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法师?我是个战士【第二更】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六百七十四章 法师?我是个战士【第二更】

    “法师!法师,您还在啊!是我眼拙,忽略法师了!还望法师见谅!”

    虚云方丈这个时候却一个健步来到吕小布的面前,作揖道。

    他心情很激动,他还以为无缘了呢!

    结果是他有眼不识泰山啊!

    “额……”吕小布顿时一愣,嘴角抽抽:“我没蓝的,不算是法师,最多算个战士!”

    “噗!”

    吕父三个人本来还在震惊为什么方丈大师会叫吕小布法师呢!

    结果,听到吕小布的话,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没说那个法师!

    还你算个战士?

    你怎么不去打个蓝buff呢!

    方丈大师更是一脸懵逼:“哈?蓝?什么蓝?”

    他可没玩过游戏,哪里知道吕小布说的是什么东西?

    他不由自主的开始往佛经那边去想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出来,哪本佛经里面有关于蓝的解释!

    “小布,法师是佛门对人的尊称,不是你游戏里面的法师。”

    吕父苦笑着解释道。

    刚才就一直担心吕小布满嘴跑火车,结果,还是没刹住车!

    “哦!我说呢!”吕小布点了点头:“我还以为方丈要和我切磋切磋呢!我打野贼强!”

    “噗!”

    吕洪斌又是一口老血。

    第一,方丈不会和你切磋游戏!

    第二,你打野除了坑人强以外,啥也不强!

    “小布,搂着点!”

    吕文霍连忙拉了拉吕小布的衣服,提醒道:“这是佛门!”

    “哦。”吕小布答应了下来:“那咱们走吧!出去就不是佛门了!”

    吕文霍想死!

    我的意思是让你说话注意点,不是说出去说!

    你这和看了戒烟广告,感到了害怕,最后把看电视给戒了,有什么区别?!

    “法师说话果然别具一格啊。”方丈苦笑一声,然后问道:“请问法师能再说一次之前的偈语吗?”

    “哪个?”吕小布问到。

    “就是菩提树的那个。”方丈大师看到吕小布终于正面回复问题了,连忙调整好态度,虚心的问到。

    “菩提本无树?”吕小布疑惑的问到。

    “对对对!就是这个!”方丈大师的脸色愈发的恭敬。

    “你连这个都没听过?”

    吕小布纳了闷了,不至于吧!

    “是弟子才疏学浅了!”

    方丈也算是豁出去了,居然以弟子自称了。

    “方丈大师,犬子何德何能,担当不起啊!”

    吕父一听,连忙说道。

    这哪行啊!

    别人相当方丈的弟子是求之不得的,结果,现在倒好,方丈居然要当小布的弟子!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理当如此!”

    虚云方丈却坚持的说道。

    “行行行,先别比……讨论了。”

    吕小布差点说出比比这两个字了:“您不是要听吗?我说一遍那就是了。”

    这搞得,就好像他在要挟人家一样?!

    他是真的没想到他们连这个都不知道。

    “弟子洗耳恭听!”虚云方丈恭敬的说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吕小布又轻声说了一遍。

    “是了,是了!”方丈大师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嘴里面喃喃自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本能的感觉到了这里面有大智慧,现在得到了,自然是喜不自胜!

    不过,越琢磨,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有些关键的地方,他有些想不通。

    于是。

    “法师,弟子有些不解,不知……”

    虚云方丈恭敬的问到。

    “等等等会儿,我只能说,把我知道的告诉您,其他的,就看您自己了。”

    吕小布看着吕父逐渐不对劲脸色,连忙说道。

    “请法师指点!”

    虚云脸色愈发的恭敬。

    “这其实是个故事,从前有两个高僧在进行辩论,第一个高僧说道:‘我心中有一面镜子,每天都不断的擦拭,使它明亮照人,足以鉴我。’”

    “后来他总结出了一句偈语: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然而第二个高僧听到后却说:‘我心中没有镜子,何用擦拭?’”

    “随后,就有了刚才说的那句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吕小布说完后,耸了耸肩:“我知道的就这些了,其他的就无能为力了!”

    “妙哉,妙哉!多谢法师指点!”虚云方丈如获至宝,开心的不得了!

    旁边僧人们,也都仿若恍然大悟。

    “这偈语说的妙啊!”

    “是啊,如果本来什么都没有的话,那就自然没有尘埃了!”

    “果然是法师!”

    “受教了!”

    “……”

    那些僧人们一个个都兴奋不已。

    就连吕父都若有所得。

    结果,虚云方丈却摇了摇头:“尔等不要轻易断言,法师一言,蕴含的佛理,远不是这些!”

    “大家,包括我,都只是从字面上去理解了它,并没有参悟透!”

    “这里面还有大智慧,需要我们细细的悟呢!”

    听到方丈的话,僧人们都表示不解!

    这不已经很明白了嘛!

    为什么还说要悟呢?

    “请方丈指点!”

    僧人们立刻说道。

    “那我就说一下我的想法吧。”方丈大师看了看吕小布,发现吕小布真的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变叹了口气。

    看来,缘分已尽了!

    不过,也该知足了!

    其他的僧人们听到方丈要解释,连忙一个个正襟危坐!

    方丈:“我问你们,何为尘?何为树?”

    僧人:“尘为欲,树为心。”

    方丈:“那如果,尘在外,心在内,常拂之,自然心净无尘。第一个偈语,何错之有?!”

    众僧人大惊失色,刚才他们所谓的理解,瞬间被颠覆了!

    难道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才是对的?!

    方丈却再次说道:“那反之,如尘在内,心在外,常剥之,自然无尘无心。第二个偈语,终是大理!”

    僧人再次懵逼了!

    这!

    这下,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哪个是正确的,哪个是错误的了!

    或者说,两个其实都是错误的,又都是正确!

    于是,他们全都不由的崇拜的看向吕小布。

    这才是真正的大能啊!

    看似复杂,实则简单,看似简单,却又高深!

    恩,吕小布一脸懵逼——什么尘?什么心?都什么东西?!绕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