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妃不弃医 > 第255章 奥斯卡欠她一个小金人

妃不弃医 第255章 奥斯卡欠她一个小金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显然,白子信和陈萍的情况,他早就考虑过了,考虑过他们不会跟着一起离开的情况。

    他们毕竟是长辈,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小溪村,早已熟悉了这里,不愿意离开也是正常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他们不愿意去,他也不会强迫他们。

    但是白秋落不同。

    她如果不跟他离开,他会思之如狂,会无心正事,届时或许真的考虑留下来的事情了。

    可是,他娘的冤屈还在等着他去洗刷,他娘还在等他去找,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他总是要找到他娘的。

    “我当然会和你一起离开啊,你在想什么呢?”白秋落笑睨了他一眼,道:“小溪村太小了,县城也不见得多大,我是学医的,自然希望医术进步,其实我在中医方面还是很欠缺的,想要让我的医术提升,便只能去更大的地方见识,历练,就算你不走,我总有一天也是要离开小溪村的。”

    邵南初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听白秋落又道:“不过我爹娘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轻易答应让我离开的事情的,要说服他们,肯定还需要时间,我就是提前和你打个招呼,让你到时候态度好点,其他的交给我就好,别惹我爹娘生气。”

    “傻丫头,他们是你的爹娘,我又怎么会惹他们生气呢?”邵南初这才明白她一直看破不说破,却忽然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事儿的原因。

    合着是怕他会惹她爹娘生气。

    别说有白秋落在了,哪怕是就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情况来看,邵南初也是不会去气两人的。

    毕竟他在白子信和陈萍夫妇的身上体会到了久违的亲情的温暖,体会到了长辈的关爱和认可,他很珍惜这种情分,自然不愿意去打破。

    毕竟他都已经快忘记了,他有多久没有被长辈当成晚辈来疼宠了。

    尤其是父母这一辈的长辈。

    “嗯啊,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白秋落闻言松了口气,笑道。

    她早就知道邵南初肯定是要离开的,而她想要更加具体的见识这个时代的医术,肯定也是要离开小溪村的,他们又是恋人,和他一起离开,一起去京城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白子信和陈萍肯定是不会答应的,要劝他们,肯定要废一番口舌。

    她就怕到时候邵南初和她爹娘起冲突,这样的话,她会很为难。

    毕竟因为上一辈子的父母亲缘太薄,如今能被当成小姑娘般被父母宠爱着,她也是极为珍惜的。

    但是邵南初是她选的恋人,是她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两边若是起了冲突,她夹在中间才是最难的。

    既然邵南初已经有了打算,她便也不操心了。

    “你在京城可是恭亲王府的世子,可我是个大夫,我要行医,要治病救人,你会不会嫌我丢人啊?”解决了父母的事情,白秋落又问。

    她在这小溪村,青山镇,包括县城行医的时候,都被不同的人,不同的目光攻击过,议论过,这小地方尚且如此了,若是去了京城,她一个女子行医,肯定也会成为众矢之的的,到时候邵南初会不会因此而嫌弃她呢?

    “不嫌,不是同你说过,只要你喜欢的,你便去做,我不干涉你。”邵南初低低的道。

    “那可说好啦,不许干涉我,也不许因为这个吵架,当然,你就是和我吵架,我也是不会理你的,我想要行医,还是会继续行医的。”白秋落打预防针。

    “好,都听你的。”邵南初从善如流的应了。

    白秋落闻言不由得勾起嘴角笑了。

    解决了两件正事儿,白秋落便彻底放松了,拉着他说了不少她上一世的事情,比如在现代的时候她去上学的一些趣事,比如她在医院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

    多数的时候,邵南初都很安静的倾听,偶尔开口问一些问题,也都问在点子上。

    白秋落甚至觉得这人的智商实在是可怕。

    她感觉仅仅凭着她的口述,邵南初就已经能够初步了解现代的事情了。

    相爱的人在一起的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快,转眼便已是深夜,邵南初的手包裹着白秋落被夜风吹得微凉的手,低低道:“落落,天很晚了,咱们回去睡了好不好?往后日子还长着,你若有兴致,随时可以再和我说你以前的事儿。”

    白秋落这时其实已经靠着他昏昏欲睡了。

    迷迷糊糊的嘟哝了一声:“嗯。”后,便往他的怀里蹭了蹭。

    邵南初低头,看着怀中已经磕上眸子已经入睡的人儿,嘴角不由得挂上一抹浅笑。

    一手将她禁锢在怀里,一手却推着轮椅前行,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显得格外的静谧又美好。

    次日早起,白秋落和邵南初陪同白子信一起吃了早餐,随后白秋落请彭夫人给她准备了一辆马车,将白子信送回小溪村。

    她昨天就离家来了县城,将白子信救出来却没往家中送信报平安,陈萍在家里一无所知,肯定担心坏了。

    白子信先回家让家里人安心,也是好的。

    送走了白子信之后,白秋落和邵南初去了彭善军的房间。

    他们进去的时候,彭善宇也在,正在和彭夫人说话。

    “白大夫你来拉。”彭夫人看到白秋落,顿时眼前一亮。

    她冲到近前来抓着白秋落的手道:“白大夫,你快帮善军看看,这都这么久了,他一直也没醒过,喂水喂药都喂不进去,这般昏睡下去,怕是饿都饿死了。”

    白秋落淡淡的扫了彭善宇一眼,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这才冲着彭夫人道:“彭夫人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救治的。只是大人如今情况不好,该做的能做的我都做了,至于能不能醒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白大夫,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他,呜呜呜……”彭夫人又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虽然明知道彭夫人是在对彭善宇演戏,但是白秋落对彭夫人这种随随便便,眼泪说来就能来的技能,还是表示佩服的。

    这演技,在二十一世纪那就是妥妥的影后人选啊,奥斯卡都欠她一个小金人了。

    白秋落怕自己演得不好,会露馅,忙道:“您别哭了,我去看看彭大人的情况去。”

    彭善宇这时也走到了彭夫人的身边,安慰道:“嫂子,你别哭了,我大哥醒来要是看到你这么难过,肯定会心疼的。”

    “我……我就是担心你哥撑不过来。”彭夫人哽咽的开口。

    “白大夫都说了会尽力的,嫂子你别太担心了。”彭善宇劝道。

    心中却因为彭善军醒不过来而暗自松了口气。

    虽然他暗中算计彭善军,但是对彭善军,他也是怂的。

    他不如彭善军聪明,计谋也不如他,此番能让彭善军中招,也就是冲着一个出其不意,如果彭善军醒来查到是他干的,他就死定了。

    他如今要想的就是趁着彭善军昏迷的这段时间,想办法再给他弄死了,这样就高枕无忧了。

    “凶手查得如何了?可有眉目?”彭夫人哽咽着问。

    “已经有些眉目了,嫂子你放心,我一定回把凶手给揪出来,替我大哥报仇的。”彭善宇信誓旦旦的说。

    彭夫人已经知道了他暗地里的坏心思,这会儿见他这样,只觉得假惺惺的,真是觉得有够恶心的。

    她强撑着和彭善宇说了几句话,随后彭善宇才离开。

    等彭善宇离开之后,彭夫人转头,就看到白秋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彭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让白大夫见笑了。”

    “没有,我就是觉得夫人的演技挺好的。”白秋落笑着道。“若不是我早知道夫人也知道了实情,我都要被夫人骗过去了。”

    彭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也是无可奈何,想想之前被他伪善的面貌给骗了,我就恨得很。”

    “放心吧,我明白的。彭大人的恢复情况还不错,应该很快就会醒了。”白秋落笑着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彭夫人欣喜的说。

    果然如同白秋落所言,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后,彭善军就醒了。

    彭夫人就守在他的身旁,看到他真的醒了,眼泪顿时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大人,你终于醒了。”

    彭善军见她哭得这么难过,伸手去替她抹眼泪,声音沙哑的开口道:“别哭,这不是没事了么!”

    “还说没事儿呢,要不是有白大夫在,你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彭夫人低斥。

    彭善军没什么力气,也不多说,只是默默的看着彭夫人。

    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彭善军才觉得,活着的日子真好。

    彭夫人去取了水给彭善军喂了,又给他喂了点稀饭,这才停了下来,有些欲言又止的看他。

    “怎么了?”彭善军见她的模样,轻声问道。

    “就是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你刚醒过来,身子可还撑得住?”彭夫人问。

    彭善军闻言有些惊讶,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非要在这个时候和他说。

    不过他也知道,彭夫人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她既然选择在这个时候说,肯定就是有不得不说的理由的。

    所以便点了点头,道:“我没事,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