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觉醒-仿如昨日 > 1-角落

觉醒-仿如昨日 1-角落

        日本东京,在一所普通公立高中里的一个角落,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正被三个年纪相仿,身材却比他高得多的青年围殴。

        “不要打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被打的少年抱住头哭起来。

        其中身材较高的青年踩着他的头说:“我昨天叫你拿钱来,你竟敢不听我的话,去死。”用力一脚踢向他肚子。

        “呜!”被打少年惨叫一声吐了出来。

        “真是个恶心的家伙。”一个左耳载着耳环的青年在少年身上吐了一下口水走到一边。

        另一个穿著红衣服的青年还拼命往少年身上招呼着。

        “这家伙又来了,他嗑药了吧?”较高的青年问旁边的人。

        “我看就是了。”

        “好了,大雄,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他会死的。难道你想再进收容院吗?”

        红衣少年犹豫了一下,这才停手。

        “记住,如果明天还不拿钱来的话,我会让你试试比今天更过瘾的游戏。”较高青年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说。

        “这家伙又在装死。”载耳环青年冷笑。“走吧,我们玩游戏去。”

        “我不去了,我还要上课。”

        “你这伪君子,就会装乖宝宝。看上那个新来的老师了吧?不过那女人身材真不错,样子也很好。哪天弄上手了让我们也玩一下。”

        “没问题。”

        三个人一边说一边慢慢走远。

        安静的角落又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除了地上躺着的少年,

        过了一会,少年慢慢地爬起来。就像平常一样,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拭着脸上和衣服上的脏东西。再捡起掉在地上的书包,静静地走向教室。

        走进教室的时候,少年怕被人看到脸上的伤,低着头走到自己的座位。

        他刚坐下来,后面有人拍了一下他肩膀。原来是脸上长有雀斑的沟田和夫。

        “刚刚又被山本他们打了么?”

        “不是,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

        “骗谁呀,看你的脸的就知道了。幸好我前几天就交了保护费,不然现在就跟你一样了。”

        正志看他有点得意的样子很不舒服,那笑容里有着明显幸灾乐祸的味道。只是沟田是为数不多肯跟他说话的人,所以他没有说什么。

        “你知道三班的粟田留美子吗?”沟田忽然凑近正志小声说。

        “三班的班花?”

        “对,就是她。哼,什么班花,我看只是个骚货而已。昨天我在街上看到她,当时她正和一个男的手拉着手,亲热得很。结果后来你知道还发生什么事吗?”沟田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正志也有点好奇,露出想知道的样子。

        “我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竟然看到他们进了宾馆。你想不到吧?这骚货,看她平时一副清高的样子,想不到这么淫贱。真想干一干这个骚货!”沟田一边说一边咬牙切齿。

        正志也觉得有点意外,只是记挂着如果明天弄不到钱给山本的话,后果会很严重。想到这里,他什么心情也没有了。

        看着说得眉飞色舞的沟田,正志不由得有点羡慕。这家伙家里有钱,所以交保护费的时候交得一点也不手软。自己就惨了,每个月只有很少的生活费,就是想买些新出的游戏也要存很长时间才行。想到这里,不由得有点怨恨他那两个已经分居四年的父母。

        如果他那个丑八怪妹妹死了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多要一倍的零用钱。正志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用力摇了摇头好象要把这个想法甩出去一样。

        “你在干什么?”沟田看到正志的动作奇怪地问。

        “呃,没什么,只是忽然有点头痛。”正志可不想让别人以为他神经有问题,连忙解释着。

        这时,上课铃响了,学生们纷纷拿出课本,教室开始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一个穿著蓝色套裙的年轻女老师走了进来。

        “Good  morning  ,  students。”女老师微笑着说着上课的开场白。

        “Good  morning  ,  Miss  Naoko。”

        美女的作用的是巨大的,虽然刚来没多久,但漂亮女老师的课是最受欢迎的。当然,这只是对于男学生而言。对这个成熟美艳的直子老师抱以怨恨的女生可不在少数。

        这就是山本要玩的女人吗?正志想起早上山本跟渡边的对话。

        不知道这个女人不穿衣服的样子是怎么样的。巡视着直子老师那成熟丰满的身体,正志忽然兴奋起来。

        可是这是山本要的女人,又怎么会轮到我呢?想到这里,正志一阵泄气。

        “广田同学,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忽然被叫到名字,正志手足无措地站起来。

        直子老师从上课就注意到正志有点异常,他不是低着头就是趴在桌子上,显得很没有精神。

        “你的脸受伤了,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正志脸上的伤,直子老师很惊讶。

        “我、我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

        “那下次要小心点。要不要到医务室看一下?”

        “不、不用了。”

        “真的不需要吗?”

        “真的不用,谢谢老师。”最后这句是真心诚意的,除了妈妈以外,还没有哪个人这么关心过他。正志为刚刚对直子老师的龌龊想法感得十分后悔。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学生们各自拿出带来的便当吃起来。

        正志等了很久,终于看到他那个终年带着老土的黑框眼镜,被人称为女书虫的妹妹在教室门口叫他。

        “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很久了。”正志走过去,强忍着被饥饿挑起的怒火。

        “你可以不等的。”广田和美冷淡地说。

        “你……”正志气愤地抢过妹妹手里的便当走回座位。

        “看来你妹妹需要调教一下才行喔。要不要让我来试试?”沟田和夫似笑非笑地说。

        正夫也看过不少A片,自然知道他说的“调教”是什么意思。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正志用跟她妹妹一样的口气淡淡地说。

        开玩笑,虽然很不喜欢那个丑八怪,但毕竟是自己妹妹呀。

        “那就太可惜了。”沟田是真的觉得有点可惜。虽然他家里有钱,但并不是多到能用钱把别人砸晕的程度,另外身材矮小,相貌略嫌猥琐,是那种被女生排除在考虑范围以内的男生。所以跟正志一样,至今还是一个处男。但胜在看的A片不少,所以说起这男女之事时显得经验丰富。他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脱离在室大军,当然这点他打死也不会说出来。

        接下来的课,正志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他实在想不出来去哪里弄到钱。本来想问沟田借,可是那家伙一听到借钱,马上摆出一副哭丧似的脸,向正志大吐苦水,说他爸爸又减少了他的零用钱,今个月又刚好买了个模型,所以没剩下多少。虽然戏烂得连正志也看不下去,可他总不能动手抢他的钱包来看吧。

        也想过问父母要,可是找不到借口,因为跟妹妹是同一学校同一级的,学校要交什么费用只要问一下妹妹那就什么都穿帮了。

        打工的话至少要一个月才能拿到钱,而且一个普通高中生,能不能找到工作也是个问题。

        看来只有用最后一招了。

        就这样,为了逃避追杀,正志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至于一个星期后怎么办,只有等到时再说了。

        在这一星期里,正志第一次体会到逃课的好处。每天不用挤充满着体臭的公交车赶去上学,也不用对着严肃古板的老师装成认真听课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不会被山本他们欺负。

        每天都可以随心所欲地玩游戏直到深夜,然后睡到中午才醒。另外妹妹不在家的时候,还可以尽情地去租一些“大片”来看个过瘾。这几天以来,正志觉得自己已经脱胎换骨,除了没有真正实践过以外,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性爱专家了。

        虽然正志尽量不去想上学的事,可是时间还是越来越逼迫了,明天就是请假的最后限期了。想到这里,正志什么心情也没有,随手扔开游戏手柄。

        越想越烦,他走到街上去散散心。

        即使到了街上,正志也想不到去哪。在街上徘徊了好久,结果最后还是走到经常去的那间游戏室去。

        就像在麻醉自己一样,正志从中午一直玩到晚上才从游戏室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正志看到一个老太婆拄着拐杖在上斜坡。

        这时,一个想法忽然从正志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看着孤伶伶的老太婆,还有根本起不到照明效果的路灯。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快。

        只要成功了,就有钱交保护费了,也许还有多出来的部分,这样就可以买最新的高达模型了。正志不自觉地舔了一下嘴唇,内心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经过一翻激烈的挣扎,终于,正志的理智崩溃了,他完全被欲望所支配,向老太婆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