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仕途 > 2063 驱虎吞狼三

通天仕途 2063 驱虎吞狼三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2063??驱虎吞狼三

    邓芳梅出了办公楼,上车之后,脸上迅速浮现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向司机吩咐一句,“开车吧,送我回家。”

    然后,邓芳梅迅速摸出手机翻到李国军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邓市长,有好消息了?”

    话筒里响起李国军的沉稳的声音。

    “李书记,你就这么肯定?”

    邓芳梅笑了,这老狐狸还真是沉得住气呀,距离上次两人吃饭商量之后已经过去足足一个星期了,他居然能一直忍着不给自己打电话。

    看来,这一个忍字,自己还差李国军很多很多啊。

    “那还用说吗,要是不好的消息你肯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给我来电话了。”

    李国军的笑声响了起来,“这会儿你应该是刚从首长办公室出来吧,而且,你的声音里都透着一丝喜悦啊。”

    “要是这样了,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就真的白混了这么多年啦。”

    “李书记,你真厉害呀。”

    邓芳梅对着话筒呵呵一笑,“妥了,我们要不要再详细谈一谈?”

    “当然要了,我先安排个地方,顺便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话筒那边的李国军笑了起来,“你等我的电话好了。”

    “好,那我等你的电话。不过,这一次该我请客啦。”

    邓芳梅对着话筒笑道。

    “也行,那你可得多带点钱啊,这次我们要好好喝两杯了。”

    话筒里响起李国军的笑声。

    “必须要让李书记喝高兴了呀,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呢。”

    邓芳梅笑了。

    这可不是谁付钱的问题,也不是所谓的面子问题,而是下一步在胡斐体系中的话语权的问题,她不奢望成为体系中的中流砥柱,但是,她也绝对不能平庸。

    至少她要表现得积极一些。

    有些东西不去主动争取,别人是不可能送到你手上来的。

    权力的蛋糕,谁不想多吃一块?

    别人还巴不得你不去争取呢。

    逸阳市委大院,市委书记办公室。

    挂了电话,李国军将手机往桌上一放,喟然感叹一声,“这个女人不简单呐。”

    他当然明白邓芳梅坚持要请客的深意了,这不是一顿饭钱的问题,这个女人在通过这个方式告诉他,这个功劳不可能让他一个人独享,她必须要分一杯羹呢。

    对于邓芳梅的反应,李国军也不觉得意外,这是人之常情嘛,官场上尤其是这样,谁也不是傻瓜,不早早地表明立场要分一杯羹,岂不是被别人当成傻瓜?

    而且,就连自己的利益都不知道争取,首长们会觉得你会为群众去考虑,会为了他们争取最大的利益?

    正思索间,敲门声响了,秘书推开门汇报,市政府的关明松来了。

    “快请关市长进来。”

    李国军摆摆手。

    片刻之后,关明松推开门走了进来,“书记,上午好。”

    “明松市长,请坐。”

    李国军迎上去,跟关明松握了握手,笑道,“知道消息了?”

    “嗯,刚刚省委组织部给我打电话了。”

    关明松微笑着点点头,“让我明天上午去省委组织部。”

    “这是必要的组织程序程序嘛。”

    李国军微笑着点点头,“真是遗憾呀,你要是留在逸阳市多好啊,我们逸阳市的公安系统也存在不少问题,你完全可以在逸阳市充分发挥所长啊。”

    “不过,省委已经确定了,也就只能按照命令行事了。”

    “谢谢书记的肯定。”

    关明松呵呵一笑,“首长以前常跟我说,领导干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嘛,我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事实上,这也是他的心里话,只要能够回到公安系统,在哪里工作无所谓。

    胡斐花了一下午的时间,为家里投资农业开发做了个简单地规划,当然了,这也算不是干私活,毕竟,这可是农业部长交代的工作,顶多算是公私兼顾。

    他的计划是家里投资搞一个农场,专门种植大豆,非洲那地方阳光很好,日照充足,种植出来的大豆做植物油加工是再好不过的了。

    当然了,如果农业部那边有一个总体规划,当然要服从农业部的调度指挥了。

    不过,自家公司的规划,该做还是得做啊。

    万一派上用场了呢?

    回到家里吃了晚饭,胡斐正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看新闻,敲门声响了。

    刘阿姨走过去拉开门。

    “阿姨,我是来找首长汇报工作的。”

    门口响起了刘博的声音。

    “首长,晚上好。”

    刘博快步走了过来,向胡斐问好。

    “刘博,今儿个是周末呢,你不在家陪着老婆孩子,跑我家来干什么?”

    胡斐点点头,摸出一颗烟扔了过去,“出什么事情了?”

    “没出什么事啊。”

    刘博一脸茫然地摇摇头,两手一摊,“我是代表老关这家伙来预订您明天的时间,这家伙脸皮薄,不敢来找您呢。”

    这时候,刘阿姨给刘博送来一杯热茶。

    “谢谢阿姨。”

    刘博接过茶杯道谢。

    “走了,跟我上楼上去下棋。”

    胡斐拎着茶杯,起身往楼上走去。

    刘博立即端着茶杯跟上,一边说道,“首长,下棋我不行,您可得手下留情啊,我听说你下棋那可是国手级别的啊。”

    “别拍马屁。”

    胡斐笑道,“我知道你小子的棋艺还不错的,什么时候你小子变得谦虚了?”

    “我的棋艺不错那是相对别人而言的,在您面前我这点棋艺还不够看的。”

    刘博讪讪一笑,跟在胡斐的身后进了书房。

    “对了,老关怎么没来?”

    胡斐放下茶杯,从书架上取下棋盘。

    “他回家跟老婆报喜了,说是要给他堂客一个惊喜呢。”

    刘博慌忙从胡斐手里拿过棋盘,一边摆棋一边说道,“本来他也要一起过来的,我说我一个人来就行了,明天我们几个再来您家里聚一聚。”

    “也好,我正好要跟老关谈一谈。”

    胡斐放下茶杯,一个个地摆棋,“衡川市的情况有些复杂,他这家伙能力是没得说的,但是,审时度势的本事比你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首长,您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刘博咧嘴一笑,“不过,我相信老关能应付得来的。再说了,李华章刚当上市委一把手,他也需要时间来稳定局势。”

    “再说了,省委王书记都要给您面子,难道他李华章敢收拾老关不成?”

    “老关这个人正义感爆棚,不小心的话就会中了别人的圈套,成了别人手里的枪,还是有必要提醒他一下的。”

    胡斐向前拱了一步卒,“你们几个也是一样,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嗯,我也这么给老关说的。”

    刘博呵呵一笑,“王书记这也是没安好心吧,我岳父老子说,表面上看他这是给您面子,但是,这是在给您挖坑呢。”

    “不过,他说您肯定心里也明白。”

    “是呀,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胡斐感叹一声,“你替我谢谢你岳父,明白归明白,还是要谢谢他的好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