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灰白之寂 > 第二十六章 安宁

灰白之寂 第二十六章 安宁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剑的伤慢慢好了起来,至少不会再疼得他昼夜难安呲牙咧嘴。

    陈陌总是乖乖地陪在他身边,不爱说话,依恋的眼神却会永远留在他脸上。

    宋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更好地爱一爱这个孩子,明明陈陌看他的眼神,已经把他当做了整个世界。

    宋剑抬手捏着陈陌的小脸,不轻不重地揉着那点刚长出来的肉。

    长期的流浪生活让陈陌瘦得像只小猴子一样,在老人这里住了一段时间,终于长出了一点肉,眼睛也显得明亮了许多。

    这样的陈陌不再那么像言若明。

    宋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再去想言若明。

    言若明救了他的命,他还给言若明一座坚固富足的堡垒。

    该还的人情都还完了,再想,就不合适了。

    陈陌趴在床头,乖乖地任由他捏着脸,眨巴着星星一样亮晶晶的眼睛。

    宋剑轻叹一声,他有点想抽烟。

    可当初他跑去找陈陌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口袋里仅存的半盒烟早就因为受伤时太痛抽光了。

    陈陌眨着眼睛,小声问:“怎么啦?”

    宋剑说:“没事,就是戒烟戒的有点难受。”

    陈陌一本正经地说:“抽烟不好……”

    宋剑笑了笑:“我知道,不说烟了,你帮我看看背上的伤怎么样了?我有点痒。”

    陈陌小心翼翼地掀开宋剑背上的纱布,那些烧伤和划伤都已经慢慢开始愈合,粉色的嫩肉和狰狞的疤痕交错着分布在宋剑宽阔的脊背上。

    陈陌心疼得眼眶都红了。

    宋剑没得烟抽,难受得牙痒痒,问陈陌:“怎么样?”

    陈陌委屈巴巴地小声说:“要留下好多疤了……”

    宋剑噗嗤一笑,抬手把为他心疼到委屈巴巴的小东西搂进怀里,粗糙的手指抚过陈陌细细的眉毛和挺翘的小鼻子。

    陈陌小脸红了,紧张兮兮地瞪大了眼睛。

    宋剑低头亲在了陈陌柔软的唇上。

    陈陌呜呜叫着挣扎:“爷爷会进来的……”

    宋剑含糊不清地低声说:“我都没得烟抽了,你还不让我亲?”

    陈陌憋红了脸,睫毛颤抖着闭上了眼睛。

    老人从来没问过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世道上结伴而行的人很多,大家都默契地不去探听彼此那些难以启齿的故事。

    老人敲敲门:“吃饭了。”

    老人的作息生活非常规律,哪怕在这样慌乱的世界里,他也依然悠悠地一天三顿饭粥配菜,早睡早起打太极。

    窗台上是老人自己用花盆种的菜,一间光照比较好的小房间里种着些玉米。

    室内和花盆种的作物长势都很不好,于是老人吃东西非常节俭。

    这么多年来,老人都是这样慢慢熬过来的。

    陈陌很感激老人,不是提议去学校找老人的孙子,就是打算去搜刮这条街帮老人多运点物资回来。

    宋剑却有其他的想法。

    他和陈陌如果不能一直留在这里,老人又不肯和他们一起走,那他和陈陌就要帮老人想个更长久的办法。

    而如果他和陈陌在这里定居下来,也需要更多的食物。

    这几天伤口没那么疼了,宋剑就从床上爬起来,在这个小诊所里到处逛游查看地形,试图。

    他经营了那座基地三年,非常明白一个居住处想要长久舒适,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这个小诊所门脸虽然小,但是里面很长,有三四间房。

    后面是个大院子,里面空荡荡的停着两台小型的挖掘机,还堆着些钢筋石砖之类的建材。

    老城区有很多这样的院子,泥土被压平的大场地,周围一圈围着商铺和居民区,很久之前是用来晒粮食的,后来就被建筑商买下来堆放机械和器材。

    如果能把这个大场地清理出来,就可以有更大的户外空间种植作物,甚至养些鸡鸭猪狗。

    但是场地周围一圈都是屋子,需要他们一间一间地清理干净,把外围的门都锁上,才能安心开始生活。

    在这个小诊所生活了一个多月之后,宋剑提出了清理这片土场的建议。

    陈陌是从来不会反驳他的,他就想看老人怎么想。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们都是很厉害的人,我看出来了。去吧,注意安全,我给你们做晚饭。”

    陈陌的腿走路还有点不自在,但是他已经闲不住了,蹦蹦跳跳地就跟着宋剑往外跑,抱着他简陋的长矛。

    宋剑的衣服早就在爆炸中烂得不成样子了,老人拿了件老头衫给他,他只好穿上,肌肉把老头衫差点撑成紧身衣,看得陈陌直乐。

    宋剑带着陈陌走出小诊所的门,他们的车还停在外面。

    打开车门,宋剑习惯性地随手把陈陌抱上车,说:“你的枪在后座上。”

    陈陌的眼睛顿时亮起来,扔了简陋的长矛爬到后座上,欢呼着把那把AK抱进了怀里:“你把它也带上了!”

    宋剑沉默了一会儿,说:“用的时候小心一些,这次可没有大包大包的子弹让你打着玩了?”

    陈陌紧紧抱着AK冰冷沉重的身体,小心翼翼地亲了亲。

    每次抱到枪的时候,陈陌都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让宋剑看着心里说不出的想乐。

    陈陌坐在后车座上,一颗一颗地数着子弹。

    宋剑开着车低笑:“这么过日子啊?”

    陈陌的小脸忽然忍不住就红了。

    宋剑这句玩笑话说的两个人就像老夫老妻一样,丈夫说家里存款不多了,妻子就认真地找出所有存折一张一张地算计着后面的日子。

    这辆车里没有世界末日,亲昵的温柔在狭小的空间中回荡着。

    陈陌在后排车座上缩成小小一团,红着脸把子弹装回去。

    宋剑把车开到了一间超市面前。

    超市的门开着,里面的货架被撞得七零八落,黑漆漆地看不清里面的东西。

    宋剑选这个做第一目标,一是补充些食物,二是这里看起来最危险,或许聚集着一个小尸群。

    如果从其他地方开始却惊动了这些尸群,事情就会变得更麻烦。

    两人下车。

    宋剑走在前面,他拿着枪拎着刀,慢慢靠近超市的门,用刀柄敲了敲超市的门。

    里面没什么动静。

    陈陌从宋剑身后探头,看着漆黑一片的超市,若有所思地皱着细细的小眉毛。

    这个超市里面很深,因为停电而黑漆漆的一片,人的目光只能看到离门口最近的那些地方。

    宋剑回头在陈陌脸上亲了一口,说:“一会儿记得帮我拿盒烟。”

    说着,他就悄悄地走进了超市大门。

    货架被撞倒了,散在地上的货物有些还沾染着血迹。

    陈陌走在宋剑身后,警惕地绷紧了神经。

    他不相信这里是安全的,危险的气息充斥着这家超市每一寸空气里。

    进门的地方是零食区,饼干糖果巧克力都被踩碎在脚下,陈陌年少的中二心有点疼。

    忽然,后脑一凉。

    陈陌一个激灵差点回头开枪,却看到宋剑笑吟吟地拿了袋牛奶给他:“过期了,勉强喝点吧。”

    陈陌气鼓鼓地咬着袋装牛奶的一角,一边嘬一边继续警惕地环顾四周。

    宋剑微微皱眉:“奇怪……”

    陈陌小声问:“怎么了?”

    宋剑用枪口拨弄着货架上的薯片,说:“这是丧尸的体液,还很粘稠,落在这里最多两个小时,为什么这里却这么安静?”

    陈陌心底有点发毛,他和宋剑一个货架一个货架地找过去,从零食区饮料区一直找到生鲜区,却看不到半点丧尸的影子,货架上却有不少尸液,腥臭粘稠,显然不是很久前留下的。

    陈陌握紧了枪,和宋剑背靠背站好。

    “滴答。”

    寂静的黑暗中,响起了液体滴落的声音。

    宋剑开始不安,他说:“陌陌,出去。”

    陈陌握着枪,倔强地说:“我断后。”

    宋剑说:“出去!”

    一滴粘稠腥臭的尸液,落在了陈陌脸上。

    陈陌下意识地仰头。

    超市屋顶的铁架上,一只外形诡异的丧尸像蜘蛛张开四肢一样趴在上面,枯瘦的身体已经形似骷髅,嘴唇腐烂得几乎不见了,露出两排诡异过长的尖牙。

    陈陌脑中“轰”的一声,遥远的恐惧再次占据了他的内心。

    蜘蛛丧尸眼底透露着血光,张开嘴,腥臭的尸液再次落下来。

    陈陌在巨大的惊恐中猛地抬枪扫射。

    蜘蛛丧尸尖叫着飞速躲开,从屋顶上跳下冲着陈陌扑过来。

    宋剑还未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就急忙挥刀挡在了陈陌面前。

    蜘蛛丧尸咬住了宋剑的刀,刀刃划开了它的脸颊,那张血盆大口张得更大,咆哮着试图撕咬陈陌白皙的喉咙。

    陈陌趁机把枪管塞进蜘蛛丧尸的嘴里,猛地连开数枪。

    “砰砰砰砰砰砰!”

    几枪过后,蜘蛛丧尸被彻底打烂了脑袋,枯瘦的身体倒下去,在地上一抽一抽地痉挛着。

    陈陌手心全是汗,腿都在发软。

    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慌乱恐惧过,连声音都在发颤:“丧尸在进化……宋剑……他们在进化……言若明是对的……丧尸在进化啊……”

    说到最后,陈陌已经带了哭腔,颤抖的手几乎要握不住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