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2-追

觉醒-仿如昨日 2-追

        就在他离老太婆还有两百米左右时,忽然一个黑影以更快的速度从老太婆的左边出现。

        “啊,救命呀,抢东西呀!抢东西呀……”老太婆大声惊叫着。只见那条黑影手里拿着老太婆那略嫌夸张的钱包飞奔而去。

        正志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他想不到竟然在这么近的距离亲眼目睹一宗抢劫发生。却没想起自己刚刚正准备做同样的事。

        “抓小偷呀,快来人呀,有人抢东西呀!孩子,快,去追那个小偷,快…”老太婆看到正志,马上向他求救。

        “我…,我不是…”正志手足无措。

        “快去追呀,快点。”老太婆急得快要发疯。

        正志脑中一片空白,竟不由自主地听老太婆的话向那个小偷追过去。

        不知是那个小偷的不幸还是正志的不幸,那家伙选的那条路刚好因为施工给封住了。

        无路可逃的小偷转过身,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匕首,在错暗的路灯下,匕首寒光闪闪。

        “小子,谁叫你多管闲事的?”小偷用野兽一样的眼睛看着越追越近的正志。

        我在干什么?正志在问自己。

        “我…,不关我事,我什么也不知道。”

        “那你去死吧。”小偷忽然一个前冲,匕首扎进了正志的腹部。

        “呃。”正志不敢相信地望着衣服外面多出来的匕首。

        “我、我不想死,不要,我不想死…”眼泪和鼻涕从他脸上狂涌而出。

        “下辈子记住不要再这么多管闲事了。”小偷冷笑一声抽回了匕首。

        顿时,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出来,正志的身体像慢镜重放一样慢慢地倒下来。

        看到眼前的星空慢慢变得模糊起来,正志真的很害怕,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死,即使被山本他们打得再惨,他知道他们并不会真的杀死自己。可是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是真的要死了。终于,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隐隐约约听到那老太婆的叫喊声。然后,一切都沉寂下来……

        “对不起,伤者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已经死亡,我们无能为力。”医生向负责这案件的中年警官说。

        “是吗?太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少年就这样死了。请问贵方通知他的家属了么?”

        “已经通知了,他妹妹在外面,他的父母今晚可能就会过来。”

        “那他的尸体在哪里?”

        “在殓房。你要看吗?”

        “不用了,我们会派法医过来处理的。希望他的父母不要太伤心。”

        这时,忽然外面闪过一道闪电,紧接着,一阵巨大的雷声毫无预兆地响起来,两人被吓了一跳。

        “似乎要下雨了。”

        “看来是的。”

        广田和美听完警官陈述事情经过后显得有点悲伤,虽然感情一直不好,但毕竟也生活了这么久。“想不到那家伙就这样死了。”

        “那个抢劫犯抓到了么?”很快地,和美又恢复平常那种冷淡的表情。

        “还没有,不过我们会尽快破案的,请放心。”

        “抓到又怎么样,人都已经死了。”

        警官无言以对。

        同一时刻,在冰冷的殓房中,在刚刚那道闪电过去没多久,一个被电光所环绕的银白色光球突然出现在殓房中。

        像被什么引导似的,那个光球飘向其中一个尸柜。慢慢地,光球没入进去,然后消失不见了。

        午夜2点多的时候,正志的妈妈终于带着一脸的疲惫来了。

        一见到女儿,留美子马上问:“正志现在怎么了?有生命危险吗?”

        “对不起,太太,您的儿子刚刚已经死了,真的很抱歉。”看到和美很难开口的样子,警官站起来说。

        “不会的,你骗我,正志不会死的,我不信。”留美子一听这消息立刻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和美马上扶住母亲,“妈妈,是真的,正志他死了。”说完她转到一边不忍心看母亲的表情。

        “不会的,正志不会死的…不会死…”留美子泪如泉涌,趴在女儿肩上饮泣。

        过了一会,留美子擦了一下眼泪,以尽可能平静的语气问:“正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告诉我。”

        看到留美子这么快就控制住情绪,警官不由得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在听完警官司说过整件事后,留美子站了起来。

        “妈妈,你要做什么?”和美担心母亲会做傻事。

        “我要看一下正志。”

        “请稍等,我现在马上跟医生讲。”

        “多谢你,前田警官。”

        在殓房里,医生按着编号拉开了一个尸柜,并把包裹着尸体的塑料袋打开,露出正志那张比平时更加苍白的脸。

        “正志……”在看到儿子的那一刻,留美子终于崩溃了,扑在正志的身上哭起来。

        整个殓房宠罩在一片凄惨的氛围中,所有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致。

        过了不知多久,留美子忽然站了起来,脸上显出不敢相信的神情。紧接着,她把头靠在尸体的胸口。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奇怪。先是惊讶,接着是紧张,然后是惊喜万分。

        看着她急速变化的表情,不单只医生,其它人也有点不好的感觉。

        “妈妈,你怎么了?”和美轻轻地问。

        “太太,不要太伤心,请节哀。”医生似乎看过这种场面,对旁边的警官使了一下眼色。

        警官马上会意过来,正要开口安慰。

        留美子忽然站起来,“他没死,他还没死。快,医生,快救救他,正志还没死!”

        看来出现了最坏的结果,医生叹了口气说:“太太,请节哀,令郎真的已经死了。”

        “不,医生,你再看看,他还有心跳,不信你看看。”留美子紧紧地抓住医生的手。

        “什么?”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有医生神情平静地走过去,顺应她的请求,拿了听诊器,放在正志的胸口上。

        刚听了没多久,医生那平静的表情像见到鬼似的忽然变成很夸张的惊恐状。他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又细心地听了一下。然后,跳起来冲到外面大叫:“快叫人来,这个病人还没死……”

        在一间特级加护病房里,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正躺在床上,一个中年女子正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忽然,少年慢慢睁开了眼,他奇怪地看了一下四周,然后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再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无奈地说:“唉,又是这样。究竟还要玩我多少遍才够呀。”

        中年女子被少年的声音吵醒,一睁开眼,就看到少年那双明亮的眼睛。

        “正志,你终于醒了。”  心情激动之下,忍不住哭了出来。

        “你是他的妈妈吗?”

        “你怎么了,正志?哪里不舒服吗?”留美子完全听不懂儿子在说什么。

        少年想了一下,才想起自己刚刚说的是中文,而面前这个女人说的是日文,看来他现在身处的地方是日本。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操起很久没用略嫌生硬的日语说:“我没事,请放心。”

        “你真的没事?有没有觉得哪里痛?”

        正志微笑着摇了摇头。

        “你先等等,我去叫医生来。”留美子觉得儿子跟平常有点不太一样,但也不及多想,马上去找医生。

        在医生给正志作了详细的全身检查后,得出的结论是除了腹部的伤要休养一段时间外,并没有发现其它什么问题。虽然有点记忆混乱,这也许是因为受伤后脑部供血不足引起的后遣症,但并不严重,相信只要过一段时间就会完全恢复。

        听到医生给出的检验结果,留美子放心了不少。

        “你这孩子,差点吓死妈妈了。”想到其中的凶险,留美子眼圈一红,差点又落起泪来。

        看到面前这张溢满关心的脸,少年心底一阵感动,他暗暗作了个决定。

        轻轻握住她的手,“妈妈,放心吧,我没事。”

        自从正志长大以后,留美子再没见过儿子这么亲昵的样子。虽然她努力工作想为儿子和女儿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但也因为工作关系被迫和孩子分开了,一年也见不到几次。每次难得的见面正志却显得越来越冷淡,只会跟她要钱。她除了灰心以外却也无可奈何。

        看到死而复生的儿子对自己如此温柔的动作,留美子再也忍不住,抱住正志的手哭起来。

        这时,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和美拿着一袋苹果走了进来。看见哭泣不停的母亲,她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正夫。

        少年通过脑部的搜索知道,这是他现在的妹妹广田和美。

        “妈妈,不要再哭了,不然和美就要笑你了。”少年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拭着母亲的泪水。

        留美子这才发觉女儿已经来了。“和美,你来了。”

        “妈妈,你没事吧?”

        “傻瓜,我怎么会有事呢,你应该问你哥哥才对。”

        “正志,你饿了么?我去给你买点粥。医生说你的伤还没好,现在只能吃流质的食物,你等一下,我很快就回来。和美,你在这陪陪你哥哥。”

        “妈妈不用了,你叫护士去买就行了,这几天你是最辛苦的一个了。你休息一下。”

        “傻孩子,我没事。”听到正夫的话,留美子从心里甜出来。

        看到面前这幅母慈子孝的场面,和美惊讶得连嘴也合不上,直到留美子走了出来,她还没回复过来。

        “你、你真的是正志?”

        “你说呢?”少年微笑着说。

        “我、我不知道。”

        “我当然是正志,广田正志。我知道自己以前太过分,说了许多伤害妈妈和你的话,这次大难不死,我想通了许多东西。所以,就像你所看到的,我有点改变了。这个答案你可以接受吗?

        另外,我想趁这个机会郑重向你道歉,你可以原谅我吗?”

        经过和留美子一天的交谈,少年的日语已经恢复水准,虽然口音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但不细心听的话也发现不了。

        “你……其实你也没必要向我道歉。”和美小声地说。

        “来,坐下来吧,你站着不累吗?”

        和美乖乖地坐下来。她发现自己完全被正志牵着走,跟平常的自己一点也不像。

        “和美,你知道吗?我们有个好妈妈。本来这次醒来我心情并不是太好,但现在这样似乎也不错。”

        和美并不知道,最后这句少年是对自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