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15-西装

觉醒-仿如昨日 115-西装

        “雷,你怎么会来的?”

        “在电话里听到你说话的声音跟平时有点不一样,所以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雷……”看着他关心的眼神,直子老师将头紧紧地靠在他怀里。

        雷隐没再问下去,只是用左手揽着她的腰,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感受着他的温柔,直子老师幸福得几乎要晕过去。

        “直……”跟着走出来的福原松美看到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的直子,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话压住。

        雷隐略微抬起头看了一下,然后凑到直子老师的耳边说:“你的同学来了。”

        听到他的话,直子老师赶紧转过头看向后面,果然看到福原松美跟茉莉正好奇地望着他们。她的脸马上红起来,不自觉地松开了抱着雷隐的双手。

        感觉自己好象做了回很煞风景的灯泡角色,茉莉不禁苦笑起来。

        “雷,我介绍我的好朋友给你认识好吗?”直子老师用恳求的眼光看着他。

        “当然可以。”

        直子老师有点害羞却又十分甜蜜地挽着他的手臂向茉莉她们走去。

        “正志,这位是福原松美,旁边的是川井茉莉,她们都是我大学时候的好朋友。松美、茉莉,他就是我刚刚提到过的那个人,源内正志。”

        福原松美跟茉莉已经无暇注意直子的羞涩表情,她们都以十分惊讶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人。

        以茉莉那阅人无数的刻薄眼光,竟然完全看不出这个男人的年龄。

        只见这个男人穿著一套贴身舒适的浅灰色西装,脖子上并没有像其它穿西装的男人那样系着领带。可是很奇怪地,这样的打扮并没有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

        他的五官看起来很年轻,虽然不是那种令人眼前一亮的俊男,可是却有一种难写难描的奇特气质。

        这个男人,远看的时候像个18岁的少年,近看的时候却又像个30多岁的成熟男人。一个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年龄落差,实在让两个女人有点无法适从。

        “你们好。”没有太多的废话,他向她们伸出了右手。

        不冷不热,当茉莉握住他的手,感觉到他手上的温度时忽然想到这样一个词。

        “请问源内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福原松美对这个男人越来越好奇。

        “有时会投资一下证券,算是个自由职业者吧。”

        “原来如此,能问一下你跟直子交往多久了?之前我并不知道直子已经有男朋友了。”福原松美继续问道。

        “应该超过一个月了吧?”雷隐转头看向身边的玉人。

        “从那天算起,加上今晚的话一共是一个月零6天。”直子老师甜甜地笑道。

        “你倒记得很清楚。”

        “当然了。”

        看着两人轻声说话的样子,福原松美心里升起一种羡慕的感觉。

        相对于松美的热情态度,茉莉则显得冷淡得多。

        她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女人,她始终相信一段成熟的感情需要与之相对应成熟稳健的经济基础来维系。一个没有正当职业而沉迷于那不稳定的股票炒作中的男人,是不能带给直子幸福的。所以,她对这个叫源内的男人好感荡然无存。

        “源内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进去坐坐吧。”福原松美开口邀请道。

        看了直子老师一眼,雷隐微笑道:“那打搅了。”

        听到他肯陪自己进去,直子老师兴奋得紧紧抱住他的手臂。

        美女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备受关注的。当直子老师走回大厅后,慢慢地,越来越多的眼睛看到这个从没被人采到的顶级美女此刻正像小鸟依人一样,以很亲昵的态度依偎在一个陌生男人身边。

        一时间,惊讶、羡慕、妒忌,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有。

        “直子,能帮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先生吗?”

        几个男人终于按捺不住走过来想一看究竟。

        感觉到那几个家伙的不友好气息,如果是平时的话,茉莉可能已经开口冷嘲热讽地把他们赶走了。但是现在她对这个叫源内的男人也没什么好感,所以只是静静地坐着没准备出声。

        在作了一番介绍后,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问:“请问源内先生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雷隐对他说了刚刚与福源松美对答时相同的回答。

        听到他的回答,另一个男人说:“据我所知,近年来日本的股市变动很大,很多小投资者都受到了牵连。不知源内先生是否也有相同的烦恼?”他着重强调了“小投资者”这个字眼。其它人听了也心领神会地笑起来。

        “影响?好象不是很大,勉强还过得去吧。

        直子,帮我拿杯酒过来好吗?我有点口渴。”说到一半,他忽然转头对直子老师说。

        “嗯,你等我一下。”直子老师十分温柔地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向摆放食物的地方走去。

        那几个男人看到直子对这个家伙千依百顺的样子,不禁妒火中烧。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校花这样对待过一个男人。

        当一个男人又想开口刁难他的时候,忽然,旁边传来了一把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请问,是源内正志先生吗?”

        那些男人向后一看,竟然是津原杏子的男朋友,那个前山商社的继承人前山元太郎。

        在场的几个人虽然不乏比较成功的,但最多也不过是混到主管或经理级别。而在商业社会中,人脉永远是最重要的。对于大名鼎鼎的前山商社继承人,他们是绝对不敢得罪的。所以很快地,那些人马上就让开了一条很宽的路让前山元太郎走进来。

        “请问,您是源内正志先生吗?”走到雷隐面前,前山元太郎再次问道。

        “我是源内正志,请问有什么事吗?”雷隐对面前这个年轻人没什么印象。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前山元太郎忽然十分恭敬地向他鞠躬说道:“在下前山元太郎,是前山商社的人。很荣幸能有机会在这里见到源内先生。樱井理事长曾经交代过我们,见到源内先生的话,一定不可以失礼。”

        虽然他的话说得若隐若现,但雷隐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起那个充满优雅气质的倩影。看来这个什么前山商社也是被黑龙设在东京的分部所收购的日本公司之一。

        “你太客气了,如果可以的话,请代我问候樱井小姐。”

        “我一定为源内先生转达。”前山元太郎又鞠了一躬说。

        “我们都是这里的客人,就不必这么多礼了。你请随便吧,玩得开心点。”

        “多谢源内先生的关心。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尽管吩咐。”

        “好的。”雷隐点点头。

        前山元太郎再次向他行了个礼后这才走回了原处。

        待他走后,所有人都像见鬼一样看着这个悠闲地背靠着沙发的“源内先生”。

        “请问,你刚刚好象有话想对我说,能再说一遍吗?”雷隐对先前那个正想开口说话的男人问道。

        “呃,真是想不到源内先生竟然还认识前山商社的公子。刚刚如果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源内先生一定不要计较。”那个人赶紧陪着笑脸说。

        “你客气了。”雷隐淡淡地说。

        “我、我有点事,源内先生,失陪了。”那个刚刚发表过“小投资者理论”的男人十分尴尬地说了一句,然后急急忙忙地走开了。

        茉莉冷笑地看着这些男人不断地找借口离开。这种场景她刚刚也见过,只是上一次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而这次则是因为这个奇怪的男人。

        “正志,他们怎么了?”拿着一杯红酒走回来的直子有点奇怪地看着那些脚步匆匆的男人。

        “我也不知道,他们只是说突然有点事,所以就走开了。”雷隐若无其事地说。

        “这是你的红酒,还有些下酒的菜。”直子老师没再问,坐回他身边把手里的红酒跟菜都放在桌子上。

        “谢谢。”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你跟我客气什么。”直子红着脸轻轻地说了一句。

        在旁边的福原松美跟茉莉不禁相互对视了一下。

        “元太郎,那家伙是什么人?”等男朋友回来以后,津原杏子表情有点古怪地问道。

        “杏子,不要乱说话,那位先生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人。我不管你跟你的同学有什么恩怨,但我要提醒你,最好不要再做些让我为难的事,不然……”说到这里,前山元太郎没再说下去,只是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你……”津原杏子气得脸色发白,冷哼一声向洗手间走去。

        为什么总是这样,似乎所有好事都会有那个女人的份。在经过他们附近时,她狠狠地盯了正跟雷隐说着话的直子一眼。

        到了9点左右,聚餐基本已经结束了。这时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撤退。直子她们几个就是其中之一。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等一下开车的时候要小心点。”上车以后,直子打开车窗对两个好朋友说。

        “可惜我在横滨那边上班,不然就可以经常见面了。”福原松美有点惋惜地说。

        “不要紧的,以后我们多点通电话就好了。”直子安慰她道。

        “我知道了,你们快走吧。”

        “嗯,那下次再见了,松美。茉莉,也是。”直子挥挥手。

        在旁边的茉莉也挥手告别。

        看她们都告别得差不多的样子,雷隐随即发动了汽车慢慢开了出去。

        看着汽车越开越远,福原松美说:“看来直子找到了个好男人。”

        “希望如此。”说完这句话后,茉莉没再出声。

        □□□□□□□□□□□□□□□□□□□□□□□□□□□□

        “今晚我看起来不像个小鬼吧,希望没给你丢脸。”开着车的时候,雷隐忽然说道。

        直子老师知道他平时不喜欢穿西装,今晚会特意穿上,完全是为了自己。

        “雷,谢谢你。”直子温柔地说着。

        “你跟我客气什么。”雷隐笑了笑,将她先前说过的话原样奉还。

        直子老师痴痴地看着他开车的样子。

        自从跟他在一起之后,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很充实。只是,这种快乐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后天就是回医院复诊作检查的日子了,到时结果会怎么样,她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想到这里,她的情绪变得很低落。

        “怎么了?”似有所感,少年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也许是有点困了。”直子老师强笑道。

        “回去以后早点休息吧。有事的话记得给我电话。”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