在一个身体上的时候,并不是单纯的控制,而是融合。假如,我所附身的身体是个脑部受损严重的白痴,那么同样地,在那具身体没报废之前,我也会被困在那具身体里面做个白痴。所以,同样地,我现在这具身体如果脑部受损的话,那么失忆就很平常了。在灵体状态下,因为没有生理的影响,我完全是处于一种无欲无求的状态,也就是佛家所说的无我无相。”

        “还好师父总算回来了。”雷力松了口气。

        “你们这样来找我,太显眼了。今晚我会去找你们的。”雷隐说。

        “大人,那我们今晚再详谈吧。这是你的手机跟证件。”长安把一把东西递给他。

        雷隐随手接过了那包东西。因为在执行任务时,是不能带任何私人物件的,以免遗失被人查到。所以雷隐所有的东西都放在长安那里。

        “师父,我们先走了。”雷力向雷隐说道。

        “今晚我会给你电话的。”雷隐点点头。

        等他们离开后,雷隐返回了病房。

        看到雷隐安然无恙地回来,直子十分高兴。

        “我说过很快就回来的,你这个喜欢乱操心的家伙。”雷隐怜惜地摸了一下她脸。

        “雷,我真的好怕。”直子眼中闪烁着泪光。

        “我不会再离开你的。”雷隐低下头吻着她的樱唇。

        再次感受到那种熟悉温馨的感觉,直子一边流着泪一边温柔地回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