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21-咖啡店

觉醒-仿如昨日 121-咖啡店

        望着三五成群地走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暑假如何过的学生们,背靠着墙壁的雷隐微微笑起来。做学生真是好呀,既不用烦恼生活的问题,而且一年里还有两个大假可放。

        “对不起,学长,让你久等了。”充满活力的剑道少女第一个跑到他面前。和美则微笑着跟在她后面慢慢走上来。

        “没等多久,我们走吧。”雷隐伸了个懒腰。

        “好不容易才等到放暑假,可惜我却要回北海道去了。”留美有点沮丧地说。

        “你父母这么久没见你,当然想看看你是瘦了还是胖了。不过这点他们应该可以放心,你来了以后,就没见过你胃口不好的时候。这都是和美的功劳呀,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雷隐笑着拈起她一边的脸颊。

        “学长好坏,老是笑人家。”留美红着脸说。

        “后天我们去机场送你,到时不要哭。”雷隐怜爱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不会啦,反正下个学期就可以见面了。不过学长要经常给我打电话喔。”心里很喜欢他的亲昵动作,剑道少女扯着他一只手撒起娇来。

        “好的。另外我买了些茶叶跟几瓶酒,你拿回家当手信吧。”

        “多谢学长。”也不跟他客气,留美爽快地道谢。

        “走吧,我们现在去超市买菜,今晚叫和美给你做些喜欢的菜。”揉揉她的头发,雷隐向站在校门口的和美走去。

        想到整整一个暑假都会看不到他,剑道少女眼圈红了起来。看着他在阳光映照下的背影,她快步跑上去,紧紧地抱着他的右手一起走着。

        □□□□□□□□□□□□□□□□□□□□□□□□□□□□

        “小姐,你真有眼光,这是昨天才到的货。是‘黛安芬’推出的最新款式。”一个穿着制服的售货小姐热情地介绍着。

        “我想试一下。”

        “更衣室在那边,请跟我来。”售货小姐彬彬有礼地说。

        “谢谢。”

        在更衣室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直子不禁脸红起来。

        这内衣好像有点太那个了,不知他看到会怎么想?

        想象着他看到自己穿着这套内衣时的情景,直子只觉得全身一阵发烫。

        “麻烦把我包起来。”在服务台前,直子老师对售货小姐说道。

        “多谢惠顾。请问你要付现金还是用信用卡?”售货小姐问道。

        “信用卡。”直子拿出一张信用卡递过去。

        看着交到售货小姐手上的信用卡,直子不禁露出温柔的笑容。

        从内衣店出来后,她看了一下时间,原来下午3点还不到。

        想起他昨天说过,今天下午要去机场送机,也就是说,他今天可能不能来了。想到这里,她一时想不到去哪里好。最后,她走到附近一家咖啡店坐下来休息一下。

        在她进去咖啡店没多久,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了门口。一个颇为英俊的青年男子从车上走下来,然后走进了咖啡店。

        “直子你好,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日夏淳一郎微笑着走到直子的桌子前面。

        “日夏先生你好,你不会又告诉我你是碰巧看到我的吧?”直子有点冷淡地说。

        “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日夏淳一郎径自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请问有什么事?”直子抬起头看着他。

        “不知是不是我多心,我觉得直子你最近好像对我很冷淡。”日夏淳一郎笑咪咪地说。

        直子刚要说话,忽然,一个穿着待应服的女生走过来把一杯咖啡放在日夏淳一郎的面前。

        “先生,这是您要的咖啡。请慢用。”

        “谢谢。”日夏淳一郎说话的时候,眼睛却一直看着对面的绝色美人。

        等那个女待应走开后,日夏淳一郎继续对直子说:“直子,难道你对我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吗?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一直找机会来接近你。”

        “日夏先生,在名古屋的时候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除了他以外,我是不会再爱上任何人的。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好吗?”直子诚恳地说。

        “你所说喜欢的人,难道指的就是那个叫源内正志的高中生?”日夏淳一郎冷笑着说。

        听到他的话,直子顿时脸色一变,“日夏先生,你竟然找人调查我?我对你的人品十分失望。”说完,她站起来转身准备走。

        “我很想知道,长谷社长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在跟一个高中生同居,不知他会怎么想?”日夏淳一郎坐在那里看着她。

        果然,不出他所料,直子停住了脚步。

        “你想威协我?”过了一会,直子问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直子,我是关心你。那家伙只是个无钱无势的高中生,他母亲也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你认为他真的可以给你幸福吗?”日夏淳一郎慢慢说着。

        直子将头转回来看着他,脸上却流露出令日夏淳一郎大为意外的表情。

        她竟然在笑?

        “日夏先生,我只是不想被我父亲知道这件事,但是,我并不怕他知道这件事。所以,你想怎么做,随便你。失陪了。”说完,她拿起手提包跟装着东西的购物袋走出了座位。

        这回日夏淳一郎是真的开始慌了,他完全想不到这个女人会如此坚绝。看着她那令人犯罪的魔鬼身材逐渐走远,他眼里闪过一丝光。

        “直子,请等一下,我为刚刚的事向你道歉。”在直子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日夏淳一郎追上去拦在她前面。

        “请让一下,日夏先生。”直子对面前的男子说。

        “直子,非常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可以给个机会我说几句话吗?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向长谷社长提起这件事。”日夏淳一郎寸步不让。

        看着他充满诚恳的表情,直子不禁犹豫起来。

        “我只是想说几句话而已,说完之后,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好吗?”看到她开始动摇,日夏淳一郎马上加了一句。

        “好吧。”直子终于点了点头。

        回到座位以后,日夏淳一郎转头对站在不远处的侍应生说:“请帮我们加点咖啡。”

        “请稍等。”那个待应应了一句。

        日夏淳一郎回过头来对直子说:“直子,我知道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既然你真心喜欢那个人,我只好在这祝福你。但是,以后我们可以做普通朋友吗?我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听到他这么说,直子顿时放下心来。她微笑着说:“你是我妹妹同学的表哥,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多谢你,直子。”日夏淳一郎看着她说。

        看到他眼中炙热的眼神,直子觉得有点不自在。

        幸好,这时一个拿着咖啡壶的女待应走了过来,为两人的咖啡杯加满了咖啡。这才解除了她的不自在。

        等女待应走后,日夏淳一郎笑着举起手里的咖啡杯,“为了庆祝我们能够成为朋友,能跟我干一杯吗?”

        “你还是这么会开玩笑。”不忍扫他的兴,直子只好也举起自己的咖啡杯跟他的碰了一下,然后慢慢喝了一口。

        看到她喝了下去,日夏淳一郎嘴角露出一丝隐隐的笑容。

        直子紧记着雷隐的话,不想再跟他单独待在一起,于是站起来说:“日夏先生,我还有点事,想先走了。”

        “我也该走了,不如我送你回去吧。”日夏淳一郎跟着站起来。

        “不用了,我的车就停在附近。”直子婉拒道。

        日夏淳一郎没有勉强她,只是说:“那好吧,我们一起出去总可以了吧?”

        “你说笑了。”直子把咖啡钱放在桌上,然后拿起东西向门口走去。

        日夏淳一郎跟在她后面。

        看他坐上了他自己的跑车并没有跟来,直子松了口气。她没有多想,提着东西向自己的车走去。

        在离自己的车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头有点晕,而且全身有一种越来越没力的感觉。

        怎么回事,发病了吗?可是为什么心脏部位一点也不痛?

        又走了两步,她觉得那种头晕乏力的情况好像越来越严重。

        好不容易地,她终于走到自己的车子前面。扶着蓝色的车身,她觉得好累好累,全身也在不断地冒着汗。

        抬起仿佛有几十公斤的右手,她从衣袋里拿出了手机,然后以颤抖的手指翻找着他的号码。

        在她刚刚看到他的名字时,忽然,一只手把她手里的手机抢了过去。

        “直子,你怎么了?没事吧?”又一只手抱着她的腰,然后,耳边传来一把熟悉但她却并不想听到的男性声音。

        看着他脸上那不可掩饰的得意笑容,直子的心顿时一凉。

        “你……在咖啡里……下了药?”直子有气无力地盯着他。

        “我不懂你说什么?看来你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放心吧,我会带你回我家好好休息一下的。”日夏淳一郎特意加强了“我家”两个字的读音。

        直子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看着她慢慢晕了过去,日夏淳一郎露出得意的笑容。

        因为怕被人看到,他急忙把她放在自己刚开过来的跑车前座上,然后自己跑到另一边坐上了驾驶座。

        关上车门后,看着她娇艳无比的容颜,他的脸兴奋得开始扭曲起来。

        贱女人,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玩死你的。

        忽然看到她嘴里好像在轻轻地说着什么。好奇之下他把耳朵凑上去听。

        “雷……救……我……”

        雷?不是源内正志吗?算了,不管了。

        不想再浪费时间,日夏淳一郎赶紧发动了汽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