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六十一章 差一点就亲上了【求收藏,求推荐】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六十一章 差一点就亲上了【求收藏,求推荐】

    听到吕小布的话,周靖媛这个小辣椒瞬间爆炸了。

    这个吕小布,不当着她的面给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当着她的面分好处,可是却不给她。

    这让她的小暴脾气怎么能忍得了?

    尤其是一看那东西就很好吃有木有?

    “你给不给?!”

    周靖媛犹如一只小野猫一般,磨着牙,眯着眼问道。

    一边说着,一边就扑了上来。

    要知道此刻的吕小布可还在梁兰的膝枕上呢,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

    不过吕小布随着健康值加满,他的反应速度也快了一些。

    于是……

    吕小布伸出了脚……

    轻轻的放在了周靖媛的脚前……

    “诶呦!”

    周靖媛一个没注意顿时被绊倒了。

    而她扑向的方向赫然是吕小布。

    “啊!”周靖媛惊呼一声。

    “嘭!”

    一阵轻微的闷响传来。

    周靖媛的身体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吕小布的身上。

    虽然没有受伤!

    可是……

    她的凶器却结结实实的盖在了吕小布的脸上。

    “嘿嘿!”

    吕小布感受着两团,硕大柔软,香气扑鼻的人间凶器狠狠的压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发出了嘿嘿的笑声。

    在上面蹭啊蹭的!

    爽啊!

    日思夜想的洗面奶,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了!

    下面是兰姐的膝枕,上面是周靖媛的洗面奶,这感觉爽爆了有木有?

    冰火两重天啊!!

    “腾!”

    周靖媛的娃娃脸瞬间变得通红无比,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

    这个吕小布居然……

    居然,还敢蹭?!

    “我要杀了你!”周靖媛彻底炸了。

    “呜!”

    而她的红.唇刚刚张开,就被吕小布塞进了一颗仙豆。

    那种深入灵魂的感觉瞬间将她的愤怒给压了下去,整个人都仿佛被净化了一般。

    她仿佛感觉到她身上的一切不属于她的东西都被一点点的排出体外。

    她就像赤身果体一般走进了温暖的海水当中。

    肆意的让那柔和温暖的海水在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处!

    灵魂在颤抖,身体很高昂!

    她死死的咬着红.唇,生怕一张口,就会呻.吟出来!

    “吕小布,咱们扯平了,再有下一次,我就真的饶不了你!”

    周靖媛缓过来后,咬着银牙说道。

    “ok!ok!”

    吕小布耸耸肩,心里偷着乐,反正便宜已经占了。

    现在除了要留下给大哥二哥他们的那几颗,仙豆就只能剩下五颗了。

    “恩……再吃一颗。嘎嘣脆,好吃!”

    吕小布舔了舔嘴唇,又拿起一颗扔进嘴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完美级健康的原因,反正他是没感觉出这仙豆有什么特殊的作用。

    只是觉得很好吃而已。

    看着吕小布那随意的动作,包厢内的人,都有一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我的少爷啊!

    你难道不知道你手中的东西有多大的作用吗?

    你当糖豆吃?

    这也太败……得,当我们没说,忘了你是败家子了!

    “诶呀!”吕小布突然惊呼一声。

    “怎么了?”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我发现这玩意儿,含着也挺好吃啊!”

    吕小布惊喜的说道。

    “我倒!”众人崩溃!

    而就在这时。

    “嘭!”

    酒吧大门的人被人撞开了。

    “吕小布,吕小布,救命啊!”

    张文亮浑身是血,满脸悲切,跌跌撞撞,一步一些血脚印的闯了进来。

    他身上还背着一个人,看那样子赫然是他爹——张本虎。

    此刻的张本虎,脸色煞白,刀口遍布。

    鲜血顺着身体流淌下来,浸湿了张家父子的衣服。

    整个酒吧惊恐无比。

    “这是怎么了?”

    “救命啊!杀人了!”

    “……”

    “李金,让客人们从后门离开。”吕小布眉头一皱。

    “是,少主!”李金立刻领命。

    他心中佩服,这就是少主,第一时间想到了就是客人的安全。

    随着客人们一个个的离开,酒吧内的骚乱平息了下来。

    血顿时流了一地。

    吕小布起身要下楼。

    结果被张猛拦了下来:“少主,我先去看看吧。”

    吕小布挥挥手,答应了。

    “怎么回事?”

    张猛来到两人面前,皱着眉头说道。

    “救命,救命,救命!”

    张文亮却仿佛吓傻了一般,不断的说着救命这两个字。

    他突然脚下被血水一滑,顿时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他背上的张本虎也被摔了下来。

    “咳咳!噗!”

    张本虎被这么一摔,居然醒了过来,哇的吐出一口血。

    不过眼看是进气少出气多,要流血过多而死了。

    他回光返照般的抓紧了张文亮的手,带着无比渴求的目光看向楼上的吕小布:

    “小布少爷!我找人暗算,已经快不行了。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只要你能保住他的命,我下辈子给你当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张文亮拉着他父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到:“爸,爸,爸,你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跪下,跪下!”

    张本虎浑身打着摆子,哆哆嗦嗦的说道:“给你小布叔叔磕头!快点!”

    “可别,平时叫叫就行了,真让养这么大个儿子,我可没工夫。”吕小布翻了翻白眼说道。

    “小布少爷!我求求你!求求你!”

    张本虎虎目中的哀求之色愈发浓郁了。

    在这一刻,他不是什么张家家主,也不是什么黑白通吃的枭雄,他只是一个父亲!

    “嘭!”

    这时,酒吧的大门却遭到了二次摧残。

    一群浑身带血,手拿砍刀,脸上带着嗜血表情的家伙们冲了进来。

    领头的人,吕小布居然还认识,就是他们班的同学,那个和他有仇的付虎。

    要不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呢!

    这付虎才多大,居然就开始参与砍人的事情了。

    “怎么?不跑了?”

    付虎脸上带着嚣张的笑容,拦住身边要上去砍人的小弟,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俯视着张家父子。

    “付虎!我和你拼了!”

    张文亮看到付虎的眼都红了,瞬间爆起,就要拼命。

    “不要!”

    张本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拉住了张文亮。

    结果他自己被反震的吐了一口血。

    “你看看,老子就是比儿子聪明。”付虎嗤笑道,然后不再看在他心中已经是死人的张家父子。

    反而是抬起头,露出凶残而讥讽的目光盯着吕小布:“吕小布,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能从我手里跑到这吗?我就是想看看你被吓尿的样子!哈哈哈哈!”