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29-念

觉醒-仿如昨日 129-念

        “直子,你好像没什么精神,不舒服吗?”戴着无框眼镜,一头短发的川井茉莉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

        “我没事,也许是晚上睡得不是很好。这是你今个星期要的翻译稿。”直子把一个文件袋递给她。

        接过文件袋后,茉莉有点疑惑地看着她,“你真的没事吗?”

        看着她担心的眼神,直子笑了笑说:“我真的没事。另外可以再多给些稿我拿回去吗?”

        “你最近很需要用钱吗?这个星期你已经是第三次来要稿了。”茉莉抬起头看着她。

        “不是,只是最近比较有空,想找些事来做。稿费给不给也没所谓。”

        “你那个男朋友没来陪你吗?”想了想,茉莉问道。

        “他有点事要处理,所以到外地去了。”

        仔细地看了一下她的脸,茉莉忽然问道:“直子,你老实告诉我,那家伙是不是跟你分手了?如果真是这样,你没必要为了那种人伤心。”

        直子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他是真的有些重要事要去做才离开一段时间的。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的。”说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握紧了两手的拳头。

        看着她坚定的神情,茉莉没再说什么。

        “需要翻译的稿的确还有很多,我等一下再拿点给你。另外你上次写的几篇散文很受读者欢迎,主编想找你续稿,我正想要通知你这件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茉莉忽然想起一件事说。

        “好吧,我尽量试试吧。”直子点头答应下来。

        看了一下表,茉莉说:“你还没吃晚饭吧?等我一下,我收拾好东西后就跟你出去吃饭。”

        直子点点头。

        茉莉刚走开没多久,马上有两个男人走了过来。

        “你好,我叫渡边广一,是茉莉的同事。”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主动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长谷直子,是茉莉的大学同学。”

        “长谷小姐你好,我叫广末岁明,也是茉莉的同事。”另一个较为年轻的男人笑着说。

        “你好。”直子向他点了点头。

        两个男人在直子刚进入编辑部的时候已经两眼发光了,此刻看到茉莉走开了,马上抓紧这个认识美女的机会。

        在两个男人说得口沫横飞的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了茉莉的冷笑声,“我就知道你两个色狼一定会找机会上来搭讪的。”

        “茉莉,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广末岁明陪着笑说。

        “你们当然不希望我这么快回来。直子,我们走吧。”茉莉拉着直子的手向外走。

        “长谷小姐,还有茉莉,不如今天就让我们请你们吃饭吧。”戴眼镜的渡边广一跟上来说。

        “是,是呀,难得长谷小姐来这里,不如就让我们做东请吃饭好了。”广末岁明赶紧附和着说。

        “这可是你们说的。”茉莉忽然露出狡猾的笑容。

        看到茉莉的笑容,两个男人顿时心为自一寒。他们忘了还有这个魔女在。

        “既然他们这么热心请吃饭,我们就给他们点面子吧。你说对吧,直子?”茉莉说。

        “可是……”直子有点犹豫地说。

        “对呀,既然连茉莉都这么说了,长谷小姐就去吧。”反正都是死,渡边广一干脆放开手脚来邀请美女。

        在茉莉跟两个男人的劝说下,直子终于同意了。两个男人顿时差点兴奋得狼嚎起来。

        茉莉之所以同意他们一起去,是因为看出直子的情绪十分低落。她还是认为是那个叫源内正志的家伙抛弃了她,才让她变成这样。而跟两个家伙相处做了这么久的同事,知道他们只是些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让他们去也只是想搅活一下气氛而已。

        在餐厅里,两个男人还是不断地找机会跟直子说话,茉莉出奇地没有去打扰,只是安静地吃着东西。

        “直子小姐,你的戒子很漂亮,是男朋友送的吗?”广末岁明不小心看到直子手上的戒子,顺口问了一句。

        “是的,这是情侣对戒,他手上也有一只。”直子痴痴地抚摸着手上的戒子。

        听到她的回答,两个男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很古怪。他们现在才想起来,竟然忘了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看到他们的表情,茉莉忍不住笑起来。转头看向直子,发现她的表情有点奇怪,不禁问道:“直子,你怎么了?”

        “对不起,我想去一下洗手间。”直子站起来向餐厅的洗手间走去。

        看着她匆忙的脚步,茉莉露出深思的眼神。

        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他还是没有回来,连电话也没打回来一个。

        难道他……

        想到这里,直子用力地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不吉利的念头甩走。

        雷,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过了一会,直子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慢慢地走出了洗手间。

        □□□□□□□□□□□□□□□□□□□□□□□□□□□□

        看着面前这两个相貌普通的男人,长安放下手中的茶杯。

        “这就是你们开出来的条件?”

        “是的,只要你将那些数据全部还给我们,我们保证以后不会再找你们麻烦。”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长安冷笑起来,“保证?你觉得你们所谓的保证可信吗?我们已经有接近两百人死在你们手上。这时候你来跟我谈条件?”

        “沈先生,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死在你们手上的人并不比你们少。难道你想继续这场毫无胜算的战争吗?”另一个男人忍不住出声道。

        “的确,任何一个帮派都不可能跟一个国家对抗的,更何况是你们这样的强国。可是别忘了,这次的事是你们先挑起来的,我们只是自卫还击而已。老实说,事情到这一步,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我倒很想看看,如果我将手头上的那些数据公诸于世的话,会引起多大的轰动。你们不是经常自诩自己是最讲人权的国家吗?”

        听到他的话,两个男人马上脸色一变。

        “沈先生,我为我同伴刚刚的态度向你道歉。我们上司是真心诚意想跟你们和解的。希望沈先生认真考虑我们的建议。”最先开口的男人马上向长安道歉说道。

        “没什么好考虑的,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双方河水不犯井水就够了。现在世界各地每天都有很多人要靠我们的公司开饭,如非必要,我们并不想跟你们有什么正面冲突。数据我会还给你们,只是怎么还,什么时候还,我们另外再找时间商议吧。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不再来骚扰我们,这些数据绝对不会外泄出去。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两位先回去吧。”长安冷淡地说。

        “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告辞了。”两个男人对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

        “不送了。”说完,长安返身走出了房间,只留下两个表情尴尬的白种男子。

        走到汽车旁边,其中一个男人很生气地踢了一脚白色的车身,“妈的,真想杀了那个嚣张的家伙。”

        “你给我闭嘴,刚刚差点就被你把事情搞砸了。如果这件事办不好,我们谁也逃不了。”另一个男人瞪了他一眼,拉开了车门。

        那个男人悻悻地跟着上了车。

        “我真不明白,上头为什么要向这家伙妥协。不过是个黑帮头目而已,何必对这种人低声下气。”上车以后,那男人还有点不忿地说。

        “你没看过他们的数据,所以有很多事并不知道。他们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以为死在他们手上的那几百人都是杂牌军吗?错了,他们全部是我们在C区见过的那批疯子。尤其是现在他们手上有那些资料,如果真的外泄了,引起的后果是不敢想象的。以后做事的时候拜托你用用脑子。”

        从房间的窗户里看着那辆渐渐远去的汽车,长安转过身对站在后面的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问道:“你们老板在什么地方?”

        “他在酒吧里。”其中一个男人回答道。

        长安在心里叹了口气,“现在带我去找他。”

        “是,沈先生。”

        □□□□□□□□□□□□□□□□□□□□□□□□□□□□

        在吵杂的酒吧里,一个三十几岁的金发男人有点醉意地看着舞台上的脱衣舞表演。跟舞台上的那个年轻小妞相比,自己身边这个陪酒女郎实在让人没什么胃口。除了胸部比较大以外,那大腿比自己的腰还粗,而且身上还有一股奇怪的体臭。

        在喝到第五杯的时候,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那个女人,他走到吧台大声叫道:“你们这里的美女都死光了么?为什么连一个稍微漂亮一点的都没有,全是些母猪。”

        穿着礼服的调酒师看了他一眼才说:“对不起先生,今晚所有的漂亮小姐都被一个客人包起来了。连那个正在表演的小姐也是,等一下表演完了她就要去陪那个客人了。”

        “什么?是哪个家伙这么变态?”

        “对不起,我也不太清楚。如果没其它事的话,我要继续工作了。”调酒师懒得再理他,低下头擦着酒杯。

        “妈的,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没钱付帐吗?你们老板在哪里,我叫他马上炒了你。”觉得受到轻视的男人顿时勃然大怒。

        见多了这种趁着有几分醉意就撒野的酒鬼,调酒师连头也不抬继续擦着杯子。

        虽然很生气,可是那个男人并不敢向那调酒师动手。他并不是第一天出来玩了,知道在这种地方动手的话最后吃亏的总是自己。

        在他一边骂一边向后退的时候,忽然被人撞了一下。正有气无处撒的男人马上转过身想要找那个人出气,可是在看到在他身边那几个像保镖一样的高壮男人,他顿时不敢再出声。

        那个不小心撞了他一下的中年男子看也没看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去。在他后面的几个男人也紧跟在他身后。

        “沈先生晚上好。”来到一个很大的包厢前面时,几个在门口站着的男人对长安行礼说道。

        “把门打开。”

        “可是老板他……”

        “我叫你把门打开。”长安沉声说道。

        那个保镖不敢再说什么,马上打开了房门。

        当长安走进去的时候,只见在幽暗的房间里清一色衣着性感暴露的小姐,在房间的正中间有两个全身赤裸的女人正搂抱在一起相互抚弄呻吟着。在她们后面的长沙发中间,一个年青男子正一边喝酒一边醉眼惺松地看着那两个女人表演。

        长安二话不说,把墙边的灯打开。在强烈的灯光下,躺在地上的两个女人马上尖叫着站起来。

        “全部人给我出去。”长安冷冷地说。

        看那些保镖们的架势,这些女人知道今晚这个客人跟眼前这个男人都不是普通人,不用两分钟,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男人。

        把门关上以后,长安走到雷力的旁边坐下。

        “人呢,他奶奶的,人都去哪里了?”看到周围一个女人也没有,已经喝得半醉的雷力大声叫起来。

        “小雷,不要再喝了,你的伤还没好。”长安把他的手里的酒瓶拿下来。

        “原来是……长安,你怎么来了?”雷力看清眼前的男人后说道。

        “走吧,我们回去吧。”长安把他拉起来。

        “不要,我……还要喝酒。把酒给我……”雷力伸手去抢他手里的酒瓶。

        “如果让大人见到你现在这样,会很生气的。”沉默了一下,长安说道。

        听到他的话,雷力全身一震。过了一会,他拉开长安的手,低着头缓缓地坐在沙发上。

        “小雷,你要振作起来。”长安沉声说道。

        “长安,是我害死师父的,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他就不会……”过了许久,低垂着头的雷力慢慢说了一句。

        “你忘了么?大人是永生不死的,我相信不用多久,他就可以再次转生来见我们了。”长安拍着他的肩膀说。

        “那是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等我们全都死掉之后?”雷力惨笑着说。

        “小雷!”长安低声喝了一句。

        “长安……我想见师父……”雷力捂着脸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