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24-状况

觉醒-仿如昨日 124-状况

        已经是暑假第五天了,除了每天回家报到一下以外,雷隐几乎一有时间就往直子这边跑。

        他并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也自问不是什么道德君子。

        但也许是因为阿薇死得较早,加上挂掉的那十年,他已经几十年没跟女人欢好过。另外更主要的原因是,直子是那种真正媚骨天生的尤物。如果不是顾及她的病刚好没多久,雷隐可能真的连一刻也不愿放她下床。

        相对地,经过雷隐这几天的悉心浇灌,本来已经足以引人犯罪的直子更是散发出惊人的美态。眉梢眼角间流露出来的那种成熟女子初经人事后的醉人风情,即使以雷隐的修为也有点难以自制的感觉。

        “雷。”像猫一样慵懒地伏在他怀里的直子撒娇似地叫了一声。

        “什么事?”雷隐回答的时候,右手继续在她那丝质睡袍内慢慢活动着。

        “我想……哦,回去看看爱子。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嗯……人家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直子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没办法,谁叫你这么诱人。对了,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雷隐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白净的额头。

        “我想回去看看……啊,不要,不要这样……”她那带着哭腔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过了一会,当她发出最后一声剧烈的悲鸣后,雷隐慢慢地将湿淋淋的手指抽出来,然后放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

        “不要!”看到他的动作,直子羞得全身发抖,努力伸出左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指不让他继续闻下去。

        手心里感觉到他手指上的湿意,她整个人红得像只熟透的虾子。

        怜惜地吻了一下她的红唇,雷隐柔声说:“你回去看看那个小鬼也好,等一下我送你回去。”

        “雷,谢谢你。”忘记了刚刚的羞意,直子抬起头深情地望着他。

        “傻瓜,谢什么。等我们洗完澡就去。”雷隐把她拦腰抱起来向浴室走去。

        直子的脸又红起来。虽然已经跟他发生了这么亲密的关系,可是面对他时那种羞涩的感觉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刚刚忘记告诉你,我很喜欢那种味道。”雷隐忽然邪笑着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你这坏蛋……”她再也听不下去,捏起拳头轻轻打在他的胸口上。

        看着直子走进公寓大门后,雷隐顺手打开了车内的收音机。

        听着有些无聊的谈话节目,雷隐差点就睡着。

        之所以会差点,只是因为他被自己的手机吵醒。

        “喂。”看也没看一眼,他随手接通了电话。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跟你会合的。不管他们开出什么条件,暂时都不要答应下来,但是也不能拒绝他们,要先稳住他们。一切等我过来再说。”

        五分钟后,雷隐表情严肃地挂断了电话。

        关掉收音机后,他从车厢的杂物夹里拿出一包烟。从里面拈起一根,点燃,然后默默地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

        半个小时后,直子终于从公寓里走了回来。

        看她心情挺好的样子,雷隐微笑着说:“那小鬼没事吧?”

        直子依偎着他的肩膀说:“嗯,看她的样子好像恢复正常了。她还告诉我准备跟几个同学回乡下玩几天。看她这样,我就放心了。”说完,她轻轻地松了口气。

        “我之前已经说过只要过一段时间就会没事的。你呀,总是这么喜欢乱操心。”雷隐充满怜爱地吻了一下她的俏脸。

        感受着他的温柔,直子情不自禁地流起泪来。

        “雷,我很怕,真的很怕,这几天我一直有一种像在做梦似的不真实感。我怕这种幸福的感觉只是一场梦。如果这真是一场梦的话,我宁愿永远也不要醒来。”她一面说一面将头贴在他的胸口上哭起来。

        雷隐没说话,只是将她整个人抱起放在大腿上,然后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温存着。

        车厢里十分安静,听着爱人那沉静有力的心跳声,直子真希望时间能就此停下来直到永远。

        □□□□□□□□□□□□□□□□□□□□□□□□□□□□

        走到大厅的时候,雷隐看到和美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在她前面的电视机正放着一点也不好笑的搞笑节目。

        把电视机关掉后,他轻轻地将和美抱起来往她的房间走去。

        在帮她把眼镜脱下来的时候,和美一下子醒了过来。

        “哥,你回来了。”和美搓了搓眼睛说道。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没有,刚刚看电视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你吃饭了么?”

        雷隐发现刚睡醒的和美跟平时冷静精明的样子有点不一样,似乎显得有点迷糊。他不禁微笑起来。

        “已经吃过了。妈妈呢?”雷隐坐在她床边问道。

        “前田那家伙约了她去看电影。可惜你没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光挑件衣服就用了半个小时。他们两个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却还是这么害羞,真是服了她。”和美笑着说。

        感觉好像很久没跟她好好聊过天了,雷隐摸着她的头发说:“你报的那个补习班什么时候开始?”

        “要半个月之后才开始,留美又不在,这几天我都不知怎么过。”和美抱怨道。

        “努力学习是好事,可是功课并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才刚放暑假没多久,有时间的话多点跟同学到外面走走。知道吗?”

        “哥,你越来越啰嗦了,老是喜欢说教。”和美笑嘻嘻地将头靠在他肩膀上。

        “谁叫你是我妹妹,这是做老大的特权。另外这张信用卡你替我交给妈妈。”雷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她。

        “这张信用卡是你帮妈妈开的吗?”和美拿起来看着。

        “我在里面存了一笔钱,密码就是她的生日。”

        “你为什么不亲手交给她?”和美好奇地问。

        “因为临时有点事,我今晚就要出去一趟远门。”雷隐想了想回答道。

        “什么?你又要出去,这次去多久?”和美坐正身子看着他。

        “还不知道,可能这次时间会比较长。”

        “那究竟要多久?”和美追问道。

        “应该不会多久。”雷隐说。

        “哥,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和美十分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一些私事,不要乱想。如果留美打电话来找我,就说我很快回来。放心吧,真的没什么事。不要摆出这副样子。”雷隐笑着掐了掐她的脸。

        看了他一会,和美忽然扑上去抱住他,然后在他耳边说道:“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我知道了。”雷隐轻轻抚摸着她背后的秀发。

        □□□□□□□□□□□□□□□□□□□□□□□□□□□□

        雷隐像幽灵一样走到厨房,看着正专注地煮着东西的直子,他觉得这个画面非常温馨。的确,有人在等着自己回家这种感觉实在是一种幸福。

        “在煮什么?”雷隐轻轻地抱着她的柳腰说。

        “呀!”直子被吓了一大跳,连手上的勺子也掉了下来。

        雷隐眼捷手快,一下子接住,然后顺手放在案板上。

        “讨厌,你是猫吗?为什么回来了也不说一声。”直子娇嗔道。

        “是你听不到我开门的声音而已。在煮什么?”雷隐看了一下锅里的东西。

        “你等一下就要坐飞机了,所以想在你走之前给你做点东西吃。”直子回答道。

        “你真好。”雷隐吻了一下她的右脸。

        “没什么啦,只是做点吃的东西而已。”听到他的话,直子脸红起来。

        实在爱煞她害羞时的娇容,雷隐忍不住又亲了她一口。

        “讨厌。”直子小声笑骂了一句,然后倚在他胸口上继续煮着东西。

        等雷隐吃完以后,直子用手帕细心地擦拭着他的嘴。

        “我再煮一点好吗?很快就可以了。”直子对他说。

        “不用了,坐飞机是不能吃太饱的。”

        “我把餐具收拾一下,很快就回来。”说完,她把桌子上的餐具拿回了厨房。

        把手擦干后,直子从厨房走出来。看到雷隐虽然眼睛看着电视,可是她知道他其实在想事情。

        直子走到他脚边跪下,然后安静地把头枕在他的膝盖上。

        抚摸着她充满光泽的秀发,雷隐沉默了一阵之后说:“直子,假如过了半年以后我还没有回来。你……就不要再等我了。知道吗?”

        直子抬起头看着他,过了一会,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将会是我最后的男人。如果你半年不回来的话,我就等你两年,如果你两年不回来的话,我就等你十年,如果你十年还不回来的话,我就等你一辈子。”声音一如往昔的温柔,可是却充满了令人心痛的坚忍。

        “你是个真正的傻瓜。”雷隐叹了口气,把她放在大腿上紧紧地抱着。紧得仿佛要把她塞进自己的身体里。

        “雷,即使你不回来也没关系,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够了。”几经苦忍,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看着她不断流下来的泪水,雷隐觉得胸口某个部位在隐隐作痛。

        “那我们说好了,要早点回来喔。”直子擦了擦眼泪,强笑着说。

        用手轻柔地抹去她的泪痕,雷隐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疑问,但是怕会烦到我所以一直没有问。现在我告诉你,我这次去是为了救一个必须要救的人。”

        还没等他说完,直子忽然用手指轻轻地按住他的嘴唇。

        “雷,不用说了。”说完,她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去吻他。

        过了许久,两人唇分后,雷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两只设计简约但看起来十分舒服的情侣对戒。

        把其中较小的那只套在她的手指上,雷隐笑着说:“还好刚刚适合,不然就麻烦了。”

        直子到现在才知道白天在车上的时候,他为什么用线绑了一下她的手指,原来是为了量尺寸。

        “来,到你了。”雷隐微笑着将自己的手递到她面前。

        直子红着脸把盒子里的另一只戒子拈起,然后放在唇边吻了一下,这才小心地套在他的手指上。

        等她帮自己戴好戒子后,雷隐把她抱起来,向那个缠绵了多日的房间走去。

        在宽阔的双人床上,直子热情而忧伤地回应着他似乎永无止境的索取。

        为了可以更多地留下他的味道,即使已经筋疲力尽,她还是不断地用身边紧紧缠绕着他。

        感觉到她内心的强烈不舍,雷隐也由开始的温柔渐渐变得狂野起来。

        整个房间里不断地响起直子那仿佛发自灵魂般的呻吟声。

        在经过连续几个高峰后,终于在一下最猛烈的高潮后,直子再也动不了了。

        在擦干净她身上的高潮痕迹后,雷隐把她搂在怀里温存着。

        “乖,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雷隐吻了一下她努力想睁开的眼睛。

        最后看了他一眼,直子终于坚持不住强烈的睡意慢慢闭上了眼睛,然后沉沉地睡着了。

        看着直子美丽而恬静的睡容,雷隐心里升起一阵强烈的责任感。

        拼了,为了她,不管怎样辛苦都一定要活着回来。

        转生了这么多次,并不是第一次遇到长安在电话里说的那种状况。可是今天在接完长安的电话后,他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虽然奇怪,但他并不感到陌生。

        每一次当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不用过多久,他所使用的身体就会“报废”。

        并不是说这种感觉本身会导致出事,它只是充当一种报警装置的作用,提前警告他即将要“换壳”。

        在这么多次的转生中,可谓是屡试不爽。他曾经试过避免可能会出现的灾劫,但到最后总是会功亏一匮。到后来,他也就顺其自然没所谓了。

        他不信命,可是到这时候却不得不相信冥冥中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在操纵着各人的命运。即使是连他也不能避免。

        所以他才像是安排身后事一样,将从瑞士银行那边转过来的十几亿美金,加上投资证券赚取到的所有属于“源内正志”名下的钱分成两份,一份给留美子,另一份则存进了直子的账户里。

        但属于留美子的那份,其金额数目却连直子那份的零头也没有。倒不是他偏心,只是为免留美子以为那是什么巨额脏款,他只能把有投资记录的那部分全部打进她的账户里。

        这次真的不一样,为了直子,无论如何他都要活着回来。

        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要上飞机了。雷隐轻轻走下床。

        穿戴整齐后,雷隐走到她床边,深深地看着她。

        “我一定会回来的。直子,我爱你。”这是雷隐转生以来第一次说出这个字眼。

        说完,他吻了一下她的红唇,然后安静地走出了房间。

        在雷隐走出房子大门后,本来熟睡中的直子忽然睁开了眼睛。

        “雷……”她咬着枕巾用低沉的声音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